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女心理师日记:罪源
女心理师日记:罪源

女心理师日记:罪源

作者:香菇鱼丸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6 10:48:39

在《女心理师日记:罪源》里面是一波三折,香菇鱼丸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钥匙是有,之前有人开过门,钥匙应该在二楼最里面的消防栓里面。这种钥匙基本没多大用处,偶尔有送水的人过来,嫌麻烦,就开那扇门,钥匙我也就没拿着了。”“好,谢谢。”夏欢看着前面住院部的大楼的灯光渐渐熄灭了,小心的跟在了沈恒的身后,说道:“不是说那扇门没人打开过吗,怎么还有送水的?你有见过那扇门打开过吗?”沈恒摇摇头,“住院部后面有一个外部的楼梯,是连着那扇门的,可能送水的人刚好是那条巷子口的,从那扇门进出,会更加方便。”
展开全部

自动退出-香菇鱼丸

夏欢躺在病床上面,没有想到张川会过来看她,她懒洋洋的抬头看他一眼,说道:“我可没有撒谎,你可看见了,真的受伤了,没有办法帮你的忙了。”

张川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衣服被熨烫的没有多余的褶皱,习惯性的板着脸,手里面提着一些水果礼品之类的放在了她床头柜上。

病房里面的椅子被夏欢用来搭脚了,他没有地方可以坐下来,站在一侧,身形笔挺,“我问过医生了,你这伤不严重。”

夏欢盯着手里面的书看的津津有味,张川扫了一眼,书的名字是《如何获得男神的心》,他轻轻蹙眉,“你要的监控录像也给你了,夏医生就是这么言而无信的吗?”

“不是我不愿意帮,而是能力有限。你也看到了,周茜对我排斥的很,我压根什么也问不出来。”

“你不是也认为简赫有问题的吗,只是因为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够,而直接认输了,这就是夏医生的处事的风格。”

“激将法对我没用,你给我的监控录像,之前你应该也看过了,没有看到简赫的脸,不是吗?”

“医院里面也有死角,监控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拍到的。”

“那她从什么地方进来的,应该能拍到的吧,你有在门口的监控处找到简赫的身影吗?”

“没有。”他语气沉重道。

“那不就是了,我看你就是疑心太重了,说不定人家简医生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心理医生,你非要将她想的这么复杂。”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那不是不了解吗,现在了解了,我觉得她没问题。”夏欢一边翻看着书本,一边劝说道。

张川沉默了许久,淡漠道:“打扰了。”

见到他出去了,夏欢龇着牙,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太痛了,现在浑身都酸疼,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累才怪。

张川走向周茜的病房,身后跑出了一个人,喊道:“麻烦让一下。”一个穿着高跟鞋,身着职业套装的女人从自己的身边经过,走到了周茜的病房里面。

章平的家人希望明清抓住周茜并不是精神有问题才误杀了章平,她要是想要打赢了这场官司,就需要否定之前自己所做一切努力。她不同于夏欢,对周茜抱有过多的怜悯之心,对她来说,那不过是工作,私人感情与工作需要划分的清清楚楚。

她进入病房之后,简赫也在里面,她一进去就认出了她是谁,天天听夏欢唠叨,总是有些印象的,不过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守在病人身旁的志愿者,还真是少见。

“你好,我叫明清,是章平的代理律师。”她对着简赫伸出了手。

“明清?”简赫念了一遍她的名字,笑道:“你好,我是简赫。”

她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躺在了床上的周茜,那个女孩眼睛空洞的很,似乎听不到别人的谈话。她往门外走了走,对着简赫说道:“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跟你看到的一样,情况并不是很好。”

“精神方面……”

她还没有问完,病房的门就打开了,张川走了进来,刚才撞到他的人是章平的代理律师,可能对周茜的怜悯,所以对于章平身边的人,他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在舆论那么严重的情况之下,这个女人还是做了他的代理律师,还是因为金钱诱惑力比较大。

“周茜现在被警方保护,外面的人是不允许随意进来,询问问题的。”他冷着一张脸说道。

“第一次庭审在二十号,时间不多了,有些问题我还是想当面问一下当事人。”

“现在她的样子,你觉得可以回答你所提出来的问题吗?”

明清一向是吃软不吃硬地主,说道:“你们现在这样做,不过就是为了营造她精神真的有问题,这样她杀死了章平,就不会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

“明律师,注意你的言辞。”

“希望她真的如你们所愿。”明清拎起自己的公文包,扬起眉头,淡漠的说道。

她是赶着过来的,原本她也没打算过来问周茜的,要不是那个新来的家伙,对她一直的挑衅,她也不会失了分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跟,已经断了一根,索性赤着脚,将鞋子放进了包包里面。

夏欢看到她过来的时候,光着脚丫子,猜到了十之八九,依旧看着手里面的书,对着进来的明清说道:“一次性拖鞋在你左手边的柜子的第二个格子里面。”

明清翻找了出来,将她用来搭脚的椅子挪了出来,坐了上面,“我刚才去了周茜的病房。”

“是吗,被撵出来了?”

“差不多,我看到那个简赫了,”明清将拖鞋穿上,见夏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我觉得她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听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呢。”夏欢嘻嘻哈哈的说道。

明清懒得理她,她们明明是两个概念,她看了一眼门外,然后小声的说道:“周茜的报告出来了。”

“什么报告,身体还是心理的?”

“两个都有,简赫已经做了评估,身体的伤痕,沈恒也做出了鉴定报告。”她说道。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这件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

“你不是周茜的另一个心理医生吗?”

“退了,业务能力不行,本人有自知之明,自动退出。”

“心甘情愿的?”

“不然呢。”

“这样也挺好的,我也不用顾忌你对周茜的怜悯心了,我会轻松一些。”

夏欢瘪瘪嘴,“说的好像要我是周茜的心理医生,你会手下留情似的。”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各凭本事。”

“我饿了,晚上一起吃饭?”

明清看了一眼手表,“想吃什么?”

“跟中午一样。”

“好。”

明清买来了食物,正给夏欢准备着,简赫敲门进来了,一脸的愁容,夏欢发现这个女人的面部表情还挺丰富的。

“简医生,你来的够巧的,一起吃吗?”夏欢趴在床上,指了指小桌子上的饭菜,问道。

“夏欢我也是刚听张警官说你受伤了,严重吗?”简赫走了过来问道。

“没事,一点小伤,不过这段事情不能跟你一起关注周茜的病情了。”

“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她看到一直在忙碌的明清,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明律师和夏欢是很好的朋友。”

“死党。”夏欢对明清挑了挑眉毛,也只有自己生病的时候,明清才会忙来忙去的,像极了唠叨的大婶。

“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简赫出去的时候对明清点了一下头,算是招呼吧。

饭菜都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桌子上面了,她将门关上了,说道:“既然你现在又是一个无业游民,看在我照顾你的份上,帮我一个忙。”

夏欢筷子上面的肉还没有送到嘴里面的时候,被她这一句话吓得掉在了地板上面,“杀人放火的,我可不做。”

“帮我偷简赫对周茜做出的心理报告。”

“你要这个做什么,要是周茜心理一切正常,她这份报告是要交给警方的,不会对她精神方面做出隐瞒的。”

“那如果有两份报告呢,一份上交给警察,一份留下来的才是真的呢。”

“你说简赫在帮周茜,她不过是一个心理医生,是站在警方这一队,就算可怜周茜,也要有职业操守的吧,何况,她凭什么帮周茜,且赌上自己的名誉,你是不是想多了。”夏欢白了一眼,“而且就算要帮忙,也不会弄两份报告,这会不会太傻了。”

“谁跟你说另一份报告是纸质的,我说的是录像。我对简赫做过调查,她这个人每次对病人做心理治疗的时候,都会有录像的习惯,而这份录像就是判断周茜到底是不是真的患有心理疾病。”

明清所说的录像,之前沈恒也跟她说过。

“你帮我偷出录像。”

“夸张了,我怎么偷,现在我还受伤呢,再说了距离第一次庭审的时间快到了,我伤口还没有养好呢。”

“只要时间还没到,就有机会。”

夏欢挪了挪位置,从床上下来,不用一直趴着,人也舒服了很多,问道:“你怎么确定周茜一定没有心理疾病的,要是她有,你做这些事情不是都徒劳了吗?”

“你忘了吗,之前传出周茜有精神问题是从哪儿开始传出来的,要是她真的有精神问题,章平为什么还要花费心思,制造舆论,说周茜精神不正常。”明清看向她,眼睛漆黑却异常的明亮,笃定的语气,来证明她有力的猜测。

“你知道录像在哪里?”夏欢问道。

“简赫既然每次都会录像,那么这个东西一定时刻放在她的身边。”

夏欢扒完碗里面的米饭,看了看自己的身后,明清扫了一眼,手指捏住她宽松的裤子,往里面看了一眼。

“你干什么,没轻没重的,这是你随便看的。”她抓紧了裤子,狠狠瞪了她一眼。

“没多大的伤,蛇毒已经清理了,上药两三天了,都能出院了。再说了我看一眼就不允许了,拜托我还在吃饭呢,谁愿意看似的。当初沈医生过来的时候,看你积极的模样,我差点没吐出来。”蛇毒不严重,伤口养着差不多了,不愿意出院八成就是为了人家沈医生。

“他是医生,我当然要积极点给他看伤口了,不然好不了怎么办。”她昂着脑袋,切了一声。

“得,你就犯花痴吧,我看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别拿你伤口的事情当借口,最好将简赫的录像给我带出来。”

夏欢鄙夷的盯着明清,“说你是财迷,你还不信,竟然为了打赢官司,手段是越来越灵活了呀。”

“我这么做是为了防小人,谁知道他们给出的报告是真的还是假的,既然我收了章平的钱,我只认事,不分人。”明清收拾了桌子上的剩菜,威胁道:“要是办不成,拖拖拉拉的,下次就给你吃这些口水腌过的饭菜。”

“好狠一女人。”夏欢咂咂舌。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香菇鱼丸

简赫也不是全天待在周茜的病房里面,她也要去自己的诊所上班,只是待在这个医院的时间会比较长。

明清是希望夏欢能尽快将简赫录下来的视频拿回来,但是简赫的公文包一直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录像的视频在不在还是另一回事。

因为夏欢退出了周茜的心理治疗,所以相比较之前简赫待得时间要更久一些,大概晚上九点左右会离开。

医院的走廊幽暗冷清,一般夜里没有急诊,这个点,医院是没有多少人的。夏欢走到了二楼处,抬头看到了走廊处的监控,就是这一处监控拍到了与简赫身影很相似的人。

走廊很长,两边各有一处监控,但只有这一处监控拍到了她,多出来的一双腿,应该没有人会有四条腿吧。

她打了个冷颤,看到张川走了过去,应该是接简赫的班。简赫回头的时候,夏欢避开不及打开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扇门,进去了。

外面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哒哒的,越来越近,然后越来越远,直到高跟鞋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

夏欢靠在门口,自己的衣服被人扯了扯,她一低头,是一个小男孩,小小的脑袋上面包着一个特别大的白色包扎包,脸颊肉嘟嘟的,抬头看着她。

而当她一转过头,发现这个病房里面全部都是人,沈恒也站在其中,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她。

这个小男孩好像就是上次打针哭泣,被沈恒哄的小孩,而这一屋子的人都是小男孩的亲属,家里面的人几乎都过来陪着男孩。

“我过来找沈医生的。”夏欢略显尴尬的笑道,然后走到了沈恒的面前,拉住他的手走了出去。

走出病房之后,沈恒看着自己被她拉住的手腕,不解的看着他,然后不经意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腕。

“你什么事情?”见她走路的姿势与速度,伤口应该是好了。

“我……”她注意到这一边的监控好像没有开,看了过去,问道:“这是坏了吗?”

“没有,只是没有开,那边是死角的地方,监控旁边有一扇门,上锁的。可能用不上,就没有打开那里的监控。”

夏欢走了过去,她之前没有发现,她一直以为这扇门的后面是一个病房,“这是通往哪里的?”

“巷子口。”

她拿起上面的铁锁,锈迹斑斑的,微微扯动了一下铁锁,灰尘就扑扑的飞了出来。

“能打开吗?”

“我没有钥匙。”他双手插在兜里,立在墙壁的一角。

夏欢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见他一脸淡定,问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在意这扇门,没什么想问的?”

“……你为什么要打开这扇门?”

夏欢没有想到他还有如此呆萌的一面,瘸着腿,走到了他的身边,将自己的脸颊凑了过去,“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我知道钥匙在哪里。”面对她故意的靠近与挑戏,他依旧淡定自若,似乎已经开始习惯她有些奇怪的举止。

“在哪里?”夏欢明亮着双眼,微微踮着脚尖,他们距离的太近,连她脸上细小的毛绒都能见到。

“我没答应告诉你。”他从她身边走过,夏欢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栽在地上。

“你,告诉我呗,你不能话说一半就不说了吧。”她追在他的身后,加上还没有完全好的伤口,跑的有点吃力。

她穿的是一次性拖鞋,劣质的做工,鞋子跟不上脚步,为了追上沈恒,拖鞋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了。

这一个星期都是沈恒值班,没有意外的情况,他这一晚都会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而夏欢也是熟门熟路的跟了进来。

“你刚才说那扇门通向一个巷子口,是那种平瓦房的地方吗?”他一进去,她就立马跟了过去,简赫住的地方好像就是一个巷子口,上次她们从医院出来到她的家,步走不过十分钟,很近的距离。

沈恒打开了办公室里面的灯,看到她赤着脚,回头从身后的柜子里面拿出了一双鞋。他拿着鞋过来的时候,夏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当自己的脚踝被一双冰凉的手握住的时候,她低头,看到沈恒在帮她穿鞋。

“你……干嘛?”她正在捋出关于简赫的思路,就这样被他打断了。夏欢扶着一旁的椅子,刚才一直踩着地板跑过来的,脚掌上面都是灰尘,他用手轻轻拍掉她掌心的尘土,然后将鞋子给她穿上。

沈恒这个人很奇怪,每次她一靠近的时候,他会故意的躲开,但对她的靠近,他好像也并不是很讨厌。

可能她第一次遇到他那样的男孩,对待所有的事情都那么纯粹干净,偶尔会脸红腼腆,不擅长与女孩交流,却又莫名的特别有异性缘。

他帮她穿好了鞋子,夏欢看着自己的双脚,突然间蹙眉,“你办公室里面怎么有女孩子的鞋?”这双鞋的尺码在三十七与三十八之间,她穿的刚好合适,男孩子哪有这样的尺码。

他站起身,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这是买给你的。”

他似乎不习惯说出有一丁点暧昧的话语,每次这样模糊不清的话,一说出口,他就会显得格外的别扭,似乎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

夏欢脸上的笑意开始放大,笑容娇俏又跋扈道:“这是专属于我的,谁也不许碰。”她张开了手臂,眼睛笑成了一条缝隙,朝着他走了过来,“沈医生这是答应跟我交往了?”

他纤长的手指抵着她的额头,几乎没有用力,但夏欢整个身体却酥了。

“还有一双鞋,是给周茜的,你拿给她吧。”

“……”怎么还说道周茜了。

夏欢睁开了眼睛,他手里拿着的另一双拖鞋跟她脚上的鞋一模一样,看了一眼尺码,三十八,“两双?”

他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说道:“楼下买一送一的,周茜喜欢赤脚,就给她买了一双,”然后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夏欢的脚下,“还多出了一双。”

“……”她自闭了。

现在脚上的鞋子越穿越不舒服,她闷声的问道:“铁门的钥匙,现在在哪里。”

“钥匙弄丢过一次。”

“什么时候?”

“不知道。”

“……”

“那现在这把钥匙呢?”

“在保安处。

“现在可以拿到吗?”

她眼睛圆圆的,带着期盼的目光盯着他看。

“可以。”他说道。

“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沈恒看了一眼时间,“很晚了,我不确定他们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休息了。”

夏欢双手合十,对着他非常虔诚的拜了一下,他有些不解她的举止的时候,接下来她非常认真的说道:“神灵保佑,最好今晚可以拿到钥匙。”

沈恒脸色灰暗……从她身边绕过走了出去。

门卫处有人值夜班的,但是时间太晚的话,里面的保安大爷会趴在桌子上面睡觉。

夏欢敲了敲窗户,大爷醒了过来,看到沈恒的时候,态度非常的祥和,问道:“沈医生,有什么事情吗?”

“三栋二楼处的铁门锁起来了,你有钥匙吗?”

“钥匙是有,之前有人开过门,钥匙应该在二楼最里面的消防栓里面。这种钥匙基本没多大用处,偶尔有送水的人过来,嫌麻烦,就开那扇门,钥匙我也就没拿着了。”

“好,谢谢。”

夏欢看着前面住院部的大楼的灯光渐渐熄灭了,小心的跟在了沈恒的身后,说道:“不是说那扇门没人打开过吗,怎么还有送水的?你有见过那扇门打开过吗?”

沈恒摇摇头,“住院部后面有一个外部的楼梯,是连着那扇门的,可能送水的人刚好是那条巷子口的,从那扇门进出,会更加方便。”

“既然有人开过门,怎么锁上面的灰尘还是那么多,像是很久都没有打开过似的。”

再次走进了住院部,来到了那扇铁门的前面,沈恒打开了消防栓,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把钥匙,钥匙与铁门的锁匹配。

随着咯吱的一声,门打开了。

他们往前一步就是台阶了,衣摆被风吹拂了起来,也吹散了身上一半的热气。

“你们医院当初怎么会有这样的设计,我猜那位设计师一定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夏欢跳到了他的前面,脚踩在了台阶上面,楼梯是铁质的,走上去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动,比较牢固,不用担心会踩空。

她站在台阶上面向下看了过去,那条水泥巷子,不就是简赫住的地方吗。

“门打开了,你的疑惑解开了?”沈恒还站在原来的位置,手里面拿着那把锈迹斑斑的门锁。月光穿过树梢,树影斑驳,在他的脸上落下了阴影,他此刻的眼睛却格外的清晰与深邃。

“嗯。”夏欢坐在台阶上面,依靠在栏杆上,“你说世界上会有那种人吗,他们可以很认真的对待自己的工作,甚至要比一般人都要认真负责。我们常常会敬佩这样的一类人,可是某天你发现了,那所谓的认真与负责不过是他们用来消遣时光的手段。他们并不是因为热爱,恰恰相反,而是极度的厌恶,他们在等待看笑话,看普通人的笑话。普通人的努力在他们的眼中一文不值,从而达到自己的一个乐趣。”

“你发现了,会厌恶吗?”

夏欢回过头看着他,“只要不伤害我身边的人,我想我没有这么多的厌恶感。”

“你今天一定要找到的答案就是这个?”

她歪着头,看着他,“沈恒,我总觉得你好像都知道一样。”

他嘴角微微扬起,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面,眸色深沉如星辰,他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夏欢从台阶上起来,手掌上面都是铁锈,往自己的裤子上面蹭了蹭,“沈医生,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不同于上一次的调侃,一双灵动的眼睛尽是专注,漆黑的眼睛,深邃而幽深。

“没有。”没有意外的回答。

夏欢有些失望,她越是跟沈恒相处,这种熟悉感就越浓厚,可沉静下来仔细回想,她的人生轨迹中有遇到这样的一个人吗,如果有的话,她像她应该不曾那么无助过。

夜色渐深,她从台阶上面走了出来,突然间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道:“干嘛一定要开这扇门,我其实可以去后门看的。”

沈恒笑笑不语,将那把钥匙重新放进了消防栓里面。

为什么打开那扇门,她可能是想要知道钥匙到底在哪里,铁门是不是可以打开,也或许是因为有人陪在她的身边。

走廊上,夏欢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在寂静的夜中,一直在空中回荡着。

“沈医生,明天一起吃饭吧?”

“……”没有回应。

“不是食堂的,我自己做的。”

“……不用麻烦了。”

“别这么快拒绝吗……”

小说《女心理师日记:罪源》 第15章 自动退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皎洁点评:

香菇鱼丸的文笔很好,《女心理师日记:罪源》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