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谨以深情共白头
谨以深情共白头

谨以深情共白头

作者:刘妞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0 09:58:30

在《谨以深情共白头》里面是一波三折,刘妞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夏景是愿意放过他弟弟了?叶芳菲不确定的想。她顿了一下,好半会才说:“衡远说帮我保释弟弟出来。”夏景的脸色几乎是在瞬间变得难看,他勾出一个冷笑:“衡远?叫得还挺亲热。”叶芳菲不自觉的想要解释:“我跟衡远只是朋友。”“谁想知道你们什么关系!”夏景提高音量,猜不透是要强调什么。是啊,夏景已经不是爱她的夏景,不会在意了,她的解释多余了。叶芳菲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觉得可笑,下一秒就听到夏景道:“你不是想救你弟弟么?好,来当我助理,没错,当年的事情,做错的事情,我该折磨的也是你!你若是不来,我保证你弟弟明天躺着从监狱出来!”
展开全部

谨以深情共白头第4章试读

原本绝望透顶的叶芳菲被这么温柔的询问勾出心底的委屈,没忍住红了眼眶,但她不愿跟外人提弟弟的事。

“是不小心摔的。”

方衡远不再多问什么,帮叶芳菲裹好外套。

“你住哪儿,我先送你回去吧,天冷,你这样容易感冒。”

叶芳菲不好再拒绝,顺从的上了方衡远的车。

方衡远打开车上的暖气,连安全带都帮叶芳菲系好。

“谢谢方先生。”叶芳菲感激的看他一眼。

方衡远宠溺的摸摸她的头:“不用这么客气,你叫我衡远就好了。”

叶芳菲不习惯这么亲昵的动作,忙往后躲了躲。

“你这是在嫌弃我?”方衡远故作不满。

“没有!”叶芳菲立马道,仿佛顿了一下,才嗫嚅着叫出那两个字,“衡远。”

她现如今,哪有嫌弃别人的资本。

她更怕,别人会嫌弃她。

方衡远听罢眼里盛满了笑意,又一次揉揉她的头发,心满意足的道:“这才对。”

叶芳菲很怕失去这两年来难得的温暖,于是也不再反抗,靠着座位看向窗外,车一路疾驰,没一会叶芳菲就靠着睡着了。

到了叶芳菲家,方衡远看到后视镜里黑色的宾利,任叶芳菲睡了一会才叫醒她。

虽然有暖气,穿着湿衣服的叶芳菲还是嘴唇冻得发紫,她迷迷糊糊下了车,听方衡远在身后问:“你弟弟怎么了?刚刚一直说梦话。”

不知道是冷还是惊,叶芳菲激的瞬间清醒

“你,都听到了什么?”

方衡远做思考状:“就别抓我弟弟,放过我弟弟之类的,你一路都在说。”

叶芳菲眼神都暗淡下去:“我弟弟今天被抓进去了。”

方衡远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这样啊,方氏还算有点影响力,我去帮你说说,没犯特别严重的案子的话,应该能早点把人保释出来。”

叶芳菲激动的看着他,连冷也顾不上了:“真的!”

“放心吧,我说话算话。”

“谢谢你愿意帮我,你真是个温暖的人,衡远。”叶芳菲完全没想到,她急得恨不得用命去换的事情,方衡远三言两语就可以帮她搞定。

若是旁人也罢,她只当玩笑,可她是知道方家的势力的,方衡远说会帮她,就一定会帮她。

方衡远留了联系方式给叶芳菲,然后催她进去,声音温柔到极致,“快进去换衣服,别冻坏了。”

叶芳菲感激得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道:“衡远,谢谢你,真的谢谢,有机会我再请你好好吃饭。”

短短时间的相处,让叶芳菲觉得方衡远是个很好的人。

而在后面的宾利车里,夏景握的拳头骨节咔咔作响,他是疯了,真是疯了吧。

像是魔障了一样,明明是这么恶毒的女人,但想想她的眼泪,决绝撞柱子的场景,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又倒了车回来看她。

没曾想,竟看了这么一出郎情妾意的好戏!

穿别的男人的外套,还在车里呆了那么久,叶芳菲,你好样的!

谨以深情共白头第5章试读

晚上,叶芳菲又去看望夏钰。

她比谁都希望夏钰能够醒过来,所以在听医生说多和病人说说话说不定能让病人尽早苏醒的时候,处理她弟弟的案件之余,她几乎每天都会抽时间过来。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夏景会在她守的时间段过来,夏景只堪堪看了夏钰一眼,目光就锁在她身上。

叶芳菲不由得心酸的低下了头,她是碍到他眼了,是么?

“你还想救你弟弟吗?”夏景冷冷发问,声音却听不出任何情绪。

夏景是愿意放过他弟弟了?叶芳菲不确定的想。

她顿了一下,好半会才说:“衡远说帮我保释弟弟出来。”

夏景的脸色几乎是在瞬间变得难看,他勾出一个冷笑:“衡远?叫得还挺亲热。”

叶芳菲不自觉的想要解释:“我跟衡远只是朋友。”

“谁想知道你们什么关系!”夏景提高音量,猜不透是要强调什么。

是啊,夏景已经不是爱她的夏景,不会在意了,她的解释多余了。

叶芳菲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觉得可笑,下一秒就听到夏景道:“你不是想救你弟弟么?好,来当我助理,没错,当年的事情,做错的事情,我该折磨的也是你!你若是不来,我保证你弟弟明天躺着从监狱出来!”

夏景扔出这句话,语气冷硬的不容叶芳菲回绝,更别说,他竟直接用弟弟的生命威胁她!

叶芳菲指甲生生陷进肉里,怎么也不懂,明明当初那么相爱的两个人,现如今怎么会弄成这样。

是她,全是她的错。

她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最后才哽咽道:“我什么时候去报到?”

想起车上的那一幕,夏景冷笑一声,“明天。”

“我是不是要跟衡远说一下。”她轻声道。

闻言,夏景陡然转身,把叶芳菲死死按在椅子上,重的快捏碎她肩膀:“别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嘶~”叶芳菲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眼睛里全是泪。

她现在越来越弄不懂夏景了,不懂他为什么发火,更不懂他为什么要让她去当助理,又为什么不想听到衡远。

因为夏钰罢,怕她再做伤害夏钰的事所以才放在身边管着?折磨着,而衡远是夏钰的朋友,却帮了她,所以觉得衡远背叛了夏钰才会生气?

“你别迁怒衡远,他是个很好的人。”叶芳菲忍着痛解释,不希望她影响衡远和夏景的关系。

可这在夏景听来,倒像另一种意思,他眸色陡深,一字一句犹如从喉咙里逼出来,“你喜欢上方衡远了?”

叶芳菲不可置信的看他,“我们就见过一次。”

她喜欢的是谁,难道他不清楚么?

只是,她早已失去了喜欢他的资格。

夏景定定的看着她,仿佛要在她身上盯出一个子弹孔来,“记住,你没有资格喜欢任何人,你喜欢谁,我夏景就折磨谁,直至,让他生不如死!”

叶芳菲噤声,她确实没有资格喜欢任何人,包括夏景,她连朋友都不配有,何况是方衡远那么好的朋友。

叶芳菲的神情夏景看着太像是失落,呵,觉得他拆散她和方衡远了?叶芳菲,你变心还真是快。

“明天不准时报到,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弟弟!”夏景留下这句,推门而出。

小说《谨以深情共白头》 第4章 唯一的温暖 试读结束。

采亦小姐姐点评:

《谨以深情共白头》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