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龙魂至尊
龙魂至尊

龙魂至尊

作者:我是王大炮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9 09:39:21

《龙魂至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是王大炮,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徒儿谨记!”林峰斩钉截铁的说道。“林峰!”龙灵魔尊一声大喝,林峰一个愣怔,立刻醒悟,然后将身体绷得笔直,大声道:“徒儿在!”“接刀!”龙灵魔尊的脸上是罕见的肃杀和严厉。林峰不再废话,一甩衣袍单膝跪地,低下头,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就感觉手中一重,一股滔天的热浪从两手手心传来。“好烫!”林峰失声喊道。“不要惊慌,”龙灵魔尊说道,“运八荒诀,将那股热浪引导到你的身体里!”
展开全部

6-凶蛇狼王

“来得好!”林峰大喝一声,双拳猛地击出,狠狠的打向了血狼王的大嘴。

“雕虫小技!”血狼王不屑的冷哼道,口中凝聚出一个紫色的光团,呼的一声就向林峰的双拳疾飞而来!

“哈!”林峰不避不让,挺起双拳击向那光团。

“碰!”的一声,一个光圈以碰撞点为中心向四周迅速扩张而去。

林峰被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出老远,费了好大的劲才在半空中稳住了身形,反观血狼王,只是稍稍迟缓了一下攻势,便再次向林峰猛扑而去。

龙灵魔尊隐身躲在一旁观战,他很明白,林峰的实力虽然提升了不少,但是若想成为极道强者,实战经验同样重要,自己正愁怎么给林峰提升实战技巧呢,这就有一个血狼王送上门来了,反正有自己在一旁隐身观战,也不怕林峰会受伤。

林峰双目赤红,再次聚气,双拳迅速聚集起了金色的元气和闪烁的电光,大吼道:“有本事别放那光团,来与爷爷碰一招!”

血狼王闻言鼻子都气歪了,好家伙一个无名小辈都敢在自己面前自称爷爷了,还真是不知死活!

“小子敢尔!”血狼怒吼一声,浑身裹着紫色的光芒,猛冲向疾驰而来的金锋拳。

后来用龙灵魔尊的话来讲,那一下的碰撞,山河失色日月无光,一个肉眼可见的细小光球以他们俩的碰撞中心为基点,瞬间就扩散大了无数倍,翻滚的气浪震得人耳膜疼的厉害,而作为当事人的林峰,直接就被震得五脏六腑移了位,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原本悬停在空中的身形也变得摇摇欲坠。

而这次的血狼王受到的伤害依然有限,毕竟实力差距实在太大,血狼王盯着晃晃悠悠的林峰,说道:“我才几年未出内谷,这天下间就已经出现了如此的年轻才俊?”

林峰哇哇吐了几口血,摆摆手,说道:“比我厉害的有的是,”随后努力稳住身形,握住拳头说道:“有本事再来啊!我还能一战!”

“得了得了!说你不知天高地厚还真是你不知天高地厚,看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这么一身实力,着实让本王佩服,虽然不喜欢你们人类,但是本王很是欣赏你的勇气,今天就放你一马,回去吧!以后不准再踏入丹霞内谷!”

“不可能!”林峰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今天来必须拿到龙祸!否则我死也不会回去的!”

“什么!”血狼王大惊失色道:“龙祸?你怎么会知道那把刀的名字?”

“都说了那是我师父的刀,当然是他老人家告诉我的了。”林峰擦了擦嘴角,体内翻滚不停的气血终于渐渐平息。

“不可能!那把刀明明是千年之前龙灵魔尊的爱刀,据我所知魔尊陛下早已仙逝,又怎么会….”血狼王大惊道。

“师父,人家不信,您老人家能不能现身证明一下?”林峰苦笑着看着旁边的龙灵魔尊,缓缓道。

龙灵魔尊冷哼一声,渐渐从虚无状态现出实体。

“这是……”血狼王看到龙灵魔尊现出身形,那张狼脸很艰难的拼凑出一个震惊的表情,“这个外形,您难道真的是……”

龙灵魔尊刚要说话,血狼王突然又说道:“不对,魔尊陛下气势没有这么弱小,肯定是假的,小子,你不要再欺骗本王了,否则本王定饶不了你!”

“你是啸月的第几代子孙?”龙灵魔尊再次冷哼一声,一股庞大到足以毁天灭地的气势从他身上无形的散发了出去。

“你怎会知道我祖先的名号…”血狼王惊恐不已,什么都不重要,这股气势已经说明了一切!

再看地上的狼群,自龙灵魔尊的这股气势散发出去之后,这些血狼都恐惧不已的趴伏在地上,呜呜低鸣。

“我相信你了。”很快,血狼王也不得不臣服在这股滔天的气势中,太骇人了,单凭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有死亡的恐惧,这就是龙灵魔尊没错了!

“魔尊陛下,我听说当年…”血狼王毕恭毕敬的来到龙灵魔尊的面前,战战兢兢的说道。

“当年我被奸人所害,此事日后再说,你现在领我们去取刀。”龙灵魔尊以一个帝王的口吻命令道。

“遵命,魔尊陛下!”血狼王低头应道。转身带起了路。

“师父,想不到啊,您这么厉害!竟然连这里的血狼王都对您服服帖帖的。”林峰跟在血狼王后面,悄悄问着身旁的龙灵魔尊。

“当年‘灭神’之战,魔尊陛下可是我们所有灵兽的首领。”血狼王听到了林峰的话,回头说道,“当年龙祸刀降落在丹霞山脉,我的祖先第一时间就知晓了,也猜测出魔尊陛下可能遭遇不测,所以我们血狼便世世代代留在这里,誓死守卫魔尊陛下的爱刀。”

“想不到,你们还挺忠诚的。”龙灵魔尊开口道。

“您是我们所有灵兽的万世不变所敬仰的王者,当年若不是您,我们灵兽的地位只怕…”血狼王说着,本来慷慨激昂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哽咽了。

“唉……”龙灵魔尊长叹一声,不再说话。

又飞了一小会,几人来到内谷深处的一个参天大树前,缓缓降落在地,血狼王指着树下的一块巨大的黑色玄武岩说道:“魔尊陛下,这里便是埋藏龙祸之地。”

“紫罗树?”龙灵魔尊惊讶的说道:“想不到此处竟然有如此的宝贝!”

“什么是紫罗树?”林峰傻呵呵的问道。

“我就说你们那老师是杀猪的吧!居然连紫罗树都没告诉过你们。”龙灵魔尊说道:“这紫罗树可是天材地宝啊!紫罗树上结紫罗果,三十年才会开花结果一次,每次只结两颗,此果的药效比之紫心花不知要强上多少倍,而且只是单纯的增加功力,没有任何副作用!”

“这么好!”林峰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参天大树,嘴巴张成一个O型。

“可惜还差一年才能结果,否则刚好可以给你吃一颗。”血狼王看着林峰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的说道:“你先闭上嘴吧,看见嗓子眼儿了都…”

林峰闻言赶忙闭上嘴,嘿嘿笑了几声。

“龙尊您稍待,我这就去喊醒九幽,他现在估计正在睡觉呢。”

“哎为什么不直接取刀呢?”林峰不解的问道。

“当年龙祸刀降临此地,我的祖先和九幽的祖先担心此刀会引来心术不正之人的抢夺,所以联手种下了封印,因此想要取刀,就必须得我和九幽联手解开封印,如果强行取刀,封印会即刻爆炸,我们祖先所设下的封印爆炸的威力虽然伤不到龙祸刀,但是清理掉这方圆十几里的活物还是不在话下的。”血狼王嘿嘿一笑,转身直奔九幽凶蛇的住处而去。

林峰被血狼王的话惊的一身冷汗,刚刚他还想直接用金锋拳打开着玄武岩呢。

不一会,血狼王的身影就出现在林峰的眼前,同时还有一条巨蛇跟在血狼王的身后,那巨蛇御风而行,顾盼自雄,威风凛凛。

很快,一狼一蛇就飞到了林峰面前徐徐降落,那条巨蛇连看都没看林峰一眼,只是自顾自的说道:“魔尊陛下在哪呢?”

巨蛇问话的时候林峰也在打量着他,果不其然,气势浩大、身躯粗壮就不说了,额头上一颗肉瘤状的皇冠,一对蛇目闪烁着择人而噬的凶光,身上的鳞片五颜六色,一股令人头晕眼花的腥气从他身上浓浓的散发着。

“我在这,”龙灵魔尊说着,再次现出身形,庞大的气势再一次如惊涛骇浪般铺天盖地的汹涌而出,“青芝的后代,还不赶紧觐见昔日的首领!”

自看到龙灵魔尊的身形显现出来之后,巨蛇的气势立刻消弭的无影无踪,立刻低下了原本一直高高昂起的头颅,匍匐在地高声喊道:“九幽蛇王青芝第五代后人冥芝,参见吾王!”

一旁的血狼王也前肢跪在地上,低着那颗硕大的狼头跟着喊道:“血狼王啸月第五代后人血灵,参见吾王。”这两兽的声音,已然都开始不可遏制的哽咽。

“平身吧!这些年守护我的爱刀,真是苦了你们了!”龙灵魔尊似乎也感触颇深,像模像样的用爪子抹了抹眼角。

“誓死效忠吾王!”两兽高喊一声,然后都直起了身。

“千年之前,我们的祖先听闻您被害,曾集结了大量的灵兽精英准备攻入极神域神龙殿,结果还未动身您的战刀就降落在此地,我们的祖先认为这是天意让我们守护您的战刀,所以后来也就没有动手,我刚刚听血灵说您回来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现在…魔尊陛下…我终于见到您了…您的事迹经由我们的祖先口口相传…您一直是我们的偶像!”

“不要乱说,魔尊陛下身份何等尊贵…”血狼王刚刚打断九幽凶蛇的喋喋不休。龙灵魔尊就说道:“二位守护我的爱刀这么多年,都是我的大功臣!在本尊面前不必拘泥于小节。”

“这位…”九幽凶蛇似乎终于注意到了一旁站着的林峰,似乎有些不太敢确定的样子问道:“这位就是陛下您的传人?”

“冥芝不必疑惑,林峰的确是本尊的传人,只不过修为尚浅。这次本尊带他来就是为了取回龙祸,助他修炼。”

“遵命,魔尊陛下!”一狼一蛇都不再废话,闭上眼睛开始吟唱起玄奥的咒语。

“徒儿,咱们后退一些。”龙灵魔尊说着,带着林峰往后退了好一段距离。

半空中,血狼王和九幽凶蛇的身影上下飞舞,一个个玄奥的符号从两只灵兽的身上飞出,一个个的飘向紫罗树下的那块巨大的玄武岩上,缓缓溶了进去。

一会之后,一狼一蛇飞舞的身影越来越快,吟唱咒语的声音渐渐变大,到最后一林峰的目力直接看不清两兽的身影,吟唱声也仿佛充斥着整个空间,最后,两兽的身形突然停住,然后一起大吼道:“凶血咒阵,解除!”

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天而降,直照到玄武岩上,一把镌刻着古老铭文通体红色的长刀,在光柱中缓缓飞出!

而与此同时,在书院中的柳倾城,也遇到了大麻烦。

7-龙之灾祸

“娘子,你不要乱跑啊!快,快跟夫君回府,我等不及了,今天咱们就成婚吧!”金阳嘿嘿淫笑这搓着双手,眼睛盯着柳倾城色眯眯的说道。

“金少爷,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我的父亲母亲还在为我准备嫁妆呢…”柳倾城躲闪着金阳的动作,急的几乎要哭出来,自己刚刚回到书院没多久,就被金阳带着人堵在了习武堂。

“从长计议个屁啊!还准备什么嫁妆啊?我金阳看不上你们家的那点嫁妆,你就安心好好做我的娘子吧,剩下的事下人们就能解决。”金阳眼看自己扑了几个空,心里越发暴躁起来。

“不不,金少爷,吉日不是已经定下了吗?现在还请您自重!”柳倾城被逼到角落里,有些愤怒的看着金阳说道。

“自重个屁!”金阳恶狠狠的说道:“你不会还在想着林峰那个废物吧?别忘了你老子的命还在我手里握着呢!”

“没有没有!”柳倾城听到金阳的威胁,口风软了下来:“少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吉日还未到,少爷您不要如此行事……”

“嘿嘿,小爷我今天还就要‘行事’了,娘子,来吧!”金阳大喊一声,合身扑向角落里的柳倾城,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在身下就要行苟且之事。

“你!…金阳!你快放开我!”柳倾城拼命挣扎着,但苦于力量不足,渐渐被金阳占了上风。

就在这关键时刻,金阳手下一个守在门外的喽啰闯了进来大声道:“少爷!少爷!不好了…”

“滚你妈的蛋!谁让你进来的!”金阳眼看就要成功了,没想到被这喽啰打扰,顿时气红了脸,大声喝骂着。

“什么人在习武堂放肆!”一声威严的怒吼,孙院长带着几个书院老师闯了进来,见此情景,沉声道:“金阳!习武堂如此神圣之地,你竟敢在此行此禽兽不如之事!?”

说着,一股极具压迫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趴在柳倾城身上的金阳立马吓的一个哆嗦。

“畜生,还不赶紧给我滚开!”站在孙院长身后的一个女老师目眦欲裂,大声训斥道。

金阳闻言赶忙连滚带爬闪到一边,哆哆嗦嗦的开始整理衣物。

躺在地上的柳倾城泪流满面,也慢慢地爬起身,边哭边整理自己的衣物。那女老师立马走到柳倾城身边,一边轻声安慰着她一边转脸怒视着金阳。

“孽畜,是不是想让我开除你?!”孙院长怒道。

“院长,柳倾城是我未婚妻,我们行夫妻之事,有何不妥?”见一众家丁从门外闪身进来围到自己身边,金阳的胆色顿时恢复了不少。

“未结夫妻,却要行夫妻之事?!”孙院长语气中怒气更重,“这等卑鄙下流之语你也说得出口?”

“再有一个月就是望龙武斗大会,这一个月的时间,倾城会和我住在一起,吃住都在一起!”那女老师对着孙院长说道,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眼神已然转向了金阳,目光中的愤怒令人胆寒。

孙院长点点头说道:“这样最合适不过!李老师,柳倾城同学这一个月就拜托你了!”

李老师点点头,柳倾城哭着说:“谢谢您李老师,谢谢您孙院长……”

“凭什么?!”金阳闻言气坏了,大声说道:“再有一个星期就是我和柳倾城的大喜之日,凭什么她要和李老师住在一起一个月?!”

“就因为我是这里的院长!”孙院长大吼一声,一股青蓝色去光芒从他身上猛地爆发,巨大的气势如泄洪般冲向金阳。“再敢多言,开除你的学籍,并取消你武斗大会的参赛资格!”

金阳立刻战战兢兢,不敢再多言,孙院长的实力闻名全城,他可是雁峰城十二武将之一,除了城主就是他了!他旁边的那几个老师,实力更是都在三星武将之上,尤其是那个李老师,虽然是一个女人但境界却达到了恐怖的五星武将,以金阳的实力,别说和这几人起冲突,就算这几人站在那让他揍,都不知道能不能给这几人破防!至于金阳手下的那十几个喽啰,最厉害的也之有区区两星武者的实力,欺负欺负普通人还行。

“还不赶紧滚!”李老师柳眉倒竖,看着金阳的样子更是来气,恶狠狠的骂道。

金阳的脸一阵白一阵青,恶狠狠的将气撒到随从们的身上:“一群废物!还不快滚!”说着一马当先离开了习武堂。

“老师…”柳倾城怯怯的说道:“金阳此人心胸狭窄,心狠手辣,这样的话会不会伤及我家人…”

“傻孩子,我们都为你安排好了。”李老师爱怜的摸了摸柳倾城的长发,“孙院长已经将你的家人安排妥当,放心,就算金阳他们现在去你家闹事,也只能是扑一个空。”

“谢谢!谢谢您老师…院长…”柳倾城一听家人已安排妥当,顿时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

“倾城,这一个月你就安心和我住在一起,什么都不要想,努力修习武道。”李老师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天生丽质却命运多舛的女孩,年纪轻轻却舍得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换取家人的安全,“的确是个好女孩!”李老师在心里说道。

“好了好了,倾城能有你照顾我也就放心了。”孙院长呵呵一笑,随后又正色道:“赶紧去把倾城安顿下,晚上带着倾城来找我,林峰也会来,有些事我要跟你们说一下。”

李老师点点头,然后带着柳倾城离开,只有柳倾城满心的疑惑,看这些人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特别机密的事情,怎么还会和林峰有关呢?

丹霞山脉,内谷,紫罗树下。

龙灵魔尊再次见到千年之前的爱刀,摇身一变变成一个重眉龙目的粗犷大汉,情不自禁的冲上前将它抓在手中,龙祸刀感受到自己主人的气息,整个刀身发出了阵阵的颤动,然后开始就配合着主人的动作,龙灵魔尊横握龙祸,眼中两行清泪忍不住流了下来:“龙之灾祸!我一生的挚友!我又回来了!”

在场的几人都禁不住动容,只是这一句话,就能打动男人内心的最深处!

一千年了!与曾经和自己朝夕相伴的挚友已然分离一千年了!林峰虽然没有什么贴身武器,但是对这种人器感情还是深有体会的,因为自己的亲生父亲就是这样挚爱武器的一个人。

父亲对他武器的所倾注的感情,一点也不比对自己的少,孩提时代的林峰,就经常能看到父亲抱着那个紫云锦匣,一看就是一下午,那种罕见的温柔眼神,深深刻在了幼年林峰的心里,一直到了现在,每次想到都仍然会深深震动林峰的心弦。

“疯子,你过来。”许久之后,平静下来的龙灵魔尊向林峰喊道。

“师父,”擦干眼泪的林峰来到龙灵魔尊的身前,俯身说道:“弟子在此。”

“龙祸和龙咬一样,都是我年轻时候从巨灵子那里得来的,之后,他们俩陪我四处征战,大杀四方。为师一生都没有子嗣,但他们俩都是我的孩子,不,不止是我的孩子,更是不离不弃不会背叛的挚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师父!”林峰大声的说道。

“他们并不仅仅是武器,”龙灵魔尊说着,眼中尽是得意的神色:“他们在被打造出来的那天起,身体里就融入了我的血液,所以他们更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现在力量有限,能以实体存在的时间不多,所以这龙祸,我是再也用不上了,今天我就将它送给你,只希望你不要把他当成单纯的武器,要把他当成亲人一般对待!”

“徒儿谨记!”林峰斩钉截铁的说道。

“林峰!”龙灵魔尊一声大喝,林峰一个愣怔,立刻醒悟,然后将身体绷得笔直,大声道:“徒儿在!”

“接刀!”龙灵魔尊的脸上是罕见的肃杀和严厉。

林峰不再废话,一甩衣袍单膝跪地,低下头,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就感觉手中一重,一股滔天的热浪从两手手心传来。

“好烫!”林峰失声喊道。

“不要惊慌,”龙灵魔尊说道,“运八荒诀,将那股热浪引导到你的身体里!”

林峰不再言语,保持半跪的姿势,闭上眼默默的运起八荒诀将体内的元气引导向双手流去。

果然,那股滔天的热浪在感受到八荒诀的能量之后,欢快的与林峰体内的元气撞在一起。

“额!”林峰一张嘴,突出一口鲜血,手腕处因能量的汇聚开始猛烈的膨胀。

“陛下!”血狼王和九幽凶蛇在一旁看到林峰脸上痛苦的神色,都是一惊。“林峰的体内虽然有八荒诀的元气,但是太少,终究不是陛下您的实力啊,这样就让他收服龙祸,会不会…”

“无妨,我之前一直呆在林峰的身体里,龙祸在他体内已经感觉到了我气息,并且已经接受了他,只不过当年龙祸因为是我的武器,所以它所适合的体质,必是像我这样的龙族体质,林峰是一个人类,想要真正使用龙祸,就必须接受改造。”

一狼一蛇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又听到龙灵魔尊说道:“龙祸力量强横,等改造结束之后,林峰的体质虽然不能像我们这种天生的灵兽一样那么强悍,但比之其他的人类…哼哼…”

“但是陛下,没有龙咬的中和,林峰他会不会被龙祸所传达的灼天之火所伤?”血狼王似乎还是有些担心,皱着眉头问道。

“你觉得本尊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吗?”龙灵魔尊好整以暇的转过脸看着血狼王,老神在在的问道。

看见血狼王羞愧难当的低下了头,龙灵魔尊哈哈笑道:“打造龙祸时加入的灼天之火并不会全部传达至林峰的体内,只会送一小部分给林峰,但是,这小部分的能量不但不会伤到他,反而还会对他的修炼大有裨益!”

“大有裨益?”一狼一蛇疑惑的面面相觑。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正业呀点评:

《龙魂至尊》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