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青春喂了狗
青春喂了狗

青春喂了狗

作者:纯爷们儿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3 11:15:28

作者纯爷们儿的小说《青春喂了狗》主要讲的是:我的计划就是要拍赵冉冉的果照,当然不是那种全果的照片,只是让她把外衣脱掉,我不是变~态,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逼不得已,只要拍下果照,我手里就有了赵冉冉的把柄。但是我那破手机摄像头坏了,根本不能拍照,所以只好拿赵冉冉的手机拍下来,再发到我手机上。“快点把外衣脱掉!”我再一次低吼。必须要抓紧时间了,万一赵良找来可就惨了。这时,赵冉冉的情绪波动很大,她苦苦哀求我,让我放过她。
展开全部

青春喂了狗:咬人的狗

“哎吆,跟亲姐乱搞的人生气了啊。”赵冉冉嘴里叼着女士香烟,朝我投来鄙夷的目光。

她这一说,全班同学也跟着起哄,我的脸立刻红了,红得就快滴出血来。

“我没有!”我愤怒的否认,但大家依然不相信,对我冷嘲热讽,尤其是班上几个男同学,说着污言秽语,侮辱我跟菲菲姐。

我感觉此刻我的头皮发麻,脑袋都快炸了。

为什么本应是用来读书的清净校园,会变得如此的阴暗压抑,为什么学校里会有赵冉冉、赵良这样的垃圾,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本来我已经足够可怜了,老爸是个醉鬼还进过局子,老妈抛夫弃子跟人私奔,家中一贫如洗,难道就因为这个,我生下来就一定是个千古罪人吗?就要忍受人们唾骂吗?

我紧紧攥着拳头,眼圈通红,我要报复,一定要报复!但不是现在,我打得过赵冉冉,但干不过她哥赵良以及小弟们,所以我只能采用另一种方法达到目的,我受过的屈辱,定要全部奉还给赵冉冉。

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复仇的计划。

忍受着同学们的唾骂与嘲讽,我度过了无比压抑的一天,终于熬到放学,我感觉如果继续压抑下去我就要疯了。

放学后,我就回到家,从衣柜顶上取下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应该是我爸的,是我在收拾屋子时捡到的,上面刻着一个“西”字,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刻上一个“西”字,当时也没多想,直接将匕首藏在袖子里,然后再给赵冉冉发了一条短信。

我已经计划好了,今天下午冒险把赵冉冉约出来,我就有办法抓住她的把柄,从此以后在学校让赵冉冉全听我的。

我不想再依赖菲菲姐,毕竟我跟她不在同一所学校,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保护,我觉得特别窝囊,所以我要想办法帮助自己渡过难关。

我拿起手机,给赵冉冉发了这样一条短信,“现在我在刘村的废弃仓库等你,你自己一个人敢来吗?如果胆小的话就别来了,呵呵。”

说实话发这条短信很冒险,万一被赵良知道了就完了,赵良比赵冉冉要聪明得多,肯定能看出这是个阴谋。

赵冉冉可就没有她哥赵良聪明了,她从来都是把我当条狗一样,所以这次她还会把我当条不会叫的狗,她以为还会像以前那样欺负我,可她不知道,狗的天性就是咬人,不会叫的狗咬人最凶。

在学校里我不对她动手,是因为我忌惮她哥赵良,而非害怕她,她只不过是一个女生,我自信能打得过她,而且我分析她内心肯定十分瞧不起我,她越是瞧不起我,我计划的成功率就越高。

果然,赵冉冉给我回了短信,“去就去,本姑奶奶一个人也能摆平你。”

我看到她回复的短信,心里放松了许多,不过我并没有完全信了赵冉冉的话,万一这是她哥发过来的或者她哥指引她发来的我就惨了,所以我也想好了逃跑的计划。

废弃仓库周围比较杂乱,如果赵冉冉真的带了她哥来,我逃跑起来也方便。

半小时后,我已经在刘村这边的废弃仓库等候了,刘村是学校后面的一个城中村,不是很远,步行也就二十分钟吧。

由于仓库已经废弃,所以来这里的人也很少。

我没有过早的钻进仓库,如果被赵良那帮孙子堵在里面可就惨了,所以我藏在了距离仓库口很近的一堆废料后。

怎么还不来?我心里有点着急了,袖口里的匕首被我紧紧攥着,把手上全是汗水。

突然,我听到了脚步声,趴在仓库外的一堆废料后一瞧,发现是赵冉冉正朝这边仓库走来。

“许小狗,在吗?快出来!”

赵冉冉在喊我,不过我并没有立刻出来,我必须确定她哥赵良没有跟来。

“许小狗,你特娘的赶紧出来,再不出来我回去整死你!”

“许小狗!许小狗!你到底出不出啊?不出来我就走了。”

赵冉冉连喊了三声都没能把我喊出来,我一直耐着性子等了五分钟,这才站了出来,我被赵良那帮孙子当狗一样虐待,所以我必须小心谨慎。

确定赵良等人没有跟来后我走了出来,假装镇定,“赵冉冉,你一个人来的?”

“呵呵,没错,就我一个人来的,你这条狗,约我来有什么事?”

“赵冉冉,我问你,你在班里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我跟你无冤无仇,说!你为什么那样对我?”我发出一声低吼。

现在赵良不在赵冉冉身边,所以我并不怕她。

赵冉冉还以为这是在学校有她哥赵良撑腰呢,她冲着我嘲讽道:“贱狗,没仇也没怨,但我就喜欢欺负你,没娘养得狗东西,穷酸狗。”

我被她气得脸色铁青,“你再说一遍试试!”

“呵呵,我就说,贱狗,穷酸狗,没娘养的烂狗,臭吊丝。”赵冉冉得意洋洋得讽刺着,嘴巴毒的要命,全然不知危险正朝她一步步靠近。

我再也无法忍受赵冉冉的辱骂,将被我藏匿在袖口中的匕首抽了出来,我的右手颤抖得握着这把匕首,扑到赵冉冉面前,咬着牙冲她低吼:“还敢说吗?”

这时赵冉冉吓得小脸苍白,紧紧咬着嘴唇望着我,不敢出声。

当我看到赵冉冉那吓傻了一般的模样,我的心里无比的痛快。

哈哈,你不是很牛比吗?你不是社会姐吗?你不是有个打架很厉害的哥吗?现在怎么了?怂了?

我并不是因为欺负女生才会产生这种快、感,而是这种快、感来自于报仇,这是赵冉冉曾经对我欠下的债,现在我要让她还!

我拿着明晃晃的匕首,朝赵冉冉小脸比划了一下,冷笑道:“真想在你这张脸上刻个王八,你猜会不会很美?”

这一刻,赵冉冉真的后悔了,她后悔不该自己来,更不该小看我,如果她告诉她哥赵良,就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了。

“许小北,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哥绝对不会放过你!”赵冉冉的眼神无比的怨毒。

我狞笑着对她说道:“哦,是吗?我今天敢亮匕首,就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咱俩同归于尽,就算我现在放了你,将来你也不会放过我,所以,嘿嘿。”

“你、你想干什么?”这次,赵冉冉真的怕了,我看到她的嘴唇在颤抖,甚至全身都在抖动。

我摸了一下她白、嫩的小脸,冷笑着对她说:“把外衣脱掉,裤子也脱掉!”

青春喂了狗:小树林传来的怪叫

“你、你别胡来……如果你敢动我,我哥一定会杀了你!”

赵冉冉已经吓得不行了,连声音都发颤,她往后退了一步,而我也上前逼近一步。

我咬牙恶狠狠的对她说:“臭婊~子,你以为我让你脱衣服是为了玩你?我呸!我还怕脏了我东西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把你骗出来,自然是要抓住你的把柄!”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赵冉冉眼圈都红了,不过我并不可怜她,我现在活剐了她的心都有,只不过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不能犯法。

我紧紧握着匕首,威胁她道:“把你手机掏出来,快点!”

“我、我没拿手机。”

“没拿手机?你唬谁呢?我都看见你裤子口袋里鼓鼓的,快拿出来!”我又故意装出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咬着牙,狠狠的瞪着赵冉冉,只有这样,她才会被我震慑住。

赵冉冉毕竟不是一般女生,她还在跟我狡辩,“短裤里装的不是手机,而是姨妈巾,今天我出门没带手机。”

“我去你大爷的姨妈巾,我自己拿!”我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

她竟然没有设置密码,正好为我节省了时间,我找到相机功能,然后快速打开。

我的计划就是要拍赵冉冉的果照,当然不是那种全果的照片,只是让她把外衣脱掉,我不是变~态,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逼不得已,只要拍下果照,我手里就有了赵冉冉的把柄。

但是我那破手机摄像头坏了,根本不能拍照,所以只好拿赵冉冉的手机拍下来,再发到我手机上。

“快点把外衣脱掉!”我再一次低吼。

必须要抓紧时间了,万一赵良找来可就惨了。

这时,赵冉冉的情绪波动很大,她苦苦哀求我,让我放过她。

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竟然有点可怜她了,但想起我被她扇耳光,被她侮辱,被她哥赵良尿一脸,等等等等虐待,我再一次狠下了心,我甚至觉得我很可笑,一个心肠歹毒的臭婊~子而已,收起你的怜悯之心吧,当初被虐待时,她可怜过你吗?

心一横,我右手握着匕首,左手拿着手机。

“快点!否则我就自己动手了!”

可能是赵冉冉真的害怕了,她竟然真的脱下了外衣,映入我眼帘的是十分适合她性格的黑色蕾、丝。

说实话赵冉冉这妞发育的真心不错,肉肉的,捏起来手~感肯定很好,特别是胸前,要比大多数同龄女生都要挺拔。

我拿着赵冉冉的手机,对着她拍了三张照片,然后再发到我的手机上保存下来。

这下,我就有了赵冉冉的把柄,逼急了我就用照片威胁她。

赵冉冉狠狠的瞪着我,她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小母猫。

拍完照片后,我把手机还给了赵冉冉,然后我又故意吓唬她,“赵冉冉,干脆我在这里把你办了得了,反正你长得也挺水灵的,身材也超棒,就是不知道活儿怎样。”

赵冉冉厌恶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朝我脚下吐了一口唾沫,“你敢!”

我冷笑,就赵冉冉这货白送给我我还不要呢,我只想报复,只想让她承受我曾经承受的痛苦。

“赵冉冉,从今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如果你还找我麻烦,就不要怪果照泄露了!学校的不少吊丝可都想一睹你的黑色蕾、丝呢!”

我对赵冉冉说完这句话,然后转身离去,我听到身后赵冉冉的骂声,听得一清二楚。

她骂我变~态,骂我垃圾,骂我渣子,骂我懦夫,骂我野狗,我一声苦笑而过。

用果照威胁赵冉冉,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对我来说,只要能摆脱赵冉冉和赵良,我就知足了,从没想过要好好学习考个重点高中,也从没想过能当上学校老大哥,我只想平平淡淡的把初三读完,不再忍受校园暴力的折磨,其他的一切随缘就好。

在回去的路上,我握着匕首的那只右手还在抖着,心中有一丝惶恐,也有一点兴奋,我知道以后的日子,将更加不会太平,但我的手上也有了赵冉冉的把柄。

第二天,我提心吊胆的来到学校上课,却发现赵冉冉根本没来,问了同学才知道,赵冉冉请了一星期的病假。

我得知消息后,竟感到一丝自责,心想难道把事情闹大了?赵冉冉被拍了果照一时想不开了?

后来我在心里安慰自己,以赵冉冉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想不开的情况,但直到几天后我才知道,我现在的想法是错误的。

赵冉冉与赵良都不在得这一天,我过得无比轻松,好像感觉学校里的乌云不是那么厚了,校园里的气氛也不再那么压抑了。

当然了,我也没有完全放松,因为我毕竟拍了赵冉冉的果照,如果真逼急了赵良,我就没好日子过了,像赵良这种学校的混子,打起架来真的不要命,动刀子也不奇怪。

赵良之所以在学校里能打出名气,就是因为有一次捅了人,从此成了学校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还好,今天的校园很平静,我如释重负,背上书包,骑上“自带音响”的破自行车离开学校,赶紧回家吃了晚饭,然后悄悄去了中学旁边的高中。

今天晚上高中那个叫“宋哲”的大哥要跟菲菲姐见面,俩人约好了在小树林,我担心菲菲姐的安危,也很好奇两人之间的事,于是吃完晚饭后就早早的去小树林猫着了。

大约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听见小树林的东南方向传来吵闹声,其中有个女人的声音,我感觉很熟悉,很像是菲菲姐的声音。

于是我赶紧跑过去一看,发现果然是菲菲姐和一个男人,我猜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宋哲了,于是偷偷躲在几棵树后面,听着两人之间的谈话。

“苏菲,老子是你男朋友,想约你去附近小旅馆开个房都不行,你当老子是煞~笔啊!”

宋哲很凶,一巴掌甩在菲菲姐的脸上,在她娇~嫩的脸蛋儿上留下一个清晰的五指掌印,菲菲姐原本白~皙的脸,立刻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简直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菲菲姐也倔强的很,她冲着宋哲低吼道:“宋哲,我说过,在上大学之前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上床!”

宋哲狞笑一声,随后点了根香烟,“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利用我而已,根本不想当我马子,想借助我的名气,为了不让你那软弱可怜的弟弟在学校里受欺负,我说的没错吧!”

菲菲姐没有说话,她默认了,我的心像是针扎一般刺痛,原来菲菲姐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不让我受赵良欺负,这才跟高中大哥宋哲谈起了恋爱!

我紧紧攥着拳头,感到深深自责与愧疚,我一个男人,竟然要靠女人牺牲来保护我,我真特么没用!

宋哲吐掉烟屁股,朝菲菲姐扑了过去,一下子就把她按在地上,“臭婊~子,你耍了老子,老子就要玩你!”

小说《青春喂了狗》 第4章 咬人的狗 试读结束。

芳洲小娘子点评:

《青春喂了狗》这本小说故事情节合理,总体不错,适合喜欢好结局的书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