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我的老公是冥王2
我的老公是冥王2

我的老公是冥王2

作者:见字如面

状态:连载中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14 16:57:01

最新小说《我的老公是冥王2》是见字如面的书,主要内容为:我哥曾经说过,殷二小姐的脾气,那叫气死独头蒜、不让小辣椒。 眼前这位富婆两次点火,殷珞也忍不住怼了回去。 “我看你不是倒了霉,你是倒了灶!厚颜无耻、颠倒是非的人,历来喝水塞牙、出门扑街、当官落马、生意破产,你看你包了个小白脸,都还欲求不满的拉长个脸,就你这衰败模样,人见人嫌!” 殷珞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富婆脸上的粉都要气掉了。
展开全部

我的老公是冥王2第14章试读

  

  

  我偷偷瞥了瞥身边的江起云。

  仙家尊神大多清冷风骨,我和殷珞说话时,江起云好像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在孩子眉间一点,似乎是祝福,就将孩子交还给殷珞。

  天色将明,江起云要回冥天子殿,他淡淡的看我一眼。

  这一眼的内容,不需再用言语诉说。

  与他在一起久了,我觉得我都快成他的下属那般机敏了。

  “知道啦……我会好好养伤的。”我回答道。

  江起云微微俯身,修长的手指捏着我的下巴轻轻晃了晃:“我下次见你时,再看到你身上多一个伤,就别想我轻易饶了你……”

  我十分窘迫,这家伙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越来越霸道了。

  这一个月的事情太纷杂,我没怎么顾及他,他大概对我很不满。

  江起云的身形在屋里消失。

  殷珞坏笑着吐了吐舌头,说道:“师尊大人好像有些不高兴呢,小师娘,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吹枕边风呀?”

  “唉……这一个月我食不知味、夜不安寝,还枕边风?”我抬手想按按额头。

  可左手包得像个粽子,我忍不住问道:“我这手伤得有这么严重么?”

  “也不算严重吧,因为我捣药捣多了,都是些秘方珍贵药材,索性多敷点儿,别浪费嘛。”小殷珞理直气壮的说道。

  ……该说你浪费,还是说你节俭?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您被扎的手指呢,我去拿碘伏来再消消毒吧。”

  》》》

  黎明之前我被小殷珞“逼着”睡了一会儿。

  江起云不在,我的梦中依然不得安宁。

  一会儿梦见那颗白色的悬珠,一会儿看到悬珠变成了天上巨大的月亮,反反复复。

  日头高照,小殷珞将我唤醒,说跟她那位同学约好了,带我去看看情况。

  殷珞找她的师兄借了车钥匙,开车带我出门。

  “你五师姐的手艺真是太好了……”我看着饭盒里的简餐,觉得殷珞能保持这么苗条的身材真是奇迹。

  “可不是嘛,五师姐六师姐管着一家人的肚子,连沐挽辰都被她们训过,吃人嘴软呀!”殷珞小心翼翼的左看右看,开得极慢。

  我打开饭盒捞了一个素春卷,看殷珞开得这么小心,忍不住道:“要不我来开?怎么开得这么慢……”

  “小师娘你不知道,车子和手机跟我八字不合。”殷珞撅着嘴说道:“我开车车就坏、用手机就弄丢,我君师兄给我买手机、买车,都不知道买了多少了……”

  殷珞的车技还是不错的,不过她有心理阴影了,一路小心翼翼的开车到城郊。

  这是一处新规划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这样的地方。

  殷珞将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刚进去,就有一辆白色的跑车紧贴着转弯。

  “啊!这什么人啊!不懂得礼让吗!”殷珞赶紧避开,对面也刹车了,但保险杠还是蹭了一下。

  我们这辆车就是普通的轿车,大概对方以为我们会避让——没人愿意剐蹭豪车。

  对面的车窗降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女士,摘下墨镜,淡淡的看了我们一眼。

  富婆。

  我脑子里跳出这个词儿。

  “怎么开车的,这么慢也能蹭上来,想碰瓷儿吧?”富婆慵懒的用墨镜腿儿指了指我们。

  殷珞也把车窗降下来,抬胳膊搭在窗框上,回道:“地下车库还戴墨镜,难怪看不清,看您也不是小年轻人了,怎么还这么爱装X?安全第一懂不懂?”

  富婆哼了一声,傲慢的说道:“跟你们这种穷鬼讲话真是浪费时间,这剐蹭谅你们也赔不起,喂,往后退退,我赶时间,懒得跟你们纠缠。”

  “哟呵……”殷珞低低的冷笑了一声,大有挽起袖子下车的气势。

  “算了。”我微微蹙眉道:“我们还有正事儿,既然对方不想纠缠,那不正好?”

  “我已经避让了,是她刹车迟了,该我要赔偿才对,她装什么大款不要赔偿?其实是她想溜。”殷珞不满的说道。

  “好了好了,你二小姐还缺这点儿零钱吗,走吧,办正事。”我好笑的拉住殷珞胳膊。

  殷珞嘀咕道:“好吧,听小师娘的。”

  我们往后退了退,对面车里下来一个年轻男子,帮我们指挥了一下方位。

  “看见没,富婆养的小白脸。”殷珞的声音不大不小。

  那年轻男子一愣,解释道:“我不是——”

  “谁管你是不是!”殷珞白了他一眼,自己开车走了。

  要说富有,殷家曾经一己之力,接济了巫王山城好几万遗民生活了大半年,这笔开销在我看来只能用震惊来形容。

  不过道门之家,就算金山银山也不会与人斗富,殷家的钱也大多花在济贫济困上,因此家道颇为兴盛,福泽绵长。

  》》》

  “我这个同学外号叫‘糖糖’,我跟她不对盘,偏偏去年地震的时候,她帮我运送了好多物资去救济巫王山城的人,因此我也欠了人情。”殷珞皱眉摇了摇头。

  “既然能帮你的忙,说明人还不错?”我问道。

  “一言难尽,她人倒是仗义,脾气也直爽,但……太复杂了,以前她很爱玩,有男朋友、又有女朋友、男女都行、多边关系都行……小师娘您懂我的意思吧?”

  我点点头,有点复杂,但大概能明白。

  “我以前也骂过她,说她邪淫什么的,但人家又不信道信佛……后来听说收敛了一些,她挺能折腾的,这还没毕业呢,她已经自己开公司了……她家里也挺有钱的。”

  好吧,又是有钱人的业障。

  有时候我也挺纳闷的——这世上怎么这么多有钱人?

  就我穷穷的。

  “我也穷啊。”殷珞坦然的说道:“我现在还拿着君师兄给的零用钱呢。”

  “你还穷啊!你想要什么吱一声就行了,装穷!”

  “好吧,我想要沐挽辰赶紧回来带孩子,吱——”

  我被她逗乐了,正想调侃她离不得沐挽辰。

  电梯“叮咚”一声停在了八楼。

  抬头一看,走廊对面,刚才那个富婆正带着年轻人走过来。

  “哟~~”富婆冷着脸,阴阳怪气的说道:“今天是倒什么霉?怎么走哪儿都遇到碰瓷儿的。”

  殷珞挑了挑眉:“呵呵……”

  

  

  

  

  

  

    

  

  

我的老公是冥王2第15章试读

  

  

  我哥曾经说过,殷二小姐的脾气,那叫气死独头蒜、不让小辣椒。

  眼前这位富婆两次点火,殷珞也忍不住怼了回去。

  “我看你不是倒了霉,你是倒了灶!厚颜无耻、颠倒是非的人,历来喝水塞牙、出门扑街、当官落马、生意破产,你看你包了个小白脸,都还欲求不满的拉长个脸,就你这衰败模样,人见人嫌!”

  殷珞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富婆脸上的粉都要气掉了。

  “小丫头片子出言不逊,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干嘛要知道你是谁?!你们这些二奶三奶四奶的,拿着大款的钱去包鸭子,还有脸趾高气昂的说话?”

  “要吵架?行呀,打电话请交警来看看行车记录仪啊。”

  “……噢,你说你赶时间,也对,看你鼻孔朝天开、命宫有褶皱,这财源不聚、日薄西山的气场,估计没多少时日了。”

  殷珞语气娇俏,平时说话就听起来像撒娇,这时候语速奇快,而且这吵架的风格独特,那位富婆居然一时愣住了。

  可富婆身后那位年轻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刚才他被殷珞说成小白脸,现在直接被说成是“鸭子”。

  我心里好笑,捏了捏殷珞的手道:“好了,少说两句。”

  殷珞撇撇嘴道:“让我多说几句我还不乐意呢,来我家看病的人,都是求着我们多说几句,哼。”

  她傲气的一扭头,朝旁边一家公司大门走去。

  这玻璃门居然关着的,哪家公司大白天的门扉紧闭啊。

  殷珞推了两下,发现锁了,掏出手机来准备打电话给她那位同学。

  “咔哒……”玻璃门轻响一声,从里面被推开。

  一个头发乱糟糟、气场混乱的女子,神色灰败的打开了门。

  殷珞愣了一下,惊讶的问道:“糖……糖糖?你怎么这模样啊?!”

  》》》

  从之前殷珞的描述中,我得知这位叫外号叫糖糖的女学生也不过二十出头。

  但是人漂亮又有钱,个人生活非常放纵,可又耿直仗义,是一位性格比较复杂的女子。

  糖糖抓了抓头发,如果放在大半夜里,猛然一见还以为撞鬼了,她将一头乱糟糟的发丝往后拢去,露出了脸。

  命宫发青,眉间有纹。

  “阴晦缠身,兄弟反目,这位姑娘看起来很不妙啊。”富婆身后的年轻人突然开口道。

  “……姑姑,你来了。”糖糖对富婆点了点头,又朝殷珞说道:“你也来了啊……都进来坐吧。”

  富婆抢先一步进去,进去就开始各种嚷嚷——

  “你看看你这办公室,窗户不开,还拉上了窗帘,空气都不流通!光线也没有!你想闷死自己啊!垃圾也不处理!”

  我们跟着进去,里面确实有一股地毯加上办公桌椅的味道。

  跟着富婆的年轻人进去后,到处看了看,然后对富婆说道:“问题好像不在这里啊。”

  富婆皱眉,指着糖糖说道:“这丫头不就是问题的源头?所有问题都是因她而起的!你不是法师吗,这都看不出来?”

  年轻人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们驱魔伏邪的法师,也不能隔空断事,你说的那座有妖魔鬼怪的宅子也不是这里啊,你应该带我去那宅子看看……”

  富婆气鼓鼓的朝糖糖一指:“你问她去!”

  我和殷珞缩在门边吃瓜看戏。

  这年轻人自称驱魔伏邪的法师,刚才被殷珞骂了几句小白脸和鸭子,难怪脸色那么难看。

  糖糖确实气色不好,命宫隐隐有青色,而且她的眉毛断了。

  现在赶时髦的年轻人,会特意染眉、断眉、或者像这个糖糖一样,故意断掉眉毛然后纹绣带颜色的花纹。

  面相学中,断眉多有刑克手足、或六亲缘薄。

  听那位富婆的嚷嚷中,似乎糖糖最近一直住在公司里,每天就外卖度日,垃圾都不扔。

  “姑姑,你闭嘴吧,我请了朋友来帮忙,你别在这里撒泼。”糖糖不耐烦的说道。

  我和殷珞同时摇头道:“我们只是来看看的,你姑姑给你请了法师。”

  目光直指那年轻人。

  》》》

  糖糖姓唐,家里从小跑运输,父母都很忙,她因此无人管教,跟家里的司机大哥们学了一身汉子脾气。

  自从物流业快速发展,他家的生意突飞猛进,双亲更是忙得不可开交,这十来年下来,攒了不知多少家底,还带动了自己亲戚们做生意。

  糖糖每天晚上泡吧玩到凌晨是常事,怕回家被啰嗦就直接睡在外面,直到前段时间,她回了趟家,发现有些不对劲。

  整整一夜她都在做奇怪的梦,梦里自己的家人变得非常古怪,屋子里鬼怪横行,恐怖血腥。

  第二天她说了自己的梦,家里人很冷淡的随便应付了几句,压根儿没当回事。

  她又住了两三天,每晚都一样,她强撑着不睡觉,发现家里会有奇怪的声响,但打开门看,又十分沉寂。

  “整栋房子里全是妖魔鬼怪,没一个正常人。”糖糖黑着脸,语气沉静。

  “胡说八道!”富婆忍不住开口训斥。

  糖糖不理她,目光朝殷珞这边看来,话中有话的说道:“如果不是我碰到过古怪事情,我也不会说这种‘蠢’话。”

  年轻的驱魔法师问道:“你是否喝醉了,或者是做恶梦了?”

  “哼……只要我睡着,就看到人头乱滚……爷爷奶奶他们……”糖糖声音有些发抖。

  “闭嘴!!你这丫头是不是嗑了什么药!”富婆忍无可忍,用手中的香奈儿小手袋砸向糖糖。

  “你知不知道你到处乱说家里闹鬼,已经影响我那个楼盘的生意了!”

  “大半夜里你惊叫着有鬼、开车在小区里乱撞!惹得别人报警!我二期房子还卖不卖?!”

  “你老爸老妈的股份还有一半呢!你要祸害自家人吗?!”

  富婆气得嘴唇发抖,指着糖糖骂了一顿。

  殷珞轻笑了一声:“果然,我说你这种人会倒灶吧~找个年轻小法师来有什么用?还驱魔伏邪……”

  她悄声嘀咕道:在我小师娘面前班门弄斧……

  我捂住她的嘴,示意她别说话,先看看这位年轻的法师怎么处理再说。

  那年轻人皱眉道:“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没用?”

  殷珞哼了一声:“哪有法师坐着富婆的跑车来处理事情的?我看你就是‘没、用’,不然这富婆还能这么暴躁?”

  囧……这小殷珞生气的时候还真凶啊!

  

  

  

小说《我的老公是冥王2》 第14章 驱魔法师 试读结束。

元洲小仙女点评:

《我的老公是冥王2》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见字如面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