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作者:麦克风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3 11:01:27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主要说的事情,看看麦克风是怎么讲的:舒芜虽然来这里时间不长,也是很嫌弃这老屋的残破,但她在心里却真真地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但是如今即便知道那是自己的家,她也回不去了。温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废墟,双手挡住脸,再次哭出声来。“你爹留给我的这两样东西,我什么都没保住。以后到了下面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呀?我对不起他啊。”舒芜眼眶瞬间晕红,她上前一把把温氏紧搂在怀里,声音干涩:“爹的愿望就是希望咱们娘俩能好好的活着,只要咱们好好的活着,好好活着。”
展开全部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第9章试读

“二婶,今天来不会就是闲的无聊,来这里磨牙根子吧?”

舒芜眼带讥讽的看着她,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县令大人给你的时间只有一天,现在已经是第二天响午了,二婶要是再不把东西拿出来,是不是真等着我去府衙击鼓?到时候我跟二婶可能就得在监牢内外见了。”最后一句话,舒芜猛的扬了声调。

像他们这种平民百姓出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到衙门上击鼓,请求升堂处理。

张氏被吓得再次发颤,万一真的被舒芜告到府衙,和蹲牢狱比起来,这点亏损还不算什么。

毕竟就算这些东西被温氏收了回去,日后她也能把东西给拿回来。

张氏那双眯眼里满是算计与狠毒,她直接把碎银子和地契拍到桌上,咬牙瞪了一眼舒芜:“你不用得意太早,这笔仇我记下了,以后有你们娘俩好果子吃的。”

“那我可等着瞧了 。”

舒芜直接怼了回去,气的张氏再次哑言,直接扭着身子离开。

温氏把桌上的地契,小心的拿在手里,但是下一瞬,一滴眼泪却触不及防的砸了下来。

“你爹为了这几亩地,辛苦了一辈子,临死前都怕张氏把地夺去欺负咱们母女。不过幸好,终于收回来了。”

舒芜在一旁看的眼圈微微发热,上前轻拍了拍温氏的肩膀,叹气道:“爹在天上会好好的看着咱们娘俩的。”

这一句轻声安慰,像是直接触碰到了温氏的泪腺,她把头埋在舒芜胸前,肩膀轻微的抽动和压抑至极的呜咽声,过了许久才传出来。

舒芜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她穿过来的时间偏晚,那个便宜爹她还没等看到,就已经咽了气。

她的叹息声掩在温氏的哭声下,只剩半只的烛火,在屋内随风摇动着。

晚上,睡梦中的舒芜是突然被一阵浓烟熏醒的。

她猛地睁开眼睛, 却在看清情况的下一瞬就傻在那里,此刻屋内熊熊燃烧着的大火清楚地印在她眼里。

火舌疯狂的吞噬着一切可燃烧的东西,夹杂着一阵阵的浓烟和黑灰。这火烧得极快。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已经从厨房烧到了他们的屋子。

温氏此刻也被浓烟熏醒,整个人愣在原地,口中下意识的呢喃着:“怎么会起了火?”

“现在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得赶快跑出去。”

舒芜终于回过神来,从炕上随便扯了一件衣服,拉着温氏就要从门口跑出去。

但是奈何整个木门框都已经被火势包围,窜起的火苗,直接挡住了他们的路。

“这可怎么办呢?”

舒芜试着用袖子挡住自己的脸,强行穿过去 ,但是那火烧的实在太旺,怕是还没等跑过去,身上就已经起了火。

屋子里的浓烟已经熏得人睁不开眼睛,眼看着那火近一步的烧着,要是再不想出法子,怕是没被火烧死在这里,也会被烟熏死。

这火是从厨房那方向烧过来的,唯一的路已经被堵死。

舒芜整个人急得不行,她退后了几步,因为浓烟进嗓,剧烈的咳嗽着。

就在这时,温氏突然甩开她的手,跑到箱子那里翻找着,把白天刚收回来的地气,小心的藏在腰带里。

“娘,这都什么时候了?地契哪有人命重要?”

舒芜额头太阳穴青筋直跳,目光在扫过屋内的木头板凳时,却突然一亮,她直接把那凳子抄了起来,三两下的上炕,随后居然拿凳子朝窗户打去。

他们这房子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窗框早已经腐烂变形,舒芜这么几下凳子敲过去,居然直接把那窗框打了下去。

舒芜转头一把拉住温氏,终于从窗户处逃了出去。

两人滚落在屋外,他们这才发现,这场火烧的远比他们所想的大。

火势此刻已经蔓延到屋顶,甚至已经烧断了一半的房棱,熊熊燃烧的大火在黑夜里格外显眼,温氏浑身瘫软的跪在地上,崩溃大哭起来。

终于有村民发现这里的火灾,纷纷出来大喊:“快来人呐,快来人帮忙救火,舒家走水了。”

不知道众人齐齐忙了多久,最后一丝火苗终于被扑灭。

舒芜丢了水桶,整个人失力般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只剩一半的房屋,心头突然像是被压了石头一般,沉重的有些无法呼吸。

这是她离死亡感受最近的一回,刚才在屋里那些叫嚣着扑向她的火舌,带来的炙热感,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

如果不是今年封窗时没有钉牢的话,她和温氏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天色已经微微透亮,舒芜抬头,已经是三更天了 。

有好心的婶子接她们娘俩,到自己家里过这一晚,舒芜一夜无眠。

天刚一亮,舒芜就又回了老屋前。

土墙被烧的只剩一半,屋顶上只有几根粗壮的木头没被烧断,但也只剩了那几根木头。

她小心地抬腿踩进废墟中,屋子里所有东西几乎全被烧的干净。

舒芜虽然来这里时间不长,也是很嫌弃这老屋的残破,但她在心里却真真地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但是如今即便知道那是自己的家,她也回不去了。

温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废墟,双手挡住脸,再次哭出声来。

“你爹留给我的这两样东西,我什么都没保住。以后到了下面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呀?我对不起他啊。”

舒芜眼眶瞬间晕红 ,她上前一把把温氏紧搂在怀里,声音干涩:“爹的愿望就是希望咱们娘俩能好好的活着,只要咱们好好的活着,好好活着。”

舒芜很用力地重复着那四个字,她昨天一晚上没睡,都在想这场火灾。

灶台里的火早就被熄了,厨房里也根本没放蜡烛,哪里来的火源。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人为纵火,而至于这个人,她心里也早已有了目标。

“咱们的房子不会白被烧的,我一定能够把幕后人查出来的。”

舒芜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像是在说给温氏听,又是像说给自己听。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第10章试读

那三亩地的地契被温氏带了出来,两人又进去仔细的寻找了一番,幸好昨天张氏送来的那三两银子还在。

有这两样东西在手,重建房屋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温氏娘俩生活情况,村子里的人都看在眼里,一件事又一件事的压下来,让众人都有些看不过去。

所以这次重建房子,倒也有一些是义务来帮忙的。

舒芜花了碎银请了村子里的木匠和泥匠帮忙,人多终归力量大,烧剩下的残骸,大半天的功夫就已经,被收拾干净。

舒芜甚至重新画了房屋图纸,打算按照图纸上面重盖。

房屋的地基是有的,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还只是原来的两间房,但是经过舒芜的设计,却明显大出不少。

晏星洲是得到消息,下午才赶到村子里的,那时舒芜头上正围了一块用来擦汗的毛巾,和那些男子在一起,向外不停地搬着石头。

晏星洲连忙过去喊住她,看着舒芜已经开始磨破的指尖,眼里神色复杂。

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帕子,仔细的给她缠好,絮絮叨叨的说道:“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干这么重的粗活?”

“这没什么。”舒芜看着眼前,眸子光亮黯淡一瞬:“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赶紧把房子重新盖好。”

晏星洲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应和着点头:“嗯,我在家里也带来了几个家丁,给你帮忙。”

舒芜明显诧异一瞬,嘴角勾起的清浅弧度移到了眼里:“那就谢谢了。”

“和我提什么谢不谢的?”

晏星洲轻咳了一下,声音缓慢地补充了后半句话:“反正迟早都是一家人。”

最后的那句话,虽然放轻了音调,但是舒芜还是听得清楚。

一家人吗?

舒芜目光看过去时,晏星洲急忙转头躲开她的视线,但却还是被舒芜清楚的捕捉到了发红的耳根。

舒芜没忍住的轻笑一声,却发现那白衣男子的耳根更加红了。

村子里的人,再加上晏星洲带来的家丁,足足有20多人。

不过才两天时间,茅草屋就已经初具规格了。

舒芜趁这功夫,和温氏去了一趟镇上,重新采买了那些必需品。

两人大包小裹的拎回家时,舒芜却在老屋后面的一棵大柳树旁,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那人影胖得如同头猪一般,尽力的把自己缩在柳树后面,时不时还露出头去,看看房子盖的速度。

舒芜把东西放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毫不犹豫的就打了过去。

那块石子正好打中张氏后脑勺,只听到一声杀猪般的喊叫,随即那肥胖的人影冲了出来开口就骂:“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偷袭老娘?”

“原来是二婶啊!我还以为是哪个狗东西趴在树后面偷看呢?”

舒芜故意拉长了音调,阴阳怪气地嘲讽一句。

她这两天一直都在忙着盖房子,根本没时间去找张氏。

没想到此刻这人居然自己送到眼前来,她今天要不好好收拾她一番,都对不起被烧掉的草屋。

“谁谁说我在偷看呢?我就是看看你们的房子盖的怎么样了。”

张氏对上舒芜,有些底气不足,她偏过头去咳了一声。

“那婶子看了,感觉如何?”

舒芜突然出声笑道,等到张氏回过神来时,却发现舒芜已经走到了面前。

这棵大柳树所在的位置偏下,张氏此刻正站在树根那里,而上面的舒芜则直接比她高出了一个头,她迫不得的抬头看她。

“一般而已,没什么好得意的。要不是有我那三两银子,你们娘俩今年就活活冻死在在这村里。”

张氏说着语气不由得又咬牙切齿,扭着身子终于从树底钻出来,但却突然被舒芜拦住了路。

“那我们娘俩没死成,还真的是要好好谢谢婶子。”

舒芜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那把柴刀拿在手里,一脸笑眯眯看着张氏的样子,当时就让她整个人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张氏下意识的往后退着,声音发颤:“舒芜,你想干什么?”

“我啊!”舒芜自顾自的笑着,眼里的嘲讽毫不掩饰,她又靠近了一些:“婶子,你说昨天的那场大火烧得那么大,我们娘俩没死,在那场火里是不是很可惜啊?”

本就偏清脆的嗓音调,用了带笑的语气,却偏偏说出这样的话来。

本来就心里有鬼的张氏,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惊吓,连忙不住的向后退去,却忘了自己刚爬上来的那个矮陂,脚踝一崴,整个人当时摔落下去。

土坡虽然不高,但是她那肥胖的身子经这么一摔,想来也是不轻。

舒芜站在上面听着张氏一阵又一阵的哀嚎声,扬高声调:“婶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摔下去可不轻啊。”

她这一嗓子吸引了那边几个干活的村民,见他们过来查看,舒芜又重新回到上面,拿起背篓跟着温氏回家。

“我也想了很久,房子不可能无缘无故起火的。要是有人故意放火的话,除了张氏不可能再有别人。”温氏声音平淡。

自从老屋被烧之后,温氏仿佛就再也没有笑过。

除了那两场眼泪外,在她脸上更多的情绪似乎是平静,那种像是湖面凝冰的感觉,更多地给舒芜的感觉是表面上的平静。

“我也这么想,但是咱们现在还没有证据。”舒芜话说完,温氏也没有在应话。

十日功夫,房屋已经彻底盖完,那三两银子只用了二两多,舒芜用了一些碎银买了一些好菜,回来招待这些帮忙的村民。

小院里停止喧嚣,已经是在半夜,送走最后一位喝的醉醺的村民,舒芜疲累至极的瘫倒在炕上。

现在眼下最重要的房屋事情已经解决,剩下的事就可以慢慢来了。

舒芜第二天一早一就提着那背篓上山,只不过在村口时倒是听到了几个村民在讨论张氏,说是不慎摔倒,从坡上滚了下去,摔断了脚踝,需要在床上静养几月了 。

小说《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第9章 火灾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静欣点评:

一直在追《小农女的宠夫日常》这本书,虽有不足,但是还是比较喜欢,五星支持,希望下一部更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