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该吃药了
总裁,该吃药了

总裁,该吃药了

作者:梅森宝宝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5:14:21

《总裁,该吃药了》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她用力摇晃了半天,他却始终不睁眼,甚至呼吸沉重,睡着了。真是……莫如云只得将床调回去,顺手将被子给他盖好,转身时,又忍不住转头看了过去。这疯子睡着的样子和雍鸣完全不同,雍鸣睡着时全无心事,放松平静,而他眉头紧皱,满脸痛苦。莫如云站在门口,掏出手机,拨打着雍鸣的号码。房间里没有响起任何声音,手机中提示电话无法接通。似乎真是这样呢,每次当她和这个家伙在一起时,雍鸣的电话就必然打不通。
展开全部

15-是同一个人

他微微地眯起了眼,不吭声了。

莫如云只觉得眼前恍惚,仿佛自己身在梦里,“我没有理解错吧?你们两个是同一个人?”

他不屑地哼了一下,“别侮辱我。”

“我是说……”莫如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是同一具身体?”

雍鸣顿时看了过来。

莫如云读懂了他的眼光,不由得泛出了一后背冷汗,“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雍鸣。”他再度闭上眼,手掌仍摩挲着她细致的肌肤。

莫如云问:“那他叫什么名字?”

“雍鸣。”

“那……”尽管四天前已有猜测,现在她依然感觉这事太过震撼,她认真地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你们俩……算是灵魂,还是什么精神病?”

雍鸣不说话了。

“喂!”怎么到关键处反而闭嘴了,莫如云用力地摇晃他,说:“说话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用力摇晃了半天,他却始终不睁眼,甚至呼吸沉重,睡着了。

真是……

莫如云只得将床调回去,顺手将被子给他盖好,转身时,又忍不住转头看了过去。

这疯子睡着的样子和雍鸣完全不同,雍鸣睡着时全无心事,放松平静,而他眉头紧皱,满脸痛苦。

莫如云站在门口,掏出手机,拨打着雍鸣的号码。

房间里没有响起任何声音,手机中提示电话无法接通。

似乎真是这样呢,每次当她和这个家伙在一起时,雍鸣的电话就必然打不通。

算了,这太可怕了。莫如云不敢继续往下思考,转身出了房间。

轻轻地关上房门,她没有看到床上人忽然张开的眼睛。

平日里温柔如水的眼睛,此刻目光涣散,虚弱无比。

嘴巴里仍停留着白粥的味道,他竭尽全力地扭着头,望向了床头柜上的粥碗。

他知道,这是她第一次煮饭。

尽管只是白粥,但因为知道是她煮的,也觉得唇齿间有股特别的迷人滋味儿。

他想坐起身,想拿起碗,想尝尝它的味道。

然而手臂上的痛使他一丝力气也无。

只能带着遗憾,眼睁睁地体会到快速袭来的倦意,并很快失去了知觉。

从卧室出去后,曹叔又跟了上来,说:“先生八点钟还有会议,只喝粥是撑不下来的。”

莫如云问:“还要我做?我只会做粥。”

曹叔笑了,“厨师可以教您。”

显然走是不可能了,那疯子搞不好真是她老公,莫如云便点头同意。

在世界级名厨的指导下,做两个简单小菜并不困难。期间曹叔不在,可能是去休息了。莫如云试着和厨师聊天,对方却像机器人似得,只回答与做菜相关的事。

将最后一个汤摆上桌时,手机响了。

莫如云掏出来一看,是中餐馆的老板娘。那天闹成那样,现在她又无故旷工,工作铁定保不住了,但毕竟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

莫如云接起来,笑着说:“老板娘?”

“哎,如云,工资我已经给你打到卡里了。”老板娘温柔地说:“你什么时候方便,来跟我交接一下?”

“交接?”

“对,我和我丈夫两家人一起商量过了,店还是卖给你,就按你老公说的价。”老板娘讨好地说:“你老公不是说过给你嘛?需要你本人来签合同呀。”

莫如云忙问:“他又去找你了?”

“没有,没有,真的是我们重新决定的。”老板娘笑着说:“上次是我太不识时务了,这种好事应该立刻就答应的。”

挂了电话,莫如云一阵光火。

看看表,已经六点了,便抬腿冲上楼,推开了卧室门。

床上没人,肯定是在浴室里。

算了,等下再找他。

她转身正要走,身后忽然传来门响,“站住!”

莫如云转过身,顿时吓了一跳,浴室门大开着,里面站着一个湿漉漉的男人……

她连忙捂住眼睛,怒吼:“你就不能穿件衣服吗!”

雍鸣哼了一声,说:“过来帮我擦身。”

莫如云说:“不要,我是要问你事情!”

没声音。

她紧张起来,悄悄地把手指打开了一条缝。

还没看清,手臂猛地被一只大手握住,扯了下来。

蜜色的胸膛映入眼帘,她连忙闭上眼。

“睁眼!”命令的口吻。

莫如云闭紧了眼。

他声音转柔,“睁眼,小美人儿。”她受惊的样子委实有趣,他靠了过去,在她紧抿的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狎昵,“否则就不是看看这么简单了。”

莫如云只好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他带着邪恶微笑的脸。她感觉目光无处安放,只好敛着眼皮,尽量地垂下头。

雍鸣顿时把脸一沉。

就这么不想看他?

偏要让她看。

他伸手按住她的头顶,往下一压,迫使她的目光必须看向他的胸膛。

莫如云反感极了,伸手去推他的手腕,却被他反握住,按到了他坚硬的腹肌上。

她打了个激灵,企图抽出手,他却手掌用力,攥紧了她的手腕。

疼痛传来,莫如云彻底无奈,瞪了他一眼,放弃了挣扎。

雍鸣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低头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好空出一只手握住她耷拉在身侧的左手,放到了他的身上,一边督促,“摸摸。”

莫如云强忍着想揍他的念头,说:“不是就看看吗?”

“那是刚才。”他握住了她的手,缓缓地移动着,促狭地欣赏着她的紧张,“本来只想让你看看,但你不老实。现在让你摸……”他压低了声音,“欢迎你继续不老实。”

“好了,我知道了。”莫如云用力地乱摸了一通,在心里告诉自己,她摸得是一头猪,尽管这只猪的皮肤冰凉柔软,也只是一头披着蛇皮的猪!

雍鸣满意地笑了,“手感怎样?”

“还好。”她抬起眼瞅瞅他,说:“你为什么有这么多疤?”

尽管他的皮肤手感不错,却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疤痕。

最新的那块就是肩膀上的牙印,跟她的伤一样,已经褪去了青紫,结了红色的痂。

雍鸣脸色更阴,“我是让你看疤?”

16-我们都是独立的

莫如云知道他想听什么,“疤痕也是美的一部分。”

他狠狠地睕了她一眼,命令,“去摸更美的。”

莫如云顿时手一抖,瞅着他,不敢动了。

雍鸣见状捏住了她的下颚,往起一端,薄唇径直贴了上来。

莫如云忙缩脖子,一边说:“我摸,我摸,你别整天都这样……”她不光说,还用行动表达了诚意。

雍鸣不动了,乌眸凝视着她,目光幽暗。

莫如云慢慢地松开了手,紧张地望着他,冷汗浸透了脊背。

许久,他开了口,“过来。”

随即转身进了浴室。

莫如云硬着头皮跟进去,眼瞅着他躺进了浴缸,便拿了块手巾,趴到了浴缸边,轻轻地擦上他的身体。

雍鸣一年四季都喜欢穿各式各样的长袖上衣,即便再热,也不肯挽起袖口。

如果这真的就是雍鸣的身体,那也太触目惊心了——他左手手腕上戴着一枚钻表,她擦到这里时不小心碰了它一下,表带稍稍移动位置,露出了里面一条条叠在一起的狰狞疤痕。

莫如云悄悄看了他一眼,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掀开表带,却刚刚看清,手腕就被他握住,手上的编织手镯被扯了上去。

她转过头,只见雍鸣瞥了那条疤痕一眼,翻了个白眼,将她的手扔回了水里。

莫如云拉平手镯,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觉得你没出息的表情。”他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割腕又死不了,下次记得割动脉。”

莫如云反唇相讥,“你手上那么多条,还好意思说我?”

雍鸣发出一声重重的鼻音,不吭声了。

自残的疯子。

擦了一会儿,莫如云见他神色放松,便伸手戳了戳他,“哎,你睡着了吗。”

雍鸣微微地掀开了眼睛,眸里冒着冷光,“叫我什么?”

“老公。”她懒得再纠结这个称呼,“你上次不是说好不要我们老板娘的店了吗?”

雍鸣重新闭上眼,手掌又探了出来,就近覆上了她白皙的手臂,摩挲着,说:“怎么?”

莫如云说:“我们老板娘刚刚打给我,语气很紧张,说她愿意卖店。做人要说话算话,你明明答应我了。”

雍鸣顿时笑了一声,手指捏着她手臂上的肉,说:“今年年初,政府计划整修那附近的河堤,她的餐馆会被拆除,政府计划给的补偿金不算少,但绝超不过三倍。”

莫如云问:“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雍鸣白了她一眼,“现在不就知道了?”

莫如云生气了,“所以你本来就没想买,是故意框我的!”

雍鸣阴险地勾起了嘴角,“夫妻之间的小小情趣而已。”

莫如云把手巾一摔,说:“现在她非要卖给你!大男人说话得算数!”

“胳膊肘往外拐。”雍鸣笑着嘀咕了一句,闭上了眼,“反正我老婆不要。”

“她又不知道!”莫如云说:“我要,我当然要!”

他目光中划过促狭,拉过她的手,在嘴边吮了吮,说:“别叫这么大声,晚上给你。”

莫如云连忙抽出手,狠狠瞪他。

什么事都能拐到那方面去,真是个满脑子只有黄色废料的家伙!

莫如云气得说不出话,沉默了一会儿,雍鸣又说:“明天叫她来家里签吧。”

莫如云愕然,“你真要买?会亏很多吧?”

雍鸣似笑非笑地瞧着她,“你是真的不知道你老公是干什么的?”

“我老公是画家。”莫如云说:“代表作品有《小仙女》《我的女神》和《云》。”

雍鸣脸颊抽搐,“你确定是这三幅?”

这是什么表情?

莫如云不满道:“虽然这三幅没有获奖,也没有展览过,但那是因为我老公不舍得拿出来。我老公说,这是他画到现在最得意的三幅作品。”

雍鸣狠狠地睖了她一眼,甩开了她的手,“整修河堤的事现在不过是一个计划,餐馆还能运营最少三年,这三年只要没有大的天灾人祸就足够回本,有事也没事,政府给的补偿金加上也足够了。”

莫如云说:“三年太短了吧?我记得另一段两年前就说要整修,可到现在也没有动工。”

“不错,”雍鸣说:“所以说是最少。”

莫如云不解地问:“那老板娘干嘛要卖呢?”

“因为她不傻。”雍鸣说:“店迟早要关,而地价一直在涨。同样的数字,提前三年拿到,当然就是赚了。”

莫如云说:“这样一说,又是你亏了。”

雍鸣皱眉,“我哪里亏了?”

“你不亏,可你少赚了。”

“不少。”雍鸣说:“我的团队只会让餐馆的生意更好,三年后,这间餐馆本身的价值就会翻上几翻,补偿金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莫如云说:“原来如此。”瞥见雍鸣正盯着她看,又不自然起来,“你这是什么眼神?”

“失望的眼神。”他重新闭上眼,拎起水里的手巾,“本来想把餐馆交给你经营。”

莫如云接过手巾,说:“请我经营要付工资的。”

他没吭声。

莫如云继续擦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明天她真的会来签合约吗?”

他“嗯”了一声。

“这么说真的会签到我的名下?”

“嗯。”

“……”

那间店虽然不是什么豪华大酒店,但也不算小了。

雍鸣睁开了眼睛,口气有些不善,“怎么?”

莫如云犹豫了一下,问:“你真的和我老公是同一具身体么?”

否则,实在是没法解释他干嘛要给她这么多钱。

雍鸣睖她一眼,道:“我就是你老公。”

莫如云懒得争这个,她有更重要的问题,“你和他是……我是指在精神上是完全的两个人吗?你肯定知道我这些‘普通人’和你不太一样吧?你们是如何运作的?”她尽量运用一些温和的语言,以免刺激到他被拖进浴缸。

雍鸣重新闭上眼,只抛出了四个字,“多重人格。”顿了顿,又按耐不住地强调,“那些蠢货管这叫病,但我跟他都不这么认为,我们各自都是独立的。”

“……”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夏蓉吖点评:

《总裁,该吃药了》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梅森宝宝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