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席少的撩人悍妻
席少的撩人悍妻

席少的撩人悍妻

作者:米粒儿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12:08:26

独家总裁豪门小说《席少的撩人悍妻》由米粒儿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她走到客厅,划开手机,看到消息的来源时脸色一白。的确是席漠,不过不是发消息的人,而是消息的内容。屏幕上一张硕大的照片,清晰得几乎让人无法忽略上头的任何一个细节。照片里两人行为亲密,躺在同一张床上,而那个背对着画面的男人,就算是化成了灰她也认得出来。“太太?”保姆突然在一旁叫了她一声,司如歌这才猛地惊醒过来,一把关掉了手机。她想了想,又连忙按了关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恶魔再也无法入侵她的手机。
展开全部

15-截胡

司如歌坐着车往东山一路走,后头的一辆轿车,已经远远跟了她一路,让她忍不住绷紧了心弦。

眼看穿过闹市,车流拥挤起来,她连忙叫司机停车,自己偷偷从车上下来,躲进了路边一家咖啡厅里。

车流攒动,等她看清楚拉开车门的人,她握着杯子的手一紧,“席漠?”

席漠盯着她的目光阴冷,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你在这里干什么?”男人语气冰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司如歌咬了咬嘴唇,席漠找到这里来的原因显而易见,不就是怕自己伤害林玥吗?就算解释说自己只是想见林玥最后一面,席漠也不可能会相信她。

“坐在咖啡厅里还能干什么?”她压下心底的苦涩,朝着席漠举了举杯子,笑了笑,“你不会连这点儿自由都给我限制了吧?”

看着面前笑容温和的女人,若不是那两条短信还躺在手机里,他真要相信司如歌的话了。

他把手机重重甩到了桌上:“司如歌,我不喜欢你对我撒谎。”

司如歌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她只笑了笑,没说话。

“以我的名义骗她出来,到底还想做些什么?”席漠盯着她,眸中盛满怒火,语气却又有些无奈:“我说过会永远保护你,就算是林玥……也不会再有机会伤害你。”

终于把这句话说出口了,席漠只觉得一直以来压在心口的巨石,好像松动了不少。

司如歌一怔,抬眼看向了他,苦涩一笑:“就算是不再伤害又如何?我想要的,是你的爱啊。”

轻柔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席漠看着她苍白脆弱的笑容,心尖上像是被人狠狠的揪了一把,疼得他忍不住战栗。

周围人窃窃私语,他没有回答司如歌的话,只是挡住了众人看向她的视线。

“跟我回家。”他冷声道,抓住司如歌的胳膊,将她强制性从座位上拽了起来,力道大得仿佛要将她融入骨髓,与自己化为一体。

司如歌一声不吭,任由席漠拉着自己横冲直撞的朝外走去。

她被席漠一把丢进了车里,重重撞在座椅上,却仍旧没说话,自己慢慢爬起来,靠着窗户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

席漠的手指僵了一下,想起她刚好的伤,有些后悔自己用力过大。

车子无声的滑了出去。

席漠看着手机屏幕,他已经告知林玥不用再来,抬起头,正对上司如歌似笑非笑盯着他的双眼。

“看什么?”席漠皱了皱眉,莫名有些心虚的关掉了手机。

“你可真是在乎她。”司如歌笑了笑,看不出神情,他却下意识觉得那女人满眼都是嘲讽。

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司如歌已经转过头,视线落到了车窗外。

席漠看着那女人的侧脸,面颊弧度精致,柔软的红唇轻抿着,挺翘的睫毛像是即将振翅而飞的蝴蝶,让他有些口干舌燥。

等他回过神来,司如歌已经靠着窗户睡着了。

“开慢点。”席漠吩咐完,将司如歌的脑袋慢慢偏靠在自己的肩上,温柔揽着,调整好姿势,才彻底将身体放松,任由司如歌更加舒服的靠着自己。

司如歌醒来,发现自己竟然靠着席漠的肩睡了一路。

她没有动,轻轻眨了眨眼,贪恋着这片刻的温柔。

席漠偏头看向她,纤长的睫毛小刷子似的都能扫到他脸上,他想伸手去摸一摸的时候,司如歌已经坐直了身体,先他一步推门下车。

下车后看着席漠不悦的脸色,她瘪了瘪嘴,觉得这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她进了家门,看到保姆朝她这边张望了一下,才想起席酩被关进祖宅的事情。

但此时席漠正在气头上,她也不好提及这件事情。

“这几天都好好呆在这里,林玥那里……我会去说,你也别再想着找她的麻烦。”

席漠走进屋内,冷不丁说道,“你现在是席家的太太,别整天想着闹些幺蛾子。”

司如歌听见最后两句话,眸子里瞬间爆出光芒来,目不转睛盯住了他,不敢相信他刚才说了什么。

席漠不由得偏开了头,没有对上那女人灼热的目光。

但单是这句话,就已经足够让司如歌欢喜片刻了,她扬起嘴角,笑容温柔至极的说道:“好的,老公!”

听见她故意加重的两个字,席漠抿了抿唇,没有反驳。

而司如歌已经很满意的转身走上楼去,到了楼口的时候,她才顿住脚步,头也没回的说道。

“席漠,你会爱上我的。留在你身边的……只能是我一个人。”

她语气笃定,让楼下男人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像是被戳穿了真面目,一时竟不知道该是欣喜还是恐慌了。

席漠盯着她的背影,没有接话。

他什么都可以给司如歌,可唯独是一句“我爱你”,永永远远卡在了嗓子眼。

如果没有林玥,其实他会和司如歌永远在一起的。

席漠心中猛地一跳,这想法转瞬被他在脑子里抹去。

司如歌站在楼口,背对着那男人时,她的表情才透露了几分真实的情绪,她仍旧勾着唇角,只是眸中欢喜的光芒逐渐被一层层落寞取代。

她笑了笑,“希望将来林玥离开你那天,你不要后悔现在的决定。”

席漠半响没有回应,良久,她听到“砰——”一声,房门被重重关上了。

司如歌握着楼梯口的扶手,玻璃上映出她脸上的笑容,和眼底遮挡不住的苦涩。

她并没有信心能胜过林玥,但既然走不了,只有不择手段将席漠据为己有。

然而席漠一走,便没有回来。

司如歌躺在床上彻夜难眠,盯着窗外黑沉沉的天空,心情仿佛也被阴郁逐渐填满。

他没有回来,是去了哪里?公司?还是……林玥家?

隔日清晨,司如歌坐在客厅里,保姆将热腾腾的粥端到她面前,她看了一眼,将指尖点燃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

粥熬得很糯,也不知是不是席漠的吩咐,保姆对她的态度还算和蔼,只是送完粥后,却站在一旁不动了。

司如歌抬眼看了过去,“还有什么事儿吗?”

保姆紧张地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半响才说道:“太太,二少爷还在祖宅呢。大少爷对他不闻不问,也不让我们给二少爷送饭……”

听她几句话,司如歌就知道她究竟什么意思了。

16-惩罚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无奈的对保姆说道:“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现在自身难保,根本没有办法。”

保姆有些急了,她毕竟在席家待了不少年了,席酩为人温和,对她也亲近,她实在不忍心看着身为二少爷的席酩去祖宅遭那种苦。

“那麻烦您给二少爷送送饭可以吗?我们没那个权力去,大少爷心疼您,肯定不会为难您的。”

司如歌沉默了一瞬,心道席漠可不会心疼自己,她若是去见席酩被发现了,保不准下场比他还要惨。

但耐不住保姆央求的眼神,她咬牙答应了下来。

“我只能送送饭,其他的事情可不保证。席酩毕竟是他的弟弟,应该不会一直关在祖宅任他自生自灭的。”

保姆连连点头,司如歌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吃着碗里冷掉的粥,越发觉得难以下咽。

她带了饭出门,保姆已经和司机交涉好了,让司机带她去祖宅。

到了祖宅,她看着面前这栋古朴的建筑,和几近荒无人烟的四周,忍不住皱起眉。

“席漠可真狠啊……”她瘪了瘪嘴,走到门口。

一左一右站着保镖,看见她有些惊讶,“太太,您怎么到这里来了?大少爷吩咐了,不让任何人进去。”

她抬起了手中的饭盒,递交给其中一人,说道:“我只是来送饭的,二少爷被关在这里已经够可怜了,总不能让他连口饭都不吃吧?他毕竟是席漠的弟弟,若是出了问题,这责任你们担得起?”

祖宅的大门被打开,席酩忍不住问道:“司如歌?是你来了吗?”

她的手顿了顿,“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道:“连累你了。”

席酩没有出声,直到她等不及要走的时候,才轻声道:“是我冒犯你了……但我并不后悔。”

司如歌咬紧了嘴唇,当做没有听见,将饭盒递给保镖,连忙逃似的离开了祖宅。

连送了三天饭,三天席漠都没有回来。

司如歌闲得蹲在院子里数蚂蚁,保姆从屋里走出来叫了她一声,“太太,您的手机响了。”

她站起身,忍不住皱眉,自己可没有什么可联系的人,难不成是席漠?

她走到客厅,划开手机,看到消息的来源时脸色一白。

的确是席漠,不过不是发消息的人,而是消息的内容。

屏幕上一张硕大的照片,清晰得几乎让人无法忽略上头的任何一个细节。

照片里两人行为亲密,躺在同一张床上,而那个背对着画面的男人,就算是化成了灰她也认得出来。

“太太?”保姆突然在一旁叫了她一声,司如歌这才猛地惊醒过来,一把关掉了手机。

她想了想,又连忙按了关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恶魔再也无法入侵她的手机。

“太太,您怎么了?要不要给您叫医生?”

保姆连连问着,司如歌却头也不回朝楼上跑去。

司如歌一把关上房间门,忙不迭的落了锁,冲到了厕所里。

她扒着洗手池干呕,一股恶心无法抑制的翻涌上来,她埋头吐了许久,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反倒难受得直咳嗽,咳得双眼泛红,胸腔里咽了把柴火似的疼痛。

然而她弄得全身再怎么痛苦,脑子里的画面也依旧烙印似的,刻在那里挥之不去。

良久,她才打开水龙头抹了一把脸。

水珠顺着脸颊滚落,看着镜子里那个唇色惨白,眼角微红的女人,她想要勾唇笑一笑,然而笑容还没有整理好,泪水先一步涌上了眼眶。

她靠着洗手台缓缓滑倒,抱着膝盖蹲在角落里。

消息是林玥发来的,照片上的两人躺在床上动作亲密,林玥微笑的温柔脸庞,仿佛是对她明晃晃的嘲笑。

深夜,司如歌白天哭了一场,眼睛疼得要命,却一直睡不着。

直到卧室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的时候,她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坐起。

“……席漠?”她睁着隐隐发疼的双眼,看着门口的男人。

她伸手刚打开台灯,那男人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推倒在了床上,紧接着,灼热的吻压了下来。

他粗重的呼吸尽数喷在了司如歌的脖子上,滚烫的吻带着几分粗鲁,从她的嘴唇辗转研磨到颈脖,迫不及待的伸手去脱她的睡衣。

他紧握住司如歌推拒的双手,落下的吻带着惩罚性,突然一偏头,狠狠一口咬在了司如歌瘦削的肩上。

“啊!”司如歌被他发疯似的啃咬疼得浑身战栗,想到白天发来的那张照片,想到这三天独守的空床,心里的火气一股脑的冒了上来,忍不住大叫。

“席漠,你疯了吗?!快放开我!”

双手动弹不得,她便死死咬着嘴唇,阻止那男人唇舌的进攻,席漠拽掉了她的衣服,拉开自己的裤腰带,就想要挺进。

完本试读结束。

凡霜mio点评:

《席少的撩人悍妻》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