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若许情深已白头
若许情深已白头

若许情深已白头

作者:笑歌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1 15:27:18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若许情深已白头》由笑歌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本就气红了眼的许默看到杀父仇人,跟自己深爱的女人的未婚夫,同时站在那里,脑子里就已经没有了理智两个字的存在,直接冲上去就将刀子刺进了胡亦凡的侧腰。是了,一定是因为这一刀子捅破了胡亦帆的肾,所以程浅出于愧疚将自己的肾换给了胡亦帆!呵,那她该是很恨自己的吧,搅黄了她的婚事,又将程家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难怪她要说到死也不会告诉我,这是在保护胡亦凡?
展开全部

5-到我死,你都不会知道的

原以为在林为念住院的这段时间许默不会出现。

结果这才两日,一大早刚从床上起来就看到了站在床边眼神冷峻的许默。

“你的肾怎么回事。”

许默紧紧的咬着牙,看着床上睡眼朦胧的程浅,眼神里的质疑毫不掩饰的流露。

程浅扶着床沿坐了起来,靠在枕头上,微微抬头看着许默,觉得他现在的这幅表情十分好笑,又心酸得要命。

被子里的手已经消无声息的覆上了右腰部那条几乎已经看不清了的细细疤痕。

这条疤,如果不说大抵也没有人会知道了,当年许默坏了一个肾昏迷不醒,又正好肾源紧缺,程浅不顾父母的阻拦执意将自己的一个肾捐献给了病床上的许默。

程浅不愿告诉他,当年她是希望许默能够真心实意的爱上自己,而不是因为这只肾跟她在一起。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她自己都已经差点要忘记这件事了,没想到因为林为念,许默竟然要挖了自己的肾。

程浅抹了抹眼角,挤出一个苦涩的笑意。

“不知道。”

程浅沙哑的声音说出来的话显然并不是许默愿意听到东西。

她嘴角那抹笑意在许默眼里满是讽刺,本就满腔怒意得不到发泄的许默,强势的压住了程浅的肩膀,对着她的唇突然吻了上去,横冲直撞的满是侵略感。

而后程浅挣扎用手抵住许默的胸膛,躲闪之间,嘴里一股血腥打断了这个吻。

“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浅喘着粗气靠在床沿,本来就微红的眼眶里,已经满是还没流出来的泪水,看着额头青筋暴起的许默,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到我死,你都不会知道的。”

许默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当年自己知道父亲是被程啸天出手害死时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连老天都在怜悯着不公的世间,那一天的天色都雾蒙蒙的,压抑得人喘不过气起来。

许默一直让手下们调查父亲的死因,就在那天突然间有了结果,据人举报,自己的父亲确实就是被程浅的父亲程啸天所害,中毒抢救无效死亡。

那时的许默还没有现在这般的耐性,直接提着刀子就冲到了程家院子里,正巧碰到那个程家长辈给程浅物色的未婚夫胡亦帆在跟程啸天聊着什么。

本就气红了眼的许默看到杀父仇人,跟自己深爱的女人的未婚夫,同时站在那里,脑子里就已经没有了理智两个字的存在,直接冲上去就将刀子刺进了胡亦凡的侧腰。

是了,一定是因为这一刀子捅破了胡亦帆的肾,所以程浅出于愧疚将自己的肾换给了胡亦帆!

呵,那她该是很恨自己的吧,搅黄了她的婚事,又将程家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难怪她要说到死也不会告诉我,这是在保护胡亦凡?

这样的想法一旦出现,就不会轻易覆灭。

许默想疯了似得撕扯开了程浅身上薄薄的睡衣,摧城掠地的强势,像是要宣誓主权一般的不由分说的又一次占有了她。

6-林为念,你在搞什么鬼

程浅的身体原本就因为少了一个肾脏,而比常人要虚弱几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更让她心力交瘁很是疲惫。

面对许默这样的攻势,让她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的瘫软在床,全身僵硬的任由许默践踏。

事后,许默从床上爬了起来,厌弃的看了一眼躺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程浅, 然后起身进了浴室冲澡。

冰冷的水哗啦啦的淋在脸上,将刚刚的迷乱瞬间冲散不见,理智重回了他的脑子。

程浅听着浴室里的水声,脸上这才有了几分悲戚,将自己埋在被子里蜷缩着身子,眼泪流进床单里只留下一片湿痕。

如今,自己竟像是许默的发泄工具,一次又一次,毫不拖泥带水,完事就走。

真是可悲啊!

许默从浴室中走出来,拿起自己的衣物快速的套在了身上。

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瓶避孕药物,随手就是一把抓着丢到了床头的水杯中。

然后一把捞起床上抖动着肩膀抽泣的程浅,用虎口狠狠的掐住她的下巴,将杯中的药片和水尽数灌进了她的嘴里。

亲眼看着程浅将那些全部吞下之后,才甩袖离开。

程浅趴在床上,猛烈的咳嗽了好一阵,才觉得喉咙里的异物感稍微好受了一些,起身洗完澡后,觉得全身疲倦,便匆匆套了一件衣服倒在了床上。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呕吐声引来了在走廊外打扫卫生的保姆,冲进门一看,才看到程浅趴在床沿,煞白的脸上全是虚汗,地上是吐出来一大滩刺目的血红。

保姆不敢过多耽搁,立马叫了救护车将程浅送到了医院。

“避孕药这种东西,怎么能一次用这么多!你们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医生有些责骂的语气帮程浅挂上了吊水,才摇着头离开。

程浅又何尝不知道这种事情,只不过家中这情况怎么都说不出口罢了。

她在病床上躺了几个小时,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身体也觉得好受了许多,为了不让许默回家因为找不到自己而向别人发难,就收拾了东西走出了病房。

怎料,程浅刚走到电梯口,就看到林为念,鬼鬼祟祟的扯着一个男人进了化验室里。

那个男人程浅很是眼熟,像是一直跟许家作对的一家公司的人,于是程浅便跟了上去。

只见林为念跟那男人在楼梯间里聊着什么,期间男人还拿出一份文件放到了林为念面前。

程浅觉得不对劲想要凑过去听个清楚,却因为碰到了门把手,被林为念发现了。

“你快走,小心点。”

那个男人瞟了一眼门口程浅,快速的收好了文件低着头溜了出去。

林为念将程浅拽进了化验室,不想让她声张的样子,脸色有点惊慌,这让程浅越发的觉得这两人图谋不轨。

“林为念,你在搞什么鬼!”

“我劝你先管好你自己,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最后小命不保。”

程浅不想跟林为念多说废话,一把拉开了房间门,想要快些离开,好去告诉许默这件事情应该放在心上。

怎料林为念拖住了她另一只手,将一个玻璃瓶子打开带着冷笑,将里面泛黄的液体倒在了她自己的手上。

一时间,林为念的手冒起了白色的烟雾,伴随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全身发抖的倒在地上,开始大声的叫喊起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程浅都觉得害怕,便蹲在地上将那个玻璃瓶捡了起来,硫酸两个字的标签惊呆了程浅,是有多狠的心才能对自己下这样的毒手呢。

小说《若许情深已白头》 第5章 到我死,你都不会知道的 试读结束。

是天祥吖点评:

《若许情深已白头》这本书人物情节很生动,感情真挚,我非常羡慕的爱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