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大剑种
大剑种

大剑种

作者:过桥米线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8 12:03:32

小说大剑种,是由作者过桥米线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呃,她,她和她爹出去了。”林母说话的时候,脸色有点不自然。宋征踏入兵体境后,注意力和观察力暴增,一下子就将林母的异常反应看在眼里,正想发问,门外忽然传来说话声。“紫儿,这些首饰你放好,就当是爹娘给你的嫁妆了。”“嗯,谢谢爹。”说话声越来越近,宋征扭头看去,只见林紫和林大石一同走进店内,林紫手里捧着一个锦盒,应该就是林大石所说的嫁妆。
展开全部

奇怪的兵种

宋征盘膝坐下,焚心诀像是烙在他的脑海中一样,他只需动个念头,心法便自动呈现出来。

“兵者,丹田为重,心诀亦循此法则,从丹田中引气,最后归于丹田……”

宋征闭上眼睛,慢慢理解着焚心诀的内容,心诀图文并茂,很多地方不但有文字说明,还有图案详解,十分方便。

根据焚心诀指示,宋征慢慢调动丹田中的兵气,只要引动兵气完整地运行十三个周天,那么他就能进入兵者的第一个境界——兵体境!

兵体,顾名思义,就是兵者的身体,兵体境分一到九重,去到多少重,就比凡人多出多少倍的速度和力量。

如果修炼到兵体一重,就算不用兵技,宋征也能对付两个寻常大汉,这就是兵者的强大。

宋征按照路线运行着焚心诀,很快,丹田中的兵气就被他带动起来,沿着经脉游向四肢百骸。

但他毕竟刚开始修炼,尚未熟练,没走几个穴位,线路就断掉了。

宋征别的没有,韧劲和耐心多的是,立即重头再来。

一遍。

两遍。

……

失败了多少遍,宋征已经不记得了,但他的进步非常明显,走过的穴位越来越多,已经超过半个圆,开始往丹田返回了。

半个圆,大半个圆,终于,在宋征小心翼翼的控制下,一缕兵气从丹田出发,最终归于丹田,完成一个周天的运转。

宋征压制住心头的激动,再次运起焚心诀。

当第十三缕兵气完整地转了一圈,聚于丹田之后,宋征仿佛听到丹田处发生“啵”的一声轻响,随即,宋征发现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视野更加清晰,听觉更加灵敏,五官似乎比以前敏锐多了。

兵体境!

虽然还是一重,但宋征已经非常高兴了,要知道,一般人成为兵者之后,通常要花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能进入兵体境,但他才用小半天的功夫,竟然就达到了。

简直不可思议!

“看来这焚心诀品阶不低啊!”宋征知道自己天赋一般,会出现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焚心诀的作用,“有了它,就算是一名剑兵,我也不会比别人差了!”

颇久之后,宋征才将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他想起兵体境有内视丹田的本领,连忙收敛心神,脑海中想象着丹田,没过多久,他蓦然看见了一个玄奇的地方,那里正浮动着一柄青色的剑。

玄奇的地方自然就是丹田,至于那柄青色的剑,正是他的兵种。

丹田没问题,颜色也没问题,就是兵种有问题。

不该这么大啊!

宋征有点懵了,正常来说,兵种应该大小如手指,但他这一枚,足足有巴掌大,相当于十枚寻常兵种的总和了。

“等等,十枚……”宋征忽然想起,祭品的数量就有九个,莫不成他们的兵种都跑到自己这里来了?

这个想法非常荒谬,但宋征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既然焚心诀都能离奇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那么其他人的兵种出现在他的丹田里也就不奇怪了。

愣神了好一会儿,宋征接受了这个事实,重新打量起丹田来。

巴掌大的剑种上下浮动着,青色的光芒从剑身上散发而出,十分玄乎,宋征能从中感受到一股自由而舒服的能量,像是有一个正直仁义的好朋友在向他招手微笑。

“剑者,兵中君子也。”宋征一下子就顿悟过来,在几大兵器中,剑一直代表着仁义与自由,可惜当今天下,诸皇以霸道、凌厉、果敢之风治理国家,于是刀、枪、弓等神兵兴起,剑道式微。

但在见证那段震撼的画面之后,宋征已经不觉得剑道弱势了。

“嗯?这是什么玩意儿?”宋征忽然看见自己的兵种旁边,竟然还有一枚兵种!

那是一柄黑色的小剑,它静静地悬浮在宋征的丹田中,吞吐着漆黑的剑芒,宋征的本命兵种靠近不得,更为诡异的是,那柄小剑竟然是没有开刃的!

这柄小剑,跟刚才灭城那一柄有七分相似!

凝视了很久,宋征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试着运行兵气,发现并无阻隔,那柄漆黑的小剑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这才稍稍放心。

宋征站起身,身形一冲,出到寺庙外面,对准一颗百年古松,一拳挥出。

“噗。”

松身一阵摇晃,枝叶摇摆不定,宋征收回拳头,发现树身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几寸深的拳印。

宋征大为惊讶,这速度和力量,不像是兵体一重啊,都有凡人的五倍之多了,遇上兵体二重也有的一拼吧?

宋征很清楚,他的境界的确是兵体一重,但战力却高出一截,他猜测是融合了那九枚兵种带来的增幅。

“这一切,都来自于这尊神秘的器炉啊……”宋征返身走进庙中,看着依旧屹立的器炉,心中感慨万千。

这器炉不但没有夺去他的兵种,反而赋予了他焚心诀以及九枚兵种,让他变得空前强大。

“不知道这器炉还有没有宝物?”宋征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眼睛里冒出金光,朝器炉摸索过去。

经历了这些异变,宋征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器炉不是凡物了,除了焚心诀和兵种,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好东西。

宋征自幼在铁匠铺帮忙,对这些器具有大致的了解,他观其颜色,测其手感,越琢磨越发现这器炉的玄奇,它不但构造复杂,且触感极好,入手处一片温凉,与躺在里面那种灼热截然不同。

出于习惯,宋征扣着手指,对器炉各处进行敲击,搜寻得非常仔细,可惜到最后一无所获。

“咳咳,做人要知足。”搜寻无果之后,宋征拍了拍手,“不过器炉要带走。”

传闻器炉落地生根,是搬不走的,但这条规则明显对宋征不适用,刚才查看器炉的时候,他就抬起一只炉足了。

宋征将戴着空间戒的右手靠近器炉,心念一动,器炉便凭空消失,进入了他的空间戒中。

做完这些,宋征才满意一笑,出了寺庙。

“我不但没失去兵种,反而变得更强大,林紫一定很开心的。”宋征美滋滋地想道,想起跟林大石的约定,他更是欢喜不已,这趟回去,就能迎娶林紫了吧。

至于器炉,宋征早就想好了一个解释,他才不会将事情如实相告。

变故

人逢喜事精神爽,宋征因祸得福,心情愉悦,脚步也变得轻快,很快就下了山,回到了浠水镇。

宋征直奔林紫家而去,他一想到就能和林紫永远在一起了,心里别提多高兴。

“林紫!”宋征举步进了粮油店,高声叫道。

“谁啊?”回答的不是林紫,而是林紫她娘,从声音能听出来她今天心情不错。

“哦,伯母,我是宋征。”宋征呵呵一笑,道。

“宋征,你完成祭祀了?”林母走了过来,问道。

“嗯,已经完成了。”宋征左右环顾,却找不到林紫的身影,按理说,这个时分,林紫应该在店内帮忙才对啊。

“伯母,林紫呢?我有话想跟她说。”宋征问道,他要把惊喜第一个送给林紫。

“呃,她,她和她爹出去了。”林母说话的时候,脸色有点不自然。

宋征踏入兵体境后,注意力和观察力暴增,一下子就将林母的异常反应看在眼里,正想发问,门外忽然传来说话声。

“紫儿,这些首饰你放好,就当是爹娘给你的嫁妆了。”

“嗯,谢谢爹。”

说话声越来越近,宋征扭头看去,只见林紫和林大石一同走进店内,林紫手里捧着一个锦盒,应该就是林大石所说的嫁妆。

“我已经通知了胡家,他们应该在这个月内会操办婚事,你……”

林大石说到一半,忽然发现店里有人,抬头一看,竟然是宋征。

“你刚才,说的是胡家?”宋征不蠢,很快就将事情猜了个七八分,心里,一股怒火渐渐升腾。

林大石在煽动他代替林紫成为祭品之后,竟然转手就将林紫嫁给胡家!

这叫他如何不怒!

宋征骤然发难,气势逼人,林大石本来就理亏,一时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林紫,这事你早就知道了?”宋征无视了林大石,偏头看着这个让他朝思暮想日夜挂念的女子,只觉胸口处剧痛不断,有如被万箭穿心。

他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林紫不但知道这件事,而且还同意了,否则她怎么会跟林大石一起去挑嫁妆呢?

但宋征内心里,还是期望林紫能摇头否认,只要她否认,他就能摒弃林大石所做的一切,两人能够在一起就好了。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林紫淡淡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宋征,我跟你,是不合适的。”

宋征瞬间如坠冰窖,木讷地站了好久,突然气极反笑:“哈哈,不合适?你我打小就认识,青梅竹马多年,曾经多少次说过我们会在一起,如今你说我们不合适?可悲,可笑啊!”

林紫咬着嘴唇,不吭声了,她的确说过要跟宋征在一起,但那都是在未遇见胡少爷之前,良禽择木而栖,和胡家少爷相比,宋征实在差太多了。

“你把小时候的事扯出来做什么,那都是小孩子说的话,当不得真。”林大石连忙出来打圆场,以前没得挑就算了,现在有胡家的金龟婿送上门来,他毫不犹豫就放弃宋征。

“小孩说话当不得真,那你林大石说的话呢!”

宋征气在头上,朝林大石吼道:“三天之前,你口口声声跟我说,只要我代替林紫成为祭品,等我重新凝聚出兵种之后,就把她许配给我,合着这只是一套说辞是不是?只是为了忽悠我上当是不是?!”

宋征的话掷地有声,句句在理,林大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一时间找不到话反驳。

倒是一边的林母看不惯宋征得势,尖着声音叫道:“你也听到啦,他是说等你重新凝聚出兵种之后,才能把我家林紫许配给你,问题是你凝出兵种了么?”

“区区一个愣头青,天赋又那么差,等你重新凝聚出兵种,我家林紫都成黄脸婆了,还用不用嫁人了?”林母一路抓住宋征失去兵种的事情来说。

“可不是嘛!”林大石想起兵种的事情来,羞愧感竟然减弱不小,附和着说道。

“原来,你们是算准我凝聚不出来兵种,才提出那个条件的是吧?”宋征冷冷问道。

“是又怎么样?”林母叉着腰说道,事已至此,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反正林紫加入胡家的事木已成舟,宋征亦完成祭祀,一切都已成定局。

宋征不再理会林母,转而盯着林紫:“这事情你从头到尾都知道,就是不告诉我,是吗?”

林紫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低着头说道:“宋征,你别这样,以后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朋友……”宋征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是讥笑林紫还是嘲笑自己,“不必了!我宋征出身贫苦,攀不上你们这些势利之徒,从今天起,你林紫,跟我一点关系没有!”

宋征心里绞痛不已,但这番话他说得无比坚决,以前,是他太过天真,以为两情相悦就是爱情,殊不知,世界上还有移情别恋这一说。

说罢,宋征毅然转身,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道身影挡住。

“嗯?”

来人有些惊讶,但看清楚是宋征之后,脸上出现了一丝戏谑的神采。

“哟,这不是我们的祭品嘛?怎么,来买粮油,打算化悲愤为食欲?”

宋征瞥了他一眼,这人年过三十,身形瘦削,长的尖嘴猴腮,看样子弱不禁风,却是一名兵体境的兵者,也是胡家的管家,叫做黄奇。

黄奇身后,有几名大汉抬着一些木箱,箱子上贴着大大的囍字,想来是聘礼无疑。

“滚开。”宋征冷冷地说道,他已经和林紫一刀两断,这些事跟他没有关系了,现在的他只想早点回家,以免陈叔和小指头担心。

“你说什么?”黄奇眉头一挑,凭他的身份加修为,浠水镇谁见了他不客客气气?一名刚失去兵种的祭品竟然敢这样对他说话?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黄奇立即决定给宋征一个教训,他伸出枯槁的五指,一把抓向宋征的脖子,“今天就教教你,出门在外,说话要注意点身份!”

宋征本就不爽,此刻有人挡道,还对他出手,顿时怒火攻心,手掌往上一扬:“滚!”

“啪”的一声,黄奇的手被打到一边,人也被顺带击退了几步。

所有人都惊呆了,黄奇想不到宋征敢还手,更想不到他还手的力道如此强劲,能让他一条手臂都酸麻掉。

“找死!”众目睽睽之下丢了这么大一面子,黄奇气的满脸通红,“锵”地拔下刀来,直直地刺向宋征的胸口。

身后,林紫失声惊呼,她虽然抛弃了宋征,却不想他死在黄奇的刀下。

宋征摇了摇头,那黄奇不过是兵体一重的刀兵,对他威胁不大。

在宋征看来,黄奇的速度太慢了,他的一举一动,宋征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抢前一步,避过刀锋的同时,一掌拍在黄奇的胸口上。

黄奇顿时倒飞而出,有如一只断线的风筝,重重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吐而出,久久爬不起来。

场面一片静谧,林紫等人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抬东西那几名大汉愣神了好久,才有人过去扶黄奇起来。

等他们有所反应,宋征已经走远了。

剩下林母不可置信地问林大石:“他,他不是被夺走兵种了么?怎么这么厉害?”

林大石茫然地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转眼功夫,兵体一重的黄奇居然败在宋征手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林紫看着宋征远去的方向,嘴唇紧紧地抿了起来。

小说《大剑种》 第6章 奇怪的兵种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帆小公主点评:

《大剑种》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过桥米线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