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国安七号
国安七号

国安七号

作者: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1 14:11:38

《国安七号》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异能小说,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为大家带来的故事:“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周蓬蒿是X小组的成员,保护叶市长粉碎米娅集团阴谋的最佳人选。王局,算你一次歪打正着了。”没有时间给伍紫衣多想:“岳霸,接通里面的监视器,我要详细地了解里面发生的情况。”打开手中书本大小的笔记本电脑,里面全是精密的电子仪器按键,“处长,已经接通他们的视频系统,半个小时后数据马上就会传输过来。”“速度要快,注意截图。”
展开全部

国安七号第18章试读

已经是入夜时分,叶蕾有了几分倦意,她对眼前这个借题发挥的男子充满了不忿之色,当下她的眼神也是凌厉了不少。早年练习过跆拳防身之术的她面色一变,吊儿郎当的周蓬蒿顿时也警觉起来,在他的心目中这个深夜出现在市长寝室的女子要不是那“圈子”里的服务小姐要不就是恐怖集团的杀手,虽然对她充满美感的瓜子脸心底里是颇为欣赏,但是此刻,被镀上这么一层政治任务的背景之后,他对她的警觉可不比当年X小组混在亚马逊丛林执行任务之时逊色几分。

他迅疾地退后了半步,微微侧身,已经进入了战备的状态。

那时的周蓬蒿打定主意,对方一有动作就立即制服她。

“好快的后撤步,这猥琐的家伙是个高手。”就是这么个下意识的自我保卫的动作,让叶蕾肯定了周蓬蒿安保人员的身份。王明辉对自己有意思那是早就知道的事情,那么留下来保护自己的应该是他的心腹,可是这个“心腹”可以算是笨蛋到家了。

王明辉,你可真有识人之明啊。叶蕾暗哼一声,然后摇了摇头,可怜的王局长,拍马屁算是彻底拍到了马腿上,此刻“躺枪”了。

“这个笨蛋,他不会真的不认识我吧。”叶蕾看了看周蓬蒿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蛋,心里泛起了一番狐疑,然后暗暗对自己说道:“算了,没必要和一个傻子浪费时间和精力。”瞬间她的神情有意识地松弛下来,换上了一副很友善的表情,刚满30周岁的她正处在自己最成熟妩媚的时刻,此刻带着盈盈的笑意也算是迷死人了。

周蓬蒿被她的笑容惊愕得一窒。眼前这个“风尘”女子不仅有着黄莹蓉的妩媚,伍紫衣的风情,在这惊世骇俗的笑容之后居然还有一种女性不多见的威仪。还真是奇了怪了。

“少给老子来情色炮弹,X小组可都是油米不进的主,更何况那些小子们的抗美色能力还是老子给培养出来的呢。”周蓬蒿使劲地甩了甩脑袋,象是要把铺面而来的这股香风统统排斥出去。

“这位同志,我找伍市长汇报一个重要的事情,你看,他房卡都给我了… 能不能通融一下。”叶蕾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自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和一个安保部门的小同志对峙了半天,说出去也是丢人之极,说不定还要被市委那帮子人当笑料谈资,这么一个想法之下,她决定制造一个暧昧的情境,隐瞒自己的身份,同时让对方知难而退。

不可否认的是:那一刻这两个人的思维是不接壤的。

这边周蓬蒿心里暗暗冷笑,且不说伍市长是不是一个风流种子,在东盟安保会议的前夜,采访记者云集的春极大酒店里,决不会明目张胆地把房卡给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开玩笑吧?周蓬蒿的思路很是清晰:没有如此大胆的服务小姐,那么对方就是杀手集团的人了。

“窥”破了对方的身份,眼神也变得冷静可怕。在很大程度上,立排众议把自己引入国安的王明辉是自己的伯乐,他给自己下达的第一个任务,必须不折不扣地完成。他快步上前抢在了叶蕾开门之前挡在了她的面前,叶蕾当时以为对方感觉自己和“叶市长”的暧昧关系,会“知难而退”,眼下被周蓬蒿突然侵入的这一下是吓了一大跳,右脚的高跟鞋一个趔趄之下踩在了左脚之上,然后一个前侵就跌向了周蓬蒿的怀里。

“果然是这招投怀送抱,当老子是初哥呢。”周蓬蒿感受到叶蕾的娇躯贴得甚紧,感受到她胸前的饱满与坚挺。

“恩,这恐怖集团还是蛮舍得下本钱的,这个杀手的冷艳是顶级的。”周蓬蒿心目啧啧称赞道,双手也不停歇,居然搂住了对方柔软的腰身,有便宜不讨从来不是他周蓬蒿的风格,他能感受到她那薄如蝉翼的旗袍之下细腻柔软的肌肤,感受到她双腿侧翼传来的阵阵热浪,最为要命的是两个人之间身边的擦碰,小腹部位若有若无的碰触,周蓬蒿下面有了超强大的生理反应。

这边周蓬蒿如此,叶蕾何尝不是一般,一双有力的大手在触碰自己水蛇一般的腰身,鼻息之间都能闻到他的男子气息…刚刚发生过秦城车管所的爆炸案件,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作为市府老大的自己的身上,女人不管有强势,到了临夜的时分都被软化了许多,这样困难的时刻多想有个人可以诉说衷肠,可以托自己一把啊,就象现在这个男子一般…如此有力,如此不羁 …这么多年了自己的仕途可谓是一帆风顺,从一个机关的科员一路登上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的高位,可似乎自己政治上越成功,爱情上就愈加不幸。

那些相亲的男子对自己的美貌和谈吐是倾慕不已,可一听说自己的身份之后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从来就没有如此胆大的男子,让自己产生这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触电感觉。

这老市一招被兼并之后的装潢一新,加上偏安春极大酒店的一隅,环境可谓是相当地幽雅,此刻它的壁灯黯淡,若有若无的一丝音乐舒缓靡靡,两人在这暧昧的黑暗下内心挣扎,搂抱的手心已经汗湿,肉体上的快感让两人紧张、彷徨,想要分开,却为了掩饰心里的尴尬故作矜持,搂抱着对方的手时松时紧。堂堂一个市长居然不顾影响地搂抱一个陌生的男子,叶蕾心中是又羞又怒。

周蓬蒿心里想的是:这个女杀手够沉得住气的,反正老子不吃亏,你愿意抱着就抱着吧,尺度多大都没有问题。

不知道叶市长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之后,会不会要杀了他。

“你还不让开。”终于,她一把推开了她,神色疑虑地看了一下周遭,确定没有狗仔队的跟踪之后,才舒缓地出了一口气。

“完了?”周蓬蒿暗中有些惋惜,他闻着空气间叶蕾的发香,依旧是那副老气横秋的回应:“你说呢?”

不能再和这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干耗下去,叶蕾的脸蛋瞬间冰冷下来,冷傲无比,是平素的那种高高在上君临天下的冷傲,压根就不瞧周蓬蒿一眼,周蓬蒿只得悻悻的收回眼神,心里嘀咕道:“小丫头片子,卖弄色情无果,开始摆着臭脸玩酷了么?哎,还是老桥段,先礼后兵嘛,不过,这礼嘛,还真不错。”

叶蕾轻叱一声,一个很漂亮很突然的侧踢打向了周蓬蒿的肩膀,她的目的是把眼前的这个家伙踹一个跟头,然后自己进入房间给王明辉打电话,让这个烦人的笨蛋赶快消失。

她这个思路倒是不错,可惜她面对的是周蓬蒿,X小组的周蓬蒿,X小组最猥琐的组长周蓬蒿。

他的身形就是晃了一晃,自己的一条粉腿顿时就被眼前这个家伙很是暧昧地扛在了肩膀上。

“啪”周蓬蒿重重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粉臀上,太羞人太恼人了,这个家伙,叶蕾算是火冒三丈,下腰,沉身,右脚起,一个更漂亮的弹踢,打中了?没有。现在两条腿都被周蓬蒿给架到了肩膀上,“啪啪”这回结果更加糟糕,左右臀部是各中一记。叶蕾气得几乎吐血,双膝弯曲就是一阵乱顶,身子死命地扭动挣扎,那脸蛋红红的,狂怒的表情让周蓬蒿不得不腾出手来拼尽力气控制住她的腰身。

“这个猥琐男实力在自己之上,现在算是骑虎难下了。”你还别说,到底是市长,文思敏捷,还真是“骑”的动作,只不过自己是被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倒立之势骑悬在了半空之中。

“我命令你放开我。“

“不放。“

“求求你了。“

“少来这一套“

这边的春极大酒店主楼倒是波澜不惊,三处的高端仪器架设在了伍紫衣的1314房间。没兴趣看那些计算机狂人们摆弄设备。

“明天的东盟安全会议对我们国安来说是最高层次的褒奖:据王明辉透露有为已故的国安七号颁发终身成就奖的议程,这个奖不仅是秦城市,放眼全国都是了不起的奖项。经历过爆炸事件的秦城可再不能有任何的差池,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伍紫衣为自己冲了杯拿铁袋装的咖啡,从13楼的高度看了出去。

春极坐落在秦城的中心区,是中心的中心,这里是寸土寸金的黄金盘之所在。一个个鳞次栉比的大厦,商场,超市在这里汇集,不少世界500强的企业也把目光瞄在了蒸蒸日上的秦城。大型国际商业中心,娱乐中心、文化中心将会在这里汇聚形成,这里是块人见人爱的肥肉,无数具有前瞻目光的商政精英都会瞄向这里,高端人士坐等超大规模格局的形成,而三流九教的人已经开始向这里汇集,没钱不能没有行动力,就得笨鸟先飞,立足才是这些人的根本,这里目前还处在群雄割据的时期,洗来热热地皮也是为以后打好基础的最好方法,以春极大酒店为代表的商界人士已经着手兼并附近的地盘,扩充自己的实力。

这是一种投资,也算一场赌博,在以房产为拉升GDP基础的华夏,这样赌博式的投资虽然算不上是一本万利,但有九成九的机会盈利。“机会不再有,买定要离手。“伍紫衣摇了摇头,有些苍凉地看了看四周灯火辉煌的世界,竟然感觉有些不真实起来:现在的社会就是一个逐利的社会么?还有没有细腻的温情?

“不知道周蓬蒿这个常常摆乌龙的猥琐男在做什么?”伍紫衣看了看咖啡杯里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正在和这个夜混成一色,突然之间里面泛起了周蓬蒿那张亦正亦邪的脸盘。

“不好了,伍处长…”三处监视支队的祁檐大叫出声,打破了伍紫衣有些忧郁的思索。

伍紫衣眉头一皱,都是老同志了,这个祁檐还是沉不住气,大惊小怪的,要吓死人还是怎么的。她有些恼火地放下咖啡杯,沉色道:“什么事情,慢慢说,别一惊一乍的。”

“是… 伍处长,刚破获了米娅的手机短信内容,他们的目标不是东盟的与会者,而是… 叶市长…”

“叶蕾?糟了,她不正在春极附属楼检查么。“伍紫衣连忙下命令道:“三处原地待命,继续监控对方的声讯。祁檐,你立即给王局打电话请示,要调整我们的安保计划。恩,为防止对方声东击西,八处仍然留在春极,一处跟我去附属楼。”

“是。”

国安七号第19章试读

“一处在外围,八处在里间,三处拉警戒线后守在原地,整个附属楼不能有一只苍蝇飞出去。”伍紫衣一路狂奔,有些气喘吁吁,心里是暗暗叫苦不迭。刚刚得到的情报几乎让自己的魂魄都飞了出去,整个人都在一种晕忽忽的状态里。米娅他们的目标居然是叶蕾?天哪,且不说这叶蕾高高在上的市长身份。本来她就是一根头发丝都不能掉的人物,王大局长对她的那份痴情就足以让自己灭掉十八回了。

刚刚自己才从派出所被“捞”出来,现在局长的女神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恐怖份子掳走,你说,这都什么事情?还真是流年不利。谁在附属楼?快说。”伍紫衣一声哭腔地问道。

“周蓬蒿。”

“谁?周蓬蒿,是他?太好了。”伍紫衣在瞿颖的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小妮子被吓了一大跳。不都说伍处长是灭绝师太么?这人…恩,还是性情中人啊,不错。”

伍紫衣在心中大叫:“周蓬蒿无论你有多混蛋这次一定要顶住。”她有些神神叨叨起来,一方面为自己担心,同时也为周蓬蒿捏了一大把汗。当然,她对这个疑似X小组的成员抱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希望和信心。

此刻的市一招已经人满为患,整个主楼进行了人员管制,不少外出的旅客被拒绝进入宾馆,在宾馆外是大闹不止,然后就被前卫派出所和刑侦大队的人员拖油瓶一般给生生地拖了出去。

外面的警车在陆陆续续地到达,一听说叶蕾可能被恐怖分子挟持的消息,夏天海的头皮发麻,暗骂自己就是个劳碌命半点都偷懒不得。这个安保任务就不应该扔给治安支队的李得江。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都不能让自己省心,还想提拔为局党委委员,做你的西瓜梦呢…

在来的路上,他拨通了特警支队支队长吴伟的电话,先是一通不明所以的狂骂,从吴伟的天灵盖一直骂到小老二。然后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调拨精英,迅速赶赴秦城老一招,夏天海发飙的最后一句话让人有些毛骨悚然:“迟到一分钟老子把你身上的毛撸得一根不剩。”

你确定这是公安局长?不是黑社会老大?

“好的,收到了首长,一根不剩。”这吴伟可是个成精了的老狐狸,说起来他算是夏天海的嫡系,听老领导莫名其妙地对自己发了一通火,他不仅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无形之中老领导和自己的距离又拉近了许多。象这种大佬级别的臭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斩获”的。他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却是不敢怠慢,带领手下的特警精英们火速地赶赴现场。

警灯闪烁,狂奔不止,不一会儿,众多警察身穿防弹背心各就各位,把整个宾馆围了个严严实实。警车成了他们天然的屏障,吴伟没忘记给夏天海多带了一件防弹背心。他深知到了现场给夏天海,他也不会要,甚至可能在诸多同事面前臭骂自己一顿,你们别得意,老子就是喜欢干这种“表面上赔本,实际上赚得盆满钵满”的买卖。市长被挟持,这可是重大案件,夏天海都在赶赴的途中。各个警种都是不敢怠慢,吴伟大叫道:在家的所有人员都给我滚现场去,先混个有利地形…

整个秦城公安局电话不停,手机短信滴滴…各级领导们还在不断地调派人手。

夏天海是一个讲究效率的领导,他没有乱成一锅粥地立即奔赴现场,而是对手底下的精英人员进行了合理调配。自己从西城出发速度怎么也不比吴伟快,他可是一把应急处置的好手,到达现场之后应该可以稳定住局面。对方可能是黑蜥蜴组织,特警大队还不够,他拨通了刑警支队张野的电话:“张野,不好了,叶蕾被挟持,火速给我调派一队X小组成员。”

“X小组?”半晌,那边才传来张野悻悻的声音:“局长,X小组已经于五年前全军覆没了。”

“五年前,哎,还真是急糊涂了。”夏天海心不在焉地哦了两声准备挂掉电话,自己手上的王牌小组已经覆灭多时了,可自己潜意识里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个电话是在一种什么意识下拨出的,他夏天海自己也不清楚。

张野临挂电话的时候,无意说了一句话,让夏天海几乎陷入狂喜的状态。

他立即拨通了王明辉的电话,“老王,你安排安保叶市长的人是谁?”

王明辉正心急如焚地往市一招狂奔,这老头子焦急起来也是笨蛋一个,他居然是赤足狂奔了一条街,他0085的坐驾就在他身后紧紧跟着,叶市长被挟持?惨了。这简直是比天被人捅了外星人入侵地球还大的事。驾驶员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周蓬蒿,怎么了?”王明辉煞是不满地回应了一句,心道我哪知道你夏天海给我派了一个什么样的白痴。

“周蓬蒿,你确定是周蓬蒿?”夏天海居然忍不住在电话里笑出声来,“真是这个小子,王明辉你发达了。”

发达个屁,王明辉心里大骂不止,他有一种强烈的与夏天海翻脸的冲动。

这边夏天海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妥,连忙改变了语气道:“王秘书长,老王,只要你派去保护叶市长的是周蓬蒿,我夏天海就敢保证她一点问题都没有,一根头发丝掉了你找我老夏算帐。”他这边老怀大慰地挂掉电话,留下了莫名其妙地站在马路中央的王明辉。

心情突然之间大好的夏天海比王明辉到达现场足足晚了半个时辰。疲于奔命匆匆赶赴的驾驶员被夏天海一个命令下达到差点吐血,掉转车头去香格里拉。香格里拉?秦城最大的烧烤夜市,这夏大市长搞什么飞机?不是说市长被掳么?难道这夏市长是市委那口子的人,也不对啊,就算是那口子的,这安保出了问题,公安局长怎么也难辞其咎啊?驾驶员虽然是一头雾水,但是命令可还是得执行啊,他有些失神地看着夏天海想道:“这局长大人居然在笑,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还是和叶市长之间存在不可言语的深仇大恨?”

夏天海是一路哼唱着五星红旗的歌曲到达现场的,一路上不停让驾驶员开慢点,注意节奏。

“注意节奏?”驾驶员离疯掉也为期不远了,他在一种茫然的状态之下开着车,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抵达春极停车场的。

王明辉看到夏天海的专车到达,丝毫不顾自己市委副秘书长的身份,一个健步就迎了上去,帮夏天海打开车门,焦急地说道:“叶市长失踪了,连带负责保卫她的周蓬蒿也不见了,你说… 这周蓬蒿会不会是恐怖分子的内应?”

夏天海下车的时候速度不快,饶是如此,也还是差点被他的话给呛了个趔趄。

“呸,我呸。老王,我实事求是地说吧:周蓬蒿那小子是我们公安的精英,没什么恐怖组织开得起他的价码。”吴伟是当年X小组选拔的考官之一,他对周蓬蒿是知根知底,也没看夏天海的眼神,就知道这话得说:“蓬蒿可是局长大人的宝贝。”

吴伟适时出现,夏天海赞许地看了他一眼。他的架势算是十足,四辆最先进的狂战系列装甲车,是省厅刚拨下来的装备,这小子全部给拉来了,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车门打开之后,下来50余名面带头罩的特警,全副武装都是黑色超薄款的新式战斗背心,具有防弹防水防灰尘的一切功能,脚上穿者单兵全防水的作战皮靴,手上都是用防割手套捧着的MP5,上消音器的冲锋枪,吴伟的报告也很拉风:“局长,所有的狙击手已经到位,冲锋手也已经动员完毕,您指哪打哪,保证完成任务。”

“这个吴伟,指哪打哪?你当我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啊?”夏天海笑眯眯的也不着急:“现在外围已经控制,里面有周蓬蒿这个X小组组长坐镇,叶蕾应该安全无恙,装甲车拉过来也好,走走过场算是一场演习拉练,让秦城的老百姓开开眼界吧。”他很是轻描淡写地拍了拍王明辉的肩膀:“老王,稍安毋躁。”

“稍安毋躁?稍你个头,里面被俘的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看到夏天海的态度,王明辉的心里是凉了半截,指望公安算是没指望了,他把电话拨给了里面的伍紫衣,“伍处长,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把叶市长给救出来,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唯你是问。”

今天的王明辉算是和头发较上劲了,他也是顺便在提醒夏天海,你可是给老子下过保证书的,虽然是口头上的,算不得数,但是我王明辉也不是任人忽悠的人。

想着,他很是不满地朝夏天海狠狠地瞪了一眼。

“这个老王,平时没这么急吼吼吧。”夏天海有些郁闷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

吴伟适时地低声插了句:“局长,那里面被挟持的可是叶女神。”

“女神?”

“哦,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夏天海一拍脑袋。

伍紫衣带着三处的侦察员一路狂奔,走到市一招负责安保的2处工作人员面前,沟通了解里面的情况,“叶市长呢?什么,就周蓬蒿一个人在里面,这还是王局长的特意安排?” 伍紫衣顿时感觉有些晕,这是王明辉的风格,一方面要保护叶蕾的安全,另外也不能让别人说自己以公谋私,于是才选择了国安菜鸟周蓬蒿执行任务。

“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周蓬蒿是X小组的成员,保护叶市长粉碎米娅集团阴谋的最佳人选。王局,算你一次歪打正着了。”没有时间给伍紫衣多想:“岳霸,接通里面的监视器,我要详细地了解里面发生的情况。”

打开手中书本大小的笔记本电脑,里面全是精密的电子仪器按键, “处长,已经接通他们的视频系统,半个小时后数据马上就会传输过来。”

“速度要快,注意截图。”

“是。”

接下来岳霸的汇报算是让伍紫衣差点崴了下巴:“一个小时之前,周蓬蒿和叶市长…打了一架?”

“什么?打了一架?”匆匆走进来的王明辉和伍紫衣几乎是同时问道,都是不可思议的口吻。

看了视频之后的王明辉更是脸色铁青:“我说这小子不可靠吧,他就不是恐怖分子的内应,也是一个标准的流氓。”他这个定性带有极大的私人情绪,看着周蓬蒿很是暧昧地架起叶蕾的大腿,王明辉就忍不住发起了火。

伍紫衣吐了吐舌头,让王明辉如此失态这么多年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岳霸,把声频系统切进来。”伍紫衣算是有意识地帮周蓬蒿的忙,周蓬蒿是色了点,但是还不至于是个流氓吧!?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之后,王明辉的脸色算是好看了一些,原来这小子不知道叶市长是个女的…他一看视频里叶蕾嗔怪的眼神,就气得牙痒。夏天海这个老眼昏花的东西,推荐的都什么怪物?连秦城的市政府大佬都不认识?我算是被你老小子玩惨了。

“可是他们人呢?”岳霸把整个视频用快进看了一遍。

这几个监控的位置可谓是极好,可是视频里有些“暧昧交火”的两个人就像是突然平地消失了一般,真是见鬼?这算怎么回事?有地道?开什么玩笑,这可是8楼啊,哪里来的地道?恐怖分子?不会穿着隐身衣过来的吧?岳霸是个有研究精神的国安计算机狂人,此刻,他快被自己的这个特质给逼疯了。

王明辉气势汹汹地四下乱转,看着拍马屁的吴伟带着夏天海走了过来,连忙大声吼道“老夏,你说这周蓬蒿能策应叶市长的安全?”

知晓对方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夏天海也不想再和王明辉打哑谜了,“王副秘书长,你知道周蓬蒿是谁么?”

“我管那个流氓是谁?”

“流氓?”夏天海是一头雾水,然后冷静下来,把王明辉拉到了一边:“周蓬蒿是我们秦城X小组的组长。”

“X小组?组长。”王明辉的眼神先是混沌不堪,突然之间被一个惊雷般的名字吓了一跳,他那三角眼一下子闪烁出了起死回生的光芒,“是他?可公安部连年表彰的X小组,你会舍得把人才给我?”捡到宝的王明辉屁颠屁颠的,走路也轻快了不少,他才懒得追究为什么秦城公安会“割爱”呢,也许是木秀于林,也许是庸才当道,也许是我王明辉人品爆发…

他哈哈长笑着看往表情淡定的夏天海。心道怪不得你小子气定神闲。身为秦城人,不知道X小组那就奇了怪了,王明辉朝夏天海做了一个感激加嗔怪的眼神,那含义很明显:“强悍的X小组组长在,叶蕾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老夏,你介绍这么一个人来我们国安,算是待兄弟不薄…”又想到了叶蕾那美丽的面庞,他内心激越翻转不已:“要不是夏天海的推荐,今天叶蕾真被挟持,那将是我一生的遗憾啊,谢谢你,老夏,叶蕾如果安然无恙的话以后我老王算是卖给你了,唯你马首是瞻。”

夏天海摇了摇头,暗道还真是什么雄都难过美人关啊…

小说《国安七号》 第18章 令叶蕾尴尬的搏斗 试读结束。

永嘉mm丶点评:

《国安七号》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