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霸道王爷宠萌妃
霸道王爷宠萌妃

霸道王爷宠萌妃

作者:花朵开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0 14:54:48

最新小说《霸道王爷宠萌妃》是花朵开的书,主要内容为:看到风筝稳稳地飞在空中,池冷墨很是惊讶。他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东西究竟是为什么能飞起来的呢?看到池冷墨满脸迷茫的样子,夏末米就感到好笑。唉,可怜的古人啊,要是让他们看到现代时在天上飞的飞机和都能进入外星球的宇宙飞船时,他们不还要吓死啊?“米米,你能告诉我这个为什么会飞吗?”池冷墨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看着还有点萌呢。“这个啊……”夏末米其实也有点忘了,大概就是跟什么气压啊或者风速有关吧?谁知道呢,她也没去研究过这个,再说了,就是她知道,说给他听的话他也听不懂啊。“我也不知道,但是在我们那里的人都知道这个能飞,在春天的时候就会做这个玩儿的。”
展开全部

霸道王爷宠萌妃:我的心意

夏末米睡醒了后,觉得头很涨,而且还很疼。她坐起来,觉得很口渴,一边敲着自己的头一边走下床想要倒水喝。

喝了水后,她往外看了看,还很黑,应该还早吧。可是突然却看到外面有一个人影站着。夏末米吓了一跳,怀疑是不是什么歹人想要作恶。但是一想又不对,要是歹人的话怎么不在他睡着的时候就闯进来呢?

想不通,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不敢开门,蹲下身子,把窗户捅破了一个洞,想要看个究竟。结果一看,她吓得更是不轻。这不是王爷吗?池冷墨?他站在外面干什么啊?

虽说是春天了,不过夜里还是会很凉,这么站着会生病的吧?夏末米搞不清楚他是在做什么,转身躺回床上,决定不去理睬。

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小鸢说的话,她说这几天她总是在过来的时候会看到池冷墨从她的门口离开。

她只当池冷墨是凑巧经过罢了,只是,能每天都凑巧吗?她坐起来,想到她在从他书房里拿过来的一本书中看到过这么一段话。

西明国有个传统,要是一个男子爱慕那个女子的话,就会在深夜里守在她的门外,天亮了离开。

要是女子能够发现的话,就说明他的守候有了回报,并且这两个人也能够喜结连理。但是若是这个女子一直没有发现,那么那个男子所做的一切就都没用了。

一开始看到的时候,夏末米觉得很扯淡。大晚上的守着,白天了离开,只要晚上睡眠好点的人都不能发现的好不好?这不是分明就是在为难人家男人吗?

不过,若不是真心喜爱的话,想必也没哪个男人会这么心甘情愿去做这件事情吧?关键你还不能说一点关于你夜里守候的壮举,非要在无知无觉下被女子发现才作数,太坑爹了吧?

只是没想到,竟然真有这么痴情的人吗?她往窗外看去,只见那个身影依然还在。他的身影很是笔直挺拔,而且也很高大。似乎只要看着他,就能够让人心生安全职权。

她抱着自己的双腿,把下巴搁在膝盖上,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末米不能肯定池冷墨是不是真的在做着她在小说中看到的举动,但是总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她在心里骂着,这人不是傻帽吗?傻兮兮地在外面站着,她要是一直不发现的话,难不成他还能永远站下去啊?

不过,他应该会很快就放弃的吧?他是王爷,千金之躯,就算是喜欢一个女人,说不定也只是因为她比较特别,跟他以前认识的女人不一样,所以才会好奇罢了。要是那个新鲜劲一过的话,也许就不会再对她有任何的感情了。

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都是贪新鲜的主,真正痴情的能有几个是不是?尤其还是有钱的男人。池冷墨,他可不但有钱,还很有权。这样的男人,就更不能相信了。嗯,不能相信。

不停地说服自己不要去心疼站在外面的男人,他要是喜欢站的话就让他站去好了,又不是她让他站的,她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对,她什么都不知道。

躺下来,她闭上眼睛,一直默念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

“哎呀!”过了好长一会儿,她估摸着都快要有一个小时了,她还是睡不着,往窗外看去,果然,那个身影还在。“他以为他是望夫石啊,站得那么笔直干什么?反正都没人看到,不会拿条凳子坐一坐或者拿个沙发躺一躺啊?”气糊涂了,这里哪里来的沙发啊?

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今晚还想要睡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睡不着就索性起来吧。她走到门口,思索半天,还是决定把门给打开了。

听到开门声,池冷墨很是惊讶,转身看到果然是夏末米站在门口,他的脸上瞬间由惊讶变成了惊喜。

“米米……”他还以为她也许永远不会发现,但是只要她一天不发现,他就站在这里一天,直到她看到他的情意为止。他想要上天都同意他们在一起,都祝福他们。

没想到,这么快她就发现了,就看到了他。所以说,上天还是在帮助他的。

“你在这里干什么啊?也是要小解?”反正她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不了解这边的风俗那是很正常的,所以,她就假装不知道喽。

听到她的问话,池冷墨有点失望,不过随即便又笑了。没关系,总有一天她会知道他的用心的,既然她还不清楚的话,他就一直站下去就行了。哪天她知道了,他就成功了。

“不是。”池冷墨说,“天冷了,你要是想小解的话就多穿点衣服。”

“说我倒是挺在行的,那你呢?”只有一件白色长袍,大晚上的还要耍帅给谁看啊?

“我是男人,自然没事。”他是习武之人,身体自然是要比她好很多。

“你……还要继续站在这里吗?”她也不知道她想要听到他什么回答。要是他说走了的话,她应该会失望。不过要是他说不走,她的心里又觉得难受,怕是会一直睡不着了。

“你先去小解吧,我有点事情在这里,你不用管我。”

“哦。”说完她就去小解去了。

回来之后看到池冷墨依然还是站着,没理他,她直接就进屋了。

看到她进屋,池冷墨只能无奈苦笑。他怎么忘了,她是从异国来的,根本不知道这边的风俗。要是他早点跟她说的话倒是不算犯规,现在说的话……摇摇头,现在说就不作数了。于是只好继续。

看到他还是不走,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夏末米实在是忍不住,一把打开门,没好气地冲着他吼:“池冷墨,你就别站在我房间门口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站着我会睡不着的啊?算了算了,我知道你站在这里的用意了,我也明白你的心意了,这样总行了吧?”要是她不说明的话,他还真准备以后每天都这么站下去啊?他又不是铁人。

听到夏末米的话,池冷墨惊喜万分。“真的吗?米米,你真的能够明白我这么做的用意吗?”

夏末米有点脸红,不过现在天色还未大亮,他应该看不到吧?“是啊,我看过这里的书,有一本上写了……所以我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吧?”她都难为情死了,脸上滚烫滚烫的。

见她是真的明白了,池冷墨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米米,我真是太高兴了,本王太高兴了。”他也不顾是不是会吵到别人,抱起夏末米就转了几圈,停下来后,他对她说,“米米,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而且,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他霸道而又强势的话语回响在夏末米的耳边,虽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大男子主义,但是夏末米上扬的嘴角却泄露了她心底的小秘密。好吧夏末米,你就承认吧,你也对这个男人动心了。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啊,通常越是容易得到的,就越是不会被珍惜。这点在男人对待女人上面尤其是。于是她故意隐去笑意对池冷墨说:“虽然我接受了你的心意,但是并不代表我就爱上你了。要是想要让我全心全意爱上你,让我心甘情愿把自己的身心都交给你,你可是还要努力哦。”

池冷墨最不缺少的就是毅力。他自信只要给他时间,夏末米的一切都会是属于他的。他自信满满而又坚定地说道:“你放心,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的。”

“这么肯定?”

“那是自然。”他池冷墨想要的,当然不会得不到。

今天的气氛很好,夜色也不错,所以夏末米不打算破坏气氛打击他。“喂,要是我没有半夜醒来看到你,并且不知道你们西明国这个风俗的话,你打算要站在这里多久啊?”她撞撞他的胳膊问道。

池冷墨低头看她,深褐色的眼睛里,此时此刻只能容得下眼前的这名女子。“一直,直到你发现为止。”

他的话语是如此坚定,坚定得让人丝毫不是去怀疑那里面的真实性。夏末米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做的。

她不明白,她到底是哪点吸引了他了,为什么他要如此倾心于她呢?

因为这一晚的事情,夏末米和池冷墨的关系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虽然还不到你侬我侬的亲密劲儿,不过却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情愫滋长。

夏末米虽然性格迷糊,但是不该迷糊的地方她可还是很清楚的啊。男人无论在哪个时候都是很多的,但是好男人就难找了啊。所以,要是运气好能够碰到一个,恰巧这个男人还喜欢你的话,自然要抓紧机会好好把握。

“池冷墨,你看你看,这是我做的风筝,漂亮吧?”在现代,春天是最好的放风筝的季节,所以在天气晴好的这天,夏末米就缠着池冷墨陪她一起做风筝。

池冷墨以前都没见过风筝这个东西,尤其是夏末米还说做好了之后能飞,他就更好奇了。陪着她做好了一只,他问道:“米米,你确定这个东西真的能飞吗?”他怎么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它能飞的迹象?

这个问题他已经问了不只是一遍了,夏末米都快要懒得回答。“当然啦,我还能骗你不成?不相信是吧,你看着啊。”说完她就把绑好线的风筝拿好,交给池冷墨说,“你先帮我拿着,我在前面跑,你在后面跟着,不过我们之间要有一定的距离,不能太近了。等我说放手的时候你就放手知道吗?”

池冷墨点头。

夏末米于是便开始往前跑了起来,而池冷墨则是跟着她跑在离她大概五六米左右远。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她转身对他喊道:“好了,你放手吧。”

池冷墨听到她的话,就放开了手上的风筝。接着,奇迹真的发生了,那只用纸做的风筝居然真的缓缓的飘上了天空,飞了起来。

霸道王爷宠萌妃:传说中王爷的小妾们

看到风筝稳稳地飞在空中,池冷墨很是惊讶。他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东西究竟是为什么能飞起来的呢?

看到池冷墨满脸迷茫的样子,夏末米就感到好笑。唉,可怜的古人啊,要是让他们看到现代时在天上飞的飞机和都能进入外星球的宇宙飞船时,他们不还要吓死啊?

“米米,你能告诉我这个为什么会飞吗?”池冷墨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看着还有点萌呢。

“这个啊……”夏末米其实也有点忘了,大概就是跟什么气压啊或者风速有关吧?谁知道呢,她也没去研究过这个,再说了,就是她知道,说给他听的话他也听不懂啊。“我也不知道,但是在我们那里的人都知道这个能飞,在春天的时候就会做这个玩儿的。”

“是吗?”池冷墨抬头看着翱翔在空中的风筝,脑海中有很多想法。

“池冷墨,你看啊,我的风筝飞得好高呢!”夏末米一边跑一边对池冷墨说,“我也好想跟风筝一样飞起来。”

看到她神采飞扬欢笑着的模样,池冷墨也跟着笑了。只要她开心,他的心情也会跟着变好。

“池冷墨,你要不要也试一下啊?”夏末米跑累了,把线给池冷墨。池冷墨接过风筝的线,学着她的样子跑了起来,果然风筝在他的牵引下飞得越来越高。

过了一会儿之后,夏末米对池冷墨说:“你把线放了吧。”

“放了?”池冷墨不解,“放了的话不就飞走了吗?”这可是她做了好几天才做好的呢。

“是啊,反正它的任务完成了,它能够带给我的乐趣也已经有了,所以啊,就让它自由吧,总是拘束着它多不好啊。”以前她也是这样的,风筝放好之后,她就会把线给剪断了,让它飞走。

池冷墨看着夏末米,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其实还不是很了解眼前的这个女孩儿。

既然她说要放,池冷墨也就没再多说什么,而是松开手放了。

等到风筝快要飞得看不见的时候,夏末米才猛得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后悔地说:“哎呀,我真是真傻啊,我答应小鸢到时候要把风筝送给她的,怎么就被我给放了呢?”瞧她这脑子,怎么就没个记性呢?

池冷墨笑着摇头,看来她迷糊的个性还真是随时随地都在发挥啊。

果然,当小鸢知道夏末米居然把答应送给她的风筝给放生了之后,不高兴了好久,那小嘴撅的啊,都能挂一瓶油壶了。

“对不起嘛小鸢,我不是故意的,我这不是习惯了吗?”她围着小鸢不停地跟她道歉。

和夏末米在一起久了,小鸢在面对着她的时候渐渐也被她的思想感染了很多,不再有那么强烈的尊卑之感了。她气呼呼地说:“小姐,你先是答应小鸢会和小鸢一起放风筝的,结果就和王爷一起去了,这也就罢了,可您明明在走之前还跟我保证来着,定会把风筝送于我,可是现在呢?”这么可爱的风筝,小姐居然说放就放了?那又不是鸟儿,还知道自己觅食。要是不小心被树枝给挂了的话,不就毁了吗?

那可是辛辛苦苦做了好些天才完成的,想想就觉得可惜。

挠挠头,夏末米有点不知所措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嘛。“哎哟,我们家小鸢最可爱最乖巧了好不好?你就别再生我的气了,我跟你赔不是还不行吗?要不这样吧,我答应你一个要求,不管是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够办得到的,我都帮你做到,好不好?”

“小姐,此话当真?”小鸢听了这话后,黑亮的眼珠转了转。

“当真,自然当真。”她怎么觉得,小鸢有点不怀好意啊?

百无聊赖的,小鸢又去帮着别的丫头绣花去了,所以只剩下她一个人,真是没劲啊。走着走着,就看到有个妇人打扮的女人领着一个丫头走了过来。

来王府这么久,有个地方是夏末米从来没踏足过的,那就是池冷墨的“后宫”。其实从她来的前两天她就听小鸢说过了,他有十几个女人,也就是他的小妾。

那些女人虽说不是他自己纳进来,而是其他人送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名号都是三王爷的女人,在王府多少还是有点地位的。

下意识的,夏末米从一开始就很排斥那些女人的存在,以至于都不想听小鸢介绍她们,连带着逛王府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避开那个地方。但是今天,走着走着,却走到了这边的附近。

也许是王爷早有吩咐,不许他的那些小妾们离开“后宫”,所以她才会来这么久一个都没遇上过。

看到那个女人走过来,夏末米也没退让,依旧是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她们此时正站在一座桥上,桥其实很宽,想要走两个人那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非得要为了一点点的小事而争论不休。

夏末米看这个女人不顺眼,不用说了,她铁定就是池冷墨其中的一个小妾呗。别说,长得还真是怪好看的。

小鸢跟她说,池冷墨不近女色,别人送给他的女人,他一个都没碰过。

不近女色?夏末米想到前两次他在面对她时色急的样子,对这句话的可信度就大大的打上了一个问号。

所以,她可不相信美色当前的,池冷墨还真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送上门来的女人,很少有男人会不要的吧?

“你,给我家夫人让开。”对面的正主还没发话,她身边的小丫头就先狐假虎威了。

夏末米瞪了她一眼,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丫鬟,看来这位小妾应该也不怎么样吧?“我要是偏不让呢?你想要怎么样啊?”

“你……”

“兰儿,退下。”蓝玫似乎知道这个女人不一般,没让兰儿继续跟她纠缠,而是走近她,盈盈一笑道,“请问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啊?”

哟嘿,还不错嘛,没先冲着她发脾气,还知道先要探听清楚敌情,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你怎么称呼?”夏末米反问道。

“喂,你这人可真是,是我们家三夫人先问你的,应该是你先回答不是?”又是那个兰儿。

蓝玫回身瞪了她一眼,她才悻悻的不说话。

“是啊,是你先问我的,所以是你有求于我在先不是吗?既然是这样的话,就应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才会我回答你的问题,你说是不是?”

蓝玫听了她的话,倒也没跟她计较到底应该是谁先回答,说道:“我叫蓝玫,是王爷的第三个妾室。”

哦,怪不得叫三夫人呢。

“我叫夏末米,我是……”她眼珠滴溜溜一转,问道,“对了,现在王爷总共有几个妾室了啊?”

“现今共有十一个。”

“十一?”还行啊,这个数量不是很大,“十一是吧,那我就是王爷第十二个妾。”

“什么?”兰儿惊呼一声,不过接收到蓝玫投过来的目光,捂着嘴巴不敢再乱说话。

“我倒是没听说王爷最近有纳妾啊。”蓝玫心里不舒服,不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是啊,我也是才刚听说的。”夏末米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说,“不过既然王爷都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妾室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是吧?”

“这话倒是也没错。”蓝玫叹息一声,幽怨地说道,“其实,王爷从来没来过我们这里,虽说是王爷的妾室,却也是有名无实。”因为觉得夏末米是和自己一样遭遇的女子,所以蓝玫自认为她们应该也是一国的,没什么好隐瞒。

“是吗?”听她这么说,看来那个王爷还真是从没临幸过她们啊。“也就是说,你们,不是,是我们,都要守活寡啊?”

她的话太赤裸裸了,蓝玫羞红了脸颊,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原来是真的。”夏末米低喃。

“什么真的?”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夏末米还想要认识认识池冷墨传说中的其他几个妾室,便对蓝玫说,“你能不能再带我去看看其他的几个人啊?以后大家都是姐妹了,早点认识也好。”

蓝玫觉得有道理,于是便带着她去了她们居住的地方。

虽然池冷墨从不会临幸这几个女人,但是也没有亏待她们,居住的条件和环境都很不错。

另外的几个女人闲来无事凑在一起八卦,把丫鬟和小厮们从外面听来的传闻再加上她们的润色传播一遍,于是便改编成了一个个传奇的故事。

看到有新人进来,她们倒是见怪不怪的。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她,就没再放心上了。

“大家好啊,我是夏末米,以后我们好姐妹了。”夏末米想要和她们套近乎,奈何她们的心思都在八卦上,根本就不在意她。

“奇怪,她们就不好奇我是谁吗?要是哪天我得了王爷的宠怎么办啊?”

蓝玫听了她的话轻笑道:“每个人来这里的前两天都会抱着这样的希望,但是王爷从来没正眼看过我们。我们这些人来到这里之后,除了在第一天见过王爷一面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所以你说,你有可能会得王爷的宠吗?要真是这样的话,才是怪了呢。”

“哦。”夏末米在心里想,不知道哪天你们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时,还能不能这么淡定了。

“其实啊……”蓝玫压低声音对夏末米说,“我们私底下都在传,王爷根本就不好女色,而是……”

“好男风?”作为现代的资深腐女一枚,夏末米自然知道她接下去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是吧,她们就是这么想池冷墨的?不过也是,面对着如此多的美女都能无动于衷,要不是好男风的话,就是不举呗。

这两样无论是哪一样,似乎都没怎么好啊。

看了看天色,小鸢应该回来了,要是看不到她的话怕是会担心的吧?“那个,我还有事,就不跟你们聊了,我先走了。”说完急匆匆地走了。

“喂,你去哪里啊?”蓝玫奇怪,她不是说她是王爷的小妾吗?那怎么不住在这里呢?后来又想到,以前但凡是有新人进来,都是由着王府的管家领过来的,而她却是没有。难不成,她不是?

完本试读结束。

乙未少爷点评:

《霸道王爷宠萌妃》这本书情节各种好,反正连接得天衣无缝,内容新颖!作者花朵开的文笔也很好,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