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蛊妃乱世
蛊妃乱世

蛊妃乱世

作者:白余生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09:59:36

蛊妃乱世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一声惊雷落下,一个女人死去,另一个女人睁开了眼睛。前世黑道医毒双绝的传人,在今世本想安安稳稳生活,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一次次诡谲的争端,她的命理也渐渐浮出水面。是谁布的一场大局?又是谁在飞蛾扑火?她为其痴缠,最终却得来六字判语:爱别离,求不得。“世间从无命理一说。”一道鬼魅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只要你掌握了生死之权,爱之,恨之,得之,失之,尽都在一念之间。”生死之权……吗?
展开全部

祛邪

  一篇取来药来,玉柒泷帮着煎了,喂春柳喝下,又替她放了几次血,总算在子时之前醒了。

  一脸犹在梦中的姑娘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三个人,有些茫然。

  幸好……看来春柳不是知情者。

  玉柒泷微微一笑:“春柳,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春柳想了想,摇了摇头。“奴婢不是在太太身边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你中……”

  玉柒泷一把按住阿若,继续保持微微笑:“你中邪了。”

  阿若半张的嘴再也闭不上了,一脸愕然得看着玉柒泷,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他真是越来越看不懂玉柒泷到底想怎样了。

  看着春柳恐惧的小脸,玉柒泷安抚道:“你别怕,现在已经没事了,这两位是有大神通的仙师,有他们在,你放心。”说着就一把拖过犹在惊愕中的阿若和一脸不情愿的一篇。

  春柳哭着就要下床,被玉柒泷拦住后转而在床上跪下,不住地叩着头:“多谢仙师,多谢仙师。”

  看着这张不过十五六岁的小脸,写满了惊恐和畏惧,玉柒泷突然有了些自责,或许她不该骗她的。她自认为不算是个好人,可这样欺骗一个单纯的小姑娘,还把别人吓成这样,实在是有些……太不道义了。

  似乎感受到了一股戏谑的眼神,玉柒泷狠狠瞪了一篇一眼,强压下心头的自责,继续道:“太太平日对你好是不好?”

  “好。”

  “好,如今有件事需要你去做,不然你的小命是保住了,可太太她就……”

  “我做!我做!还请仙师救救太太!”春柳说着又要叩头。

  一篇匆忙拉着阿若闪到一边,不咸不淡地悠悠道:“徒儿记住,受这样的礼会折寿的。”

  阿若不解。

  玉柒泷索性不看他,扶起春柳,继续道:“这邪祟如今跑太太身上去了,待会儿老爷小姐们应该都会来,到时候仙师问你什么,你都说太太,听明白了吗?”

  “这……”春柳有些疑惑。

  玉柒泷继续诱惑:“此事重大,我们说的话老爷未必会信,可若是不能及时为太太除邪祟,恐怕有性命之忧。太太终归是我嫡母,我也是想尽些孝道……”说着玉柒泷就拿起手边的帕子假意抹起了眼睛。

  春柳忙一口答应。

  玉柒泷大喜,又嘱咐了她几句,暗中又威胁了一篇几句,以防他中途反水,几人这才安安稳稳地坐下来静等子时。

  还未到子时,玉思鹤就带着一群人乌压压地过来了。

  少爷们不在,玉柒洐也不在,想来天色已晚,他们身份贵重实在不该往这种地方跑。玉柒泷有些自嘲,她还不是小姐,却只能自己机关算尽去拼一条路。

  不公平吗?当然不公平。可世上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这个道理她早就懂了。

  “春柳醒了没?”玉思鹤依旧沉着一张脸,依稀可见年轻时的俊逸。

  “差不多了,就等着父亲来就做法了。”玉柒泷朝他微微行了个礼,就领着他进了屋。

  屋内静得出奇,只点着一只小小的蜡烛,昏暗的环境中隐约可见床上的小小身影,一篇和阿若各自身着彩衣立于两侧,戴着面具,手上拿着小铃铛,摇得哗哗作响,口中念念有词,围着小床又唱又跳,整个场面诡异至极。

  正巧今夜风大,呼呼作响,屋外月光照着树影映在窗户上,屋内小烛映着几人的身影,两处影子交叠缠绕,邪气横生,似鬼魅幽灵。

  饶是玉思鹤活了这么多年,见到眼前的情景也不觉头皮发麻,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继续看下去。

  “起!”

  突然,一道尖细的声音也不知从哪里响起。

  床上的人影一下坐起,缓缓扭头看向玉思鹤的方向。

  玉思鹤分明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还是觉得浑身冷不防一颤,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背后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抵住。吓得他猛一回头,见正是玉柒泷站在身后,笑得奇怪:“父亲,你看。”

  玉思鹤扭头看去,春柳已经坐在了床边,头垂下,一头青丝散于两侧,一动不动。

  “可知邪祟由来?”一篇幽幽开口。

  “太太。”

  玉思鹤一怔,忽感觉耳边一热,玉柒泷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俯下身凑到了他的耳边,轻声道:“父亲您听到了,邪祟不是我娘。”

  “不。。。。。。”玉思鹤愣在原地。

  一篇继续问:“可知邪祟回往何处?”

  “太太。”

  嘻嘻嘻。

  突然一阵笑声传出,回荡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玉柒泷已经站起身来,可玉思鹤仍觉得这笑声就在耳边,如蛇信舔舐咽喉,凉意横生。

  “老爷!不好了!”一道惊呼猛地将玉思鹤唤醒,他再也不敢看春柳一眼,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外。

  门外是许氏身边的大丫头锦绣,她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老爷您快去看看太太吧,太太她……晕过去了!”

  玉思鹤大惊,再也顾不上身后的玉柒泷等人,急忙转身带着屋外的众人往正院走去。

  玉柒泷走出门外,看着匆匆离去的众人,一脸阴沉。

  “阿姐?”

  “我去看看,阿若你待在这里。”玉柒泷说完,抬步就匆匆跟了上去。

  一篇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来到了阿若身边,拉起他就要跟着上去,阿若急忙阻拦:“阿姐叫我待在这里。”

  “你懂什么,这种深宅大院只有跟着大家走才是保命之道。”说完不由分说就拉着阿若走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力气变得这么大,阿若竟然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玉柒泷跟着玉思鹤来到正院,院中已然灯火通明,玉柒泯披散着头发伏在许氏床前低低地哭,身上只随意披了一件外袍,显然是从睡梦中起来还来不及穿戴。

  屋子里坐满了各个睡眼惺忪的少爷小姐,玉铭晓和玉铭玄依旧不在,全都一脸困惑地假意捂着眼泪,一片鬼哭狼嚎。

  “太太是怎么了!”玉思鹤一下拨开众人冲上前去,抓起床边的侍立的锦缎呵斥。

  床上的人双目紧闭,嘴唇乌青,脸色更加苍白,看起来病态十足。

  玉思鹤心乱如麻,许氏的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当然清楚,可看到她如今这个样子,心却还是一阵阵得疼,有心疼,有不忍,有怒火,更多的还是愧疚。

  锦缎吓得脸色苍白,不住道:“奴婢也不清楚,太太本来好好睡着,谁知就突然尖叫了一声,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请大夫呀!”

  “大夫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玉柒泯抬起头来,双目湿润,看着玉思鹤哀戚道:“父亲,有人要害母亲呀,母亲她这样子……分明就是中邪了呀!”

  这话一出,所有视线不由自主地投向了站在门口的玉柒泷。

  “我的太太呀!”柳婆子这时却不知什么时候冲了出来,直接坐在地上撒泼打诨,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什么杀千刀的看不惯您坐在这个位置上,还要伙同外人来咒死你啊!”

  “闭嘴。”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玉柒泷已经站在了她的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眸中盛满杀人的清光,吓得柳婆子直接愣在了原地。

  说她可以,扯上别人她就真的生气了。

  一步一步走向床边,锦缎哆嗦着挡在床前:“你……你要做什么……”

  玉思鹤也看出了玉柒泷的状态不对,害怕她又要像之前大厅那时一样突然发疯,一把拉住她,沉声道:“泷儿。”

  “放手。”

  玉思鹤不知为何,玉柒泷的话似乎有种魔力,分明只是再平淡不过的话,但他有种错觉,要是他不照做,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儿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咬断他的脖子。

  手松开了一点,玉柒泷直接甩开,几乎没有看那个梨花带雨的妹妹一眼,就一把提起她往旁边扔去。玉思鹤忙接住了她。

  “泷儿!你要做什么!”

  “再不救人,她就真的死了。”玉柒泷给许氏把了把脉。

  玉思鹤果然被吓住了,“你……你说什么?”

  “你爱信不信,她等不到大夫来的。现在……只有我能救她。”

  锦绣一下跳出来,指着玉柒泷张口就骂:“你胡说!太太怎么会……”话说到一半她突然闭了嘴,又转向玉思鹤:“老爷,大小姐她是骗人的!就是她想害太太!”

  玉柒泷扭头看向锦绣:“哦?看来锦绣你似乎知道什么啊?”

  她刚刚把脉就知道许氏确实是中毒了,慢性毒药,也许是为了把他们从春柳身边引开,才不顾危险一次性多服了一点,不过却不致命,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只不过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一向确实很高超。

  她刚刚一直在观察在场诸人的表情,玉思鹤的担忧不像是装的,玉柒泯一直埋着脸,看不清表情,不过锦绣锦缎这两个丫头,一定知情!

  锦绣也听出了玉柒泷话里的意思,忙慌张摆手:“奴婢的意思是……大夫,大夫马上就来了,大小姐你这样分明就是居心不良。”

  玉柒泷冷笑一声,“药理毒理这种事,从来变数最大,你就真的敢保证万无一失。”

  锦绣不敢说话了。这药虽说她们之前悄悄问过大夫,可如今看许氏这个样子,她其实也有些摸不准情况究竟如何。

  “够了!”玉思鹤等不下去了,黑着脸看着玉柒泷:“泷儿,你真的能救太太?”

  玉柒泷昂着下巴一脸不屑:“信就全都出去,不信就算了,反正……”她顿了顿,“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也不关我的事了。”

  玉思鹤咬了咬牙,又看了床上昏睡的爱妻一眼,转身将周围人都轰了出去。

  

正面交锋

  待到屋子里只有玉柒泷和许氏,玉柒泷这才缓缓坐到床边,一张脸沉到了极致。这样的勾心斗角,她真的是已经受够了。

  手中银光一闪,许氏手上已是多出了一个针眼,玉柒泷不着急,好整以暇地缓缓地将手上的银针往深处刺去。

  她没有那么好心真会给许氏解毒,她自己造的孽,凭什么她要来善后。

  针上涂着她来这里后没事自制的药,没有伤害,只是痛而已,并且会随着刺入的深度--越来越痛。

  看着许氏面部已经掩饰不住的扭曲,玉柒泷依旧面不改色手上继续用劲,用痛觉强行将昏睡的人惊醒,她倒要看看,许氏到底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入肉三寸。

  一只手猛地朝玉柒泷的脸庞呼来,她轻而易举地接住那只枯槁的手,“撑不住了?”

  “你个死丫头!你到底想干嘛!”许氏圆睁着眼睛,一把缩回被扎着针的那只手,痛得不自觉涕泗横流,一脸扭曲。

  玉柒泷收回针,又反手扎回她握着的这只手,许氏疼得低呼一声。

  “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

  许氏没想到玉柒泷竟然会说这话,张牙舞爪的脸有些愣住,她原本以为她会威胁她替韩氏夺回主母的位置,或者狠狠要一笔好处,可是,竟然就这么简单?

  玉柒泷心里深深叹了口气,她本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人,可韩氏不想走,她又放不下她,只能留下。

  既然留下,那么安安稳稳的生活自然是最好的,前世一辈子都在担惊受怕的她最明白安稳生活的可贵,所以不管怎样,能不撕破脸皮就不撕破脸皮。

  玉柒泷正想再开口,却突然被许氏一阵癫狂的大笑打断:“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这一切都是韩氏那个贱人欠我的!是她欠我的!我凭什么要放过你们!凭什么!”

  她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双手乱挥,右手硬从玉柒泷手下扯出,银针在枯槁的手背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痕,扭曲的脸上充斥着深深的恨意。

  玉柒泷有些怔住了,许氏的反应同样超出了她的预料,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下一秒门就被撞开,玉柒泯一瘸一拐地跑到许氏身边,一看到许氏都还没惊喜她醒了,就一下扑到她怀里,哭得声嘶力竭,还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锦绣随后跟了进来,一面搂住玉柒泷,一面抹着眼泪:“春柳她……春柳她……”

  “她怎么了!”玉柒泷脑子轰得一声,有一个可能一闪而过,但随即就被她否认了,不可能的,她明明叫阿若待在那里的。

  “她死了!”哭嚎的声音打破了最后的幻想。

  那个怯懦女孩的身影一下在她脑海中闪过,还带着单纯的笑,可如今……

  她这才后知后觉般想起阿若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个老狐狸一样的一篇,他怎么可能会看不破这内宅的勾当,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无缘无故卷入是非。

  玉柒泷心里闷得难受,看了看许氏,哑着嗓子道:“很有成就感?”

  她当初哄骗春柳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后果,可是现在真的成真了,她却十分不好受,她见过死人,见过最恶劣的人性,前世在她身边围绕的全是人渣,可现在不同,那个小姑娘,才十五岁啊。

  玉思鹤已经去处理这件事了,其他人也被赶回了自己的屋子,现在在场的只有许氏,玉柒泯和锦绣,玉柒泷不确定玉柒泯是否参与了这件事,可是现在不重要了,许氏不是想玩吗?那她就陪她玩。

  许氏扬着疯狂的笑意,带着胜者的喜悦,温柔得对床前的两人道:“你们先出去。”

  “不用。”玉柒泷将两人拦下,面无表情地看着许氏:“不如咱们今天就说开了吧。春柳身死一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想你很清楚……”

  “你这是什么意思!竟敢诬陷……”

  “闭嘴。”玉柒泷看都不看锦绣一眼,话冰得像是刀子,即使只是看着玉柒泷的侧脸,锦绣也不可抑制得感受到了恐惧,像是有一股气压从那个不怒自威的人身上弥漫出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我说话,别插嘴,懂?”

  锦绣愣在原地不敢再动弹,玉柒泯一直伏在许氏床边,挡着脸。

  玉柒泷不再管她们,继续对许氏说:“春柳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你太心急了。好歹也是人死了,就算是个奴才,若是正儿八经报了官府,即使没什么用,对玉丞相应该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许氏的脸渐渐崩了。

  玉柒泷继续道:“你可以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可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玉丞相身居高位,树敌必多,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水花,要翻起滔天巨浪一点也不难。”

  许氏牙关开始有些颤抖,她不是没想到这些,她没想到的只是这个从小在乡间长大的野丫头会有这样的见识,现在正是最关键的夺嫡之时,绝对容不得半点闪失!

  许氏强自镇定的表情落在玉柒泷眼里,她讽刺一笑,原来只是只纸老虎:“不过,皮之不存毛将安附这个道理我也懂,所以咱们各退一步,我放开这件事,你也放过我娘。不许再乱传谣言,让她安安心心生活下去。至于别的,咱们以后再说。”

  许氏一听这话,以为玉柒泷怕了,复又回复了那副张狂的样子,放大的笑意在她那张枯槁的脸上看起来诡异至极:“你想我放过你们?不可能!贱人,野种!就凭你们也配装什么夫人小姐……”

  玉柒泷极其耐心地等她说完,才缓缓道:“事情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只是在单方面地告知你这件事。你要是不同意,我不介意把这件事闹大,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倒要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分明是杀人的话,在玉柒泷嘴里却是完全没有一点剑拔弩张的感觉,平淡到仿佛只是在说着明早早饭吃什么一样。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话,听起来却是极其瘆人,仿佛对方掌控着一切,随随便便就能毁掉一切。

  许氏有些呆住了,虚张声势的心已经彻底消磨,她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她赌不起。

  玉柒泷最后又看了她一眼,用一种看垃圾的眼神,仿佛是疲倦了,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别忘了就好。”

  走到门口,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一样,继续道:“我四妹,似乎病了蛮久了。让她好起来吧,不然我娘心会不安的。否则,我就让她永远好不了。”

  看着纤瘦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良久,屋中的三人才仿佛溺水的人得救了一般狠狠喘了口气。

  玉柒泯终于抬头,看着一脸僵硬的母亲,眼底闪着阴霾:“母亲,我们真的……要听她的?”

  “这次是娘心急了。”许氏垂下眼睑,躺回床上,她身子本就不好,还为了陷害玉柒泷母女连续服毒,早已疲惫不堪。

  玉柒泯识相得给许氏盖好被子,带着锦绣退了出去,在关门时听到里面悠悠传来一句话。

  “她不是说以后的,以后再说吗。那咱们就以后再说,来日方长。”

  

小说《蛊妃乱世》 第11章 祛邪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茂彦小娘子点评:

喜欢男女主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穿越重生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