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

作者:人间水蜜桃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4 16:40:59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觉得气势太弱,她抬手指着他,“你……” “你有病就去吃药。”他打开她的手,径直穿过她就要走掉。 她一个重心不稳,被他带得一个转身就扑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抓住了他身上一根救命稻草…… 泳裤。 他结实有力的臀部就这么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她面前,还有若隐若现的某处,顾弯弯瞬间烧红了脸。 “顾弯弯——” 嗯,熟悉的危险的味道。 庭院那边的人声更近了,顾弯弯抬头对上的是一张黑如锅底的脸,和深不见底的眸子。
展开全部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太饥渴了一点

  

  门外脚步声走远,她来不及再细想,她悄悄打开门,光着脚从后楼梯逃跑。庭院中的花儿开得热闹,冬日里也仍然有名贵品种的玫瑰在开放。远处传来人声,她敏锐地捕捉到了,是有人来追她了么?

  瞬间的分神,噗通——

  冷、好冷,冰凉的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钻进她的鼻腔,迅速夺走了她的呼吸。

  她本能地扑腾了几下,身子却更加下沉,糟了,她不会游泳!

  顾弯弯心中哀嚎,果然天要亡我,没死在歹徒手里,却要死在这个小池子里了吗?

  水更多地灌进鼻子和嘴巴,大脑因为缺氧而一片空白。

  就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衣领。

  “咳咳”,顾弯弯吐出一大口水,空气灌进她的肺,带来火辣辣的刺痛,她的意识一点点地回来了。

  “大冬天的穿成这样,顾弯弯,你是不是太饥渴了一点?”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冰棱渣子的味道,这个男人化成灰她都认识。

  她甩甩脑袋,把耳朵里的水甩出来一些,这才睁眼好好打量眼前这个人。

  剑眉星目,无可挑剔的五官,掩不住的贵气,还有……结实的胸肌和臂膀。

  “温景然。”

  顾弯弯准确地喊出男人的名字,记忆中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虽然他是她法律上的丈夫。

  “下去。”

  他的声音比她身上湿哒哒的衣服更冷,从齿缝里蹦出这两个字。

  顾弯弯这才发现,刚刚被他捞起来的时候,她出于本能,整个人像是八爪鱼一样缠在了他的身上。

  看着男人一脸不耐的模样,她的胸口瞬间气血翻涌,她现在落到这个地步,孩子生死未卜,不都是因为这个男人不管她吗?!

  湿冷的衣服贴在身上,她被冻得牙齿都在打颤,手脚僵硬着准备从他身上爬下去,没想到——

  “砰”,后背着地,还好是草地,不然要痛死了。

  温景然这个该死的男人,直接松手把她扔在了地上,绅士什么的,对于她来说,都是不存在的。

  顾弯弯在他这里,就是贪婪愚蠢和花痴的代名词,让他烦不胜烦。

  “老娘变成这个样子,还不都是因为你!”她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克服着牙齿打颤才喊出这句话。

  觉得气势太弱,她抬手指着他,“你……”

  “你有病就去吃药。”他打开她的手,径直穿过她就要走掉。

  她一个重心不稳,被他带得一个转身就扑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抓住了他身上一根救命稻草……

  泳裤。

  他结实有力的臀部就这么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她面前,还有若隐若现的某处,顾弯弯瞬间烧红了脸。

  “顾弯弯——”

  嗯,熟悉的危险的味道。

  庭院那边的人声更近了,顾弯弯抬头对上的是一张黑如锅底的脸,和深不见底的眸子。

  三十六计走为上,为了不让温景然追上她,她干了另一件天大的错事:“刺溜”一声把他的泳裤拽到膝盖。

  “该死!”温景然的脸黑如锅底,正欲咆哮,转弯处,刘管家端着水果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直接愣住了。

  “少爷,您这是……”

  温景然将泳裤拉好,想到那个衣着不整还光着脚的女人,面露寒霜,“你去查一下,顾弯弯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

  顾弯弯慌不择路地跑上了楼,随意地闯进一个房间,却在看到室内似曾相识的装饰,才猛然想起,这里,就是温家庄园。

  这个房间,就是她的卧室!

  再看小臂上,那里很光滑,一点伤痕都没有。

  她记得,在跟温景然在一起的第三年,她绞尽脑汁地想要感动他,于是给他做饭,做糕点,做一切她能做的事情,那个伤疤就是当时被滚油烫的。

  再看身上的衣裙,脑海中记忆翻滚,她想起来了!

  就是这一天,她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跑出来,便成为了整个温家的耻辱。

  是的,她重生了,重生在了与温景然新婚一个月的时候。

  脑海中像过电影一般,将她前世的种种放映,顾弯弯只觉得冷,很冷,当年她因为被人陷害而稀里糊涂地嫁给温景然,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落得一尸两命的结果!

  她的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那里曾经孕育过她跟温景然的孩子,那个还未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的宝宝。

  对不起,重活一次,妈妈一定会保护好你。而今日,她就有最严苛的一仗要打。

  身上的衣裙很乱,顾弯弯从柜子里挑了一条素色的裙子换上。

  裙子后面的拉链有些生涩,她正拉着,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人打开了。

  “不知道进人房间要敲门么?”顾弯弯从镜子里看到了进来的人,温景然。

  她的语气很淡漠,前世的种种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重活一次,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呵,你这个人都是我的,看自己的东西,还需要允许么?”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恶劣,把她说成是他的,东西。

  “温景然,自恋是一种病,希望你好好去治疗一下。”裙子背后的拉链没拉,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她用手提着裙子尽量遮掩,“还有,温少,我是人,不是你的东西。”

  她一双美眸寒冰一片,再不是往日那个用崇拜的眼神望着他的顾弯弯,这让温景然有些莫名的烦躁。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你用不着遮遮掩掩。”温景然出言刻薄,眸光冷淡地在她略显单薄的小身板上划过。

  顾弯弯一想到前世的种种,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没什么好看的你还看!”

  她努力地拉着背上的拉链,却不承想,拉链夹住了裙子的布料,死活拉不上来,很狼狈。

  “啧啧,”某人在旁边欣赏着她的窘态,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甚至还伸出手,准备帮她——

  “你别碰我!”她本能地伸手去将他的手打开,结果,“刺啦”一声,裙子的拉链炸开了!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警告

  

  顾弯弯倒吸一口冷气,硬生生把喉咙里的那一声尖叫憋回去,涨红了脸。

  “你,出去,出去!”她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推搡着温景然,试图将他推出房间。

  但她的力量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如同螳臂当车,他的身形丝毫未动,嘲讽地看着她。

  “欲擒故纵的戏码演得不错。”

  “……”

  空气瞬间凝滞,顾弯弯被温景然逼到墙角,她的手早已从他的身上拿开,后背僵硬地抵着墙。

  欲擒故纵,自导自演,他的语气,与那天一模一样,不耐、讽刺。就连他唇角的那一抹冷漠的弧度,也是她曾经最熟悉的表情。

  是了,他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她,哪怕在她怀着他孩子的时候,也依然不肯相信她的话。

  她如堕冰窖,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温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是吗?”他更逼近她,他的呼吸热热地扑在她的脖颈和耳后,带来一阵酥麻。

  “你爬上我床的时候,可不是这副烈女的模样。”他的嘴唇碰到了她的耳垂,富有磁性的声音却让她汗毛竖起,脑海中无数的回忆尖锐地刺痛着她。

  “滚!”她不受控制地嘶喊出声,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将他撞开。

  他那一双凤眸总是深沉,曾经她用尽了全身解数也得不到他一个青睐的眼神,但尽管这样,她依然沉溺,陷入能够感动他的幻想之中不可自拔。

  “顾弯弯。”男人危险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她想逃,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咚”,她被他整个人拎起来,狠狠地扔在大床上,床垫中间都深深地陷了进去。

  裙子领口的盘扣被尽数撕裂,扣子落在地毯上,发出闷响。

  “你今天,出现在游泳池之前,在哪里?”他欺身而上逼问着她,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前一世,她是在他的房里醒来的,因为被下药,她稀里糊涂得和陆家少爷陆怀熙躺在了一张床上,随后被温家的女佣发现,从此就成为了整个温家的污点和A城上流社会的笑话。

  那一次,温景然看着她,只说了一个字,脏。

  顾弯弯抬眸与温景然对视,他的眼睛很好看,只是那漆黑的瞳孔,没有半分感情。

  “我不记得了。”她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直视着他的眼睛,平静得像是在说天气。

  这里是温家,有谁敢在温家的地盘上搞小动作?除非,是有人默许的。现在想来,她是真的傻,眼前的男人对她满满都是恶意,或许恨不得毁掉她来解心头恨,她却还想讨好他,企图得到一点点的爱。

  “不记得了?”他嗤笑,将她更紧地压住,她的双手被他一只手就抓住,死死地扣在头顶。

  “我警告你,既然耍手段爬上了我的床,你就给我老实点。”他一只手把玩着她垂落在床上的秀发,她的头发很好看,光滑得像绸缎一样。

  裙子的领口被撕裂,背后的拉链也没有拉上,女人大片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带来强烈的冲击力。

  她身上淡香水的味道飘进他的鼻腔,他的喉结动了动,该死,大概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吧。

  顾弯弯不情愿地皱眉,却在下一个瞬间,被夺去了呼吸。

  他的唇覆住她的,霸道地攻城略地,然后是脖颈、锁骨……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他向来就不是一个擅长压抑自己的人。

  惊恐的感觉犹如恶梦一般缠上顾弯弯,她死死地闭着眼睛,脑海里全是曾经他对自己的羞辱。

  她记得衣服被狠狠撕碎的声音,还有他盛满怒火的眸子。

  “顾弯弯,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吗?外面卖的都比你强。”

  “你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却还处心积虑爬上我的床,真让我觉得脏。”

  “不要!”

  凄厉的声音在卧室里响起,温景然抬起头,意外地发现身、下的女人浑身颤抖,眼角甚至带着湿润。

  “还玩上、瘾了?你该庆幸我刚刚想碰你,很可惜,现在我没兴趣了。”温景然恶劣地说完,翻身起来,对着镜子整理好身上稍显凌乱的衬衣和西装,随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看也没看一眼瘫在床上失神的女人。

  房门关上,温景然蹙起眉,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悦和探究。

  惊恐,抗拒,看起来不像是装的,她不想让他碰。

  这个女人难道不该像舔狗一样巴着他不放吗?难道她不知道,只有令他满意了,她才能在温太太的位置上坐得久一点。

  更该死的是,他刚刚真的对她……

  想到这里,温景然的神情越发冷峻,转身消失在走廊尽头。

  卧室里,顾弯弯双手环抱着自己,眼眶通红。她没有耍过手段,从来都没有,可是从没有人信她。

  顾悠悠陷害她,方毓婉更是直接害死她,她不甘心,一再的被摆布。

  十分钟后,顾弯弯从床上起来,重新换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既然她重生了,那么,害她的人她一个也不想放过。

  此时的前厅,宴会正井然有序地开展着。顾悠悠一袭白色的收腰纱裙,脸上妆容精致,此刻正心不在焉地跟在阮秀珍身边。

  现在早过了约好的时间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那两个佣人,不会拿了钱不办事吧?

  阮秀珍刚和一位贵妇交际完,扭头就发现了顾悠悠的失神,顿时不悦地低声道,“你发什么呆呢,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还不打起精神来好好挑个金龟婿,难道你真想被顾弯弯压一头吗?”

  “我知道了,妈。”顾悠悠乖巧地应道,心底却是嫉妒不已,顾弯弯这个乡下野丫头凭什么嫁给温景然?有资格做温太太的,是她才对!

  不过,顾弯弯很快就会成为整个A市上流社会的笑柄了,温家,绝对容不下她的。

  想到这里,顾悠悠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她眼神一瞥,看到一道倩影正朝她们走过来。

  顾弯弯?她怎么下来了?

小说《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 第2章 太饥渴了一点 试读结束。

一只和宜呀点评:

《重生暖婚:温先生,宠妻不良》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