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天下倾歌
天下倾歌

天下倾歌

作者:春秋纨绔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3 14:10:32

最新小说《天下倾歌》是春秋纨绔的书,主要内容为:来了,这关键的时刻。若是苏清泊确认这柄短刀确实是他赠给常泽槿的那把,那常泽槿就真完蛋了。“竟然是这样吗?”苏清玄扬眉,他看着苏清泊的眼睛,语气莫名有些质问意味:“大哥,是否真如他们所说……这凶器,是你赠常大人的那把?”苏清泊也定定地望着苏清玄。他不明白,面前的人为什么要这样问他。他走上前,从靖云良手中拿起那柄短刀,端详一番。“二弟。”片刻,苏清泊把短刀放回靖云良手上道,“这确实是我当年送常兄的那柄。”
展开全部

天下倾歌第12章试读

听了苏清玄的话,秦桐默然许久。

在刑部战战兢兢干了这么多年,久经官场的经验告诉他,今天的案子绝对有隐情,作为陛下信任的朝廷大员他应该将隐情赤裸裸地揭开,但现实问题摆在眼前。

即使有隐情又能如何?敢杀朝廷重官又敢嫁祸贞良贤臣,这幕后黑手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就怕自己揭开真相后就莫名其妙被人给黑了。虽然自己对常泽槿很有好感,但还没有好到让自己倾命相救的地步。

但此刻,他或许还有一个机会。

如果凉王府的二公子愿意替他背这个黑锅,借那小子的手去得罪那些人……那么,他倒是非常乐意救常泽槿一命。况且若能得到京兆府尹的人情,那可是不得了的——常泽槿此人不仅权利大,关键是甚得圣心。

心下这么斟酌一番,秦桐便道:“是下官愚钝,小瞧了苏二公子。请。”

靖云良跟着苏清玄绕开地上的嗜血蚁,走近汪笙的遗体。

只见那汪笙侧头趴在桌上,双眼瞪大得惊人,口流鲜血,神态惊恐,好不骇人。

顺着汪笙瞪着的方向看去,靖云良发现那头的桌上摆着有残羹的瓷碗和银筷,应是当时常泽槿用膳位置,目测汪笙坐的主位距离常泽槿的客位,有直径约一百四五十公分。

为什么汪笙死前会瞪着常泽槿的位置?看汪笙这伤的,不该是凶手从背后下手的吗?

苏清玄也有同样的疑问。二人对视一眼,齐齐看向汪笙背上,那块被嗜血蚁包围的刀伤。

苏清玄开口问道:“秦大人,凶器何在?”

“在此,在此。”秦桐吩咐手下拿来。

汪夫人有些责怪地看了眼秦桐,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接到了苏清泊一记眼刀,终究不敢开口。

“苏二公子,这便是犯人行凶的凶器。”

听到犯人二字,背押着跪在地上的男子略作挣扎,最终却没出声。

靖云良作为随从,替苏清玄接过那把仍沾着血的凶器。二人看了,皆是眼皮一跳。

苏清玄哈了一声。

“秦大人哪,”他扬着眉梢道,“你是确定常大人一定是犯人吗?”

“下官愚昧,”秦大人真的很想说他认为犯人并非常泽槿,但问题是他并不能说,只得道:“咱汴京上下……有这柄西域短刀的,应是只有常大人了。”

苏清玄双眼一眯,“秦大人,照你的说法,这柄西域短刀莫不是有什么特殊来历?”

“这刀,不说是在汴京,就说是整个大华,估计也只有常大人才有的。”未等秦桐开口,朱平妃便答道,她皱着眉看向苏清玄说:“玄哥儿快回府吧,明日武会你还有复赛呢。这大晚上的,有母亲和你大哥,这儿无需你操心,快回府歇着去。”

如果这小子留在这里定然会坏她的事,朱平妃直觉着。

“回苏二公子,”秦桐看了眼事不关己模样的苏清泊,犹豫一番道:“这柄西域短刀…是令兄六年前赠予常大人的,想必苏大公子还认得这柄刀吧?”

靖云良一瞬不瞬地看向苏清泊。

来了,这关键的时刻。若是苏清泊确认这柄短刀确实是他赠给常泽槿的那把,那常泽槿就真完蛋了。

“竟然是这样吗?”苏清玄扬眉,他看着苏清泊的眼睛,语气莫名有些质问意味:

“大哥,是否真如他们所说……这凶器,是你赠常大人的那把?”

苏清泊也定定地望着苏清玄。

他不明白,面前的人为什么要这样问他。

他走上前,从靖云良手中拿起那柄短刀,端详一番。

“二弟。”片刻,苏清泊把短刀放回靖云良手上道,“这确实是我当年送常兄的那柄。”

苏清玄眼底一片冰冷。

一旁啜泣的汪夫人吸着鼻子,冷笑了声道:“苏二公子满意了吗?谁都无法否认...就是这个恶人,他杀了我家老爷!”

“就算是苏大公子当年赠我的,也不能说明我会拿这刀去杀汪笙!”

开口的,是被官兵们押着跪下的青年男子——疑犯常泽槿。

常泽槿神情复杂地看着苏清泊,又看向朱平妃。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栽赃自己的阴谋,绝对跟凉州王府脱不了关系。

“真是可笑。”他愤然道,“我难道会特意在汪笙邀我的这天,带上了别无二家的西域短刀,杀了汪笙后直接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我常泽槿虽然不过而立年岁,也自知傲气难消,可我好歹入朝多年...怎么会愚蠢到这种地步?”

汪夫人已然是濒临崩溃,此刻也顾不得形象,尖声道:“你根本就是算准了这些理由,明知故犯!老爷何处得罪了你,才让你这畜牲要下如此狠手!”

“汪夫人不要血口喷人!”常泽槿忍不住要站起来,却被押着他的官兵一把抵住。

靖云良咬牙。照这样下去,常泽槿的悲剧再度重演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虽然如今诸多疑点摆在眼前,可这位秦侍郎大人似乎没有办法凭此翻局。也或者说……有人根本不想让他翻局。

“玄公子。”靖云良轻轻扯了扯苏清玄的衣袖,低声道:“可否让属下说两句话?”

苏清玄挑眉。

“好啊。”他低声道,“你好好说说,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靖云良第一次有些感激自己的主子,上前一步,开口问道:“秦大人,小生有一事请教。您认为,常大人是如何杀死汪尚书的?”

秦桐有些惊讶的看向这个面容平平却气韵不凡的少年。

“下官以为……依照凶器的方向,常大人应是站在原位,一手按住汪尚书的头部,另一手用刀刺进汪尚书背上。”秦桐脸色如便秘般憋道。

靖云良嘴角一勾。

“秦大人,”靖云良又问道,“汪尚书所坐的主位,距离常大人的客位约有一百四五十公分,您真的确定……常大人站起身,伸了手,便能将短刀全刀身刺进汪尚书背后?”

秦桐一怔,可不是么?一般人的上半身在六十公分上下,更短的也不在少数。即使常大人站起身还伸直了手,也是够不着汪笙的。

秦桐觉得有点意思,“这位公子所言极是。”

“可这等西域孽物,除了他常泽槿,如今谁还会有?”汪夫人语气恨恨。

苏清玄的嘴角勾起一丝冷淡的弧度。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因为凶器是一柄西域短刀,又因为有自己的好大哥亲口指证,所以这件事情变得没有余地。

略加思索,苏清玄在靖云良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靖云良听罢,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有些小得意地点了点头。

“常大人,小生有一疑问。”他笑着看向常泽槿,问道:“您习惯用左手么?”

天下倾歌第13章试读

在场众人不解地这个似是随从又不像随从的少年,这是什么诡异的问题?

可也并非所有人都不明白。比如说现在一脸看戏模样的苏清玄,比如说……眼底闪过一丝异光的苏清泊。

“从不习惯。”常泽槿自然也不明白靖云良何有此问,却还是答道:“我左手曾在三年前受过伤,怕是连拿东西都难。”

靖云良得到答案,眉间竟也带了一丝笑意。

“这下小生就更费解了,秦大人。”他眨着眼看向秦桐,道:

“小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常大人的左手,平常连拿东西都难,可他是如何将这把左短刀没入汪尚书后背的呢?”

左短刀?

西域短刀还分左右的?这又是什么没听说过的操作?

“下官愚钝。”秦桐也是大为惊奇,“这位公子如何识得,凶器是一把左短刀?”

朱平妃阴沉着脸旁观,不太美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靖云良耸肩,作为九阙山东城的嫡传弟子,要是识不得这些兵器,那他还用混什么?可是现在在场的各位都是些什么身份,两位文官两位女眷两个贵公子,估计除了他主子苏清玄和曾经上过战场的苏清泊,其他人可能连真刀真枪都没怎么见过,更别提认出西域短刀的左右了。

可是问题来了,苏清玄不希望自己暴露九阙东城弟子的身份。那自己应该怎么解释,能够辨别出这西域左短刀的原因?

“这有何难?良云是我从九阙城带来的弟子,难道不应该识遍天下兵器吗?”苏清玄看着一脸纠结的靖云良,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直接开口替他解释道。

靖云良松了口气,原来苏清玄只是不想让自己东城嫡传弟子的身份暴露而已,而并非瞒下自己出师九阙山的学历。

原来这位也是九阙城出来的弟子,怪不得,了不得。众人闻言并无猜疑,只是心中暗道九阙城果真是不出凡人。

“反正我们都识不得那什么左右短刀的差别,还不是苏二公子说什么是什么?”汪夫人幽怨地看了一眼苏清玄,低声恨恨地道:“说到底,不就是想保个常泽槿……”

但无论她声音压得多低,必定不能逃过苏清玄的耳朵。

“汪夫人说笑了。”他无辜地眨眨眼,道:“晚辈想...汪尚书必然忠君爱国,是肚里能撑船的宽广之辈,定不忍看常大人无辜受刑,不想让咱们大华白白少了个忠贞贤臣吧?再者,汪尚书还是我父王的老友,我自然会尽力让汪尚书的在天之灵能看见真凶,方得瞑目。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即使现场不在少数听到那句“忠君爱国、肚里能撑船的宽广之辈”心中都暗呸了声,但如此正气凌然的一番话,出言之人又是如此的刚正不阿,还有谁人能反驳出一句话来?就连汪夫人听了,也有些自己之前想法,便开始怀疑别人另有图谋。

靖云良顿时觉得前景一片大好,上辈子的这桩惨案,终于得到扭转了。秦桐自然也是心中舒畅,估摸着常泽槿有救了,只要陛下站在他这边,而自己对案情又有诸多疑点提出,还怕自己翻不了这案子?

可事实证明,还是有人能反驳的——有人真心不想让这案子翻盘。

“玄哥儿济忠心切,本宫欣慰。”开口的自然是朱平妃,旋即见她神情瞬变,话锋一转,又皱着眉看向常泽槿道:

“可就算这西域短刀是左手用的,也改变不了常大人确乎用它杀了汪大人的事实!”她一脸严肃道,“不论这柄刀上有何问题,它都是常大人所有,汴京里不会有第二个人拥有!”

她这么说,自然是因为苏清泊承认过这柄刀。还有一个更重要、更被人认可的原因是——西域自从覆灭以来,便与中原再无联系。而中原事实上素来与西域打交道不多,商道暂且没有开通,所以中原人很少拥有西域之物。常泽槿之所以有,正是因为这是六年前,出使西域的苏清泊给他捎来的。

眼见苏清玄和靖云良又要反驳,朱平妃并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继续道:“秦大人若是不信,不妨走一趟常府。想必常大人若真是清白,也不介意搜查府邸一番...看看您的那柄刀,是否还在您府里吧?”

闻此,常泽槿脸色刷的一白。

原来他早就掉入全套了!

一个月前,他的京兆府有位仵作想要借他的西域短刀研究一番。这柄刀对他而言,无非就是以前的好友送的,他是个文人也不懂使刀,纯属是藏家里当摆设。而这个仵作他也算很熟悉了,便在第二日就借给了那位仵作。

仵作借到刀后也没有什么反常,只是没有归还而已。而自己之前完全没有在意,如今看来……之所以不还,原来是拿去栽赃自己杀人了。

所以——秦桐不可能在他的府里确认自己那柄短刀还在,那么他也就无望恢复清白。至于自己为什么能用右手拿着左短刀杀人,这些事不在那群人考虑的范围内,他们只用推脱说是自己阴险狡诈。

秦桐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靖云良恼怒地不行,汪夫人的视线也重新回到常泽槿身上。

朱平妃看着现在丝毫不想动作的秦桐,倒也不逼他,只是淡淡说道:“秦大人好好考虑吧...这件事,也确实该落实清楚的。”

她敢笃定,秦桐在这种情况下不会再搞幺蛾子。因为秦桐是个会见风的聪明人。

小说《天下倾歌》 第12章 案有隐情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和宜呀点评:

《天下倾歌》这书写得确实不错,情节紧凑,男女主感情过度自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