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

作者:小重台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8 11:39:47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的主要情节是:“失礼了。”她正欲避让,却听到一声疑惑,“这不是裴小姐吗?”她心惊,薛庭藉?猛地抬头,不成想幕篱却磕到了他的下巴,又被大风吹翻,最终还是如云片般飞走了。他们俩就这样毫无隔阂地相视片刻。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裴铭并无准备,倒退两步,却被身后人撞上,薛庭藉及时拉住她,目光被她头上摇摇欲坠的玉簪吸引。“这么慌干什么,又不是没撞过。”裴铭躲开他的触碰,听他问道:“你一大家闺秀,跑来西市做什么?”
展开全部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第9章试读

薛庭藉回味了下,继而红了脸,转身的时候更是不小心跘到了脚,原来他也有如此笨拙的时候。

可等他一走,裴铭就收起了笑脸,把玩着手里的药瓶,拾级而上,来到王氏面前。

彼时人群已经避开,王氏的额角已满是汗珠,裴铭扯了扯嘴角,“您说我这毒,到底是谁下的呢?”

知道她是明知故问,王氏倒是干脆,“你想做什么?”

“瞧您说的。”裴铭把药瓶塞到她手里,“一家人,安分和睦些不好吗?我是不想把事闹大的,就不知母亲有没有这份心了。”

转身离开,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六殿下似乎不是个好脾气的,与女儿也并无瓜葛,下次您若再说错话……恐怕女儿也帮不了您。”

被她这回眸慑得脊背泛凉,王氏暗滚了下喉头,这是在警告她……莫要多嘴。

而后几天,薛庭藉又按捺不住,可裴铭回回都躲着不见,被扰得烦了,干脆换了身衣服,带上金盏出门去。

马车里,一向不多言的金盏也忍不住问小姐要去哪里,裴铭好整以暇欣赏着路上风光,“西市。”

金盏不解,那地方可不是小姐该去的。

皇城中有东西两市,东市多珍宝,主顾多为富贵人家,西边则是另一番市井热闹模样。

南来北往的商队,嘈杂纷乱的街道,不时有小贼穿梭于鱼龙混杂的人群,盯着人们的荷包伺机下手。

用这里的混乱来训练身手是再合适不过的,她需要给金盏找个师傅。

裴铭看中了不远处的一个年轻小子,时机抓得准,身手也不错,直到他逃远,被偷的人都无所察觉。

金盏着急问:“小姐,咱们不帮一把吗?”

裴铭嗤笑,“在这西市上混饭吃,各凭本事,我为何要插手?”说完领着她紧随那小贼而去。

与此同时,皇宫深处,薛庭藉来向他的生母赵婕妤请安。

赵婕妤虽不得宠,但因薛庭藉讨皇帝喜欢,她的日子倒也不错,“我儿是有什么开心事吗?”

薛庭藉凑到母亲身边坐下,说起前两天的太傅寿宴,“我见着裴将军的那个大女儿了,果然如传言那样英气逼人,而且出落得也好。”

回想起裴铭的一颦一笑,薛庭藉不自觉咧开了嘴,“动静皆宜,天下少见。”

赵婕妤沉默地看着儿子,半晌,吐了两个字。

“不行。”

薛庭藉顿时僵住笑容,哂笑着想要解释,赵婕妤却是个通透的,“儿,你喜欢那姑娘吧。”

语噎了会儿,薛庭藉大方点头,“她与许奕又没有真的成婚,凭什么我不能娶。难道母亲也和那些臣妇一样庸俗吗?”

谁知赵婕妤只是摇摇头,“与许家无关,是裴家小姐这个人,你不得觊觎。”

一阵风吹进殿内,让薛庭藉瞬时冷下了一颗心,与他不同的是,裴铭这边正是热闹时候。

浑然不觉的小贼刚盯上下一个目标,却被一只素手以极快的速度拖入了旁边的深巷中,还未来得及呼救,就被死死掐住了脖子按在墙上,只堪堪能有一丝呼吸的余地。

裴铭带着幕篱,遮挡住了容貌,黑暗之中,嗓音幽冷吓人。

“别叫,我只是有事找你帮忙罢了。”

小贼本能地想抓住扼在自己咽喉上的手,一面刀刃却挡住了他脏污的爪子,只得艰难点头。

在他即将翻起白眼晕厥之际,裴铭收回了手,取了块丝帕细细擦拭,指了指金盏继续说道:“我要你从明天起负责教导她,如何藏匿于人群中,如何偷窃,如何遁逃,这些方法都得教会,并且,不准被任何人发现。”

金盏的眼睫扑闪几下,忍下了惊愕,那小贼却没这样的心气儿,刚要叫唤,又被匕首的寒光吓得噤声。

裴铭自然不会让他白干活,扔给他一个小巧的锦袋,沉甸甸的,里头竟是一大把碎银。

“日后教的好,好处更多。”

突如其来的好处让小贼胆肥了起来,“行!不过我这本事可不是一两天练成的。”

裴铭不急,给他时间就是,小贼也喜颠颠捧着锦袋,“那好说,每天就在这巷子里碰头,记得换身行头,不然会被人认出来的。”

满意于他的嘱咐,裴铭不再耽误时间,临了又停下脚步回头,“这事儿你可得办好了,但凡你出了点纰漏……下场可非你所能想象。”

小贼这才意识到自己接了个怎样的差事,生生点了头,逃也似的溜出了小巷。

金盏则追上裴铭,偷偷问小姐为何要如此,裴铭的轻笑被幕篱遮掩,“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第10章试读

忽而,一阵狂风作乱,险些掀走了她的幕篱。

不料就是这一时分心,让她直直撞向了一个不算太结实的胸膛。

“失礼了。”她正欲避让,却听到一声疑惑,“这不是裴小姐吗?”

她心惊,薛庭藉?猛地抬头,不成想幕篱却磕到了他的下巴,又被大风吹翻,最终还是如云片般飞走了。

他们俩就这样毫无隔阂地相视片刻。

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裴铭并无准备,倒退两步,却被身后人撞上,薛庭藉及时拉住她,目光被她头上摇摇欲坠的玉簪吸引。

“这么慌干什么,又不是没撞过。”

裴铭躲开他的触碰,听他问道:“你一大家闺秀,跑来西市做什么?”

这话裴铭还想问呢,不过倒有了个更好的说辞。

“东市里来来回回就那些东西,难得想来西市看看,若是有适合许公子的稀奇东西,买来送他不是挺好?”

不出意料,薛庭藉立马黑下了脸,裴铭却从他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怒意。

她抬头,从薛庭藉的眼中看到了愤然,这神情她太熟悉了。

每一次怀疑她和许奕旧情未断的时候,薛庭藉都是这般嘴脸。他果然从未信任过她!

此刻,裴铭心下反倒冷静了下来,扭身离开,却被他猛然探来的手吓了一跳。

刚刚好,头上滑落的玉簪落入了他的掌中。

没注意到裴铭的隐怒,薛庭藉倒是先收起了刚才的不悦,捏着玉簪很是得意地晃了晃,“你摔了我的玉佩,就拿这个折罪好了。”

裴铭懒得管他,但玉簪这东西可不是随便能送人的,正是气头上,言语也不那么恭顺了。

“殿下别胡闹了,这定情信物我还是送给许公子才妥当。”

本是故意气他,不成想薛庭藉这会儿反而不在意了,自顾自把玉簪收进袖里,裴铭也不再纠缠,扭头就走。

薛庭藉没想到她会真的生气,看了眼周遭,立马拉住了她,却不料这恰恰刺激到了裴铭。

以前他们每次争执,她不想再费口舌时,他总会这样拉住她,然后暴怒地警告自己不准离开他。

她受够了,所以这次奋力地甩开了他的手,“你到底想干嘛!”

裴铭的怒吼并没有引起周围商客们的过多注目,只让薛庭藉措手不及,裴铭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她低头寻思着该如何道歉,眼前却伸来了那支玉簪,裴铭不解抬头,薛庭藉的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

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扭捏着不肯直视她。

“发那么大火气做甚,我还你就是了……”

这下换裴铭无言了,也不接那玉簪,薛庭藉犹豫了下,亲自插回她的发髻间。

“我是想说西市太乱,你的幕篱不是掉了么,女儿家不适合孤身在这里游荡,所以我陪你一段路。”

就这一句话,让裴铭的心里像是……化开了一汪春泉,怔愣得连他走到自己身旁都没有反应过来。

薛庭藉掩唇闷笑,“本皇子可不比你这般小心眼,走吧,我送你早些回去。”

鬼使神差地跟上了他的脚步,裴铭还是忍不住道了歉,薛庭藉一笑而过,调侃说将门之女果然凶悍,许奕才没本事拿捏住她呢。

只是薛庭藉话刚脱口,就下意识闭了嘴,又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悠悠苦笑了下。

“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来西市。”

裴铭驻足,等着他自己回答。薛庭藉被她的理所当然逗笑,她还真不把他当个皇子看啊。

这样,挺好。

“所有人都觉得我这个皇子得宠,风光,活得恣意妄为。但实际上呢?我饱读诗书,文武皆通,却不能从政治国,日后只能成为个闲王,浑噩一世,空耗才学。再看这些尽情做生意,想要什么就去争取的商人,我甚至还不如他们……”

他的语气落寞,连裴铭都跟着心酸,只是她清楚这个男人的前路绝不是这样,所以也无需安慰什么。

不过薛庭藉紧接着又来了一句:“其实也不是不能争,真正有了想要的,我就绝不会松手。”

说这话时,他的双眼紧紧盯着裴铭,除她以外再无其他。裴铭不知该如何回答,所幸寻见了一家卖幕篱的店面,匆匆买了一顶,将自己隔绝在了白纱之内。

“马车就在前面了,殿下留步。”

刚走两步,薛庭藉又喊住了她,眼神飘忽,格外不自然。

“这些话我只对你一人说过,算是交了老底给你,你就……不打算表示什么?”

裴铭纳闷,薛庭藉不耐瞪她,吞吞吐吐地指了指她的头顶。

“你就把那发簪送我嘛,要不是我接着,它也得碎不是?”

一直没吭声的金盏实在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把裴铭也惹得笑出了声,这样的薛庭藉,还怎么让她气得起来。

可惜隔着幕篱,薛庭藉无福看到她的笑容。

好在他最终还是得了那根簪子,裴铭特地嘱咐了一句:“切要藏好,不然被人知道了,我可不好澄清。”

他心满意足地收下玉簪,直到目送裴铭乘着马车离开,薛庭藉才冷下了笑容,回想起母亲的那些话。

裴将军与许太傅是首当其冲拥护太子,绝无可能把嫡长女嫁给他。但,越是他不能得到的,他就越要搏一搏!

不过……

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他又费解地叹了口气。

怎么隐隐觉得,这个裴小姐其实很讨厌他呢?

想来想去,他索性一笑了之,不管讨厌与否,自己对她都势在必得!

完本试读结束。

是永军吖点评: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