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仙劫变
仙劫变

仙劫变

作者:孤松听云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26 16:47:39

仙劫变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万万年后,天功门即使不再仰仗王实,也成为了整个修真界之中跺一跺脚,整个修真界都会发生大地震的超级大宗门,无敌整个修真界,王实成为修真界之中永生不朽的象征。天功门也成为了修真界之中不朽的传奇,是所有宗门心头膜拜的偶像。
展开全部

仙劫变:第1章

“一定要成功,只要+9小白成功精炼到+10就能够卖到1000多RMB,真是令人期待!”

王实双眼紧紧的盯着电脑屏幕,+9已经成功,而+10却是需要考验胆子的时候。”

“现在只需要多失败几次,就能够增加精炼+10的成功率。”

王实毕竟乃是参与过《完美国际》精炼系统的设计之人,知道精炼也是有着一定的概率的。

他身上的装备刚好有个+9,现在正好借着装备+7+8爆掉的机会,准备赌一把,来一个+10。在+7+8接连失败几次之后,他把包裹之中低品阶+4以下的小件放上去一试。

“精炼失败,精炼装备等级降为初级。”

王实大喜,小件失败,凭他的经验,这个时候+10一般能有70%到80%的成功率,轻轻的移动鼠标把+9小白装备放到了精炼系统的装备空格之处。

此时,由不得他不激动,心跳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右手握着鼠标,迟迟不敢点下鼠标的左键。

突然,王实点下鼠标左键,怀着忐忑激动的心情,静静的期待着,是否能够见证+10小白的成功。

“精炼成功!”

“哈哈,又一个+10小白成功出炉,又有1000多RMB到手,爽。”

王实见到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四个代表成功的绿色文字,高兴的站了起来。可是,由于过度的激动,脑部突然传来一阵巨疼,紧接着一阵眩晕。

“乐极生悲啊!”

“难道爆血管?”

王实心中疑惑,意识渐渐涣散,直至消失。

……

“你个不孝孽徒,看看你干得好事,居然连最基础的引地脉之火暖鼎,都做的一塌糊涂。”

“你跟了为师三十余年,炼器之术不仅没有得到提升,反而倒退如斯。今天,你的第一把法器炼制出来,如果没有达到为师的要求,因此不能成为我天功门正式弟子,趁早给我卷铺盖滚蛋。”

“现在,为师再为你简单示范一番炼器的整个过程。然后再给你一柱香时间凝神静心,好好的反思一下。”

王实身子轻微颤抖,心中一片苦涩,紧紧的盯着师傅韩封双手如同行云流水的动作。

一炷香时间缓缓而过,韩封已经把炼器之术其中几个关键环节,如控火,提炼材料,铭刻阵法简单演示了一番。

旋即,王实遵循韩封的要求闭上了双眼,准备反思。奈何一夜之间,物是人非,他却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名为天功门的修真宗门,心乱如麻,根本静不下心神。

经过一段时间的记忆融合,王实了解到天功门所在的世界,乃是修真者的世界。

修真大概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身、合体、大乘、渡劫九个等级。

今天,他要在师傅韩封的指导以及监督之下,炼制一把真正属于他自己的法器,也是天功门正式弟子的考核。

王实环视着陌生且熟悉的天功门,脑子犹如浆糊一般。

刚刚到达韩封的炼器殿,他还没有彻底的熟悉这个世界,要他炼制出,自己第一把意义重大的法器,谈何容易。

搜寻着脑海内的记忆,手忙假乱之下,居然连最基本的引火暖鼎都没有做到,旋即引起韩封的暴怒以及责骂。

王实一听韩封要他卷铺盖滚蛋,浑身一个激灵,他刚刚穿越重生,还没有彻底了解明白这个世界,就要被人驱逐,何其的悲哀。前世里,他知道,那种无处容身,处处受人白眼,厌恶的滋味是何其的凄惨以及悲凉。

想到此处,王实紧张不已,连忙搜索脑海之中纷乱的记忆。渐渐的,开始平静下来,慢慢的揭开这个世界神秘的面纱。

“王实,你个孽徒。你当为师的话是耳旁风不成,一个时辰都过去了,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随着韩封一声爆喊,王实猛然惊醒,睁开了双眼,根本不敢直视韩封双眼,俏脸发红,有些尴尬,谁叫他刚刚沉入记忆之中,忘却了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之间,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师傅,弟子不孝,一时有些恍惚,刚刚把这三十年来跟着师傅习到的炼器手法,一一梳理了一番,弟子这就开始炼制属于自己的法器。”

王实讪讪告罪一翻,为了不至于流落他出受人白眼,有一个安稳的栖息之地。不知不觉之间,已经逐渐融入了这个陌生且熟悉的修真世界。

“天功门属于炼器宗门,宗门不会直接授予弟子成品的法器,法宝。只会奖励炼制相应法器,法宝的材料。”

“而这一次将要炼制的法器,是自己成为天功门正式弟子的一次考核。不仅意义重大,而且是自己今后傍身的重要宝物,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啊。”

王实知道这次炼制法器的重要意义,况且还有韩封驱逐出宗门的强大威胁,驱使着他不得不化压力为动力,反而使得身体之中的记忆,仿佛与身居来的一般。

“天功门炼器第一步,引地脉之火,温养器鼎。”

王实依葫芦画瓢,右手凌空虚画,虽然有些别扭,但还是打出一道奇怪的法印,没入炼器大殿正中心器鼎下方的地脉法阵。

地脉法阵被激活,地面上玄奥且复杂的纹路,流动着璀璨的光华,旋即整个地脉法阵闪烁着耀眼的红光,开始沿着地脉法阵的纹路,一一连接。

嗖,一撮小火苗,突然窜出,悬停于四象法鼎鼎身之下。王实双目炯炯有神,全神贯注的盯着四象法鼎身下的地脉之火。

锵!

王实左手一引,四象法鼎鼎盖离鼎,悬停于上方一尺之处。丹田之中的灵力,如潮水一般,顺着左手没入了四象法鼎之中,开始熟悉着四象法鼎的功能。

炼器大殿一边,韩封额头青筋暴起,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他不辞辛苦,教导王实炼器三十余年,并且之前还示范了一遍,但王实的动作还是不能让他满意。

韩封不期望他乃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经世之才,但是三十余年,最最起码应该拥有能够熟练的炼制下品法器的能力吧。

可看看王实引地脉之火,温养四象法鼎,那生涩,别扭的动作,胸口之中腾地一下就冒出一股怒火。

而四象法鼎之下,地脉之火时而爆裂窜起老高,把整个四象法鼎都包裹其中。地脉之火时而犹如星星之火,点点烛光,连温暖鼎身都够呛的的低劣甚至可以说拙劣的手法,把他的肺都给气炸了。

他不知,此王实非彼王实,刚刚穿越重生,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王实不知道韩封此时的想法,为了不被驱逐出宗门,做到最好,全身心投入到第一次的炼器之中。

所以,他才会以此行动来慢慢熟悉炼器的整个流程,可落在韩封的眼中,却是如此不堪,连连暗呼朽木不可雕也。

然而实际上,他确确实实乃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菜鸟,仗着身体之中的记忆,勉勉强强维持着连贯的炼器步骤,不至于一个动作都要想上半天。

一个时辰,王实勉强把控火的法诀练习到了熟悉的地步,同时也对四象法鼎有了一定程度的掌握。

“精铁,用于提炼铁精,铁精正好是炼制下品法器的主要材料。”

王实把储物袋之中早就准备好的一吨精铁,倾倒进入四象法鼎之中。双手打出一道法诀,没入四象法鼎。

地脉之火,顿时把整个四象法鼎包裹其中,四象之口如长鲸吸水,把周围地脉之火,吸进鼎身之内。

此时,韩封双眼赤红,见到王实把一吨精铁都投入了四象法鼎之中,一颗心,狂跳不已,欲言又止,恨得牙根直痒痒的。

“一吨精铁,剔除其中的杂质,提炼成铁精,作为炼制飞剑的主要材料,能够炼制五把飞剑了,居然全投入了器鼎之中,败家子啊败家子,要是不给老子炼制出一把像样的下品法器,老子让你去当精铁矿脉当一辈子矿工。”

韩封的心在滴血,奈何此时,王实正处于炼器之中,即使他想杀人,也只能秋后算账,不然,这笔炼器材料还真有可能在王实的手中完全报废。

韩封暗下决心,一定要让王实去精铁矿脉之中当十年以上的矿工,看他小子还敢不敢如此不知轻重的胡乱提炼材料,知道不知道材料来之不易。

四象法鼎,一吨精铁置于火烧云内,随着火烧云不断的旋转,庞大的精铁,化为铁水,而其中的杂质,由于不同的属性,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剔除!”

一件法器的品质,最重要的就是材料。而提炼材料,剔除里面的杂质,正是炼器之中最重要的一步。

王实随手打出一道灵诀,把赤红铁水之中,显眼的杂质分离了出去。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精铁已经毫无杂质了。毕竟,即使是再好的炼器师,也不能保证自己提炼的材料,乃是百分之百毫无杂质的。

旋即,王实慢慢的开始加热,地脉之火升腾而起,把整个四象法鼎都包裹了起来,地脉之火从四象的口中远远不断的进入鼎内。此时,鼎内的赤红熔流随着温度不断攀上,赤红熔流开始出现断层。

今日,韩封如果不是修真者,拥有筑基后期的修为境界,恐怕因为王实此时不堪的举动而爆血管,脑抽风,心肌梗塞等等翘了辫子了。

他不知道王实的炼器之术为何会倒退到如此的地步,但还是难掩心中的火气。

“提炼材料,最重要的就是要慢慢的提高火焰温度。随着温度的逐渐提高,不同的杂质就会有不同的变化,而同类型的杂质,就会因为彼此的属性而相互聚合在一起,这样杂质就更容易被发觉以及分离。如此反复,提炼的材料,它的纯度才越高,炼制的法器,威力也越强。”

“这个混账小子,想要气死老子不成。”

仙劫变:第2章

“铁精具有足够的刚性,物至刚则易折。炼制的下品法器,需混合赤铜,方能刚柔并济。”

王实回忆着脑海之中的知识,旋即把提纯的铁精纳入储物袋中,再次倒入赤铜,继续自己的提纯工作。

如此反复,王实把储物袋之中,早已经准备好炼制下品法器的天晶石、黄铜、陨石等材料一一拿出,照葫芦画瓢,逐一提纯。

“好,提纯工作已经大功告成。”

王实脸色一喜,如释重负的想到。

一边,韩封见王实还一脸的笑意,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终于忍无可忍,于是无需再忍,终于爆发鸟。

“混账小子,你小子是不是不想在天功门里面待了,如果不想呆了,给我趁早滚蛋,为师教导你炼器三十余年,你居然给为师这样一个满意的答案!”

王实正准备思索一番,然后开始炼制自己练气期第一件意义重大的下品法器时。不料,耳边再次传来韩封怒其不争的愤怒咆哮。老脸一红,颇为尴尬,额头之上冒出黄豆般大小的冷汗。

“师傅……”

“滚,老子不是你师傅。炼器首重控火,你刚才的一手控火好生漂亮,居然越炼越回去了。把为师教给你的东西,统统还给了为师。”

“为师之前还刻意的示范了一遍,你居然还是如此混账,死教不改。”

王实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无从反驳,他刚刚穿越重生,却遇到了如此重要的时刻。

即使他记得炼器的诸多步骤,没有一定的时间练习,也不能做到熟练,一些技巧性东西更是容易遗忘,如何能够让韩封满意。

“好哇你,你是不是诚心与为师作对。炼器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提纯材料,你看看你,连最基本的提纯工作,都不得要领。”

“精铁这类低级炼器材料,你需要慢慢的提高温度,里面的一些杂质由于属性相同,自然会融化聚合在一起。”

“然后再把温度降下来,这样融化聚合的杂质就会凝固,才好剔除。这对你控火的能力要求极其之高,毕竟有些杂质的熔点与精铁的熔点相差无几,这就需要你对温度以及炼器材料有过人的见识,这样有助于你提纯材料。”

“师傅,弟子知道了。”

王实一想到韩封让自己滚,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知道,如果被驱逐出宗门,一来不招人待见,二来更是没有容身之地。想想前世,处处受人白眼的凄凉,他不想把老天爷给自己的第二次机会,轻易的放弃。

王实把储物袋之中已经提炼成的铁精拿出,倒入四象法鼎之中。不想,身前却传来韩封怒其不争的咆哮声。

“提纯材料,需一气呵成,最忌讳反复提炼。虽然反复提炼,能够增加铁精的纯度,但是正因为第二次提炼,其内的一些杂质已经彻底与铁精融合,很难分开。反而不如一次性提纯到自己所能掌控的极限来的好。”

韩封声音蓦然变轻变小,略带点怒其不争的轻视:“不过,对于跟随为师三十余年,还是如此水平的你来说,反复提炼就反复提炼吧,毕竟也能增加一些纯度。”

王实内心一颤,韩封大声骂他,他反而还能接受。但是,此时,韩封的声音,低沉,痛惜,给他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悲凉,似乎已经放弃了他这个弟子,王实内心莫名一颤。

“不,我不能被驱逐出宗门!”

“师傅,你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弟子一定努力提高炼器水平。”王实看出韩封已经对他彻底的死心,但他不能放弃,放弃等于自掘坟墓,只会让前者更加的鄙视以及厌恶。

王实见韩封只是平静的看着四象法鼎,内心一颤,咬了咬牙,开始再次提纯铁精,赤铜,黄铜,天晶石等等低级材料。

有了之前的经验以及韩封的教训,这次,王实反复提炼,谨慎,仔细的小幅度提高温度,然后反复降温,再升温,剔除其中聚合以后凝聚的杂质。

“炼器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不过,炼器大师却根本不用如此,他们只需要把炼器材料,倒入器鼎之中,即能一边提炼材料,同时又能开始真正的炼器,看来我离此距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王实回忆着韩封炼制法器的场面,按顺序把铁精投入四象法鼎之中,地脉之火,慢慢的升腾,一大块铁精慢慢的融化。

王实双手打出一道法诀没入四象法鼎之中,双手凌空虚花,四象法鼎之中融化的铁精,随着他的双手拉伸,化为一道剑胚。

同时,赤铜、黄铜、天晶石,被他一一打入四象法鼎之中,消融之后,融入铁精作为主体的剑胚。

一柄长三尺,宽三寸,漆黑如墨的巨型飞剑蓦然成型,剑体简单直接,其上无任何镂空花纹以及玄奥的密纹,以现在的审美观点来看,甚是丑陋。

王实内心颇为满意自己的杰作,而此时,也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要用灵力虚化阵法,融入剑体之中,一柄飞剑才算是大功告成。

“速灵阵,随着阵法的运转,能够加快剑体的速度。”

“巨灵阵,随着阵法的运转,能够加重剑体的重量。”

“轮回剑阵,能够幻化万千剑影,组成轮回剑阵,属于攻击阵法之一。”

这是韩封早先就已经制定好的阵法,不过,此王实非彼王实。铭刻阵法,极其重要,稍有差池,飞剑报废,即使炼制成功,也是一把垃圾飞剑。

王实尚是首次铭刻阵法,自然小心翼翼。四象法鼎之中,飞剑已经稳固。他只需要留一部分心神,稳定住器鼎之内的情况即可。

器鼎之上,王实右手凌空虚花,一勾一画,虽慢但异常坚定,片刻后‘速灵阵’一气呵成,首尾相连,爆发出阵阵灵气波动。

“凝!”

王实大喊一声,‘速灵阵’缓缓缩小,并且慢慢的融于剑体之中。王实内心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一鼓作气,把‘巨灵阵’以及‘轮回剑阵’同时铭刻于剑体之中。

‘速灵阵’,‘巨灵阵’,‘轮回剑阵’环环相扣。旋即,王实控制地脉之火,四象法鼎之内,漆黑飞剑,缓缓旋转。此时,只需要再祭炼一个时辰,即可大功告成。

“哼!”

韩封满头黑线,眼皮狂跳,恨不得冲上去把王实暴一顿。

要是让人知道他韩封教导出来的弟子,亲自动手炼制属于自己炼器生涯之中第一把属于自己的法器时。居然是这样一把黑不溜秋,造型奇丑,且难看至极的巨型飞剑,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

“师傅……恕弟子顽劣。”

王实听到韩封冷哼,显然不爽,不由恭恭敬敬告罪一声,等待韩封的点评。

韩封黑着一张脸,怒道:“你跟了为师三十余年,控火的技巧,提纯材料的技巧,炼制法器的技巧,为师都一一亲自相授,岂不知,你居然给了为师如此一个答案,实在让人失望。”

“师傅,请恕弟子顽劣,弟子一时恍惚,修炼出了岔子。所以,今天才力不从心,望师傅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千万别把弟子赶出宗门,弟子一定把师傅传授的炼器之术发扬光大。”

王实满腹委屈,不甘,唯有先找一个借口,希望韩封不要把他赶出宗门,以后再行提高自己的炼器水平。

韩封也有些疑惑,毕竟王实跟随他三十余年,依他的炼器之术,应该能够熟练的炼制一柄下品法器。

但是,看见王实今天如此低劣的炼器手法,饶是他疑惑,也大感脸上无光,心生怒气,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被这个不肖弟子给毁于一旦了。

“哼!小小年纪不知进取,就知道好勇斗狠。我天功门乃是炼器宗门,炼器之术乃是无上大道,是我天功门的荣耀。罚你去精铁矿脉采矿十年,以儆效尤。”

王实面露喜色,过了这一关,终于保住了自己的落脚之地。韩封面沉如水,转向炼器大殿之中其他两名弟子,怒叱道:“你们两人,与王实同罚。”

二师弟冯昆,三师弟司徒俊叱两人大呼天道不公,却只能打断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吞。

“起鼎,器成!”

此时,王实心神一动,四象法鼎之中,漆黑如墨的巨型飞剑已经祭恋了足足一个时辰之久,已经彻底炼制成功。

王实右手一引,四象法鼎鼎盖升腾而起。漆黑如墨的巨型飞剑破鼎而出,一道寒光一闪而逝。

“大师兄这飞剑,真……真是太丑了。”

“二师兄,你看师傅,一脸阴沉,大师兄这次真是载了,要不是前几天主峰韩峰对大师兄大打出手,抢夺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丝庚金,大师兄绝对不至于炼制一柄下品法器,都如此费力。”

“哎,是啊,这飞剑也太丑了,你看看那剑身如此之大,恐怕连下品法器都算不上,要是传出去,那我们的脸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一边,王实一脸汗颜,二师弟冯昆,三师弟司徒俊叱两人之言,虽然很小,但还是传进了他的双耳之中,脸上不由火辣辣的。

今天被他们俩拉进炼器大殿之中,一直尽在做些丢人的事情,心里很是憋屈,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叮咚。

突然,漆黑如墨的巨型飞剑之前,出现一道光幕,王实一时怔住了,这居然是他前世亲自参与设计过的精炼系统。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刚刚看完《仙劫变》,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