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宠婚来袭:鲜妻很傲娇
宠婚来袭:鲜妻很傲娇

宠婚来袭:鲜妻很傲娇

作者:鹿锦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7 11:57:17

《宠婚来袭:鲜妻很傲娇》主要说的事情,看看鹿锦是怎么讲的:福伯倒了杯茶递给朴小菱,声音和缓:“少爷的底线是不允许别人触碰的,丫头,以后小心点。” 朴小菱抹着眼角的泪,声音嘶哑地问:“什么,什么底线。我什么都没做!我说的也是实话!他为什么突然变脸?他刚刚是想杀掉我吧?绝对是的吧!他下了杀手的!好可怕,这个人好恐怖!” 福伯笑笑:“镇定点,他不会杀你,相信我。现在跟他去看看,你的父亲也在这里。”
展开全部

长得很像她

  朴小菱爬起来,跪坐着上半身趴在座椅上,正巧挨着顾承宣的大腿。

  到了立交桥上的另一个口,车子再直转九十度,朴小菱禁不住这股力道,整个人倒在顾承宣腿上。

  朴小菱:“……”

  司机你是故意的吧!

  下了立交桥,车子穿梭在川流不息的主干道。速度已经快到超出心脏负荷的程度,来回的超车和闪避使得人在里边根本保持不了平衡。

  朴小菱想从顾承宣身上起来,第三次被甩得栽下去之后,背后突然多了一只大手。

  顾承宣压着她:“别动。”

  恰到好处的扶持,将朴小菱卡在腿和手中间,不会再来回晃荡。但这姿态暧昧不清,顾承宣的态度也模棱两可,像是在保护,却又生硬僵持。

  本来嘛,他怎么可能会保护我?八成是嫌我碍事!

  朴小菱惊疑不定,暗自腹诽。

  顾承宣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保持他的镇定:“怕你撞死在车厢里——我留你还有用。”

  狡辩!越描越黑!

  这种甩来甩去的开法持续了很久,直到保镖说一句同样很冷静地说:“撤了。”

  顾承宣:“回本宅。”

  速度降下来,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消失,将被搅成一锅粥的路面状况和不满的喇叭声抛到身后。就这么……准备回去……

  你们也太淡定了吧!刚刚可是经历了一场生死时速!不能有点反应吗?

  朴小菱无力地趴在顾承宣腿上,头晕胸闷,恶心地想吐。

  顾承宣松开自己的手:“我警告你,不许吐在我身上。”

  话刚说完,朴小菱就干呕起来。

  顾承宣:“憋回去!离我远点!”

  一阵反胃,朴小菱控制不住,埋着头吐了……

  顾承宣气急败坏地吼起来:“把她给我丢下去!”

  朴小菱难受得眼眶发红,眼睛里也氤氲出水汽,仰头看着顾承宣,满面委屈,像只水里捞出来的小绵羊。

  “怪我吗?!开那么快!怎么可能不吐!”

  转念一想,朴小菱忙补救:“我可能还要吐!”

  所以快把我丢出去呀!

  顾承宣咬牙切齿:“吐在车里!也就是你这张脸……我再忍你一次——给我带回去关着!别让我看见她!”

  朴小菱被保镖胁迫着,乘电梯到四楼,连所经之处的摆设都没来得及看,就被“请”进了一间屋子。

  屋内摆设很简单,各种用料却很考究。朴小菱摸了摸那床丝滑柔顺的锦缎,坐上去,然后躺下,打个滚。

  有钱人家的床就是舒服……不像自己租来的小房子,翻个身都能听到“咯吱咯吱”的木头摩擦声。

  朴小菱从床上弹起来,摸出手机看看,信号满格,拨号功能没有被限制。她拨了朴老爹的电话,心里七上八下的。

  顾承宣从浴室出来,带着一身萦绕的水汽,走到休息室。案几上摆好了红酒,蜡烛的光苗轻轻跳动,映衬着醒酒器的红色液体也晶莹闪烁。

  侍酒师提起醒酒器为顾承宣倒酒。

  顾承宣问:“那个丫头在做什么?”

  管家福伯候在一旁:“打电话。”

  顾承宣端起酒杯,走到监视器前观看。

  见过她张牙舞爪的样子,也经历过急速飙车,但这种小心翼翼的紧张感却是第一次出现。大眼睛瞪着,全心提防着听筒里的对话,自己开口时却带了柔软和不合年纪的宽慰。

  福伯把声音调大,软语就散开。

  “爸爸,今天不回家了喔!酒吧做狂欢夜的趴,我回不去啦!……便当在你右手边的柜子上,倒开水的时候小心,烫伤就麻烦了。……是真得要做活动,没有骗你!恩,你自己试着翻身啦!不然我打给邻居阿姨,让她帮你。……好好好,不打,但是你要翻身的,躺久了不好……爸爸,对不起……”

  讲到最后,她的表情越来越黯淡,重复道:“对不起,不能回家照顾你。”

  小绵羊黑漆漆的大眼里藏了哀伤,和面对自己时的张狂完全不同。顾承宣隔着电子屏看过去,心底有些难言的压抑。

  顾承宣:“请他父亲来——当年的报道找出来,和‘他’相关的全部都要。”

  福伯应了一声,下去之前又取了件外袍放在顾承宣手边:“少爷,夜寒,多加件衣服。”

  屏幕里的丫头切断电话,坐在床上出神。顾承宣以为她坐傻掉的时候,她又拿起手机,继续拨电话。

  “羽老师!……我还好啦,现在被关在一间房子里。……之前赛车的不是你吗?那可能是顾承宣的什么仇家!……没有受伤。……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处,‘本宅’是哪里你知道吗?……对对对,就是中式风格的大房子,你知道在哪里吗?……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恩,我等你。”

  顾承宣心底的惆怅忽地就变成了怒意,被朴小菱最后的三个字给点燃。

  没收手机就是等着她和羽嘉言联络,现在电话也打出去了,自己怎么高兴不起来?

  顾承宣放下酒杯,朝三楼的房间走:“不用跟来。”

  顾承宣突然出现已经够可怕了,更让朴小菱想尖叫的是他居然只裹了一件睡袍!深V的领口下露出结实的胸膛,走动间能看到赤裸的双腿。

  对男人也能用香艳来形容的话,现在的顾承宣就是这个样子。

  朴小菱炸毛,随手抄起枕头对向顾承宣:“你你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来干嘛!”

  顾承宣反手关上门,“咔哒”落锁声,激起朴小菱一身鸡皮疙瘩。

  朴小菱放下枕头,换了床头灯,闪了两下亮起橙黄的灯光。这次不可能再让你得手了!

  顾承宣看着光圈界限中的朴小菱,尚且稚嫩的面庞清丽灵动,和记忆中的人有五分神似。

  她还太小了,再过几年,等她从女孩成长为女人,一定有那张妖冶艳丽的脸,一定会是一模一样。

  就是她吧。当年那个小姑娘,就是她了吧。

  顾承宣胸中的情感复杂难辨,压抑了这么多年,恨意不减,质疑犹在,更多了无法言说的,期待。

顾家老宅之中

  STLLA集团的顾承宣竟然也会有如此失控的时候,还是因为一个丫头片子。传出去要笑掉大牙了。

  顾承宣低头自嘲,再抬头时又是那张冻成霜了冷脸,在单人沙发上坐下。

  “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隔着这么远,又只给我看背面,鬼才会知道那是什么!

  “南岸一号的规划书——羽嘉言用这块儿地皮来换你。”

  南城区新批下来的楼盘?听余明俊讲过,说是羽笙文化进驻房地产行业的关键,当初余氏费了很大功夫也没能抢到手。这么说,所谓“当家”,指的就是羽笙文化的当家吧……

  顾承宣随手把规划书扔在矮几上:“竟然能让羽嘉言放弃南岸一号,你有多重要?我倒是更不想放你走了。”

  这么沉重的负担……我自己还不想走了呢!

  朴小菱一直都知道羽老师对自己好,但那份善意是建立在普通人之上的关怀,而不是动辄上亿的亏损。这关系不对等,自己根本无法承受。

  朴小菱冷静了一下:“顾少,我们来合作。”

  一无所有的小丫头,跟ATLLA顾少谈合作。顾承宣笑起来:“说。”

  朴小菱指指那份规划书:“你把这个还给羽老师,我听你的,留在这里。”

  “我没打算放你。”

  朴小菱被噎得无语,强调:“我是说我会听你的,主动、自愿、什么都不反驳地,留在这里。”

  “即使你不愿意,你还是要留在我这里。你的意愿并不重要。”

  完全没办法沟通了啊摔!但他说得好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

  差就差在自己是出于劣势位置,没有可以和他相抗衡的因素。

  朴小菱无力又无奈:“我能问你,为什么非要我吗?天下女人那么多,凭你顾少的条件,你要什么样的没有,干嘛非找上我?”

  顾承宣微微皱眉:“你和其他人一样?”

  朴小菱心脏漏了半拍,说不清这种感觉是电击还是雷击。

  顾承宣继续反问:“你以为我要你上床?”

  难道不是吗!难道说你不是这么打算的吗!

  朴小菱石化在原地。

  顾承宣冷笑:“自作多情!”

  所以说……我这么拼命地抗争到底是为了什么……

  起伏太大,朴小菱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那你说什么房子什么卡,不是包养吗?不是吗?”

  顾承宣上下打量她:“作为女人,你不值那些财产——哦,如果开发一下,你还是有些价值的。”

  朴小菱:“……”

  顾承宣:“你问得够多了——我问你,让你进ALVA酒店的,是羽嘉言还是余氏?”

  诶?!这是什么问题?

  朴小菱仰着头:“是我自己!跟他们谁都无关!”

  顾承宣的脾气被磨尽,突然暴怒起来。他掐着朴小菱的脖子,手指收紧,看着女生的脸涨红,然后青紫:“说实话,到底是谁送你到我身边的!”

  朴小菱掰不动他的手指,在虚空中胡乱地抓着,眼前开始发黑。

  有敲门声响起,顾承宣才松开手。朴小菱趴在床上大口地呼吸,猛烈地咳嗽起来。

  管家福伯站在门口,平静道:“少爷,人已经‘请’来了。”

  顾承宣居高临下地看一眼朴小菱,冷哼一声,甩袖走了。

  福伯倒了杯茶递给朴小菱,声音和缓:“少爷的底线是不允许别人触碰的,丫头,以后小心点。”

  朴小菱抹着眼角的泪,声音嘶哑地问:“什么,什么底线。我什么都没做!我说的也是实话!他为什么突然变脸?他刚刚是想杀掉我吧?绝对是的吧!他下了杀手的!好可怕,这个人好恐怖!”

  福伯笑笑:“镇定点,他不会杀你,相信我。现在跟他去看看,你的父亲也在这里。”

  朴小菱愣了下,从床上爬下来,跌跌撞撞地追了出去。

  顾家本宅实在是太静了,以至于古朴的装饰摆置在悄无声息之中显出一丝阴森可怖。朴小菱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左边是门锁紧闭的房间,右边是围成“回”字的雕花红木酸枝栏杆,没有丝毫人影。

  也看不到匆匆离开的顾承宣。

  朴小菱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在这个封闭地“回”字走廊跑了三圈,也没找到任何通道或者出口。朴小菱趴到栏杆上喘气,低头看着楼下,呆滞片刻之后,心跳得更快了。

  刚刚上来的时候,电梯明明跳到了数字“4”上!为什么从这里往下看,只有两层高而已!

  朴小菱吓得浑身僵硬,梗着脖子小心谨慎地往后看。

  福伯从唯一敞开门的房间里走出来,轻轻叹口气:“少爷封了出口,看来他希望你留在这里。”

  朴小菱抖着嗓音问道:“这里,是哪里?”

  福伯过来牵她的手,带她回到之前那个房间:“这里是顾家本宅。”

  福伯始终是平淡无奇的语气,像是设定好的程序,没有丝毫波澜。

  朴小菱彻底崩溃了,甩开福伯的手尖叫起来:“顾家本宅是什么地方!我求求你放我出去,这里好可怕,一个人都没有,连楼梯都没有,阴森森地好可怕。”

  福伯露出慈祥的笑:“没什么可怕的,孩子。豪门之中多怨愤,血和泪早就消失在过去当中,这里只是故人的起居室。”

  血……故人?

  朴小菱打个寒颤,凉意从脚心往上钻:“我我我我不懂你的意思,你放我出去。”

  福伯轻摇头:“少爷封了出口,出不去的。”

  “为什么?”

  “他想单独见见你父亲吧。”

  爸爸……对!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那个混蛋把爸爸也带到这个鬼地方来了!不管他怎么对待自己都无所谓,怎么能让他伤害爸爸!

  朴小菱防备地避开福伯,溜着墙壁从门口跑出去。福伯并没有追赶,朴小菱又把这个“回”字廊找了一遍,还是没看到任何像是通道的地方。

  这真是被囚禁起来了!

  朴小菱从栏杆向外探出头往下看。两层楼,不过三米高而已!

  朴小菱按着心脏,咬咬牙,手脚发抖地爬到雕刻精致的栏杆上,用力地闭上眼。

  不过是万有引力!一狠心就能出去了!

  突然有一双手从身后抱住朴小菱的腰,朴小菱没防备,吓得尖叫起来。

小说《宠婚来袭:鲜妻很傲娇》 第8章 长得很像她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冷雁点评:

看了《宠婚来袭:鲜妻很傲娇》这本书后,感觉作者鹿锦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