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庶妃驭邪皇
庶妃驭邪皇

庶妃驭邪皇

作者:紫月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4:19:42

作者紫月给大家带来了《庶妃驭邪皇》的主要情节:雪姨娘关心则乱,话一出口就连穆颦儿都觉得有些不对,更别说穆燕儿和余氏了。果然余氏的脸色一沉。那羊脂玉的手镯是老夫人以前的嫁妆,料子极好,几乎与御用的差不多。虽然当初因为老太太给了一个姨娘镯子,还多了一块长命锁让余氏有些气闷,可是幸好姨娘聪明,知道避开锋芒,那东西自自己进门之后就没有再见过。没想到今天却出现在了穆晴儿的手上,分明是想挑衅自己。
展开全部

庶妃驭邪皇:09 :陈子升求亲

穆晴儿说得理直气壮,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她微微扬起下巴,不屑的看着穆燕儿,“你如果不把东西给我我就去和爹说,说我之前掉进水里是因为你,是你踹我下去的,不是我自己掉下去的。如果爹知道了有你好受的,识相点就把东西给我,没准儿我心情好了就不和你计较了。”

穆燕儿觉得好笑,因为是站在廊檐下,比站在院子里的穆晴儿要高一些。她居高临下的看着穆晴儿,反问道,“母亲说了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连雪姨娘都没说什么,你现在却说是我踹你下去的。那你的意思就是母亲在说谎不成?”

“你!”穆晴儿没想到穆燕儿会反驳自己,事情没有想的那么多,自然也被噎的没有话讲。

穆燕儿又说道,“还有就是,我们都是庶女,说起来我还比你大几个月,在家排行我是第二,你是第三。你见了我不叫一声姐姐也就算了,进我院子就开始大呼小叫,我可不知道父亲是这么教我们规矩的。或者我们一起到父亲那里去问一问,看父亲这么定夺。”

说到这个穆晴儿冷哼一声,原本被呛得没话说,现在倒是找回自信了。

“好啊,倒是到爹面前去说,看爹是听谁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我没时间陪你在这儿耗,快把东西给我。”穆晴儿说着就走过来抢卷帘手里的盒子,穆颦儿看着着急想要去拦却被穆燕儿拉住。

穆颦儿疑惑的回头看,却见穆燕儿幅度很小的对她摇了摇头。卷帘捧着东西,又怕把那镯子和长命锁给摔了,小心翼翼的护着,最后还是被穆晴儿给抢走了。

穆晴儿打开盒子一看,东西果然还在,马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她把盒子合上,指着穆燕儿威胁到,“你要是敢和爹说今天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有你,”穆晴儿又指着穆颦儿,“别以为你姨娘在家守了五年就能得到爹多少待见,要知道我的姨娘才是最得宠的那个。别想着帮穆燕儿说话,你要是敢多说一句我一样料理了你。”

穆晴儿撂完狠话,把东西拿了就走了。她走后穆颦儿才开始“啊啊”大叫起来。

“二姐姐你怎么也不拦着她,就这么让她把东西拿走了。姨娘说那是你的姨娘留给你唯一的东西了,就这么让她拿走了吗?不行,我要去帮你要回来。”

穆颦儿年纪最小,穆柳儿出嫁后余氏一直把穆颦儿带在身边,难免有些娇宠。而且穆颦儿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很多事情余氏都是由着她的性子来,所以穆颦儿才敢和穆晴儿争。

穆燕儿拦住穆颦儿不放,看着院子门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真的不发威,她当我是病猫。今天她敢拿走我一分,我就让她十分来还。我倒是要看看,谁不放过谁。”

穆晴儿的报应不是穆燕儿弄的,而是余氏亲自动得手,至于原因嘛,自然就是那只羊脂玉镯子了。

早晨起来的早,穆燕儿穿着宽松的衣服在院子里打太极。这个在前世被朋友们鄙视为提前步入老龄化的远动在现如今看来再合适不过。这具身体太过羸弱,不能进行激烈运动,太极正好符合这一点。虽然动作看着有些怪,却容易解释。

穆燕儿正打完一遍太极,慢悠悠的走回房间去的时候卷帘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看着风风火火的卷帘穆燕儿不禁蹙眉,“慌什么,平日里教的规矩呢。”

卷帘抓着穆燕儿的手,半弯着腰大口喘气,过了一会儿才恢复正常开口说话,“大喜,姑娘,大喜啊!”

穆燕儿有些搞不清状况,看着卷帘。卷帘不等她开口问自己就开始手舞足蹈的描述着刚才在前院看见的事情。

“之前与咱们一同回京的陈大人今儿来了,虽然说是为了上次的事情来给老爷赔礼的,可是他还送来了一只箫,说是想与咱们家结亲,还特地问起了姑娘。姑娘,你说是不是陈大人想娶姑娘进门?”

相较于卷帘的兴奋与激动,穆燕儿显得过于冷静,好像她说的事情与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穆燕儿拨掉卷帘的手就要往房里走,卷帘不解的快步追上,还在不断询问,“姑娘这是怎么了,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缠不过卷帘,穆燕儿终于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卷帘,眼中不带一丝喜怒。

“虽然父亲没有明着支持哪位皇子,可是大姐嫁给永平候,外人看咱们家就是三皇子一派的。陈子升是杨阁老的人,杨阁老是皇后的人,也就是大皇子的人,你觉得这门亲事能成?而且以陈子升的身份,我嫁过去也是妾室。作为庶女的出路大部分都是做姨娘,可是你想过没有,姨娘本来地位就低,嫁到那样的人家去还有活路吗?”

卷帘自然是不会想的这么多,一听了穆燕儿的话才知道自己有多单纯无知。本来笑嘻嘻的脸立马就垮了下来,穆燕儿看她低着头,一副快哭了的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

“好了,你也别跨着一张脸了。我问你,你刚才去前面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三姑娘和雪姨娘?”

穆燕儿转移话题,卷帘也就不想刚才的事情了,见穆燕儿问起才想起来。

“有,三姑娘今天还穿的很素净,和姑娘之前在船上那次穿的很像,还带着姨娘留给姑娘的镯子。三姑娘看见我也在还故意把长命锁和镯子露出来给我看,我实在气不过才回来的。”

穆燕儿“哦”了一声,而后笑道,“你现在心情不好,可是稍微等等,用不了多久你心情就能好了。”

穆燕儿并不说完,让卷帘自己去想。卷帘这样简单的性子本来十分难得,可是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单纯就是找死,所以穆燕儿有心教导卷帘,只看她悟性如何。

穆燕儿换了衣服之后觉得有些无聊,正和卷帘说要不要到穆颦儿那边去走走的时候穆颦儿倒是不请自来。

“二姐姐,有好消息!”

穆燕儿挑眉,“哦?什么好消息?”

穆颦儿一进门就看到低垂眼帘,执壶倒茶的穆燕儿,那般安静自若的模样看着那么的美丽却陌生。现在的穆燕儿与她印象中的二姐姐有了很大的区别,这也是她想与穆燕儿亲近的原因。

穆颦儿蹦蹦跳跳的进了房间,在穆燕儿身边坐下,“你要不要去前头瞧瞧,陈子升走后母亲是怎么教训三姐的?”

穆燕儿心里早已经猜到,可是没有表现出来,将一杯茶递到穆颦儿面前,微微笑道,“三妹妹做了什么事情让母亲生气了,我们平白无故的去凑什么热闹,还是老实呆着的好。”

“恐怕你是不想看这热闹都不能了。”穆颦儿正说着,外面就传来丫头的声音。

“二姑娘,夫人请您过去前院一趟,说是问问您院子里是不是丢了东西,让您去看看。”

穆燕儿和穆颦儿对视一眼,余氏竟然想这样将穆晴儿处置了。

穆燕儿赶到前院的时候穆晴儿已经跪在天井里很久了,腰虽然挺得笔直却是微微颤抖。

余氏让人端了把椅子,自己坐在台阶上看着穆晴儿,雪姨娘是在穆燕儿后面赶到的,看见穆晴儿跪在地上也忍不住和余氏苦求。

“夫人是不是弄错了,三姑娘怎么会偷东西呢?三姑娘什么物件没有,凭的要去偷那些不值钱的玩意儿。”

雪姨娘关心则乱,话一出口就连穆颦儿都觉得有些不对,更别说穆燕儿和余氏了。

果然余氏的脸色一沉。那羊脂玉的手镯是老夫人以前的嫁妆,料子极好,几乎与御用的差不多。虽然当初因为老太太给了一个姨娘镯子,还多了一块长命锁让余氏有些气闷,可是幸好姨娘聪明,知道避开锋芒,那东西自自己进门之后就没有再见过。没想到今天却出现在了穆晴儿的手上,分明是想挑衅自己。

余氏冷笑一声,“原来在雪姨娘眼里老夫人的东西是不值钱的,我的心爱之物在雪姨娘眼里也只是个玩意儿。”

雪姨娘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她知道穆晴儿去穆燕儿那里拿了什么,这么多年的习惯了,拿了就拿了,连余氏都不管不顾。只是雪姨娘不知道的是那镯子的来历,若是知道了怎么也不会让穆晴儿带出门的。

一旁的穆晴儿却是不服,摘下镯子就要往地上摔,“什么劳什子的东西,居然为了这东西让我跪在这里。这东西要多少父亲就能给我多少,凭什么要我为了这东西受这些罪。”

余氏身边的丫头眼疾手快,上前几步夺下镯子,后面的婆子反应过来,马上钳制住穆晴儿。那丫头趁机把穆晴儿身上的长命锁也取了下来,一并送到余氏眼前。

余氏看了一眼那两样东西,又看向站在一旁不说话的穆燕儿。

“这是你姨娘留下来的东西,你怎么就能搞丢了,你院子里的人都是怎么当差的。”

一听这话卷帘就忍不住屈膝想跪下去,穆燕儿握紧卷帘的手,怎么也不让她就这么跪下去。

“女儿从大姐那里回来,许多东西都还没有收拾。这东西也是昨天刚从陆姨娘那里取回来的,因为东西太多就随手放在一处了,今日找并没找着,没想到是在三妹妹手里。”穆燕儿说着又转身去看穆晴儿,“妹妹若是喜欢与姐姐说就是了,姐姐自然会给你的。只是这是姨娘留下来唯一的物件了,妹妹怎么可以不告而取,让姐姐寻了那么久。”

“你胡说!”穆晴儿气极,奋力想要挣脱,冲过来想打穆燕儿,无奈婆子的力气太大,她刚有所动作就被压制住。

穆燕儿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拉着穆颦儿和卷帘退了两步,眼中氤氲着水汽。

“不问自取即为偷,我可是说错什么了,妹妹怎么如此激动。”

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穆晴儿到底是偷的还是抢的,只是余氏说了是穆燕儿“丢”了东西,那就是偷,别人再说也是无用功。

“姑娘说话可要凭良心啊,你明白的很三姑娘到底有没有偷你的东西。”雪姨娘和穆燕儿对视,她从进府后一直受穆承鉴宠爱,除了主母,她合适怕过谁,更何况是一个被自己欺负了多年的庶女。

雪姨娘自然不知道余氏已经断定了穆晴儿是偷,以为还有转机。

雪姨娘进一步穆燕儿就退一步,眼泪迟迟不肯落下,看上去真的是我见犹怜。

“够了!”余氏看着众人,脸色不悦,“还嫌不够丢脸是么?好好的姑娘去偷东西,传出去我们穆家还要不要做人,穆家的姑娘如何说亲。从今天起三姑娘禁足在自己院子里,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出来,雪姨娘搬去西院,都给我好好反省反省究竟做错了什么。”

“可是陈大人邀了女儿去赏花的,母亲……”穆晴儿睁大眼睛,不敢相信余氏真的敢将自己禁足。

余氏微微眯起双眼看着穆晴儿,“你的小算盘打的响,刚才陈大人在我没有说,现在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你和二姑娘的八字与陈大人不合,我早已叫人看过了。陈大人不过是说赏花邀请的是穆家女儿,你们两个都不适合的话就只能再找个人去。正好四姑娘年纪小,出门赏花也无伤大雅,正好让四姑娘去赴了陈大人的约。好了,把她带回院子,免得让我看见心烦。”

余氏今天显得有些急躁,穆燕儿垂首站着,心里想了无数个可能。最后得出来的结论就是,穆柳儿那边已经迫不及待了。

待婆子们把雪姨娘和仍然叫骂不休的穆晴儿带走之后余氏才让丫头把东西还给穆燕儿。

“这东西是你的,可好好收好,别再被人拿了去。”余氏如是吩咐道。

穆燕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可是只拿了长命锁回来,没有将玉镯取回。

“都说好事成双,好东西自然也要有个好主人才是。女儿有今日的好日子都是仰赖着母亲照拂,只是女儿一直没有什么好报答母亲,就借花献佛,把这镯子送给母亲,凑个双数。母亲收下了女儿算是是安心。”

余氏看了一眼穆燕儿,心里对那镯子不是不心动,只是自持身份,一直不好意思去讨要,没想到今日穆燕儿亲自送上门来了。

余氏没有拒绝,穆燕儿拉着穆颦儿和卷帘行了礼赶紧出了余氏的院子,走得极快。

庶妃驭邪皇:10 :娥皇女英

一直走回自己院子穆燕儿才放开两人的手,关上院门。

“姑娘你怎么把镯子就给了夫人了呢,那是姨娘留给你最后的东西了啊。”卷帘拉着穆燕儿的手都快急哭了,穆颦儿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穆燕儿不说话。

穆燕儿看了一眼门外,确定没人跟来才放心的在院子里石凳坐下。

穆颦儿比卷帘矮,想要抬手敲她还得踮起脚尖,看上起有些滑稽,所以被她打了一下之后卷帘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说你傻呢还是什么,如果二姐姐不把东西给母亲那才是麻烦呢。”

见穆颦儿明白自己的举动,穆燕儿笑道,“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不给才是麻烦?”

穆颦儿想了一下才开口分析到,“因为母亲很喜欢那个镯子,当初老夫人还在时候那镯子本来是一块玉料的,后来打磨成两只镯子和一块长命锁。当初老夫人把一只镯子给了母亲,另一只镯子和长命锁给了姨娘,母亲就算是再喜欢也不好去讨要老夫人送出去的东西,所以一直忍着。今天这件事情母亲明知道是三姐抢的,也说是偷的,就是为了能够找借口把那镯子收回去。你没看三姐要摔镯子的时候母亲那紧张的样子吗?如果不是真心喜欢,怎么会有那种举动。”

穆燕儿倒是有些低估了自己这个小妹,没想到她竟是这么聪慧的人,年纪不大却能看明白这么多事情。

穆颦儿笑着趴到穆燕儿肩膀上,“好歹在荆州我也是跟着母亲住的,她的喜好习惯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镯子的事情搞明白了,余氏拒绝陈子升的事情也搞明白了,卷帘却显得意外的安静。

“卷帘太笨,给姑娘添麻烦了。”

卷帘手指绞在一起,不住的往下掉金豆豆。穆燕儿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了帕子把卷帘的眼泪一点一点擦干。然后拉起她的手,言语真诚的说道,“姨娘没了之后一直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以前我觉得多忍让她们就会对我们好些,可是越是这样越会让她们当做软柿子拿捏着,从今以后不论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你,我都会变得更强,更坚强,让那些曾经看不起咱们的人都知道,我们不是无能,只是为了日后积蓄力量。”

穆燕儿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就连一旁的穆颦儿听了都十分激动。

穆颦儿走到穆燕儿面前,“之前回来的路上二姐姐就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没想到你心中还有这样的想法,倒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要是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一定竭尽全力。”

穆颦儿既然能说出这话就表示她的确比穆燕儿有办法,更何况陆姨娘在这个老宅管了五年的时间,很多事情肯定比她们这些养在深闺的小姐们知道的多。

既然穆颦儿说出口了穆燕儿又怎么会拒绝。

“府里的下人都会拿些自己做的帕子出去卖,或者从外面接绣活儿,不知道可不可以让陆姨娘看看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穆颦儿也知道穆燕儿现在的处境,再说她的要求也不过分,举手之劳罢了。

“这个好说,姨娘房里的小兰也会做些东西拿出去卖银子补贴家里,我把姐姐的和她的放在一起,卖了钱再按照件数送钱过来。”

穆颦儿很聪明,知道不能以穆燕儿的名义拿出去,一来闺房小姐的绣活儿被外人拿到不好,二来被余氏知道也很麻烦。如果说是卷帘拿去卖也不行,穆燕儿身边只有她一个丫鬟,而且她无父无母,卖了死契进府,一下子就能猜到。

可是小兰不同,她一直都有靠这些在补贴家里,又是陆姨娘身边的人,不论怎么样都方便许多。

穆燕儿让卷帘把这两日绣好的东西交给穆颦儿带回去,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等这些东西卖掉,加上之前得的五十两,总不至于身无分文。

晚上睡觉前卷帘伺候了穆燕儿熟悉,主仆两人说着私密的悄悄话。

“姑娘,夫人是不是想把你嫁去侯府?”

卷帘忽然一句话让穆燕儿的睡意瞬间消退,她转身看着卷帘,眼中带着几分探究,笑着问道,“你今天在前头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卷帘摇了摇头,“只是我自己想明白的,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夫人为什么不让姑娘嫁给陈大人。虽然咱们家大姑奶奶嫁给的是永平候,可是老爷却从来不会明着去支持三皇子,也没有刻意亲近大皇子。如果这次姑娘和陈大人的亲事能成,不管是不是妾室都对老爷的仕途有所帮助。可是大姑奶奶自从嫁给侯爷之后五年一直无所出,侯府又只有侯爷一人,若是没有子嗣,偌大的侯府就算是完了。我刚才听夫人院子里的李妈妈说,陈大人和姑娘的八字是上婚,可是夫人一口回绝了。如果说夫人回绝了三姑娘的亲是因为雪姨娘,可是姑娘的事儿只可能是想姑娘嫁去侯府做妾室,生下长子了啊。”

穆燕儿听卷帘一说就明白她已经猜想到了所有事情,虽然比自己晚了许多,可是她既然能想到就说明她不算很笨,至少是可以慢慢教的。

卷帘不知道自己想到的这些是不是杞人忧天,心情有些低落,低头看着地面也不抬头。

穆燕儿不知道怎么和卷帘说清楚,毕竟自己也只是猜想,应该就在这几天猜想是否正确就能得到验证,可是十有八九和两人的猜想相去不远。

“别多想,先去睡吧。”穆燕儿柔声安慰卷帘,“这些事情都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如果说嫁给陈子升是做妾,去了侯府也是做妾,那哪里不是一样。这就是庶出的命,我们要做的是把每一天过好,不要去想那么多。”

卷帘猛地一抬头,倒是吓了穆燕儿一跳,“可是姑娘想没想过,如果是陈大人,只要陈大人在姑娘生下长子之前没有娶正妻,姑娘是可以成嫡妻的啊,那时候谁还敢欺负姑娘。如果是侯府的话上面还有大姑奶奶,还有夫人,就算是生下长子也是要过继给大姑奶奶。如果大姑奶奶和小少爷念着姑娘的好,以后把姑娘荣养起来还是好的,可是咱们家大姑奶奶的性格脾气您是清楚的啊!”

穆燕儿心头一暖,却也更加坚决。有卷帘这样忠心的丫头的确是自己的幸运,可是自己不是那种会认命的人。遇强则强,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就等同于逆水行舟。

而且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人在身边默默陪着自己,这就够了。

穆燕儿伸手抱住卷帘,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靠不了别人那就靠自己吧,所有的一切都靠自己。只有自己拥有力量,才能够过得更好,才能要求别人对你更好。既然我答应你了,那我就会做到。无论是在哪里,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会放弃,我都会带着你一起。”

在这个世界中的孤独与无助穆燕儿从来不会表现出来,她需要的是无比坚强,不然无法一路走下去,而卷帘成为了她的一个希望,一个为之奋斗的目标之一。

入睡时卷帘仍旧抱了被铺在穆燕儿床边睡了,黑暗中听着对方均匀的呼吸声,知道还有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是一件可以让人为之振奋的事情,忽然很想微笑的去迎接明日的阳光,崭新的一切。

穆柳儿是个心急的人,余氏也没有多少的耐性。果然在穆晴儿禁足两日之后,穆颦儿去赴了陈子升的赏花之约的时候余氏派人来找穆燕儿。

原本在房里和卷帘翻旧衣裳,想找出一件来裁剪了做个枕套,看来看去却都不合适。余氏派来的人一看见穆燕儿的举动心中暗暗冷笑,打心里瞧不起这个庶出小姐,可是明面儿上却不表现出来,仍是上前两步行了礼。

“夫人请姑娘过去一趟,准备了好些东西给姑娘,让姑娘去瞧瞧。”

穆燕儿收拾东西的手一顿,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卷帘你在这里先收拾,待会儿小兰来了你先留她坐坐,等我回来再和她讲我前几日在医书上翻见的偏方,对她娘的病应该会有好处。”

穆燕儿没有准备让卷帘和自己一同过去,找了个借口把她留下,自己稍微整理了一下发髻,跟着来通知的丫头去了余氏的院子。

走到余氏的院子,远远看见红篆站在门口,见穆燕儿走来笑盈盈的福身行礼。

“二姑娘。”

穆燕儿伸手将红篆扶起,“大姐也来了?”

红篆点点头,“是,夫人也是刚到,二姑娘快进去吧,夫人在等你呢。”

穆燕儿看了一眼院子,伺候的人都在外面,看来余氏并不想这么早就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穆燕儿没有多说什么,大大方方走进院子,在她走进院子之后身后的红篆就把门关上了。

走进堂屋就看见地上放着的几台锦缎,桌子上还堆放着许多簇新的衣裳,还有两个托盘的首饰。

穆柳儿正和余氏说话,看见穆燕儿进来,立刻就闭了嘴,虽然嘴角带着笑意眼神却很疏远。

“给母亲问安,问大姐安。”穆燕儿老老实实的行了礼,眼帘低垂看着地面,完全看不出情绪。

“二妹妹今年也有十五岁了,可以说亲事了。这些年家里人都不在身边,姐姐十分寂寞,现在回来了虽然可以时常回来看看,却不好过多走动。姐姐有个主意,就是我们姐妹效仿娥皇女英,这样也好有个照应。以后无论咱们俩谁有了孩子都可以互相照顾,这样对谁都好不是。”

穆柳儿说的轻巧,事先把话说得漂亮,让穆燕儿先抱着美好的幻想,可是真的到那时候谁都知道她到底会怎么对待穆燕儿。

穆燕儿很想反抗,很想和当初踹穆晴儿下水一样,把面前所有东西都砸个稀巴烂,然后大大方方的离开穆家自力更生。

可是她不能,她斗不过穆家,斗不过余氏,更斗不过这个世道。

她只能选择出嫁,做妾。

但是她可以有不同的活法,在永平候府,以及不久的将来,离开永平候府的生活。

穆燕儿的头压得更低,显得十分害羞,却不答一语。穆柳儿自然以为她欣然接受,只是脸皮薄,有些不好意思承认,这件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乐生点评:

《庶妃驭邪皇》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紫月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