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邪王强宠:一只王妃出墙来
邪王强宠:一只王妃出墙来

邪王强宠:一只王妃出墙来

作者:闵糖糖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4 15:35:00

《邪王强宠:一只王妃出墙来》主要说的事情,看看闵糖糖是怎么讲的:“本王什么时候喜欢了?!”简玉珩眉头一皱瞪着曲华裳。 “你不喜欢,那那天你看到什么姬在跳舞的时候,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曲华裳撇了一下嘴:“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呢。” 闻言简玉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打算在理会曲华裳便加快了脚步。 “王爷,你等等我啊,你走这么快是不是害羞了呀?”曲华裳小跑的追上简玉珩一脸贼嘻嘻的说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什么姬啊,我那天看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
展开全部

邪王强宠:一只王妃出墙来第17章试读

  “你刚才为什么跺脚?!”简玉珩防备的看着曲华裳。

  闻言曲华裳微微一愣,这货怎么了?干嘛突然变的神经兮兮的……

  “你别跟本王装傻,你刚才为什么跺脚?”简玉珩眉头一皱。

  不是他想怀疑曲华裳,而是因为刚才曲华裳这无缘无故的举动实在太过于奇怪了。

  “我,我就跺跺脚怎么啦?”曲华裳一头雾水,这货突然这样是想干啥?

  很明显简玉珩是不相信曲华裳说的话,便狐疑的看着她,曲华裳看着他眼中的狐疑微微挑眉随即说道:“你这个家伙,不会以为我在给什么人暗号吧。”

  “我这个家伙?!”简玉珩眉头一皱:“曲华裳你注意点你说话的分寸。”

  这个女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自己就应该直接把她的脑袋扭下来,让她一天摇头晃脑的惹自己心烦。

  “现在不是争论谁家伙谁不家伙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你又开始怀疑我要害你了是吗?”曲华裳没有好气的瞪着简玉珩。

  简玉珩眼眸一闪有一些心虚的说道:“本王没有!”

  “你有!”曲华裳瞪着他上前一步,简玉珩下意识后退一步。

  “感情你嘴上答应我,要跟我一起出来爬山,在心里居然还是怀疑我是不是图谋不轨啊?!”曲华裳冷笑一声,简玉珩一阵心虚并没有回应。

  “我说,我亲爱的王爷啊,你是不是有什么被害妄想症啊以为这天下所有的人都要害你?!”

  “不是以为而是事实。”简玉珩皱眉看着眼前才到自己肩膀的小女人冷声道:“在这个世界想要害本王的人多了去了,本王不得不怀疑!”

  曲华裳看着简玉珩好一会儿随即不自然的转移开目光:“不懂你在说什么。”

  曲华裳又怎么会不懂简玉珩在说什么,就连皇上他的侄儿都想要害他,何苦是其他人。

  “不懂得话就一直不懂下去,不然哪天你懂了,本王便保不了你了。”简玉珩说着便抬腿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说的好像你有多厉害似的,我用你保护。”曲华裳没有好气的跟上去嘴里还嘀咕着。

  “最起码现在本王可以护着你。”简玉珩看都不看曲华裳。

  闻言曲华裳微微一愣不自然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便开口道:“我不需要王爷大人你的保护,你呀,就只要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不是这天下人一直都有人害你吗?”

  “那你会害本王吗?”简玉珩转头看向曲华裳。

  曲华裳微微一愣,不自然的抿了一下嘴唇:“谁知道啊,或许哪天姐姐心情一个不好就把你的秘密给泄露出去,所以你最好把你自己的秘密给藏好了,不要让我发现。”

  曲华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但是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一些可怜。

  生在帝王家总是有一些身不由己吧……

  简玉珩无奈的看了一眼曲华裳,然后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晃了晃。

  “撕~”曲华裳倒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简玉珩的原因,而是那天晚上简子敖掐的有一些用力,虽然没有青紫,但是一碰还是有一点疼……

  “本王并没有用力。”简玉珩收回手眉头微皱。

  “我睡落枕了,跟你没有关系。”曲华裳随便扯了一个借口,闻言简玉珩微微挑眉随即说道:“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能发生在你的身上。”

  “落枕有什么奇怪的,你没有落枕过吗?还是说你又怀疑我落枕是不是有问题?!”曲华裳没有好气的瞪着简玉珩。

  “本王什么时候说怀疑你落枕有问题了??曲华裳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敏感啊?!”简玉珩有一些无奈的看着曲华裳。

  “你一直就有怀疑我好不好?!”曲华裳不服气的瞪着简玉珩说道:“你之前先是怀疑我书信有问题,后来又突然神经兮兮的问我会不会骑马,刚才还一脸防备的问我干嘛跺脚,现在问我脖子落枕为什么这么奇怪,感情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一个大特务了是不是?!”

  “……”简玉珩一下就回应不上来了,本来自己还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听曲华裳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有一些小肚鸡肠了。

  “本王什么时候神经兮兮的问你会不会骑马了?!”简玉珩不服气的瞪着曲华裳。

  “昨天啊,你是不是问我了?”曲华裳一脸我不服的样子。

  “那是因为过几天皇上要举办狩猎,本王顺口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简玉珩无奈的看着曲华裳。

  闻言曲华裳微微一愣,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没有完全放松。

  或许就像是简玉珩说的,他是因为狩猎才问的自己,但是同时不可能排除他只是因为觉得自己察觉到了什么而找的借口。

  “那你还那么一脸严肃的问我!”曲华裳没有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本王何时不严肃了,你以为本王像你一样吗?”简玉珩说着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一点也没有一个女孩子的样子。”

  闻言曲华裳微微一愣,随即没有好气的看着他:“你别重伤我啊,我是一个女孩子被你这么一说,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你还会伤心,本王看你这脸皮厚的快有这皇后的城墙了。”简玉珩没有好气的白了一眼曲华裳。

  曲华裳微微挑眉,随即一脸贱兮兮的凑近简玉珩:“所以我这不是厚穿了城墙来找王爷大大你了咩~”

  简玉珩听到曲华裳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即没有好气的看着她:“曲华裳,你别拿出这种青楼女子的样子。”

  “……”曲华裳笑容瞬间消失在脸上随即双手环胸冷笑一声:“青楼女子,我看你到是喜欢的紧不是吗?!”

  “本王什么时候喜欢了?!”简玉珩眉头一皱瞪着曲华裳。

  “你不喜欢,那那天你看到什么姬在跳舞的时候,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曲华裳撇了一下嘴:“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呢。”

邪王强宠:一只王妃出墙来第18章试读

  闻言简玉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打算在理会曲华裳便加快了脚步。

  “王爷,你等等我啊,你走这么快是不是害羞了呀?”曲华裳小跑的追上简玉珩一脸贼嘻嘻的说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什么姬啊,我那天看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

  简玉珩眉头一皱,没有理会曲华裳的话。

  “也对,我理解你的感受。”曲华裳一副我懂的的样子看着他:“你是一个王爷嘛~她又是一个风尘女子,可是偏偏你却喜欢上这种风尘女子,唉,王爷爱上艺妓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说着曲华裳一脸悲痛的叹了一口气,一副很是惋惜的样子:“我懂我都懂,你放心,我呀,一定会帮你的。”

  “……”简玉珩无言的看着曲华裳,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病啊。

  “我尽量让你们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哈。”曲华裳一脸开心的对简玉珩比了一个心,自己给简子敖那个狗皇帝做眼线的时候,就觉得对不起简玉珩。

  现在到是找了一个机会弥补他,让他还当王爷的期间好好的跟自己喜欢的人谈个小恋爱,这样就很好了呀。

  想到这里曲华裳便傻笑出声,自己手上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她微微一愣。

  “你干什么握着我的手?”曲华裳一脸疑惑的看着简玉珩。

  “本王从来都不喜欢吃鸡肉,说真的本王倒是挺喜欢做酒的曲子。”说完简玉珩微微一笑松开曲华裳的手把她甩在身后。

  曲华裳一脸懵逼,这货说的什么啊,他跟自己说的好像不是一个事情啊,不过,他也可能是明白自己说什么,但是害羞吧。

  想到这里曲华裳露出一个贼嘻嘻的笑容:“小王爷,等等我啦。”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小路上,曲华裳手里拿着粉色的小花晃啊晃的。

  “这是蘑菇吗?”曲华裳停住脚步指着地上的蘑菇问道。

  “是吧。”简玉珩无所谓的回应。

  “王爷,我们采一些蘑菇回去吧,然后晚上吃蘑菇怎么样?”曲华裳一脸开心的问道。

  “你要是想吃蘑菇,本王叫跟做就是了,何苦自己动手去采。”

  “自己动手更有意义嘛~”说着曲华裳便脱下自己的外衫。

  “你突然脱衣服干什么?!”简玉珩被曲华裳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

  “包蘑菇啊……”曲华裳一脸懵逼的看着简玉珩。

  他又怎么了?

  “你一个女孩子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脱衣服,你还有没有羞耻心啊?!”简玉珩眉头一皱一副曲华裳做错了天大的事情。

  “大哥。”曲华裳一脸无奈:“我就脱一件外衫怕什么啊?我这还有好几件呢。”

  古人的封建老思想,也是醉了。

  闻言简玉珩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随即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扔到曲华裳的脚边:“用本王的。”

  “哦,好啊。”曲华裳没有异议的穿回衣服,傻子才不同意呢。

  “采呀采呀采蘑菇,采到一个小蘑菇,真开心啊真开心,回手送给小王爷~~”曲华裳一脸开心的唱着歌回身把蘑菇递给简玉珩。

  简玉珩眉头一皱不耐烦的拍开她手中的蘑菇,曲华裳的笑容一下就僵硬在脸上,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什么玩意儿啊。

  于是简玉珩一脸阴郁的跟一脸开心还抱着蘑菇的曲华裳回到王府。

  “王爷,你今天去哪里了?夜殃找了你好久啊。”一进王府,夜殃一脸紧张的跑过来:“你跟曲华裳去哪里了?”

  “采蘑菇啊。”简玉珩没有回应曲华裳到是回应的一脸理所当然。

  “我没有问你!”夜殃咬牙切齿的瞪着曲华裳。

  “……”曲华裳白了夜殃一样没有好气的别过头,小屁孩,老娘早晚有一天打碎你屁股。

  “王爷,请你以后不要再跟曲华裳这个女人单独走在一起了,即使有事外出的话,也请着一定要带上夜殃。”夜殃一脸严肃的看着简玉珩。

  他今天真的很担心,虽然知道自家主子跟曲华裳去爬山了,但是却不知道爬的什么山,他真的担心曲华裳会对自家主子下什么手。

  “你什么意思啊?!”曲华裳一听就不乐意了一脸不开心的瞪着夜殃。

  这个小孩怎么总是仇视的对着自己啊,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夜殃生气的看着曲华裳说道:“你带王爷出去干嘛了?你是不是想杀害王爷!?”

  “我杀害你妹啊,我什么时候要杀害他了,你怎么和你主子一样都有被害妄想症啊?!”曲华裳一脸生气的瞪着夜殃。

  “你说话注意点,曲华裳,先不说我没有妹妹,要是有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就让你的脑袋和身子分家!!”夜殃瞪着曲华裳一副随时都可以要了她命的样子。

  “你来啊,你有种现在就让我的脑袋和身子分家,不然你就是一个孬种,以后的孩子不是你的种。”曲华裳今天是要跟夜殃杠上了。

  她已经忍夜殃很久了,这个臭小子一直都是一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样子,自己早就想收拾他了,最好立刻就打一架。

  “曲华裳!!你敢诅咒我!!”夜殃气结,这个死女人居然没有一点羞耻心,说出这种话简直就是不要脸。

  “你不要脸!”夜殃瞪着曲华裳。

  “你才不要脸!你全家都不要脸!!”曲华裳也瞪着夜殃,两人你一句你不要脸,我一句你才不要脸的吵起来。

  一旁的简玉珩有一些头痛的叹了一口气,不打算理会他们两个抬脚就往外王府里走去。

  而曲华裳和夜殃还站在校服门口你一句你不要脸我一句你才不要脸的吵着。

  “王爷不好了,夜殃首领跟曲小姐打起来了!!”简玉珩刚坐到书房的凳子上一个家丁便一脸慌乱的跑进来。

  “……”简玉珩一脸懵逼他刚才是听错了吗??打起来了?夜殃和曲华裳。

  “打起来了?!”简玉珩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是的,夜殃首领和曲小姐打了起来!!”

  “……”

  “啊!!夜殃你这个狗崽子你抓老娘头发,你是不是男人啊!!”曲华裳抓着夜殃的头发,自己的头发也在夜殃的手里。

  两个人就在王府门口掐起架来,里里外外都围满了王府的人和王府外的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因为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跟女人打架!

  “曲华裳,你现在也不是在抓着我的头发吗?!我劝你赶紧给我松开,不然我就用内力把震出简氏王朝。”夜殃咬牙切齿的瞪着曲华裳。

  这次是她先动的手,刚才正吵着架,她就突然把怀里抱的蘑菇扔向自己然后跳起来就抓住自己的头发。

  说真的,他当时真的傻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是这样的,反应过来后他便也抓住了她的头发,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局面。

  “王八蛋,你最好给我震出这个世界,这样老娘就可以回家了。”曲华裳恶狠狠的说道。

  “松手!松手!!”夜殃感觉自己的头皮要被扯下来了,曲华裳却加重了力气,一副死也不松的样子。

  “曲华裳,你这个女人!”夜殃一个用力把曲华裳摔在地上。

  曲华裳躺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夜殃揉了揉自己生疼的头皮转身就要走。

  “王八蛋,狗崽子!!”曲华裳扑向夜殃然后抱住他的大腿一口咬上去。

  “啊!!曲华裳!你这个女人你有病啊!!”夜殃疼的一把抓住曲华裳的头发,一旁看热闹的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都是一副懵逼的样子。

  “王八蛋!”曲华裳把夜殃扑倒,然后就骑到他的身上抬手就是一拳。

  “啊!”夜殃感觉自己的眼珠子差点爆了。

  “找死,找死!”曲华裳捶打着夜殃。

  “曲华裳,你给我适可而止!”夜殃气结。

  “适可而止你个老丈母娘!”曲华裳手下更加用力,夜殃气结一个用力,她便飞了出去。

  “夜殃,你这个狗崽子你来真的!”曲华裳在半空中崩溃的怒吼,完了自己摔这一下不死也要躺半个月了,夜殃,我有一天一定要切断你的小丁丁。

  夜殃也是一惊,他没有想要把曲华裳飞出去,只是下意识的反应。

  就在曲华裳以为自己要落地的时候却意外的跌落到一个温暖带有清香的怀抱里。

  曲华裳微微一愣抬起头看着简玉珩削尖的下巴。

  简玉珩眉头一皱无言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夜殃,他一来就看到了曲华裳飞在半空中,不用想也知道是夜殃干的好事。

  夜殃在接触到简玉珩的目光时便心虚的垂下眼眸,他知道把曲华裳飞出去是自己的错,但是曲华裳那个女人也有一点太不依不饶了……

  自己一个忍不住便……

  曲华裳不自然的推开简玉珩然后下意识的扑喽扑喽自己的衣服。

  “你在嫌弃本王?!”简玉珩看到曲华裳的动作眉头一皱。

  “没有啊……”曲华裳一脸懵逼的看着简玉珩,这又是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小说《邪王强宠:一只王妃出墙来》 第17章 吵架斗嘴 试读结束。

清佳超级甜点评:

作者闵糖糖写的很好,很喜欢男女主性格,超甜超甜,支持作者,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