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一品郡主
一品郡主

一品郡主

作者:天外一笑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6:44:27

这本书《一品郡主》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她把此疑问说出,邱梦泽陷入沉默,再开口时明显有些压抑。 他道:“总要有人拖住匪徒,不然影壁暴露,全村都没有活路。” “明村不过是个小村,人数本就寥寥无几,身强体壮者早就奔逃,留下的皆是老弱妇孺。地窖中你也看见了,如今村中,只有我一个青年。” 二人再次陷入沉默,片刻他接着道:“科举我也想过,只是满村弱小,我若离开,他们待如何。”
展开全部

一品郡主第2章试读

她这才仔细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自己所在应该是一处地下室,四周封闭不见光亮,只有一盏烛光映亮黑暗。四处都是土墙,自己睡在一堆稻草上,身上盖的是一床破破烂烂的棉絮被。中间放了一张瘸腿的桌子,桌子旁有一个半旧不新的木桶,勉勉强强盛了半桶水。

  男子坐在一个土墩上看不清身形,只看那腿也是十分颀长。他身上穿了一件少了半截袖子的白色布衫,头上扎着同色布带,将一头黑发束于脑后。

  她默默瞅了一眼自己肩膀上包扎的布料。

  同色布料,破了边的麻衣,甚至因为奔波沾的土都与男子身上一模一样。

  她十分愧疚的挪动步子,在他身侧扭捏半天还是拉着他另一只完好的袖子可怜巴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一时激动误会你 ,你…你莫生气。”

  男子看她一眼,澄如明月的眸子看的她老脸一红。她尴尬的咳嗽两声接着道:“你要生气也行,只要你不赶我走,打骂随你!”

  她闭着眼伸出脖子,别说挨打,就是做牛做马她现在也不出去。外面那一伙土匪毫无人性,被他们逮到不知要死多惨。

  男子盯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噗呲一笑,一把拍开她,故意戏弄道:“打你作甚,打的我手疼。”

  “那……难道要以身相许,这个不行的,我今年才18,还是个孩子。”

  “谁要你以身相许!”

  男子瞧着她万分不情愿的样子笑的开怀:“你以身相许,我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你情愿我也不情愿。”

  “你这个人!”

  本来对着他笑容犯花痴的孟拂颜一下子回过神,这人嘴巴怎么这么毒。虽然他说的是实话,可怎么着也要照顾一下自己女孩子的尊严吧。

  她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望着一脸真诚等她说完的男人,违心附和:“说的真——对!”

  男人闻言心情甚好,孟拂颜终于想起正事。她迅速调整神情谨慎问道:“敢问公子,如今是何年月?”

  男子转头看她,孟拂颜心虚低头,赶忙补充:“我又是被水淹又是被贼追,我…我…记忆有些混乱。”

  男子瞅她一眼,可存日月的眸光一闪,悠悠开口。

  “如今是东陵乾元十八年,此地唤做明村,地处东陵与北冥边界,乃是两不管之处。”

  “昨日追你的贼人乃是此地的匪寇,因为今年洪涝没来得及交保护费,便带人屠村。”

  “如今我们所在之地乃是明村存放地瓜的地窖,待在这里的是明村所有幸存的人。”

  “所有幸存的人?”

  她闻言疑惑,四处打量,只见距她十步远的黑暗中明显有人动作呼吸之声。

  男子察觉她的目光端起烛火,只见不远处的墙边瑟瑟窝着数十人。大人小孩抱在一处,一脸戒备盯着她。

  孟拂颜想要向前,男子横跨一步拦住她动作,刚刚嬉笑如常的目光一下变的凌厉。

  “你是谁,哪里来,为何出现在村外”

  他凌厉的目光看的她一激灵,不自觉答道:我叫孟拂颜,从……从……”

  她攸的一下回神,从哪里来,难道要说从另一个世界。这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还处在封建时代,保不准就要把她沉塘。

  若要撒谎,自己对此处一无所知,地名编也编不出来。

  若是不说,被当成奸细怕是也讨不了好。

  她垂眸沉思,男子却是脸色一沉,厉喝:“支支吾吾没有章法,难不成是匪寇派来的奸细!”

  “不不不是。”

  孟拂颜急忙否认,焦急之时灵光一闪,答道:“我是孤儿,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从小流浪,也不知东南西北,走着走着就到了此处,莫名其妙被贼追,大哥你可不能冤枉我啊。”

  男子盯着她,孟拂颜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只觉得此人目光如箭,仿佛所有谎言都要在他面前拆穿。

  她壮着胆子与他对视,男子先是一愣,然后薄唇一掀还想再问,只见远处一堆人中颤巍巍走出一名老者,拉着男子的手劝道:“梦泽啊,她只是个姑娘,你别问这么急,我看她不像是坏人。你瞅个机会再把她送走,可别连累了人家。”

  邱梦泽闻言沉吟片刻点头:“村长说的是,我待会就送她出去,你先让村民们出来吃点东西喝口水,我出去看看情况。”

  老者闻言对身后招手,缩成一团的村民见状一个个戒备着走出来,在确定孟拂颜无害后,拿起勺子一个接一个喝起来水来。

  村长端起豁了口的碗递给她,浑浊的双眼露出善意的光辉:“姑娘,这是没用过的,你喝吧。”

  孟拂颜接过水碗很不是滋味,这一群淳朴老实的农民窝在一隅苟且偷生,而那些毫无人性的畜生却在外面横行霸道。

  她就着碗沿喝了一口,把几乎没动的水双手递还老者。

  他们无偿救她,她岂能再多占他人资源。

  她寻到坐在一边的邱梦泽挨着坐下,嘻嘻哈哈的脸上满是严肃道:“梦泽?”

  “邱。”

  “什么?”

  “邱梦泽。”

  “……”

  原本一脸严肃的孟拂颜瞬间破功,看着眼前一脸正气纠正她错误的男子妥协道:“好好好,邱梦泽。”

  她再次调整神情,布满灰尘的脸上满是严肃道:“你们就打算一直窝在这里吗。”

  邱梦泽似是没想到她有此一问,先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调整神情,如常道:“当然不,这里暗无天日,岂能苟且偷生一辈子。”

  “那你打算如何做。”

  “无非是逃与降两条路而已。”

  邱梦泽答的坦然,孟拂颜却没来由觉得不对。这样清风明月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出这样没骨气的话呢。

  她终是不死心问道:“难道你就没想过反抗吗?”

  “反抗?”

  邱梦泽终于转脸看她,一双凤眸平静无波看不清思绪,他问道:“如何反抗,他们身强体壮武器尖锐,我们全是老弱病残,一生未摸过杀人刀。这样的反抗,有几分胜算。”

  “那官……”

  孟拂颜刚刚想说官府,此话刚刚出口便立即意识到不妥。两不管之地,哪里来的官府,只有狼狈为奸的官匪勾结。

  她沉默,邱梦泽看了她一眼也转回头,一时间空气安静的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转过头盯着他,眼神坚定且有光芒:“如果我们自己有官呢?”

  邱梦泽低敛的眸子突然一颤。

  自己当官么……

一品郡主第3章试读

说干就干,孟拂颜立马拉着邱梦泽把此事说与村民听。老村长浑浊的双眼一闪,略带为难道:“倒是个好主意,只是我们目不识丁,科举之路如何行呢?”

  “邱梦泽也不识字吗?”

  虽然邱梦泽与他们穿的一样破破烂烂,不知为何,孟拂颜总觉得他不属于这里。即便他身着布衣,言谈举止不骄不躁胸有成竹。即便身处乡野,却掩不去周身才华。

  在他身上有一种淡然疏离的气质,而这种气质,乃是上位者专有。

  孟拂颜不相信这样一个通医理、朗如竹的男子会是一个乡野莽夫。

  她这话说的太快,完全没经过大脑。当她说完看见周围村民奇怪的脸色后,立刻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

  她神色谨慎:“我说错什么了吗。”

  邱梦泽脸色很沉,老村长似是有些为难,道:“梦泽的确是识字的。”

  不仅识字,且满腹经纶。

  “只是这条路,梦泽不能走!”

  老村长说的坚定,孟拂颜不解的看向四周,发现村民个个都与村长一样,虽然希望破灭后略带沮丧,却尤其坚定的不同意邱梦泽出仕。

  孟拂颜明了,其间怕是有何不可言说之事。作为一枚穿越而来的高材生,言情小说看的也是不少,这邱梦泽保不准就是什么流落在外的皇子。

  然而出于礼貌,这些不能问。

  四周陷入沉默,她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村长言道:“梦泽啊,你瞅个机会把孟姑娘送出去吧,莫被我们连累了。”

  她急忙想否认,邱梦泽却是拉起她的手就走。她偷偷瞅他,只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下颚满是阴沉。

  她惊讶,低着头跟在他后面一路出了地窖。二人沉默,承受不住压抑的孟拂颜想开口改善一下气氛,谁知邱梦泽突然转脸。突然拉近的距离让她心下一颤,他纤长的睫毛几乎扫到她脸上。

  邱梦泽也是一愣,可他终究不像孟拂颜喜怒形于色。他默默退后半步,略沉吟片刻后,道:“你想离开吗。”

  “想!”

  孟拂颜答的迅速,然后在他略带惊讶的眸光里接着道:“可要在去除匪患后。受人恩惠岂有不报之理,你们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必定不会独自逃跑。”

  “那么邱兄,我瞧着你是有什么好的计策不成。”

  她说的诙谐,一双明眸满是狡黠。邱梦泽忍不住笑出声,学着她神神秘秘的表情负手望天道:“计策不敢当,略有一点小计谋,不知姑娘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二人站在满是稻草的土屋内相视而笑,满室光辉。

  邱梦泽带着她顺着稻草边穿行而过,孟拂颜这才发现,原来所有稻草堆边后面都有影墙。只是角度刁钻,不经常出入的人根本发现不了,这也是为什么上次邱梦泽将她拽走却没被发现当然愿意。

  只是有一点她不理解,既然影墙隐蔽,为何还会有这么多人暴毙于外,幸存的不过七八十人而已。

  她把此疑问说出,邱梦泽陷入沉默,再开口时明显有些压抑。

  他道:“总要有人拖住匪徒,不然影壁暴露,全村都没有活路。”

  “明村不过是个小村,人数本就寥寥无几,身强体壮者早就奔逃,留下的皆是老弱妇孺。地窖中你也看见了,如今村中,只有我一个青年。”

  二人再次陷入沉默,片刻他接着道:“科举我也想过,只是满村弱小,我若离开,他们待如何。”

  “那就让我们去除匪患吧。”

  孟拂颜眉眼飞扬,带的邱梦泽心情大好。他从一边稻草堆里掏出一个双肩包递还给她,孟拂颜惊喜异常,双肩包竟然回来了。

  她急忙接过打开,里面东西一览无余。除去被水泡坏的和丢失在另一个时空的东西,就连姨妈巾都在里面。

  她红着脸把姨妈巾往里塞塞,然后掏出一个小药箱让邱梦泽重新给她消毒包扎。她又仔细找了找里面可以充作武器的装备,二人整理完毕后便开始讨论作战计划。

  邱梦泽示意她附耳,在她耳边细细讲了半天。孟拂颜听了笑的揶揄:“怪不得你对于我想灭匪一事只有惊讶没有震惊,原来邱兄早有准备啊”

  “不敢当,还要劳烦孟姑娘全力配合”

  “当然,小意思”

  孟拂颜拍胸脯保证,确认外面安全后,身形一转出了影壁。

  邱梦泽看着她消失在拐角的身影垂眸,其实那天救她,他是有私心的。

  安于一隅从来不是他所求,他要的是展翅于天,一鸣惊鸿。

  然而,他需要一个人帮他脱困,哪怕只有一丝希望。

  他也转身出了影壁,颀长的身影决绝如斯,甚至于,绝情。

  孟拂颜出了影壁没多远,就听远方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侧身躲进一间土屋,借着裂缝观察外面情况。

  邱梦泽说的没错,这些土匪两天来一次,来一次便是一次扫荡。他们知道这里还有人烟,能抓一个是一个。

  只是他们倒霉,邱梦泽日日外出,然而在他的智商碾压下,他们寻不到一点儿通往地窖蛛丝马迹,甚至于还让她逃脱了。

  只是食物有限,靠着邱梦泽一人怎么能弄够几十人的食物?他只能把食物存在村里,食物一旦被发现,那些幸存者即便不被杀死也会被饿死。

  她如今的任务,就是把他们引向邱梦泽提前布置好的机关处,一举击杀。

  这次外面来了六人,五人黑衣黑衫面朝她而站,蒙着面巾看不清脸。还有一人着水青色衣衫背对她站立,头发随意束起,余下的头发散于身后。他倒是没有带面巾,发丝遮挡之下只能看到一道若隐若现的侧脸曲线。

  瞧着身形,应该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观察完敌情便要开始行动,吃了压缩饼干的孟拂颜体力充足,身形一晃来到他们百步处,待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后撒腿就跑。

  面朝她站立的一名黑衣人立马发现她身影,他一脸激动上前一步,对那名未蒙面的青年道:“老大就是她,前天阴了我们的小娘们”

  被称作老大的男子闻言回头,出乎意料竟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郎。唇红齿白却无半分粉面之气,发丝随着动作舞动,露出一双明亮如星的眸子,衬得他更加鲜活俊美。

  少年闻言放目远望,只见一道灵敏至极的身影在前方匆慌奔逃。

  那道身影一边跑一边捂住肩胛,地上顺着她的足迹撒了一路的鲜红液体,那人身形踉跄,几次险些摔倒。

  只是怎么看都有些假。

  自然是假的人,为了造血,可是浪费了她整整一袋子番茄酱,这可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包啊!

  她越跑越急,身形越来越晃,在她快装不下去即将跑出他们视线时,那少年终于朝后一挥手骂道:“敢欺负我兄弟,我看是不想好了,给我追了”

  话音未落人已动,他看着远远被他甩在身后的黑衣人们皱眉:“你们就不能快点吗,这速度比蚂蚁还慢,活该被欺负”

  黑衣人只能暗自叫苦,默默加快速度跟上。

  这个新来的老大真他妈厉害,年纪轻轻就能两招打趴大当家,瞧瞧这速度,跟风似的。

  少年不管他们,身形一晃便是数米。他来到村外的小树林前不再动作,看着不远处因为虚弱摔倒,并滚了几个圈的女子慢慢停下了脚步。

小说《一品郡主》 第2章 知己知彼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琬凝mio点评:

第一次给评论,真心的觉得《一品郡主》写的不错,轻松,搞笑,很好看,一晚上没睡追完了,作者天外一笑大大快快更新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