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极品透视仙医
极品透视仙医

极品透视仙医

作者:成事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3 10:36:33

《极品透视仙医》的主要情节是:小黄玻璃球再次一颤,正在连续打喷嚏的方成香忽然间停止了动作,她那略显拥堵的鼻孔也通畅许多。“咦……奇怪。我堵了一天的鼻子居然通了?”方成香一脸好奇不解的自言自语道。她的这番变化,陈栋梁尽收眼底!真有用?卧槽……真的假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牛逼!老子牛逼了!”陈栋梁忽然大笑出声。方成香面色古怪的看着他,同样被他带着笑起来,问道:“栋梁哥,你说啥呢?什么牛比?”
展开全部

极品透视仙医:天降灵珠

最近柏图乡出了一件喜事。

不久前,陈家十八岁的儿子陈栋梁去县城参加高考,居然真的考上了大学,即将成为他们乡里唯一一个大学生。

从镇上回来的陈栋梁本刚到家门口问候爹妈,还没走到门前就听到里面两位老人的交谈声。

“让栋梁上大学需要交三万块的学费,咱们家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了……”

“咳咳咳……”

小房间内,陈栋梁的父亲陈孝廉咳了一会儿,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玉花,这年代在家乡种地能有什么出息?只有上了大学,走出这块穷乡僻壤的地方,才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为了孩子的前途,就算是砸锅卖铁咱们也得凑出这三万块。”

“可要怎么凑?为了帮你治病现在咱家都已经欠下了一屁股债,谁还愿意借钱给咱们?”王玉花苦着脸道。

“玉花,你去找薛富贵,他年轻没钱的时候经常到咱家蹭饭吃,我就不信他会忘恩负义,不借钱给咱们。”陈孝廉道。

“我……我不想去。”王玉花显得极度为难。

看见王玉花为难的表情,陈孝廉先是有些不解,然后脸色一冷,皱起眉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老伴,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头些年薛富贵哭着跪着求我借2万块钱,说是在外面有急用。这不是前阵子我去找他……”

说着,王玉花抹着眼角里的泪水,声音抽噎的继续说道:“他却让我拿借条。当时哪里写过什么借条,没想到他竟然跟我说没有借条就是我无中生有,根本没这回事,赖着不给了。”

“什么!?亏老子以前对他那么好,这小子竟然恩将仇报!不行!我去找他!把钱要回来!咳咳咳!”

陈孝廉刚下床没走几步,他的身体就支撑不下去,止不住的咳嗽,一个踉跄,险些倒地,幸亏王玉花及时搀扶住了他。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陈栋梁走进小房屋内。

他脸色阴沉,手里死死地拿起一把砍树刀:“爸,您歇着,我去收拾那个垃圾!”

眼见他要离开,陈孝廉慌了,匆忙喊道:“你想干什么,站住!”

陈栋梁扭过头面露凶残模样,极为凶狠的道:“爸!薛富贵敢骗我妈,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陈孝廉脸色一黑,质问道:“付出代价,你想怎么做?”

陈栋梁恶狠狠的回答:“我要打死他!”

陈孝廉怒道:“打打打!打什么打!?你在学校里都学到了什么?学的是打架吗?”

“爸……我……”

“够了!”

不等陈栋梁继续说话,陈孝廉一声冷斥,命令道:“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去祠堂跪在列祖列宗面前,仔细思考你刚刚的行为到底对不对!”

咯!

陈栋梁使劲儿攥紧了拳头,但也不敢忤逆他老爹的意思,只能愤愤不甘的将砍刀扔到一边,愤怒至极的朝着祠堂那走去。

陈孝廉呼出一大口气,面露无奈的自嘲道:“他这么一闹也让我清醒过来了,咱们家拿什么去跟他搏命?算了吧,就当是拿钱喂狗了。哎!人呐……”

陈孝廉叹息一声重新回到了床上趴下。

王玉花抹了一把泪水,帮着收拾起屋子,将那把砍柴刀藏到了谁也看不见的地方……

祠堂那边。

陈栋梁跪在蒲团上,回想起之前的谈话,仍然能够感受到无尽的怒意。

薛富贵这个王八蛋,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真以为自己比别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老子就算不上大学也照样能够赚到比你更多的钱!

爸,妈,你们放心!

我今天就在列祖列宗面前发誓,即便是在农村,我陈栋梁照样能够活成人上人!

我一定会努力工作,让您二老过上好日子,让那些为难我们的家伙后悔!

这么想着,对准灵位虔诚郑重地磕下三个响头。

正当陈栋梁磕完三个响头的时候,一抹金光,突然自天而降,从他的天灵盖骨钻入他的身体。

一股触电的感觉充斥在陈栋梁全身,下一秒,他就脑袋一懵,失去了意识,昏迷在地……

“栋梁哥……栋梁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的熟悉女声,陈栋梁渐渐苏醒过来。

他睁开双眼,看到推搡自己的女人是他青梅竹马的方成香妹子,刚想询问自己怎么了,双眸深处突然闪过一道锐利金芒。

紧接着,在他眼里,方成香穿在身上的外衣就好像凭空消失一般,里面的衣服,一览无遗!

陈栋梁见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顿时惊叫出声:“红色蕾丝边?”

什么红色蕾丝边?

成香为之一怔,然后想到了什么,匆忙捂住胸口,躲到了一边,脸颊通红的喝骂道:“栋梁哥!你偷窥我!下流!”

呃……

陈栋梁愣了愣神,赶忙站起身子解释:“成香,你误会我了。我没有偷窥你……”

他刚站起来,脑袋充血一懵,视野有些模糊。

摇摇脑袋,再去看向方成香,在他眼中,方成香剩下的遮羞处也全部消失了!

眼见一丝不挂的方成香妹子,陈栋梁倒吸一口凉气,两眼瞪的老大,鼻子一热,不争气的流下了鼻血!

“啊!栋梁哥,你……你怎么都流鼻血了?你没事吧!”

方成香看到陈栋梁都流出了鼻血,捂着嘴巴朝他赶紧走来。

方成香越靠近,她那两团白花花的东西就跟着摇摆。

陈栋梁看在眼里,只觉得口干舌燥,鼻子里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

话说上一次看到这小妮子的身子还是在上初中的时候吧?

那时候他们两个一起洗澡来着……这才过了五年,她的两个肿块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方成香拿出装在口袋里的纸巾,为陈栋梁堵上了鼻孔。

瞧着他那副痴痴呆呆的狼狈模样,方成香翻着白眼无语道:“栋梁哥,我看你最近肯定是吃东西上火了。我去给你弄点凉茶,为你降降火。”

方成香说着,一瘸一拐的走到旁边,端起茶水,开始泡茶。

看到她瘸腿走动的身影,陈栋梁这才稍稍回过了神。

成香妹子很漂亮,但她却并不完美。

方成香的右脚天生残疾,如果治好她的右腿,凭她的样貌、身材,绝对会成为柏图乡里面女神级别的村花,比他见过的大明星还要美。

可惜……老天爷似乎总爱在完美的东西上留下一个缺陷。

陈栋梁摇头叹息一声,注意力也从方成香的身上转移到别处,方成香身上的衣服再度回归,终于不是光溜溜的了。

察觉到这一幕,陈栋梁更加的好奇起来。

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有了透视别人的能力?

好奇想着,陈栋梁再度聚精会神的看向方成香,突然能够察觉到,有一股极为隐晦的能量从他体内丹田腹部中涌动出来,猛然进入他的双眼。

刹那之间,方成香的外衣再度消失!

粉红色的蕾丝胸罩又一次映入眼底。

果然成了!

陈栋梁粗喘着大气,兴奋不已!

收回目光,那股隐晦的特殊能量从他双眼再次汇入丹田。

陈栋梁敏锐的察觉到特殊能量的去处,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肚皮,将自己的所有精神意念全部汇聚到这丹田当中。

紧接着,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他的脑海里出现一个影像,在他的肚子里面,竟然多出一颗拇指大的黄色玻璃球!

这个玻璃球,晶莹剔透,神奇诡异!

时时刻刻散发着一股玄之又玄的能量气息。

陈栋梁能够感受到,他之所以能够拥有透视的能力,就是因为这颗小黄玻璃球!

奇怪了!

这颗玻璃球怎么到我身体里面的?

难道我之前晕过去也跟它有关系?

陈栋梁这么想着,在他肚子里的黄色玻璃球突然一颤。

随后一段神秘信息自玻璃球中,冲入他的脑海。

阅读脑海里多出来的这段信息,陈栋梁为之一愕。

“圣灵珠,可吸收病疾之气补充能量,治愈万物!”

嘶……

真的假的?

陈栋梁还在惊愕,方成香便端来一杯茶水放到了桌面。

“栋梁哥,我给你弄好凉茶了,你快来喝吧,啊咻!啊咻!啊咻!”

她刚把杯子端来,就连打好几个喷嚏。

陈栋梁忽然眼眸一颤,身体内的小黄球嗡嗡颤动,向他脑海里发出新的信息。

“0级病症,热感冒。可吸收病体病毒,并治愈病原体。”

陈栋梁犹豫了下,为了证明它的真假,眼眸认真的暗说道:“治愈。”

小黄玻璃球再次一颤,正在连续打喷嚏的方成香忽然间停止了动作,她那略显拥堵的鼻孔也通畅许多。

“咦……奇怪。我堵了一天的鼻子居然通了?”方成香一脸好奇不解的自言自语道。

她的这番变化,陈栋梁尽收眼底!

真有用?

卧槽……真的假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牛逼!老子牛逼了!”陈栋梁忽然大笑出声。

方成香面色古怪的看着他,同样被他带着笑起来,问道:“栋梁哥,你说啥呢?什么牛比?”

陈栋梁收敛笑容,仔细看了方成香一眼,他觉得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他不是不相信方成香,而是这种事……真的太荒谬,太可怕,太诡异了。

万一哪天出了什么意外,一无所知的成香妹子也不会因为他的原因遭受牵连。

咦……等等。

陈栋梁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眸精亮的看向方成香右腿。

天生残疾也算是一种疾病吧?

汇聚自己的意识,驱动体内的小黄玻璃球。

小黄求嗡嗡一颤。

得到方成香的信息,传递给陈栋梁的大脑。

“3级病症,天生神经衰弱。可吸收能量,并治愈病原体。”

嘶!嘶——!!

真能治?

极品透视仙医:透视一波

陈栋梁的内心躁动无比。

他兴奋至极的看向方成香,对她说道:“成香,我有办法治好你的腿!”

“什么?”方成香为之一愕,不解问道:“栋梁哥,你要怎么治好我的腿?”

“呃……”

陈栋梁犹豫了下,总不能啥都不做就治好……那该怎么办?

他想了想,眼眸子一转,忽然就对方成香说道:“我在城镇里学习,学到了一套还算不错的按摩手法,可以疏通经脉,让气血流转全身。你坐到椅子上,我来给你按摩一会儿,看看有没有效果。”

说着,他就急不可耐的让方成香坐到一边。

“哎!栋梁哥……你……你别乱来!”眼见自己无法阻止陈栋梁,方成香惊叫着,只能妥协,坐到椅子上后,翻起白眼瞪了瞪陈栋梁,脸色微红的翘起右腿,拉起长裤。

看着她这双逐渐显露出来的白皙稚嫩长腿,陈栋梁不免咽了一口唾沫。

如果方成香没有腿疾困扰,她一定会比现在更好看、更美丽、更快乐。

一定要成功治好她!

陈栋梁深吸一口气,把袖口勉高,两手开始为方成香的大腿进行按摩治疗。

察觉到腿部传来的触摸感,方成香微咬着红唇,脸色羞红无比,眼神飘忽着,不敢去看陈栋梁,只能用余光来偷瞄他。

看到正在为自己认真按摩的栋梁哥哥,方成香的内心很是甜蜜。

从小,她就因为瘸腿的事情被村里人欺负。

只有栋梁哥对她百般照顾。

不管栋梁哥能不能治好她的腿。

她都觉得无所谓。

只要能陪在栋梁哥的身边,瘸不瘸腿又有什么区别?

方成香还在那甜蜜想着事情,陈栋梁已经驱动起了小黄求!

“治愈!”

嗡嗡嗡!

小黄求猛地一颤,释放出庞大的能量汇聚在方成香的腿上。

眨眼间,病原体吸收入小黄求内,治愈完成!

“成香,你快站起来试试。”陈栋梁停止了按摩,带着兴奋的目光期待说道。

“好的栋梁哥。”

方成香点点头,站起身子,往前走动几步,还是下意识的不敢用右腿发力,陈栋梁鼓励道:“成香,相信我,你真的已经被我治好了。”

“呃……”

方成香顿了顿,看着陈栋梁那张坚定面容,深吸一口气,点点脑袋:“好,栋梁哥,我相信你。”

她站在地上,伸出右腿往前一迈,本来都做好了要摔倒的准备,谁知她的右脚落地后,非但没有踉跄倒地,反而还很有劲儿的站在了地上!

“这!?”

方成香为之一愕,难以置信的低下脑袋看着她的右腿。

她的右腿能站稳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她的右腿真的恢复健康了!?

方成香捂着樱桃嘴巴,眸光中充满了惊讶、惊喜,都要高兴地哭出来。

她抬起头看向陈栋梁,内心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栋梁哥……你真把我给治好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陈栋梁抹了抹鼻子傲然笑道:“嘿嘿,当然不是做梦。成香妹子,你从今天开始,再也不用瘸着腿走路啦!”

“哇!!”

方成香欣喜若狂,一把冲到陈栋梁身前,对准陈栋梁的两侧脸颊各亲一次。

陈栋梁怔在原地,一动不动,眼里面满是惊讶。

这小妮子怎么变得这么主动了?

“谢谢你栋梁哥,谢谢!真的太谢谢了!”方成香感激着,两眼中流下激动的泪水。

陈栋梁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温馨微笑。

同时,也对自己掌握的新本领狂喜不已!

发财了!

这玻璃球真特么神了!

再将自己的意念汇聚到身体丹田里面,陈栋梁为之一愣,原本呈现黄色玻璃球,现在已经变成了透明玻璃的样子。

他还在好奇这颗玻璃球为什么会发生颜色变化,突然,透明色圣灵珠释放出了一股奇妙的能量涌入陈栋梁脑海。

紧接着,他下半身的某个地方毫无征兆的觉醒!

方成香还在心情激动的抱着陈栋梁,忽然察觉到有个东西顶住了自己的腰部。

“栋梁哥?你带了什么东西啊?怎么那么硬?”

方成香伸出手往着那个地方一抓,陈栋梁两眼一缩,倒吸一口凉气!

“哎……成香妹子……你轻点,那是我的小宝贝……”

“吓跑宝贝?”

方成香稍稍一愣,低下脑袋,看见手中握着的帐篷杆子,立刻意识到了一些事情,脸色通红,大声尖叫起来:“啊——!!”

她匆忙推开陈栋梁,转过身子,一边跑出房外一边道:“栋梁哥……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先回家吃晚饭了……以后再见!”

说着,方成香便落荒而逃,不见了踪影。

陈栋梁瞧着她跑去的身影,再低头看了眼自己硬邦邦的小宝贝,非常无奈的笑了笑。

你怎么就自个突然觉醒了?虽然成香妹子已经长成了大美人,你也不用这么急吧?

老子都还没准备好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陈栋梁的话,他的小宝贝渐渐弯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股隐晦的能量从他的小宝贝钻入他的丹田,汇入圣灵珠里面。

透明色的圣灵珠再度发生了颜色变化,由透明色逐渐变化为半透明的赤红色。

“咦?”

这一次,陈栋梁完完整整的观察到了玻璃球的变化过程。

一大段信息从圣灵珠涌入到他的脑海当中。

阅读这段信息,陈栋梁恍然大悟!

原来,在他体内的这颗圣灵珠,并不是可以无限制使用的!

它也有着能量限制。

其蕴含的能量越高,它所呈现的色彩就越加鲜亮。

以,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颜色划分能量等级。

等级越高可以提供治疗的等级也就越高,现在陈栋梁总算明白,刚刚探测信息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0级病症、3级病症之类的信息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至于补充能量,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自己慢慢等。

每天圣灵珠都会自己吸收天地灵气化作养分补充,只不过这种方法效率极慢,差不多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攒足黄色等级的能量。

第二种方法……也简单。

那就是——和女人交欢!

和女人发生亲密接触的时候,能使陈栋梁体内的雄性激素快速提升,他所受到的刺激越大,圣灵珠吸收的能量就会越多。

当然,只有相互喜欢的两个人,才能使得陈栋梁提炼出特殊的雄性激素。

所以在刚刚方成香的手掌刺激下,陈栋梁的小宝贝成功激发出了不少的雄性激素,圣灵珠吸收之后,就从透明颜色,变成了淡淡然的半赤红状态。

陈栋梁不免古怪的低头看了眼自己腹部的小玻璃球,“自己要想提升它的能量等级,岂不是要把成香办了才行?尼玛……这玻璃球未免也太邪恶了吧!”

陈栋梁很是无奈的笑了笑,忽然眼眸子一亮,想到一件事情!

“有了这颗能够医治百病的神奇玻璃球,那我岂不是能够治好爸了?”

想着,不在这里多待,匆匆忙忙跑到了老爹房内,趴在他床铺前,激动不已的道:“爸!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病了!”

“治好我的病?”

陈孝廉听到陈栋梁这句话,不免一笑:“傻栋梁,你又没学过医怎么治好我?况且我这病,连县医院的主治大夫都没法治好,你就别胡闹了。”

“不是啊爸!我是说真的!”

陈栋梁急不可耐的说着,站起身子伸出手放到他爹的肩膀上。

“3级病症,恶性脑血栓病发症……能量不足,无法吸收。”

能量不足!?

陈栋梁为之一愕,然后眉头稍稍一蹙。

果然,光靠着赤红色状态的小黄球是无法治愈这种级别的病症吗。

陈孝廉看着陈栋梁很是无奈的笑了笑,拍拍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啊,我看你是被这天热糊涂了。爹知道你有孝心,出去帮你娘干活吧,爹没事的。”

陈栋梁微微咬牙,攥住拳头,表情认真的看着他老爹,郑重其事的道:“爸!您放心,我发誓我一定会治好您的!”

陈栋梁离开房间后,陈孝廉叹出一口气摇了摇头,他这病要是能说治好就治好,他也不会躺在床上三年多,只当儿子说了个梦话,没放在心上。

陈栋梁帮着母亲王玉花打理家中的一切,一边忙活一边探测他体内这颗玻璃球的信息。

这颗玻璃球吞噬了病原体的能量,那这股病原体的能量又去了哪里?

莫非是在救治患者的时候用掉了?

也不对啊。

用掉的能量是玻璃球自己日积月累积攒的能量,和它吞噬的病原体能量完全不是一回事。

那病原体的能量究竟去了哪?

陈栋梁疑惑着,仔细观察着玻璃球。

忽然察觉到,在玻璃球的周围,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诡异气体。

他主动用意念去接触这股气体,突然间——嘭!

这诡异的气体如同爆炸似的,疯狂流转在他的体内。

陈栋梁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肌肉,都在膨胀,都在撕扯!

刹那之间,无尽的疼痛从他身体四肢猛地传入脑海。

“啊——!”

陈栋梁根本忍不住这种痛感,疼痛至极的喊出了一声,正在厨房忙活的母亲王玉花听到他的喊叫,吓得赶忙跑了过来。

此时,陈栋梁的身体已经暂停了变化,全身流满了汗水,看的狼狈至极!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德运呀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极品透视仙医》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