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你说谁是妖精
你说谁是妖精

你说谁是妖精

作者:九茗

状态:已完结分类:青春校园

时间:2021-07-10 15:03:32

《你说谁是妖精》是由作者九茗创作的最新在线,作者九茗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陆显解释道:“你知道的,像我们这样半仙不仙的人,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伤害常人的,除非常人自己上门来找麻烦,也就是说,除非常人无意中闯入了我们的世界。”“如果伤人的是妖怪呢?”陆显皱着眉:“问题就在这里,大多数妖怪没这么不惜命。如果他们在外面胡闹,被巡视的神仙抓住,他们可就惨了。妖怪可以做普通人的生意,买卖寻常的货物,这是可以的,你也见过不少了,至于别的心思,比如贪图普通人的寿命或是其他,比如之前那只向李老师讨要屏风的紫狐狸,碰上我都能给她收了,更别说其他更厉害的人物。”
展开全部

13-现代的采花大盗

李老师拼命往出口跑去时,陆显立起,飞身掠出,在空中翻转,这是古人的功夫,他手上抓住了李老师扔下的戒尺,戒尺打到了迫切想逃跑的人的后背,那人哎呦哎呦地倒下来。

“走开!走开!别缠着我!”李老师倒在地上,疯了一样大喊大叫,挥手拼命拍打空中不存在的东西。陆显走过去一掌打在他后背,把他打晕过去。

唐小鸢又喝了一大口他的红糖水,感到肚子没那么疼了,有力气问陆显:“那绿影子是你们的宿敌?”

却是小释摇摇头:“是我,两年前抢了他的一把斧头。”他马上改口:“其实也不算我抢他的,他输给了我,念念不忘。”

“你们到底有多少仇家?”

陆显用一种老气横秋的语气叹着气:“年轻的时候心高气傲,谁都不当一回事,现在吃亏了。”

唐小鸢无奈地笑:“您老今年贵庚?”

他看看她,一双眼黑亮得很好看:“遇见你的时候,是十七岁。”

陆显又看了看李老师:“自作孽不可活,我都说了让他下决心去戒梦,至多一个月时日也就恢复过来了,他不肯,还敢来练这易梦术,这下可好了,回天乏术了。”

“易梦术?”

“顾名思义,就是将噩梦移栽到学生的梦中。”

唐小鸢想起顾笑笑那几天没精打采的样子,明白了过来,义愤填膺:“堂堂老师,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可是,学生不是老师的私人物品,怎么能卖给别人?”

“学校教育学生,从事实上看,老师是学生的半个监护人,换句话说,老师拥有学生的某些自主权,那个姓李的很可能出卖了学生资料给外界的妖怪,为了换取某些利益。”陆显想得更深:“不知是谁在背后害他。”

他站起来望住图书馆:“这深更半夜的,他又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

小释说:“难道是他上次求你的事。”

陆显摇头,想不明白,也就扶起唐小鸢送她回去了。

第二天,老师没来上课,这样一个月后,学校才正式下通知说他生了大病,离职了。只有陆显和唐小鸢知道,他大概是疯了。

顾笑笑心情大好,因为没了乱七八糟的噩梦打扰,她恢复了一贯的活泼,然而唐小鸢一心扑在陆显的除妖师助理的事情上,期中考得一塌糊涂,回家被母亲好一顿劝解,然而没过多久,乡下的老家传来消息,说奶奶得了病,母亲为了照顾老人家便回去了,唐小鸢向她郑重承诺,一定不会将成绩落下。

但这件事显然十分蹊跷,唐小鸢有机会逮住陆显,质问他:“你对我家人做了什么?”

他照常躺在沙发上打游戏:“别生气,你不想再次发生这种事吧,唐妈妈回老家,就不会老管着你了。反正我要带你去买知识。放心啦,你家人不会有事的。”

其实有时候,唐小鸢也有点后悔自己稀里糊涂成了陆显的助手,如果她的母亲因此受到伤害,她岂不成了帮凶?所以,静下来想想,母亲离开家也好,如果陆显的仇人出于某种目的,对她的家人下手,那可不好了。

她终究答应了他,又用贫苦救助金为理由,给母亲寄了点钱。

陆显想起了什么,匆匆跑进屋中,取回一根符咒吊坠送她:“这东西,能感应到鬼怪,以防万一……你干嘛露出这么惊恐的表情,只要你呆在家里,不会出事的。”坠子被伪装成跳芭蕾舞的小人模样,唐小鸢将它藏在衣领里。

这一夜,母亲回了老家,唐小鸢胡乱做了饭,想着对母亲的承诺,十分刻苦地挑灯夜读,可惜连着几个晚上没睡觉,身体扛不住,十二点还没到,她困得只打瞌睡,窗外忽然飘过一个轻微的声音。

青青,青青。

她打了个激灵,窗外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见。她疑心自己听错了,脑子一片混沌,便上床睡了。

青青,青青。

半梦半醒间,那个飘忽不定的男声又响起,在空中游荡,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唐小鸢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起身穿衣出去,那声音从门外传来,十分温柔,仿佛在呼唤心爱的恋人,唐小鸢握紧陆显送她的符咒,推开门,门外什么也没有,符咒也没有异样。她想了想,点了根蜡烛,高举着踏了出去。

新月街非常安静,这里是老城区,路灯坏了很久,一闪一闪,亮的时候也只能照亮近旁昏暗的树枝,张牙舞爪。

唐小鸢深一脚浅一脚,只感到一阵花香扑面而来,接着晕了过去。

她在病房醒来,阳光大好,她甚至连病号服都没换,正努力回想晚上的事,相邻的病床有人缩在被子里,嘤嘤哭泣,唐小鸢不好询问,又没力气起床,只好按铃找来护士,护士看她醒了,给她量了血压心跳,做了简单检查后,却匆匆出去,唐小鸢注意到,护士十分怜悯地看了眼她的邻床,等护士再回来,身后竟然跟了两个警察。

报案人在街上找到她,唐小鸢想起陆显说“祸从口出”的话,只好扯了个谎,说自己肚子饿想去买点吃的,别的记不起来了。警察也没多问,嘱咐她休息,想起什么再联系。

唐小鸢庆幸昨天是周五,不然闹到学校就麻烦了,护士让她找家属,她想了想,打给了陆显。

她独自在家里度过的第一个晚上就出了事。陆显非但没安慰她,反而恨铁不成钢地问她:“不是让你别出门吗?我在你家里设下了护障,只要你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什么妖魔鬼怪都奈何不了你。”

她坐在陆家的沙发上,不服地抬起头:“我只是想帮忙,总不能拿了你的报酬不做事吧,再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陆显双手环胸,语气柔和下来:“那是你命好,对方压根不是冲你来的。”

小释坐在小鸢身边喝可乐,手指噼噼啪啪地打着游戏:“最近城里已经接连发生了十余起女孩子被诱骗强暴的案件,警察正头疼呢,可惜就是毫无线索。”

14-无奈的小释

唐小鸢问:“你们怀疑是鬼怪?”小释点点头,视线没有离开电脑。

陆显解释道:“你知道的,像我们这样半仙不仙的人,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伤害常人的,除非常人自己上门来找麻烦,也就是说,除非常人无意中闯入了我们的世界。”

“如果伤人的是妖怪呢?”

陆显皱着眉:“问题就在这里,大多数妖怪没这么不惜命。如果他们在外面胡闹,被巡视的神仙抓住,他们可就惨了。妖怪可以做普通人的生意,买卖寻常的货物,这是可以的,你也见过不少了,至于别的心思,比如贪图普通人的寿命或是其他,比如之前那只向李老师讨要屏风的紫狐狸,碰上我都能给她收了,更别说其他更厉害的人物。”

唐小鸢看见他皱着眉,恭维地说:“你已经很厉害了。”

陆显看她一眼,略显无奈:“如果是妖怪,除非是亡命之徒,或者有后台。”

“后台?”唐小鸢大开脑洞,兴致勃勃地问,“是不是就像《西游记》里那些神仙们的坐骑,他们就是有后台的是么?”

陆显若有所思:“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真是仙人们惹出的祸,这件事倒是简单了,毕竟啊,而今这个世道,网络发达,随便一个小妖,只要坚持寻找途径,也能联系得到上仙,若是上仙底下的某个弟子或是仙兽闯出什么麻烦,肯定有多事者报到上界。怕就怕……”

小释注意到他的语气,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

唐小鸢看看自己的符坠,十分困惑,陆显一本正经地叮嘱她:“许是在我身边呆久了,你的耳力现在变得很好,好到可以听见旁人听不见的声音。不过依我看来,那个犯案的妖怪大概没看见你。否则,即使不能奈何你,看见这坠子,也不会让你安然逃脱。”

唐小鸢若有所思:“按照你从前的法子,要抓这妖怪不是很轻易么?再设诱饵就好了嘛。”

陆显想了想,反倒有点狡猾地笑起来:“其实,我倒有个更好的计策,你说,美人计怎么样?”他的目光转向了专心开下一局的小释。

小释没有发现陆显的古怪神色,陆显又告诉唐小鸢:“还有一件事,你家里已经不安全了,要么你搬到我这里来,要么我搬过去陪你。”

“你搬去我家?左邻右舍会炸开锅的。”唐小鸢惊了惊,脸也红了,本来严词拒绝,想了想还是说,“算了,还是我去你家吧。”

他们的计划在午夜十二点进行,小释生得清秀,陆显怕被妖怪看出破绽,不许他化形,要他假扮成娇小的女孩子,本来毫无违和感,但他自己十分恼羞成怒,被陆显推搡了好几下,才从小巷走出来,沿着墙角在大街上走。

唐小鸢看着他略显委屈的背影,很难控制自己不笑出声来。这夜无月,星子却无处不在,街道亮着许多的光,车辆横行无忌,忽然间,她又听到那个声音。

“青青,青青……”这次的声音却从小释的前方传来。小释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垂头丧气地继续往前走,陆显牵住唐小鸢的手腕,借绿植的掩护跟上小释,唐小鸢拽住陆显,打了个手势:“好像在那边。”她指着一处空旷的广场。

除了暗夜下僵住不动的双杠、秋千等休闲器物,陆显什么也没看见,

他正要猫身过去,唐小鸢又拉住了他,指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好像,他好像到那边去了。”

陆显回头去看,却什么也没瞧见,然而,四下有妖气弥漫。

他严肃了神色,脚步停顿,不再轻举妄动,前头小释已经拐了个弯,听见细细的哭泣,顺着声音找去,便在一座超级市场的屋角下看到了一个女生。

他走过去,喊了一声,女生吓了一跳,小释紧跟着跳起来,黄色的假发掉下来一半,垂在耳畔,那女生叫得更大声了,陆显听见动静,顾不得找寻唐小鸢所说的声音,忙赶到小释身边。

女孩蹲在地上不肯起来,陆显使了个眼色让小释先回去,小释白忙活一晚上,向他挥了挥拳头,一把揪下假发,转身就走了。

陆显给女孩递了纸巾,请她去附近的清吧喝杯咖啡暖暖身子,大概是因为伤心中的女生戒备心都很弱,她轻轻地点头答应了。

女生只是个普通人,她说自己叫罗伊,本来接到了男朋友的消息,来这里等他,结果等了两个小时也没有人来,又急又气,这才哭起来。

唐小鸢问她:“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你男朋友是哪里……人?”她拖长了“人”字的音调。

罗伊没有分毫不对劲的样子,擦了擦眼泪,说了唐小鸢与陆显的高中名字。

唐小鸢和陆显都吃了一惊,因为她继而说出了他们的同班同学关欣的名字。罗伊说她和男朋友常常出来见面,两个人从初中开始就在交往了,因为家里管得严,周末也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而两家的地址又隔得太远的关系,只能用这种方法出来吃个宵夜,聊聊天。

两人送了女生回家,嘱咐她这条街上有坏人出没,提醒她小心。

这天,白天上课的时候,唐小鸢被顾笑笑拉到走廊里,笑笑神秘兮兮地靠近她耳边说:“我听说,学校有传言,说你和陆显,你们两个在交往……”

唐小鸢怔住,偏偏这时候,陆显刚好经过,听见这句话,满不在乎地看看小鸢:“是吗?”顾笑笑赶紧闭上了嘴,陆显却走近唐小鸢:“你这是什么表情?跟我交往是很吃亏的事?”

唐小鸢收起惊恐和担心的神情,笑嘻嘻地反驳:“不是不是,您老人家文采出众气度不凡,当然不吃亏。”

唐小鸢没时间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整天她都在找机会,直到她帮老师分发试卷,路过关欣的位置,他正在整理上节课的黑板笔记,唐小鸢把试卷递过去,刻意停了一下:“关欣,我记得你是住宿生,是吗?”

小说《你说谁是妖精》 第13章 现代的采花大盗 试读结束。

玟玉酱吖点评:

《你说谁是妖精》是由九茗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