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爱在桃花纷纷时
爱在桃花纷纷时

爱在桃花纷纷时

作者:青苔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6:26:10

最新小说《爱在桃花纷纷时》是青苔的书,主要内容为:堂下的大臣议论纷纷,皇上也听出他话中的意思。皇上面露难色,叹了口气,“如果青城失守了,那突厥十万大军长驱直入,那皇城就……唉!”“突厥?”提起突厥,邓国君一下来了兴趣,“十万突厥?可青城镇守的才一万人啊!现在情况怎么样啦?派增援了吗?突厥攻城没有?”听着邓国君一连串的问题,皇上心里暖暖的,这老将军还是关心国家,关心军队的,不禁眼里泛了泪光。
展开全部

爱在桃花纷纷时:青城之乱

边境,青城。

傍晚时分,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起来,各种商铺也开始收拾打烊,灯笼也一个个地高挂起来,家家户户也依次亮了起来。

待各色饭菜香气四处飘溢时,从青城的西门滚滚地狂奔一支马队,马背上尽是身材异常高大魁梧的外族人,手持弯月钢刀,凶神恶煞。马蹄声一直从城门踏踏而至,围绕西门五里之内尽是残忍的杀掠。在路上还没来得及归家的可怜人,被踏在马下,瞬间血肉模糊,有的甚是一刀过去,半个身子分了家。而大街两旁的小货摊被一脚踢翻,商铺的大门则被乱刀砍碎,里面的掌柜出来探究时,被一刀毙了命,店内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

不一会,西门这边顿时呼天抢地的叫喊,孩子的哭喊,女人的尖叫……马蹄声所至之处,一片狼藉,烈火熊熊照亮了整个天空,如同白昼一般。得到尽情的满足后,掠夺者吹着口哨,策马离去……

翌日,从青城四周赶来的军官,看到昨日还是生机勃勃,一片繁荣的西市,一夜之间化成了灰烬,残垣断埂,本是一排整齐的房屋只剩下了几根横七竖八的烧焦顶梁,还冒着几缕青烟。地上还有几具烧焦了的尸体,有些已经看不出人形来了。

官军们觉得不可思议,“去城门看看!”

当一行人赶至西门时,发现守城的士兵原封不动死在职守岗位上,个个被人一刀毙命,整整七十二人,血流成河。

“校尉大人,这……”

陆树生也觉得不可思议,“张仲,你快去禀告将军;刘三,你带一小队人从东边搜查,看看还有没有生还者;张故明,你从南面查看。其余的人跟我从上城楼。”

青城,将军府。

“报!”张仲从快马上跳下来,一路奔进将军府内。

“报告苏将军,西门传来急报。昨夜不知何人所为,城门上守城的士兵一一遇难,无一幸免,而西集至附近几里内遭到洗劫,百姓平房被烧成了灰烬。校尉大人正原地勘察搜索,请苏将军定夺!”

苏日虎一听,满贯的络腮胡子气得一抖一颤的,“昨晚发生的事,为什么今早才发现?”

“属下不知!”张仲依旧半跪在地上。

“起来吧,随我去现场看看。”苏日虎从把椅起来,“来人,快备马!”

一行快马踏踏而至,后面跟随马队的有好几百士兵,穿过牧江大桥直往西门。

“树生,怎么回事?”苏日虎从马背上跨了下来,“刚才张仲说……”

陆树生指着横躺地面上的骸骨,“将军!”

“还有没有生还者?”

“小孩,过来。”陆树生唤过一对姐弟,摸了摸他俩的头,对苏日虎说,“将军,士兵从水罐里发现他们俩,其他的百姓无一幸免。”

苏日虎结实的身躯颤了颤,很快调节过来,半蹲在孩子面前,“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呀?能告诉叔叔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着女孩一脸的怯生生,紧握双手,苏日虎无比心疼,摸了摸她的头,“不怕,我们是守城的将士,是保护你们的。不要怕啊,乖。”

女孩终于开口了,声音蚊子般小,“我叫梁宝,他是我弟弟梁玉。昨天傍晚时,我们家正在吃饭,外面很吵,爹爹就出去看了看,就没有回来了。等了会,娘打开门时,我们看见几个长得很凶的怪叔叔冲进了院子,娘急忙拉着我和弟弟进了厨房,把我俩藏在水罐里。”说到这里,小女孩嘤嘤地啜泣起来,“我看见他们把娘砍死了……”

“好孩子,别哭!”苏日虎把她搂在怀里,小心呵护,“小宝啊,你能告诉叔叔,那些很凶的怪叔叔长什么样子的吗?”

“嗯嗯。”梁宝擦了擦泪水,“我只看见他们的脚,穿着那种很窄的鞋子,鞋头弯起个大勾来,嗯,还有……”

“还有什么啊?”

弟弟梁玉走向前来,指着苏日虎随身佩戴的刀,“他们的刀也是弯的。”

“弯的?”

陆树生脑光一闪,“将军,是突厥!”

“没错,他们终于有所行动了。传令下去,全城戒备,做好应对突厥来袭的准备。树生,你下去安排,将守城的将士增加三倍,城中加强巡逻,有什么异常,马上禀报。还有,马上通知杨威去皇城向皇上请派援兵。”苏日虎马上做了个应急安排,随后望了望身旁两个无辜小孩,“将废墟中的尸骸,按在册名单核对好,好好安葬了。”

“那这两个孩子呢?”

苏日虎左右一个,抱起姐弟俩,“他们以后由本将军抚养。”

皇宫,御书房。

“什么,青城居然屡屡遭受突厥打杀抢掠?”皇上把奏折摔在龙案上,“你们这些守城的将士都干嘛去啦?还居然让这些事情不止一次发生,真是岂有此理!”

“皇上息怒呀。青城地形复杂,几个城门之间相距甚远,尤以西门来说,跟其他三门隔了条牧江,鞭长莫及啊。”青城守城的副将杨威半跪在堂下,尽是倦容,“而且突厥每次都是以一小分队从不同的地点偷袭,掠夺后便迅速离开。这次探子回报,发现有一大队突厥军集结在西门外的茂竖岭,据估计有十万以上。皇上,我们守卫在青城的将士连同衙门差役也不足一万人,请求皇上增派援军,以解围城之困。”

“十万大军?”皇上以为自己听错了,“区区一座青城,突厥居然派动十万大军?”

“皇上,青城虽小,但是作为我朝的第一道关口,其军事地位意义重大。如果突厥突破了青城,那么突厥将从西南方向一路畅通无阻,直逼皇城,危害我朝江山。”杨威据理力争,想到青城已经危在旦夕,心里急得不行了,“皇上,三思呀!如今,苏将军麾下的将士也怕是撑不了多久,请皇上立即增援啊!”

清晨,茂竖岭。

突厥将领魔卡从营帐走了出来,麾下的将士已开始训练开了,点头满意地笑了。望着云雾萦绕的青城,伸出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青城,你是我的了!”

“拜见统领!”

“萨斯耶,青城那边有什么动静吗?”魔卡微卷的头发被扎成了粗麻双辩,用纯银扣了起来,干净利落。

“没有任何动静。”萨斯耶很是纳闷,“从我们上几次突袭抢掠以后,守城的人多了些外,其他的没发现异常。”

魔卡半眯的眼睛突然睁开,“没有异常?”

“是的。统领,要不现在就率兵杀进城去?”萨斯耶已经做好了准备,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查清对方的将领是谁没?”

“苏日虎。”

“苏日虎?苏日虎,苏日虎……”魔卡一连念了好几遍,突然恍然大悟过来,“是他,原来是他!呵呵,有意思,有意思。”

萨斯耶一下子懵住,难道这苏日虎大有来头?

“萨斯耶呀,你是不知道这苏日虎,那铁马兵团听过没有?”魔卡像是在享受着什么美好的回忆,“当年邓国君就是领着这支精锐大败本帅的哥哥,哥哥临终前叮嘱本帅要千万小心这支锐兵。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支铁马兵团再也没出现过。”

“铁马兵团?就是当年慕城大败我们十八万鹰师的铁马兵团?”萨斯耶大吃一惊,随即又缓了下来,“那跟这个苏日虎有什么关系?如今据可靠消息,邓国君被缴了兵符闲置皇城,我们也就不用怕那铁马兵团了!”

“萨斯耶,你错了。”

“我错了?”萨斯耶又迷糊了。

魔卡只好将心中的担忧道出,“虽然邓国君不再是铁马兵团的统领,但是,苏日虎可是邓国君的属下,后来被封为平西大将军,镇守青城已经二十年了,本帅担心……”

“统领是担心,苏日虎接管了这支铁马兵团?”

魔卡点了点头,望着青城,目光深邃。

皇宫,大殿。

邓国君许久没有进过大殿了,内心有点紧张,有点忐忑。一身灰紫的锦袍,腰间别着先帝赐与的和田青玉,头发半白,精神依旧抖擞,拄着梨木花拐。从左脚踏过门槛时,整个殿堂上的大臣全把目光投在他身上,邓国君在灼灼的注目礼下,一步步走到堂前殿下。

“参见皇上!”邓国君这句参拜没有自称为臣,也没有跪下去,只是稍稍弯了弯腰,简单行拜。“不知皇上今日召见,所为何事?”

“邓爱卿,青城之事,相信爱卿也有所耳闻。”皇上悄悄地打量着邓国君,“爱卿有何看法?”

邓国君作揖再拜,“皇上,青城有平西大将军苏日虎镇守,这事应该跟他商议呀!况且,对于行军打仗,我已是生疏多时了,能给得了什么好看法?”

堂下的大臣议论纷纷,皇上也听出他话中的意思。

皇上面露难色,叹了口气,“如果青城失守了,那突厥十万大军长驱直入,那皇城就……唉!”

“突厥?”提起突厥,邓国君一下来了兴趣,“十万突厥?可青城镇守的才一万人啊!现在情况怎么样啦?派增援了吗?突厥攻城没有?”

听着邓国君一连串的问题,皇上心里暖暖的,这老将军还是关心国家,关心军队的,不禁眼里泛了泪光。

爱在桃花纷纷时:被封

皇宫,御花园。

皇上从早朝下来以后,没有直接回到御书房批阅奏折,而是径直去了御花园散步。

冬天的气息已经开始有了寒意,御花园里零丁开着几支花,给人一股凄寂的感觉。

皇上轻微地叹了口气,李公公能听到这一叹息了有多少失落,但更恨的是,自己不能为皇上分忧。

“父皇。”皇上最疼的小六笑盈盈地走来。

李公公行了个礼后,向六公主往皇上方向使了个眼色,赵萝依一下子会意过来。

“父皇,我的好父皇,您定是遇到了揪心的事了,看您这眉头拧成了苦瓜干了。”六公主赵萝依亲昵地挽上皇上的手臂,“父皇,您说与儿臣听听,让儿臣为您分忧。”

皇上突然笑了一下,但很快又被忧色覆盖上,“今晨青城传来噩耗,十万突厥攻城,苏日虎将军誓死守城,战……战死了!”

赵萝依一听,也吃了一惊。虽然呆在后宫,但偶尔也听说苏日虎的战绩,其英勇善战,尤其善用计谋,怎么说战死了就战死了呢?“那青城现在怎么样了?”

青城,这二字如今像块石头一样重重地压在皇上的心上。“沦陷了。”

“那夺回来呀,我朝不是还有八万精兵吗?直接派兵去夺回青城!”

皇上拍拍赵萝依的脸,“萝依,你说的倒是轻巧,但派谁领兵呢?这朝中能比苏日虎将军厉害的还有谁呢?如今,朕失去了日虎这员大将已是无比痛心。如果随意派去将士,怕是还不够那突厥磨刀呢!”

“那倒是。哎,父皇,儿臣听说,我朝有一名将领,昔日以三万精兵大败突厥十八万大军呢!如此的猛将,父皇何不派他领兵呢?”

“鬼精灵,你给朕说说,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皇上紧锁的眉头渐渐舒缓过来,“是有这么一个人!”

赵萝依嘻嘻地笑了笑,“那父皇直接派他去不就能收复青城了么?”

他是能收复青城,可他愿意去吗?当年大殿的那一幕,被缴了兵符时,他的眼神是何其的绝望,他定是恨透了朕。如今要求于他,定要先修复关系。可是几次召见,不是病托就是其他藉口,修复关系,难呀!

“父皇?”

“萝依呀,你是不知道,朕早就有意他领兵收复青城,可是邓将军千万个理由推脱,你让朕如何是好呀?”皇上的担忧谁能分解呢?“堂上许多大臣给朕推荐的,朕都不中意。”

赵萝依一听,眼里满是精光,“父皇,那还不简单。你心里的人选是邓将军不是吗?”

皇上微微地点了点头。

“他不愿意,没关系,有人定会愿意的!”

“嗯,谁?”皇上一听,来了精神。“你给朕说说!”

“他儿子呀!”

“你是说,邓将军的儿子,邓文鸿?”

赵萝依点了点头,“是的。”

皇上嗤的一笑,“你这不是胡闹么?文鸿一无爵位,二无官职,首先已经是出师无名;其次,对于行军大战毫无经验;更者,朕不知道文鸿的武艺计谋如何。”

“父皇,您这样想就错了。第一,他是邓将军的独子,所谓虎父无犬子,邓将军的好东西多多少少也会传授给他的。而且,儿臣听闻他一人就能够将皇城南郊一带为祸已久的贼人一一消灭,可见他的武艺并不差。”赵萝依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可他毕竟是个年轻的毛小子,朕怎能放心将几万精兵交与他呢?”

赵萝依并不着急,反倒轻松地笑了,“父皇,儿臣以为,让他领兵就等于让邓老将军领军啊。你看看,如果儿子奉旨带兵收复失地,作为父亲总也会暗中地相助的吧,不是吗?”

皇上听后,哈哈大笑,无比满意,“鬼精灵,哈哈,如此不错。但是,如果封文鸿为将,邓老将军定会阻扰,那也是徒劳无功啊。”

“那就简单。”赵萝依凑近皇上耳畔,细细地说出了心中的计谋。

中午,邓国君被召入宫内,皇上跟他闲聊几句话便让他回去。邓国君一头雾水,也只好驾着马车慢悠悠地回府。

在邓国君回去的途中,宫里马上来人请了邓文鸿进宫。

文鸿站在御书房里,好奇地盯着皇上看。

“邓爱卿,可知朕召你来所为何事啊?”皇上双手背后,言辞正色问他。

邓文鸿木讷的脑袋左右一摇,笑道,“愚臣资质尚浅,还望皇上道明。”

“哈哈哈哈……”皇上一边捋须一边大笑,“爱卿谦虚了。朕此次召你来是想和你商量边境战事,边境受扰多时,朝廷再不作为,恐怕百姓挨苦啊!”

商量边境战事,这不应该跟父亲商量的么?邓文鸿有点纳闷,同时,也有点惊喜,总隐隐约约感到有事要降临到他身上来。

“皇上体恤百姓,乃天下鸿福。臣侍奉明君是臣的福气,若皇上需要臣,臣愿赴汤蹈火。”文鸿激动得脸涨红。皇上颇为欣赏,目光不由自主地往帘后扫视了一下。

“好,朕现命你为盘龙将军,即日起由你领兵远赴青城……”

什么,领兵?

“这,皇上,恐怕有不适之处,臣虽自幼习武,可带兵打仗却毫无经验啊!皇上……”他的脸更红了,心狂跳不止,父亲前些日子对皇上任命出征的事更是千推搪万推辞。

皇上微微一笑,“爱卿不必推搪了。朕本想任命邓老将军挂帅出征,可老将军已年迈,再上战场就真的不适了。老将军的英勇全国上下谁人不知,何人不晓啊,难道他的儿子会逊色么?况且虎父无犬子,又有邓老将军的教导,朕相信爱卿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皇上……”

“好了,不必再说了,”皇上龙袖一挥,心里暗暗喜悦,“朕信任你,不要令朕失望。”

文鸿立马下跪,“臣……领命。”

黄昏下,马车轱辘辘轧过地面,文鸿从宫中回府,远远就看见父亲由管家周易搀扶着站在自家的大门口上。温和的斜阳打在老将军的身上,岁月刻出来的皱纹越加明显,父亲老了。

“我儿呀,你可回来了,为父担心你……”一想到当年换子之事,依旧心有余悸,恐怕皇上耿耿于怀,为难他们。可却也风平浪静了二十年了。

“爹,放心,孩儿没事,这不好好地回来了吗?”文鸿从周易的手中接过父亲,搀扶着父亲正往府里走进,满脸兴奋,“爹,皇上下午召见孩儿,命孩儿要带兵出征。”

邓国君一听,愣了愣,眼睛一下子灰蒙起来,暗暗地说,皇上终究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啊,唉。

刚吃过茶点,黑夜的帷幕已拉下,似火般的红灯笼一个个挂了起来。这时,老奴匆匆跑来,咳嗽了老半天才把痰咽下去,颤巍巍,说,“圣……圣……圣旨到。咳咳……”

话刚落音,就传来了李公公的娘娘腔,“圣旨到!”

邓国君浑浊的眼里已看不到了一丝亮光,在家人的搀扶下,缓缓跪下,“老臣邓国君携一家老少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边境受扰,百姓受苦,今命邓国君老将军之子邓文鸿为盘龙大将军,速领五万精兵平息扰乱,即日启程,不得有误,钦此。”

邓老将军双手颤颤,许久没把圣旨接下,李公公脸色颇不悦,再一次唱道,“钦此。”

“臣……臣接旨,吾皇万岁万万岁。”

李公公一大波人赞许了一番,领着赏钱,乐呵呵地屁颠颠回宫去了。老将军气若游丝,晕厥过去。

翌日,家丁忙着收拾行李。文鸿偷空溜了出来,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想到不久后便要离开皇城前往青城了,未来充满挑战的生活令他热血沸腾。

“哎,是那呆子!”透过窗子,赵雪雁一下子认出文鸿来。

谷向天好奇地凑了过了,朝大街上一看,果然是那天跟表妹相撞之人,眼里眉里都是笑,“果然俊呀,有我们谷家血脉的就是不一样。”

赵雪雁白了他一眼,“拜托,不要拐个弯来夸赞自己,真不要脸。”

“没大没小!哼。”谷向天不想跟她争辩,又朝窗外瞧去,这一瞧倒是瞧出些问题来了。邓文鸿身后有两三个人不慌也不急地跟着,而文鸿一丝都没有察觉。“雪雁,你看,那三个人。”

“是呀,怎么那么奇怪?”赵雪雁望了望谷向天,又把目光落在那三个人身上,“这三人定是有古怪。”

“我去瞧瞧,你留在这里等我回来。”谷向天迅速推门而去。

皇城,将军府。

文鸿从外面回来时,刚要踏进大门时,忽然听到远远的一声呼喊,“表弟。”

谷向天正笑嘻嘻地走向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不认得我啦?我是你的向天哥哥呀。”

“向天哥哥?”文鸿一脸的疑惑,好像没什么印象。

谷向天看他这副模样,不禁发笑起来,那也难怪,他俩最后一次见面时,文鸿才五岁,如今再见时,已经是加冠之年了。

这时,周易从宅里出来,看见了站在门前的两人,目光落在谷向天身上时,不禁惊呼了,忙向前行礼,“向天公子!”

谷向天笑了笑,“周叔叔还认得向天?”

“认得认得,快请进。”

“嗯嗯,我想见见姑父,劳烦周叔叔引路。”然后回过头来对文鸿说,“表弟,待会哥哥再找你畅聊一番啊。”

从大门一直往里走,穿过前院,走过横廊,左拐进了幽径小道,终于来到凉亭。

“将军,您看谁来了?”

邓国君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细细打量着谷向天,脸上绽放出惊喜,“天儿,你是天儿。”

谷向天笑了笑,向前握住他的双手,“姑父还记得天儿呀。媚姑姑呢?”

“呵呵,你媚姑姑回慕城看你爷爷去了,已经几天了,怎么,在慕城你没见到她么?”

“姑父,我一个月前就从家中出来呢。”谷向天轻轻地拍了拍邓国君的手背,忽然神情凝重起来,“噢,对了,姑父,表弟最近有跟人结怨么?”

“天儿,你说这话什么意思?”邓国君心中的不安又再次被勾引出来。

谷向天只好把今天跟踪的事一五一十跟他说了遍,“事情就是这样。”

“你是说,最后那三个人从后门进了南郊的成府?”邓国君吃惊不少,“他们为什么要跟踪文鸿呢?”

小说《爱在桃花纷纷时》 第3章 青城之乱 试读结束。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爱在桃花纷纷时》这是我看过书中,最不错的几本之一,强烈推荐,故事性很好,结构清晰很有画面感,故事完整,当之无愧的第一,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