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糊涂小妻子
糊涂小妻子

糊涂小妻子

作者:布小洁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26 16:39:21

最新小说《糊涂小妻子》是布小洁的书,主要内容为:刘开宇眼里一片阴鹜,还带着浓重的不悦。余柳清晰看见他扶着栏杆的手背青筋乍起,高大挺拔的身躯十分僵硬。 “宇少,怎么了?难不成,你也看上这女人了?这事好商量啊,女人如衣服嘛…” “她是我妻子。” 利落坚定的话语一落,余柳一行人全都愣住了。 本市谁不知刘开宇至今单身,上至名媛闺秀,下至清新萝莉,他都不正眼瞧一下。大家都猜他不是受过情伤,就是眼光太高,要么就是性取向有问题了。
展开全部

他的怒气

  秋雨走上前,“红艳,你在这里啊。”

  红艳起身,很惊讶,“秋雨,你怎么来了?”她将秋雨介绍给betty,“betty老师,这是我的好朋友,秋雨。”

  “betty老师,您好。”betty算是圈中的前辈,秋雨弯腰打招呼。

  “夏小姐,你好。”betty挂着淡笑,礼貌颔首。

  三人正说话间,有一位工作人员很焦急的跑来,“betty老师,作为这次t秀压轴出场的安黛儿,她的助理刚刚打电话来说,她们的飞机延迟了,恐怕赶不及t秀了。”

  betty蹙眉,“安黛儿是国内一线名模,谁不知到她出行都是坐的私人飞机,飞机延迟这样的谎言,她是在骗三岁小孩呢吧?”

  “betty老师,关键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压轴戏十分钟之后就要开始了,我们前期的化妆换衣最快也要八分钟。”

  betty看向里面的化妆间,她在沉思,但临危不乱,显然见惯了这样的场面。

  红艳见状上前,“betty老师,压轴衣服是最近刚结束的巴黎时装周的羽毛仙鹤裙吗?”

  betty点头,“是的。”

  突然,秋雨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拽住,红艳将她推上前,“betty老师,这个人选怎么样?”

  “我?”秋雨一脸迷茫的指了指自己。

  “可以…lily,快来带夏小姐去化妆换衣。”

  于是,秋雨被一众人推来推去,收拾捣弄。稀里糊涂的,一转眼,她已经站到了t秀的入口处。

  红艳站在她身旁,“秋雨,不要紧张,这件羽毛仙鹤裙就是要表现出飘逸出尘的气质,这你完全可以驾驭。不要学那些模特的台步,短期你学不来。深呼吸上台后,昂首挺胸,随着音乐放缓脚步。嘴角上弯,保持45度,对,就是这样。”

  红艳说完后才发现自己有些喧宾夺主和关公面前耍大刀,她歉疚的看向一边的betty。

  betty四十多岁,但依旧保养得宜的脸上浮出和蔼的悦色,“红艳,你说的很好。”

  ……

  此时,有几个男人正站在高处俯瞰t秀全场。

  刘开宇双臂撑着栏杆,身体略前倾,“余柳,这次产品研发及t秀,你砸了六千多万,但只要你的兰萱香水一上市,你就可以得到几个亿的利润。”

  被称作余柳的人上身粉色衬衫,下身白色长裤,恣意慵懒,英挺潇洒。

  他和刘开宇都是那种千里挑一的美男子,不过刘开宇多清冷坚毅,浑身透着禁 欲气息;而余柳近乎妖气,他对女人向来来者不拒。

  余柳拍了拍刘开宇的肩膀,“老同学,这次谢谢你了。怎么样,下面的模特燕瘦环美,很多是刚进圈子的,很干净,要是你看中哪个,尽管提。”

  余柳说,“怎么样,下面的模特燕瘦环美,很多是刚进圈子的,很干净,要是你看中哪个,尽管提。”

  刘开宇脑海中浮现那张娇美的容颜,都四天没见她了,她在干什么呢,她想他了吗?

  今天是周六,也许应该早点去接她。

  “呵,不用了,你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

  全市谁不知楚家三少风流成性,为博美人一笑一掷千金。但全市又有谁不知楚家三少曾对一女子倾心爱慕,为这女子放弃过整个楚氏。

  t秀的压轴戏开始了,灯光换成了朦胧的紫罗兰色。

  此刻的秋雨,柔顺的长发被洁白的蕾丝带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只银白耳环,她梨涡浅笑,黛眉粉颊,眉宇间皆是柔媚妖娆。

  羽毛仙鹤裙裁剪精致,裹胸设计露出她完美的锁骨,纤细腰间被一根羽毛带束起,越发清逸婀娜。裙裾只至臀部,露出一双凝脂**。偏偏她穿着高筒铆钉黑马靴,如此强烈的感官刺激,引人遐想。

  裙后还有拖曳的裙摆,旖旎的垂落在地。

  全场都被惊艳了,她就像是踩着莲花碎步误入凡间的仙子,令人目眩神迷。

  此时,台下的启林和云敏颇为滑稽。

  秋雨走后,她们的行为引起了保安的注意,保安来制止她们,她们反抗,于是保安拽着她们的胳膊要将她们强行拖出去。

  恰逢秋雨上场了,于是四人都维持着拽胳膊的姿势,一脸迷离的看着秋雨。

  “郝姐,我最近是不是同人看的太多了,为什么我看着雨雨会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呢?”

  “我靠,今天雨雨告诉我一个人生哲理---原来女人可以比男人好看!”

  ……

  秋雨一出场,刘开宇高大的身躯就猛然一震。

  李昊看清秋雨后,一脸惊诧的叫了声,“boss…”

  秋雨也吸引了余柳的注意,他挥手召来秘书,“怎么回事,最后压轴秀不是邀请了安黛儿吗?”

  秘书答,“刚刚我得到消息,安黛儿说她飞机延迟,赶不及这里的t秀了。”

  “哦。”余柳尾音拖长的应了一声,仿佛恍然大悟,“原来是放我鸽子啊。”他勾起妖冶的微笑,神情十分温柔。

  秘书见状一哆嗦,每当自家老板露出这种如罂粟般的微笑时,就代表某人要遭殃了。这年头敢惹余少的人还真屈指可数,秘书心里为那位安小姐默哀三秒钟。

  “立即通知律师,我要向安黛儿索赔巨额违约金。”

  咦,就这样?

  秘书不可思议的看向余柳,他什么时候做人如此正派了。

  余柳跟刘开宇可不是一路人,刘开宇要对付某人,必然是用铁腕手段将对方打压的“心服口服”,可余柳是各种阴狠损招,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哦,对了,我听说安黛儿是被一位富商bao养并捧红的,但是前几日,我看见黑社会刘大佬对她多看了几眼,好像感兴趣。恩,君子有成人之美,将安小姐打包放刘大佬床上。对了,重点是艳 照,漫天飞的艳 照,你懂吗?”

  “懂,我懂。”跟着余柳后面一年了,他处理起这种事情简直是…登峰造极了。

  不过余柳太狠了,一箭三雕。

  第一,这位刘大佬可是出了名的臭名昭著,哪个女人落到他手中,简直是堕落了地狱。第二,富商定然会抛弃安黛儿,没有什么比拆了她的后台更悲催的。第三,艳 照一发,她的名声就毁了,星路也到头了。

  刘开宇死死的盯着台下,即使居高临下离得远,他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些男人雄性荷尔蒙的急速飙升。他们沉醉,垂涎欲滴,而对象就是自己的妻子。

  秋雨本来就生的明眸皓齿,平时不施粉黛,但一颦一笑中自带着一股江南女子天成的的温婉灵毓。如今她在台上如梦似幻,巧笑嫣然,真真明艳不可方物。

  但刘开宇没有为她的容貌倾倒,他只有满腔的愤怒。

  她都已经嫁给他了,那她就应该有一点为人妻的觉悟!女为悦己者容,她的美丽不是应该只绽放给他一个人看吗?

  除了那晚为了两个陌生人打过电话给他外,这四天她连短信问候也没有。他每晚想她想的难以入眠,而她将他抛诸脑后,混的风生水起。

  那次送伞事件他明确告诉过她,他不喜欢别的男人对她的窥 视与觊 觎,而她此刻颠倒众生是什么目的?

  心存侥幸,以为他不在这里?

  除了他,她还想拥有另一方天地?

  他这个做丈夫的究竟在不在她眼里?

  余柳可不知刘开宇心中所想,他看着台下,一手撑在胸前,一手摩挲着下巴,眼里全是玩味,“真是尤 物啊。”

  秘书得到了讯息,上前,“是,余少,我现在就去调查这个女人的背景,会尽快安排您们的约会。”

  余柳转头给秘书的表现点赞,“余柳,”刘开宇已冷漠开腔,“这个女人,你碰不得。”

  余柳闻言,转身。

  刘开宇眼里一片阴鹜,还带着浓重的不悦。余柳清晰看见他扶着栏杆的手背青筋乍起,高大挺拔的身躯十分僵硬。

  “宇少,怎么了?难不成,你也看上这女人了?这事好商量啊,女人如衣服嘛…”

  “她是我妻子。”

  利落坚定的话语一落,余柳一行人全都愣住了。

  本市谁不知刘开宇至今单身,上至名媛闺秀,下至清新萝莉,他都不正眼瞧一下。大家都猜他不是受过情伤,就是眼光太高,要么就是性取向有问题了。

  “宇少,别开玩笑了…”

  “她叫秋雨,是我妻子。”刘开宇又重复了一遍,“还有,我希望你能立即关掉所有的直播大荧幕,日后我也不希望在任何镜头,视频,报纸中看到她的身影。”

  “你…你这是要将她雪藏啊,这不行,首先那件仙鹤裙的赞助商就不答应,还有后期高额的善后费用…”

  “你们的损失与费用,我三倍赔偿。卢青,开支票。”

  刘开宇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留给众人一道潇洒决绝的风景。谁说林总清冷,不识人间风情的,这…这豪掷千金的手笔足见其似海深情啊。

  

情不自禁

  余柳秘书,“余少,这该怎么处理啊?”

  余柳耸肩,“还能怎么处理,听土豪的。”

  ……

  秋雨回了后台,大家对她的表现赞不绝口,连betty都说,“夏小姐,你有考虑过进模特圈,你很适合舞台?”

  “恩…没有考虑过。”秋雨坐在化妆台前,取下耳钉。“betty老师,我已经结婚了,所以我想我不适合。”

  “结婚了?”betty很诧异,“看你年纪还很小啊。”

  betty,“结婚了?看你年纪很小啊。”

  “betty老师,秋雨真的结婚了,”红艳在旁边证实,“不过秋雨,结婚了也可以也自己的事业啊,多一个选择,发展的前景会更广阔一点。”

  “他不会同意的,”想起那张霸道嚣张的俊容,秋雨勾起笑意,“他的工作很忙,以后我的生活会以他为重心。”

  红艳和betty都很惋惜,突然“砰”一声,化妆间的门被打开。

  看着镜中那道英俊挺拔的身影向自己走来时,秋雨瞳孔倏地变大,她站起身,“宇少…你怎么在这里?”

  刘开宇箭步走到了她面前,他面色沉寂的如千年寒冰,阴冷的快滴出水来。他蓦然伸出大掌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收紧,然后用力,将她往外拽。

  直至两人消失,化妆间的众人才缓过神。

  “哇,刚刚那男人是谁啊,好帅啊!他生气的模样真强悍,超man的!”

  也有认出刘开宇的,“刚刚那是林总裁吗,他和秋雨是什么关系?”

  而此刻的红艳肠子都悔青了,她完全没料到刘开宇会在这里。看样子他一定是看到秋雨登台了,他占有欲那么强,一定是气的快吐血了吧。

  他会不会对秋雨动粗?刚刚她就不应该被他的怒气威慑住,最起码也应该先拦下他们。

  想到此,红艳往外冲。

  可是才出门转弯就撞到一个人,她的额头磕在他的下巴上,顿时疼出了泪花。

  “小姐,你没事吧?”

  “你说我有事没事,你也来撞一下试试?”红艳郁闷到极点,揉着鼻尖抬头看那人。

  看到余柳妖孽般脸庞,红艳明显一顿。

  又是一个为自己容貌倾倒的人,余柳心里讥诮,脸上仍翩翩君子。但这种君子表情没能坚持多久,他看到了红艳的眉宇,她有一对弯月柳眉,清丽的眼角往上翘,增出几分蓬勃和英气。

  这样的眉宇和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他愣在原地。

  而红艳已经穿过他身边寻找刘开宇的身影了,可是,哪里还有刘开宇?

  她对这里人生地不熟,于是,只好后退,问那妖孽美男,“你刚刚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拽着一个穿羽毛裙的女孩子离开?”

  余柳回神,翩然一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退去心潮,他不是不诧异的。

  第一次有为自己容貌倾倒的人,第一句话却不是搭讪。或者是看到他第一个反应不是晕倒在他怀里,而是和他擦肩而过。

  红艳翻了记白眼,“哎,这社会真是太现实了。”于是,她低头,从挎包里拿出一张10的绿钞,递到余柳面前,“够了吧?”

  这女人?!余柳的神情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不够…那好吧,你今天真是赚到了。”红艳换了张百元大钞,再次递给余柳。

  此时,余柳的秘书匆匆赶来,待看清现状,他忙捂住o型嘴巴。这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这世界都快被颠覆了。

  ……

  秋雨一路被刘开宇拽着,她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几经踉跄。

  被他粗鲁的塞进电梯,她挣扎着痛到发麻的手腕,小声怯怯,“宇少,你怎么了,生气了吗?可不可以先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刘开宇没给她回应,电梯到了69楼,他打开一个房间,直接将她甩了进去。

  两人走进房间,刘开宇将秋雨甩沙发上。

  “宇少,你怎么了?”顾不及手腕上的钻心疼痛,秋雨看着刘开宇步步逼人,他的脸色很骇人,浑身散发着修罗地狱的毁灭气息。

  秋雨往沙发后面缩了缩。

  刘开宇慢慢接近她,两手撑沙发上,将她圈在胸膛与沙发间,他居高临下的冷睨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声音很压抑,像在竭力克制着某种情绪。

  他就是为这个事情生气的吗?“我是跟朋友来这看服装展的,我…”她小心翼翼的解释。

  “既然来看服装展,那你上台干什么?”他暴躁的打断她,低沉怒吼,“秋雨,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是林太太了。既然是林太太,你就应该是矜持,内敛,有涵养,而不是像现在这般sao首弄姿,给我丢人现眼!”

  他的墨瞳里含着深深的讥讽与不屑,仿佛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秋雨怔住了,“sao首弄姿,丢…”

  “难道不是吗?淡妆浓抹,穿着暴 露,动作qing佻浮薄,mai弄风姿。秋雨,看着台下那些男人对你yi乱情迷,chui涎欲滴,你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了吗?”

  最后一句虽然是问句,但已然是无比笃定的语气。

  秋雨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看,仿佛不认识他般。他对她用了一连串的形容词,犀利刻薄,仿佛就要用言语将她奚落到死。

  她觉得很无辜,她究竟做什么了?又觉得他很荒谬,照他这样的说法,人家职业模特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原来在他心目中,她是这样…shui性杨花…的女人!

  连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钝痛钝痛的,鼻子好酸,她垂下眸。

  她垂眸的动作落在他眼里成了默认,怒火迅速窜到了头顶,狠狠扳起她尖巧的下巴,让她和他对视,“怎么不说话了,恩?如果今天我不在,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带lv帽子?”

  他的话语就像淬毒的冰,让她痛不可抑。张了张口,声音涩然发哑,“那好,都是我的错,是我…配不上你。”

  她的语气很轻柔,但伸手推他的动作十分迅猛,刘开宇猝不及防后退了一步,秋雨趁机向门边跑去。

  刘开宇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不是这么尖酸刻薄的人,他没打算说这些伤人话,可是一想到她公然登台让别的男人觊觎,他就愤恨嫉妒的抓狂。

  刚刚她盯着他,一双剪水秋瞳里满满是受伤,委屈…他多希望她可以开口解释,只要她肯解释,他的心就会变软,会投降。

  可是她说她配不上他,她推开他,没有丝毫犹豫。她什么意思?明明是她的错,但她好像在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彻底激怒他了。

  “秋雨,以前是不是我太宠你了?”秋雨的手刚要搭上门把,就听见后面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

  秋雨的心蓦然一沉,刚想逃跑,她的身体已经被凌空抱起。

  “刘开宇,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秋雨挣扎,她是真的生气了,当然,还有些莫名的畏惧。

  “秋雨,今天我来教你如何做个合格的林太太。”刘开宇将她丢进沙发里。

  秋雨想起身,但刘开宇高大的身影严实的压了下来,她要抬脚蹬他,但他像早预料到她的反抗,他遒劲的右腿一弯曲,死死的压在了她的腿上。

  “嘶…”空气中都是尖锐的衣服碎裂声,秋雨感觉全身一凉。

  “嘶…”刘开宇动手,将秋雨身上的羽毛裙一撕到底。

  因为羽毛裙是裹胸式的,所以她里面根本没穿小衣,只有两个ru贴。身上的人也是一顿,他死死的盯着她的丰盈,喉结滚动。

  秋雨一手护住胸部,一手“啪”的一声给了刘开宇一个响亮的巴掌。

  秋雨打的手心发麻,被打的刘开宇也抬起了头。

  他的眼里沉氲着暴戾,还闪烁着炽热的情yu,他的眼眶血红,面部不知是因兴奋还是愤怒到了扭曲。

  “刘开宇,你无理取闹。”她控诉。

  “是,我无理取闹,我他妈就是一个疯子。”这是他第一次爆cu口,他紧紧的攫着她,嘴角慢慢勾起一抹魔鬼般的嗜血微笑,“现在,我只想要你。”

  忍无可忍时,真的无需再忍。

  在秋雨还没有反应时,他低头含住了她的唇。

  不同于上次温柔诱导的吻,这次他吻得波涛汹涌。他含住她娇嫩的唇瓣就拼命的允吸,然后狠狠的肯噬,揉躏。

  秋雨挣扎反抗,她拍打他的胸膛,他却仅一手就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

  他急切的要撬开她的牙关,她紧咬双齿不让他得逞。于是,他毫无怜惜的用力咬破她的唇,她吃痛张口,他的长舌就灵活的钻了进去。

  两人口里都是浓重的血腥味,他却tan婪的吞咽着她的津液。他在她的蜜腹中翻江倒海,攻城略地后,就纠缠着她的香舌。

  他甚至还换了姿势,他骑坐在她身上,将滚烫的坚硬抵住她的小腹。

  一开始秋雨还蹬着腿挣扎,但每动一次,他的坚硬就在她的腹上摩挲一回,她敏锐的感觉他那里又肿 胀了几分,他在她口里情不自禁的低吼。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糊涂小妻子》这本书,故事情节环环相扣、人物心里描述到位、故事引人入胜……最喜欢小说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