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不敢说爱你
不敢说爱你

不敢说爱你

作者:半溪玦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3:15:39

独家总裁豪门小说《不敢说爱你》由半溪玦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谢宜回到弄堂里拥挤狭窄的住所,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拿起桌上陈放的相框,伸手去摸照片上的人。 “阿恪,当初答应你要永远幸福,也许我要食言了。” 触手却是相框一片冰凉的玻璃。 “他要变心,我……”谢宜停了下,“我也没有办法。” 她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没有用,只能眼睁睁看着。 外面的人都带到她眼前来了,下一次见面,是不是就要说分手了?
展开全部

2-装什么贞洁烈女?

  一年前。

  江城的冬天一贯冰凉刺骨,薄薄的晨雾里像有无数根绵密的小针,悄无声息地扎进骨头里让人冷到发颤。

  萧际的住所是灰白调的简欧风格,线条感很强,像极了他这个人,从不拖泥带水。

  谢宜带着的生煎豆浆刷了门卡进小区,担心生煎冷了不好吃一直放在大衣里用体温暖着。

  反正她的衣服也不贵重。

  三两步来到萧际的独栋洋房前,谢宜哈了口热气搓手暖暖。

  她在寒风里把大衣敞开,立在门外,迎着穿堂风吹了几秒。鼻头冻得红通通的,脸上却难掩欣喜。

  萧际就在里面,他人好干净,鼻子又敏感,不能让他嫌弃。

  谢宜身上的味道散了,抖着牙齿把大衣扣上,哆哆嗦嗦地掏出钥匙开门。

  “啪嗒——”

  开门的瞬间,钥匙掉在冰冷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沙发上,萧际穿着一身深灰居家睡衣,意犹未尽地回头,看到她时明显皱了皱眉。

  在他身下,此刻正压着另外一个人。

  脸被萧际挡住了,可从刚才那一瞬间的一撇中,谢宜看清了对方那一小节截雪白如玉的细腰。

  萧际,最喜欢捏女人的腰。

  谢宜曾在他滚烫掌下,死了一回又一回……

  萧际坐起来,看了一眼谢宜手上的生煎包简洁吐出三字:“送过来。”

  谢宜没动,她迈不开步子。

  眼前的场景仿佛给她的腿灌了铅,每一步都重达千斤。

  她全身上下凉到了底,比起刚才在门外吹风还要冷。

  她用尽全力咬紧牙关才不至于浑身发抖。

  这是第几个了?

  第三个?还是第四个?

  萧际现在已经连遮都不愿意遮,直接把人闹到自己眼前来了?

  他脸上没有半点被“捉奸在床”的慌乱,甚至连被人瞧见的羞赧都没有。依旧保持着刚才的亲密姿势,一条修长的长腿半屈着支起,另一条随意平伸。

  定定地、坦荡地看着谢宜。

  被萧际宽阔身形压着的女孩,一条腿搭在萧际身上,那腿又白又直。

  她顿了一下,沉默地把东西放在玄关柜子上,一句废话都不说,直接转身就走。

  就连掉在地上的钥匙都不捡。

  那是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萧际给她的,只给了一把,也只有这一把。

  “站住!”

  “谢宜,你给我站住!”

  背后传来萧际隐怒的吼声,谢宜没理,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门外,“砰——”的一声关了门。

  萧际只穿了睡衣,没办法追出来。

  湿冷的空气一下子让谢宜脑袋清醒过来。

  ——门外天寒地冻,门内活色生香。

  真是讽刺。

  ——

  谢宜回到弄堂里拥挤狭窄的住所,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拿起桌上陈放的相框,伸手去摸照片上的人。

  “阿恪,当初答应你要永远幸福,也许我要食言了。”

  触手却是相框一片冰凉的玻璃。

  “他要变心,我……”谢宜停了下,“我也没有办法。”

  她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没有用,只能眼睁睁看着。

  外面的人都带到她眼前来了,下一次见面,是不是就要说分手了?

  就算分手,她也没有理由拒绝吧。

  “谢宜!从我身边逃走就是在这里跟老情人说情话?!”

  房门一声巨响被踹开,萧际脸色阴沉地出现。

  谢宜愣了一下,下一瞬间突然被大力按在桌面上。

  谢宜旋即反应过来,赶紧去拦:“不行!不能在这里!”

  却更加激怒了萧际,他轻蔑讥笑:“故意用欲拒还迎的招数把我引过来,现在又装上贞洁烈女给谁看!”

  萧际用力按着她,除去遮蔽,毫无前 又戈 地粗暴进入。

  狠狠进去,再狠狠出来。

  一下一下,像跟人较量一般地一次比一次用力。

  谢宜被撞得趴在桌面上,一抬眼,正对上赵恪淮的遗像。

  

3-谢宜,你没良心

  萧际反手掰过她的脸,恨得咬牙切齿:“你不肯搬出这个又挤又破的地方就是因为他吧。”

  谢宜强撑着身体不说话,沉默地将相框翻了过去。

  她这个样子,不想让赵恪淮看见。

  这举动更加惹怒了萧际,一记深撞,仿佛要将她彻底拆骨入腹才肯罢休。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谢宜耳边,萧际撕咬着她的耳廓:“怎么?”

  “当着你老情人的面儿做不起来了?”

  萧际将她狠狠翻过来,用最屈辱的方式从正面看着谢宜:“我偏要让你看清楚是谁在要你!赵恪淮在我面前连尘土都比不上!”

  “他人都不在了,你这样有意思吗?”谢宜提高了音量,细听之下声音有几分颤抖。

  赵恪淮……他死了啊。

  他活着的时候帮自己出了那么多次头,死了都不能安静吗?

  “没意思!”萧际指骨钳住谢宜的下巴,冷笑两声吼道:“我没意思,你有意思,你他妈告诉我什么叫有意思!”

  萧际逐渐用力,似要捏碎她的下巴,死死地将谢宜的模样狡在眼底。

  萧际咬着牙,冷声道:“赵恪淮死了关你什么事,你这么放不下,你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舍不得他的心脏才跟我在一起的!

  “你到底爱谁?是他还是我!”

  “说啊!”

  伴随着一声暴吼,激情消去,谢宜的身子一点点凉下来。

  她仰面看着悬顶不高的廉价天花板,喉头一阵发干。

  想解释,又不知该从何开口。

  萧际坐在一边点燃一只烟,沉默地吸着。

  谢宜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撑着坐起来,看着萧际抽烟背影,默然抿了抿唇。

  良久,谢宜开了口:“我们分手吧。”

  谢宜声音轻飘飘的,说完这句话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萧际没说话,吸完最后一口烟,起身离开。

  走了两步,顿住,微微侧首:“谢宜,你就是这世上,最没良心的人。”

  半敞的小门里灌进来沁骨寒风,谢宜保持着坐起来的姿势没动,手脚被风吹得齁凉。

  南方没有暖气,这屋子太冷了,冻得她眼睛都发酸了。

  好半晌她才想起来去关门,伸手在外面氤雾的冷寒空气里接了一把。

  没下雪。

  江城就是这样,再冷都不下雪,明明又冷又湿,冻得人心口发疼。却偏偏十几年都不下雪,外面的人看来以为不冷。

  一个已经用尽全力了,可另一个却丝毫不知。

  就像萧际跟她。

  谢宜合上门瘫坐在地上,捂着脸把头埋进腿里,身体颤抖。

  

完本试读结束。

半双大叔点评:

《不敢说爱你》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