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你是情难自禁
爱你是情难自禁

爱你是情难自禁

作者:浅镜子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30 14:40:01

作者浅镜子的小说《爱你是情难自禁》主要讲的是:小李点头,“是,总经理。”然后又说,“刚才凰天来电话说,容少去了酒吧。”“容余回来了?”莫槿安黑亮的眸子多了些笑意,巨大的落地窗把整个S市都收纳眼底。“是的,容余少爷已经在酒吧呆了很久,看样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莫槿安薄唇轻笑,丹凤眼上翘。容余,真是,很久不见,你总算回来了。“温美人,要最贵的酒!”“温美人,我这次要给你对最烈的酒,我就不信你醉不了!”
展开全部

爱你是情难自禁第7章试读

莫槿安望着天花板上凌乱闪烁的灯光,眼神有些涣散,松松垮垮的领带,看起来有些颓废,“代价……有点大。”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太小,外面又那么吵,榭洺听不清楚。

而莫槿安已经不再说话,只是脑海中一直浮现着刚才的画面,蹲在地上的女孩,带着委屈有些木讷地擦着鞋子,明明没有表情,明明一言不发,可就是,让他现在都隐隐不安。

温席,你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不过是一年,怎么会连棱角都磨得没有,他一直不想知道这一年半里她的状况。

商业战他胜利,输的那方连带她父亲的公司应该都经历了不小的打击,那一仗他打的十分辛苦,S市那么多大公司,被他逐一击破,报导说他多优秀手段多高明多有天赋,他当时付出的辛苦就有多少。

他曾经听说过她的父亲的公司破产,但他看到温席来这种地方上班还是吃惊了。

温父对她的宠溺和疼爱绝对不会让她来这种地方工作,她之前的脾气那么坏,有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温父对她的纵容。

但是刚刚,那个素面朝天衣裤泛白,蹲着擦鞋的少女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她不仅晚上来‘凰天’打工,白天还要去咖啡店,莫槿安颦眉深思,回想着她白天的模样,沧桑憔悴的像一晚上没睡。

“阿洺,帮我查个人。”

榭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让老子滚老子就滚,你让老子干活老子就干活,你当老子牲口么?”

莫槿安双眸黑漆漆地注视着他,凛冽的眉眼似乎是要把他剐成碎片。

“好好好,您老可别这么看着我,我有些受不了,查谁?哪个把莫爷迷得魂不守舍大动干戈神经失常的女人。”

一瞬间有些发怵,莫槿安忽然收手,“不用查了!”

然后有些自嘲地笑着,原来也是计谋,是……苦肉计!

他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轻笑,温席,你的手段还真是丰富,为了让我注意到,什么法子都能想出来,都会用折磨自己的方式来博取同情了?

确实比之前要高级的多呀,看来这一年还是长了点脑子,真想看看你等不到猎物上钩的样子。

温威要是知道,你又为了我这样一个男人折腾自己,大概心都要死了吧。

“你这人,一会一个样!拿我当猴耍?!”榭洺几乎要跳脚。

莫槿安看着一片狼藉的包厢,揽住他的肩,“我公司的艺人来了几个,去炒炒新闻,明天上个头条,你也很久没有绯闻了,该适当炒炒了。”

“你现在不仅拿我当猴耍!你还拿我当免费花瓶用!”榭洺怒极,眼看就要吃人!

莫槿安不甚在意,安抚性的拍了拍,“你是我认识的长的最好看的朋友了,而且你是我的艺人,我有必要对你负责。”

“有辱书生!你看你现在的奸商样,还有一点你读书时候的文雅没有!”

“我认为铜臭味比书香更实际好闻些。”

榭洺捂脸,“莫槿安,你这不要脸的臭狐狸!脾气不好就算了,还喜欢算计人!”

“嗯,很准确。”

凰天艺人公司是现在明星聚集地,一半以上的一线明星都是从这里出去的,简直成了男神女神的天堂。

“总经理,今天《凰品》的销量已经比上次超出百分之十,还是总经理手段高!”秘书小李拿着报表汇报工作。

莫槿安点点头,喝着咖啡,桌上是正摆着《凰品》,在最显眼的地方,几个大字,“洛络、栈伊究竟靠谁上位,神秘男子疑似莫总!洺神搅在其中,真相为谁?!”

“让凰艺加紧对洛络和栈伊的培养,昨天的事情,先不解释,让粉丝多猜一会才是最好玩的,等达到最理想的时间,再制造轰动,反响才会更好。”

小李点头,“是,总经理。”然后又说,“刚才凰天来电话说,容少去了酒吧。”

“容余回来了?”莫槿安黑亮的眸子多了些笑意,巨大的落地窗把整个S市都收纳眼底。

“是的,容余少爷已经在酒吧呆了很久,看样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

莫槿安薄唇轻笑,丹凤眼上翘。

容余,真是,很久不见,你总算回来了。

爱你是情难自禁第8章试读

“温美人,要最贵的酒!”

“温美人,我这次要给你对最烈的酒,我就不信你醉不了!”

包厢里只有两个人,却很热闹,温席看着面前满满的十杯酒,冷艳一笑,“你这次可是下狠心了,十杯酒,如果我喝了,你可得真买。”

容余唇角轻牵,“买,当然买!我又不是第一次捧你的场。”他勾起她的下巴,“你也知道,我就喜欢你这性子,还有你喝酒的样子,太美了……”

这是一张阴柔美艳的容貌,皮肤白皙,脸型偏瘦,眼睛经常处于一种笑眯眯的状态,属于意大利血统灰黑色的眼眸,像是琉璃,灯光照耀下五官更加立体深邃,虽然是中意混血,但除了瞳孔更是一个标准的东方面孔。

“容少的面子,我今天就是在酒桌上醉死,也得受着。”温席也不犹豫,仰头就灌下三杯。

容余翘着二郎腿,胳膊肘撑在膝盖处,手托着脸,就那样沉迷地看着她的容貌,“温美人,你是真的美,美到,我都不敢说我想……娶你。”

温席闻言看向他,嘴角带着笑意,唇上还沾染着酒水,晶亮饱满,“容少,你这话我也听了很多遍了,真是抬爱了,我自认为,我只是一般美。”

“你要是一般美,那我之前那些女朋友岂不都是丑八怪?”容余好笑地看着她。

看着温席又潇洒地喝下一杯酒,脸色绯红,眸色似乎都带了雾气,“不过就是因为你这么美,我才不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

温席知道他的脾气性格,并没有在意,只是顺着说,“为什么。”

容余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纤细的手指仔细擦掉她嘴角的液体,“怕性格不合适,我们之后连朋友都不好做,怕自己出轨,到时候和你闹得更僵,怕喜欢你的人太多,我会暴躁。”

“不行,担心的方面太多了,我觉得温美人你就适合摆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做一只花瓶,仅供欣赏。”容余还在自说自话时,她已经把酒喝完,手里拿着最后一杯。

“容少,看来你今天要破产了,十杯喝完就给我翻十倍的……哐!”

酒杯被踢到很远的地方,里面的液体洒在地毯上。

温席压着猛烈地心跳,看着自己的手,上面黑黑的有半个脚印,关节处都磨破了皮,血丝里混着黑色的残渣,有酒洒在上面,疼痛迟缓袭来。

她试着动了动,还好,没有骨折。

“槿安,好久不见。”容余看向来人笑着打招呼,然后指着温席的手,“你就是这么对待你们员工的?”

莫槿安眸光微敛,带着深不可测的意味,“怎么?你心疼?”

“你又不是不知道,面对美女,就是来杀我的,我都舍不得下狠手。”容余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小心地拿起温席的手,仔细地看着上面的伤口。

温席抽回,语气有些惋惜,“没事,是我没拿稳。只是可惜今天提成不能翻倍了。”

莫槿安猛地捏起她的下巴,用力之大。表情阴沉,马上就要发怒,“温席,你是有多缺钱,一天到晚对人低声下气!”

他本来只是想会会容余,没想到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她和容余谈笑风生,笑容不同于之前的两次。

这次,她是真的开心,那是对着他都不会有的笑容。

凭什么!容余能拥有!

温席的失神也是瞬间,然后她放肆地笑着,眼中像是碎开的水晶,她轻佻地对上他的眼睛。

“槿安,你不知道我很缺钱么?”

都是因为你,你不知道么?

都是因为我喜欢了你,所以我才落得这么个下场,你不知道么?

何止是缺钱,已经连骄傲以及自尊,统统丢掉了。

一点不剩。

迟钝的痛觉从下巴蔓延至心尖,耳边又传来他冰冷讥讽的声音,“温席,你缺钱缺到找男人了么?”

温席有些反应不及地看向那张脸,心脏迟缓似的带着钝痛,并不强烈,只是不容忽视。

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精致,幽暗深邃又狭长的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削薄的唇齿……

“怎么?面对我就没话说了!”莫槿安难掩口中的怒气。

温席弯了唇角,牵起一丝嘲笑。

槿安,你又何必生气。

我们之间,不是早已,无话可说。

下巴处的钳制忽然松懈,容余握上那只指骨分明的手,声音带着笑意,“怎么专挑人家小姑娘欺负,我可记得你之前没这么计较。”

莫槿安不理会他,徒自抽回手,衬衣推到手肘以上,活动着手腕,语气冰冷,“温席,听不到我和你说话么!”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爱你是情难自禁》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