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
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

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

作者:香宝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5:32:44

《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的主要情节是:“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霍铭均单手插兜的站在那里,一身亚麻色的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得越发挺拔。 看到突然出现的霍铭均,夏怡然完全呆立在原地。 霍铭均收回视线,看着一副事不关己的站在旁边的陆宸桉,冷嘲的说道:“陆少,你是有未婚妻的人,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有未婚妻又怎么样?”陆宸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有家室还在外面乱搞,这在上层社会又不是什么新闻。”扫了眼神色不自然的杨媛媛,他继续说道:“也有为了钱嫁给老头子的女人。”
展开全部

15-又见继母

  霍铭均拿早餐的动作一顿,不动声色的收回手,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差点?为什么是差一点?”

  “哎,说起来都怪秦修……”夏怡然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工作的事情敲定下来,让她开心起来,说话的时候全然没了昨天的悲伤。

  高秘书有些佩服起自家总裁,明明他是昨天整件事的亲历者,却仿佛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一般,神情专注地听夏怡然绘声绘色地说。

  “可惜,我只看到了那人的一个背影。”她爱叹了声。

  霍铭均抿了下菲薄的唇,审慎地注视着她,“你很想见MX的总裁吗?”

  “不想。”夏怡然断然开口。

  不只霍铭均意外她的回答,高秘书也不禁好奇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好奇MX的总裁是什么模样,昨天夏怡然明明也是好奇的。

  不等他们两个人询问,夏怡然一本正经的解释道:“MX的总裁一直不肯露面,说不定是长得很丑,见不得人的那种。见到他,我被吓到怎么办?”

  “扑哧。”

  向来性格沉稳的高秘书认不出笑出了声。

  霍铭均脸色漆黑的瞪了他一眼,高秘书立刻想要止住笑,可根本控制不住。

  他在内心里腹诽:我的总裁大人,真的不能怪我。

  “这个话题很好笑吗?我是认真的。”夏怡然眨了眨眼睛,轻咦一声,“高秘书,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高秘书差点吐血,再也笑不出声来。

  谁敢说总裁长得丑?

  霍铭均不想夏怡然继续这个话题,把餐盘推到她的面前,有些郁闷的开口,“吃饭。”

  第一次有人让霍铭均吃瘪,偏偏他还没办法报复。

  吃饭的时候,霍铭均提出让司机接送夏怡然上下班。她不好拒绝,只能答应,不过要求霍铭均安排一辆低调的汽车。

  一个年轻的女人乘坐豪车去做每个月三四千的工作,别人会怎么说几乎不用去猜。

  她不想传出被包养的绯闻。

  吃过早餐,提着皮包出门。

  看着停在门口的保时捷,夏怡然嘴角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保时捷?低调?

  好吧,在别墅的车库里,保时捷算是低调的车。

  别墅的客厅里,霍铭均看着夏怡然离开之后,唇角的笑容慢慢的隐去,斜睨了高秘书一眼。

  高秘书身体站得笔直,头低低的埋下来。

  夏小姐无意识里点了一把火,这火没烧到夏怡然,却波及到了无辜的他。

  “扣掉你一个月的奖金。”霍铭均冷冷的发下命令,霍然起身,迈步离开。

  高秘书欲哭无泪,笑一次就被扣掉百万奖金。

  他很想问:为什么说你长的丑的夏怡然没受到惩罚?

  ……

  晚上,陆宸桉要去参加舞会,在他没有女伴的情况下,身为助理的夏怡然自然成了最佳人选。

  她不知道陆宸桉是不是故意,堂堂娱乐公司总裁,公司旗下几十位漂亮的女艺人竟然都在今晚刚好有应酬。

  汽车停在希尔顿酒店停车场,夏怡然出神的看着窗外的豪华酒店。

  以前夏氏公司的年会都在希尔顿酒店举行,爸爸不止一次说过等他老了后会把公司交到她的手上,当时她说要让爸爸一辈子都管理公司,她只做个什么都不管的富二代。

  那是的父女两个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公司会落在别人手里。

  “在想什么?”

  陆宸桉停下车,见夏怡然没有下车的意思。眼看着舞会就要开始,忍不住出声。

  “没什么。”夏怡然收敛心神,推开车门下了车。

  因为是上层社会的舞会,刻意隔绝了记者的采访,陆宸桉的出现倒是没有被长枪短跑围住。

  舞会的主办人是个沉稳干练的中年人,见到陆宸桉立刻迎上来。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夏怡然的身上,夏怡然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觉惊艳的女人,但是胜在容貌出色,举手投足更是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美。

  “这是CR签约的新艺人吗?”主办人收回目光。

  “她……只是我今晚的舞伴。”陆宸桉没有回答,模棱两可的回答,对夏怡然示意了下。

  夏怡然上前,挽住陆宸桉的胳膊,走进酒店大门。

  夏怡然认识舞会的主办人,知道对方是A城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陆宸桉都如此的不给面子,看来他凭借的不只是CR娱乐公司。

  夏怡然挽着陆宸桉的胳膊,跟着服务员走进酒店最大的宴会厅。

  柔和的钢琴曲响彻全场,水晶吊灯柔和的光线照射下来,给宴会厅更增添了几分奢华。

  对于这样的误会,夏怡然有些陌生。以前应酬的事情都是夏严在做,夏怡然很少出席这种活动。

  能够作为陆宸桉的女伴出现,加上夏怡然出色的外貌,很快成了全场的焦点,不少人打听起夏怡然的身份。

  陆宸桉也不解释,只说她是今晚的舞伴。

  “陆总,你不会还没有放下让我进入娱乐圈的心,今晚带我来增加曝光率吧?”

  应对了几个探听她身份的人,夏怡然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地说道。

  陆宸桉高调的让她以舞伴的身份出现在上层社会的舞会现场,又不说出她助理的身份,用心自然明显。

  “你想多了。”陆宸桉讳莫如深的一笑,“我打算捧红一个人,不需要用这些手段。”

  夏怡然紧紧盯着他的脸,不放过他任何的表情变化。

  忽然,夏怡然感觉很不自在,那种感觉很熟悉,这半年来她经常会生出来的厌恶感。

  一阵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熟悉的高级香水的味道,夏怡然目光一凛,朝前看去。

  杨媛媛走过来,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刚才有人说在舞会现场看到了你,我还不相信,原来是真的。”

  自从怀疑爸爸的去世不是因为疾病,很可能和杨媛媛有关,夏怡然对她的厌恶达到了极点。

  垂下来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强压下心底的怒火,才没有冲上去直接撕碎杨媛媛那张恶心的嘴脸。

  “你爸爸刚去世没多久,你就来参加舞会,还真是不孝啊。”杨媛媛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痛心疾首,摇头叹息,仿佛被亲生女儿背叛了一般。

  夏怡然不明白杨媛媛的演技为什么会那么高?

  她唇角勾了下,“继母,你不也是来参加舞会了吗?”

  夏怡然故意加重了“继母”两个字,唯恐别人不知道杨媛媛贪图夏家的财产嫁给夏严的事情。

  

16-两情相悦

  杨媛媛嫁给夏严半年时间,夏怡然从来都是直接称呼她的名字,没叫过妈妈或者是一声阿姨。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称呼她继母,明显是故意的。

  杨媛媛的脸色当下阴沉了些,恨恨地瞪向夏怡然。

  明明两个人只相差几岁,可夏怡然那双眸子纯净如水,仿佛没有惨杂任何杂质。

  她看到夏怡然身边的陆宸桉,唇角勾起嘲讽的笑,“难怪这几天都没有回家,原来是勾搭上了CR娱乐的总裁。”

  听她提到家,夏怡然心里很不舒服,没有了父母的别墅还算是家吗?不是她不想回去,是杨媛媛不准她走进家门。

  甚至连夏严的葬礼都没有让她参加,不让夏怡然送爸爸最后一程。

  “杨媛媛,你不要胡说。”夏怡然强压着心底里的怒火。

  陆宸桉狐疑的看向夏怡然。

  以前在商业活动中见过杨媛媛,知道她是夏严新娶的年轻老婆。刚好夏怡然又姓夏……

  杨媛媛翻翻眼睛,涂了紫色眼影的眼睛里满是算计,“你又不是第一次勾引有钱人,前几天不是还……”

  看着夏怡然身后突然出现的两个人,杨媛媛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神色变得复杂。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霍铭均单手插兜的站在那里,一身亚麻色的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得越发挺拔。

  看到突然出现的霍铭均,夏怡然完全呆立在原地。

  霍铭均收回视线,看着一副事不关己的站在旁边的陆宸桉,冷嘲的说道:“陆少,你是有未婚妻的人,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有未婚妻又怎么样?”陆宸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有家室还在外面乱搞,这在上层社会又不是什么新闻。”扫了眼神色不自然的杨媛媛,他继续说道:“也有为了钱嫁给老头子的女人。”

  杨媛媛脸色一白,却不敢多说什么。

  夏怡然差点要拍手叫好,没想到自家老总还是个毒舌。

  陆宸桉朝她伸出手,动作很是绅士,“本来想带你来舞会开心一下,没想到遇到让我们都不开心的人,真是扫兴,我们走吧。”

  他一语双关的说着。

  看看面前的手,又偷偷地看了眼霍铭均。

  虽然她和霍铭均连朋友都算不上,可莫名的害怕被他看到她和其他男人牵手。

  秦修一脸看好戏的站在一旁,有些期待看到夏怡然把手交给其他男人,霍铭均会有什么反应。

  他唇角不自觉的溢出八卦的笑。

  感觉到好兄弟的兴奋,霍铭均足以杀死人的目光射过来。

  秦修立刻板起脸,不敢再笑。

  夏怡然想要和霍铭均说些什么,可人家连看都不看她,仿佛根本不认识。

  “走吧。”夏怡然没交出手,转身朝外走去。

  陆宸桉有些尴尬的收回手,对霍铭均勾了勾唇,挑衅的说道:“表哥……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一声表哥叫的每一分真心。

  夏怡然走到宴会厅门口,身后传来霍铭均的声音。

  “这位小姐,陆宸桉是我表妹的未婚夫,希望你放清楚自己的位置。”

  那语气仿佛不认识夏怡然一般。

  夏怡然撇撇嘴,没想到霍铭均还有演戏的爱好,索性配合他演下去,唇角勾了勾,“这位先生,你也说他们两个没有结婚,那我还有机会不是吗?”

  她后退两步,挽住陆宸桉的胳膊,故意靠在他的肩膀上,动作亲密。

  陆宸桉眉眼带笑,只以为夏怡然是在帮他出气,“表哥,你也看出来了,我们是两情相悦……”

  站在霍铭均身边的秦修明显感觉到,陆宸桉说出“两情相悦”四个字的时候,霍铭均身体里冒出一阵冰冷的气息。

  他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

  珍爱生命,远离吃醋的男人,远离霍铭均。

  直到走出希尔顿酒店,夏怡然唇角依旧带着笑,她为自己配霍铭均演戏而觉得好玩。

  “你不认识刚刚那个男人?”陆宸桉疑惑的看着走在身边的夏怡然。

  夏怡然身形一僵,不想让人知道她住在霍铭均家里的事情,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很有名吗?我应该认识他吗?”

  她索性假装到底。

  “昨天让你送去MX集团的那份文件……”

  如果夏怡然见到MX集团的总裁,没有理由认不出他。

  “提到那份文件我就生气,昨天在MX总裁办门口,文件被刚刚那男人身边的秦修抢走了。”夏怡然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嘴上说不想见那神秘总裁,可人都是有好奇心。

  越是不知道的事情,越想知道。

  陆宸桉点点头,觉得世界真是巧妙,明明昨天应该会见面的两个人,今晚竟以这样的方式而见面。

  ……

  夏怡然离开希尔顿酒店不久,霍铭均和秦修也离开了。

  奢华的迈巴赫里,霍铭均指节分明的大手紧紧地攥着方向盘,性感的薄唇金抿成一条线,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啧啧,以前有那么长的时间可以表白,偏偏都没有。”秦修悠然自得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摇头叹气,“现在看到人家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你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

  砰。

  霍铭均突然踩下刹车,秦修身体立刻弹了出去,幸好身上系了安全带才没有被甩出车外。

  “老大,不带你么坑人的,惹你生气的是那个小丫头,不是我。你不高兴,去揍她。”秦修揉了揉发疼的肩膀,不满的抱怨。

  虽然某人不知道自己在舞会上的那些话和举动惹怒了霍铭均。

  霍铭均死死的盯着前方,说出一句让秦修差点吐血的话,“我舍不得伤害她。”

  今晚有些人注定无眠。

  在舞会伤见到杨媛媛,勾起了夏怡然对夏严死因的怀疑。

  爸爸的身体是在吃了杨媛媛做的饭菜之后垮掉的,又刚好在夏怡然负气离家的时候去世,这不可能是巧合。

  如今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她该怎么办?

  安静的卧室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夏怡然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紧闭的房门。别墅里的女佣和保镖不会在晚上进入这一层,那门外的会是什么人?

  不会遇到小偷了吧?

  咔。

  卧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夏怡然正要尖叫出声,接着走廊传来的昏暗光线看清楚了来人的身形轮廓。

  “霍铭均?”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高昂呀点评:

看过很多书,这《蜜爱成婚:霍总宠妻无度》是唯一一个一边看一边哭的书,心莫名的很疼,情节真的很打动人。笔芯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