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阴风阵阵:冥婚夫君求放过
阴风阵阵:冥婚夫君求放过

阴风阵阵:冥婚夫君求放过

作者:戏言

状态:已完结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24 16:40:13

戏言给大家带来的《阴风阵阵:冥婚夫君求放过》讲述了:我比起余鱼,还小一些,余鱼是小孩子,我是什么。应逸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解释:“李默默,你别生气,我不是针对你,我是针对余鱼。而且,师祖既然选择你了,那就是认定你了。”我的心情有好了一些:“行了,不讨论这个余鱼了,你车开快点,我得回家了。”“好嘞。”应逸加快了车速,不过一会儿就到了我公寓的楼下,公寓的灯还亮着,我估计是应繁来了。
展开全部

认定你了

“为什么?”余鱼哭腔道,我已经能想象的出来她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了,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估计都会心软吧。

“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应逸,那么的爱你……”

应逸用十分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余鱼的话:“你爱我?余鱼,你怎么敢说出这种话?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外面有没有其他男人你心里清楚,如果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抱歉,我没法接受?我们就这样,以后别见面了。”

“应逸……”

应逸直接跑了,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

倒是追过来的余鱼,见到我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瞪着美眸,愤怒的看着我:“李默默,你到底给应逸下了什么迷魂药。”

“你们分手,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余鱼是听不懂话吗?刚才应逸不是解释的很清楚了吗?

显然,我的猜测是对的。

像余鱼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认为别人想和自己分手,会是自己的原因呢。

她们只会认为,一定是有什么潜在的外界因素,导致了他们分手。

“李默默,我告诉你,不管是应逸,还是你的那个男朋友,最后都只会是我的裙下之臣,你等着。”

她凶狠的瞥了我一眼,然后走进了包厢。

我被她最后那眼神吓了一跳,那愤怒不甘,又夹着这一种恨意。

我不解,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重新回到包厢,刚才在走廊发生的事情,自然没有人再提。

这顿饭结束之后,小清和乔乔,坐着龙飞扬的车,一起回学校了。

我本打算打车回家的,接过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车窗摇下,是应逸。

“李默默,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已经没有同学了,除了余鱼,此刻她看我的眼神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换做是其他人,我或许不会上应逸的车。

但是对方是余鱼,我又何必在乎她的心情呢,她想误会,那就误会好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打开车门,直接上了车。

报了我家的地址,车子才启动。

“李默默,上次的事,我真不是故意的,没想到到了现在余鱼还在怪你。”

“这都不重要。”

我有些气愤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她刚才竟然跟我说,她要去勾引应繁。”

静默了片刻,应逸突然大笑了起来,我给了他一个冷眼:“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李默默,你在担心这个啊。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的,就凭余鱼,根本就勾引不了师祖的。”

我撑着下巴,没什么信心道:“谁知道,余鱼那么漂亮。”

真的是漂亮的过分,感觉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品行恶劣了一些,但是其他方面根本就无法挑剔啊。

反正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应逸为什么要和余鱼分手。

“李默默,就这么跟你说吧,就算是纣王的妖妃,九尾妖狐在世,都不可能迷惑的了师祖。一个余鱼,对于师祖来说,跟个小孩子一样。”

我瞪了他一眼,心情骤然不好。

我比起余鱼,还小一些,余鱼是小孩子,我是什么。

应逸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解释:“李默默,你别生气,我不是针对你,我是针对余鱼。而且,师祖既然选择你了,那就是认定你了。”

我的心情有好了一些:“行了,不讨论这个余鱼了,你车开快点,我得回家了。”

“好嘞。”

应逸加快了车速,不过一会儿就到了我公寓的楼下,公寓的灯还亮着,我估计是应繁来了。

“那我就先走了。”下了车,我对应逸说道。

应逸跟着下了车,支支吾吾道:“李默默,上次我跟你提的事,你有没有和师祖讲呢。”

我故作不愿,冷哼道:“你还没有告诉我应繁的真实身份。”

“哎呦,我的师祖母,你就行行好,别为难我了,师祖都不愿意告诉我,我要是说了,还能活着吗?”

“那就免谈。”我冲着应逸吐了吐舌头,大步跑了进去。

到了门前,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应繁果然在,他靠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瞥了一眼回来的我,连招呼都没有和我打。

该不会是我出去吃饭,没叫他,他生气了吧。

“那个……”我慢慢地朝着他走了过去,试探性的解释,“今天乔乔的男朋友请吃饭,我就去了,没叫你是因为小清没男朋友,我得陪她,你去了的话,我就要陪你了,到时候多尴尬是不是?而且,你也不吃东西,干坐着你也无聊。”

我觉得我解释的很好,他听完之后,总应该明白了吧。

应繁的眼眸微微抬了一点,然后又一个冷哼。

“喂……”生什么气嘛,莫名其妙。

都是老妖怪了,还跟个小男生一样。

我心中忍不住吐槽,就在我要走的时候,应繁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把我困在他的怀里,对上了他的眼,他黑色的眼眸,隐隐透着一抹深紫色。

“为什么坐应逸的车回来。”憋了半天,他吐出这么一句话。

原来闹了半天是因为这个啊,刚才应逸送我回来,他应该看到了。

“我本来想打车回来的,他想要送我,我就答应了,毕竟省了一笔打车费。”

听了我的解释之后,应繁才松开了我。

“不是给你卡了吗?不用给我省钱,而且,你不会打我手机号码,让我来接你吗?”

我……说真的,我也想过给应繁打电话,但是这个念头刚起,就被我压下去了。

应繁这个人,神出鬼没,飘忽不定。

我根本找不到他,每一次都是他来找的我。

有的时候,他会突然的出现,也有的时候一消失就是好几天。

“打给你,你会来吗?”

“只要你打给我,我肯定来。”

我点头:“那好,下次我打电话给你。”

他沉闷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应逸这小子,跟你说了什么?”

“他大概是在讨好我吧。”

“讨好你什么?”

我刚才本就是在和应逸开玩笑,如果我真的能够帮到应逸的话,不如就和应繁说说,不行的话也没关系。

只要你能跟我在一起

“他让我跟你说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让你指导他一下。”

应逸自然明白了指导这两个字的意思。

“哼,别管他。”

“那你是教还是不教。”

应繁弯腰搂住了我,把脑袋放在了我的肩膀处,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声音略带慵懒:“有时间再说。”

那就说明,还有戏。

这一夜,应繁只是单纯的抱着我,什么都没做,第二天一早送我去了学校。

他告诉我,这几天他有点忙,可能不会过来,我点了点头,也没问他去哪儿。

反正问了,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苏慧恢复了过来,只是偶尔还能看到她眼中的落寞,不过总算没事了。

因为美术系里要准备一份设计稿,所以苏慧几乎整天都在画室,不怎么回宿舍,乔乔正在热恋中。

而我和小清只能相依为命了。

比起我,小清的生活真的是充实太多了,抱着她无数的二次元老公,和三次元欧巴,天天发花痴。

好无聊啊,没课的日子真的是无聊。

我躺在床上,小清扯了扯我的被子,我把头露了出来:“怎么了,小清。”

“默默,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吗?”

“你哪儿不舒服啊?要不要先去医务室检查一下?”

小清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我前男友,虽然我们分手了,但是毕竟是一个地方来的,医院把电话打到了我手机里,我总不能不去吧。”

“你确定,你真的要去?”

虽然,我没怎么谈过恋爱,但还是明白见前男友,可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我要去,但是我有点怕,你陪我吧。”

行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因为是正午,天有点热,想在外面打车,一时间也打不到车。

“要是有人能送我们去,就好了。”

送?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小清,你等我一会。”

我拿出手机,快速的打了一个电话:“对,送我和我朋友去南川医院。”

应逸在电话那头回应:“好,我马上就来。”

“嗯,我等你。”

很快,应逸开了一辆跑车,停在了我和小清的面前。

他十分绅士的下车,给我和小清打开了车门。

小清在我的耳边说道:“默默,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你不喜欢他,还让他过来,接受他的好意……是把他当备胎吗?”

确实,有那么一部分的女孩子。

明知道男孩子对自己的心思,明明也不喜欢,但是不拒绝对方,还一直接受着对方的好意,把对方当做备胎。

但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显然只有像余鱼这样有资本的人才做的出来,可是,我并不提倡这种行为。

“你别瞎说,我和他存在一点误会……他和我男朋友是认识的,我们现在也是朋友。”

小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是,你可不是余鱼这样的人。”

南川医院!

我跟着小清一起到了病房,见到了小清的前男友,赵寒风。

长得确实不错,难怪当初会被余鱼看上。

可是,赵寒风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了,整个人有气无力,精神萎靡。

“赵先生几日前的情况还是不错的,腿伤治疗也接近了尾声,可是最近也不知道什么了,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差,每天都要输营养液,不如你打个电话让他的父母过来一趟吧。”

“好的,护士,我知道了。”小清回应。

等到护士走了之后,小清才跑到了赵寒风的病床前:“寒风,你怎么了?”

赵寒风无神的双眼朝着小清看了过来:“小清,你来了?余鱼呢,余鱼在哪儿?”

听到赵寒风这个时候,还在提余鱼,小清差点一巴掌打在了赵寒风的脸上,但是举起的手,在看到他虚弱的模样,又慢慢的放了下来。

“余鱼到底有什么好的,她不要你了,她已经和你分手了,你清醒清醒吧。”

“小清,我知道你不喜欢余鱼,但是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她没有不要我,刚才她还来看我呢。”

“这只是你的幻觉。”小清整个人激动的抓住赵寒风的手。

赵寒风也没有反抗,脸上露出荡漾的笑容,仿佛沉浸在自己所幻想的美妙世界里。

小清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下,唇瓣被牙齿咬的发白,她就这样静静的等着看着……

直到赵寒风完全睡着了,她才退出了病房。

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小清抱着我一直在哭。

“默默,之前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上次我来看他,他跟我说他之前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喜欢余鱼了,可是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是余鱼真的来看他,对她说了什么吗?”

对此,我也不知道,只能无声的安慰她。

好在,小清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

哭了一会,也就冷静了下来。

“我去给你买瓶饮料,你在这里先坐会,小清,有什么事,我们回学校再说。”

她冲着我点了点头:“谢谢。”

我拿着零钱,到了自动贩卖机的门口,却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

我好奇的把头凑了过去,面对面在说话的男女竟然是应逸和余鱼。

看来赵寒风说的,余鱼来医院看过她,说不定是真的。

“应逸,我们和好吧。”说话的语气竟然没有之前的请求,甚至有些高傲,应逸怎么可能答应。

之前余鱼哀求,梨花带雨,都没有让应逸答应。

可是……

“真的吗?余鱼,你真的愿意和我重新在一起吗?我保证会一辈子对你好,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余鱼伸出修长的手指,抬起了应逸的下巴,嘴角勾起了一个邪魅的弧度。

“我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

应逸连连点头:“是,只要你能跟我在一起。”

……

接下去的话,我没了心情继续听下去。

这个世界疯了吗?之前还口口声声说不喜欢余鱼的人呢,竟然现在是这幅鬼样子。应逸刚才对余鱼模样,就好像把余鱼当做是他的女神了一样。

我没把看到余鱼的事情告诉小清,回去的时候,我一直看着应逸。

他似乎很正常,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

这是怎么回事?

小说《阴风阵阵:冥婚夫君求放过》 第12章 认定你了 试读结束。

晓枫公子点评:

第一次给评论,真心的觉得《阴风阵阵:冥婚夫君求放过》写的不错,轻松,搞笑,很好看,一晚上没睡追完了,作者戏言大大快快更新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