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去你心里怎么走
去你心里怎么走

去你心里怎么走

作者:瑞雪兆丰年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3 15:08:04

《去你心里怎么走》小说情节波澜壮阔,瑞雪兆丰年主要说的是:也需要钱。 若不是被人拿下把柄,她也不会愿意到酒吧工作,不仅要陪人喝酒唱歌,还要忍受别人对她上下其手,甚至尊严扫地。 “呵。”陆迦南冷冷一笑,然后目光落在了那洁白的床单上,语气里尽是嘲弄,“第一次?你当我瞎吗?” “可我真的是第一次!”夏溪急急地向他解释道,他那充满了不信任的眼神,让她的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异常难受。
展开全部

你只是个卖的-瑞雪兆丰年

  夏溪被陆迦南带去了附近的五星级酒店。

  刷卡开房后,她被他推进了洗手间,声音中毫无半分温度:“洗干净,我不喜欢碰不干净的女人!”

  虽然她还从来没有陪过睡,但听到这句话,夏溪的心还是痛了一下,但很快就安慰自己说,他会知道她还是完整干净的。

  她带着一丝期待一丝害怕地将自己全身上下洗干净,刚一出来,就被陆迦南给推到了床上,他整个人覆上来,冰凉的唇也吻住了她。

  夏溪从来都没有接过吻,她生涩笨拙地回吻着他,整个人都在颤抖,身体被他占领的那一刻,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

  但痛并快乐着。

  能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她心甘情愿。

  陆迦南一点也不温柔,或许是认定她就是一个放荡的人,每一次都仿佛要撞到她的心底里去一般。

  因为第一次和人做这样的事情,她觉得有些羞耻,死死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出声。

  但陆迦南好像有些不喜欢,一边动一边用手掐着她的下巴,冷冷地望着她的眼:“叫啊!”

  夏溪痛得眼眶流出了一滴泪,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

  “叫!”

  见她不出声,陆迦南更觉得不爽快,仿佛要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出来一般,丝毫不意她是否疼痛。

  “你可不可以轻点?”她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

  “不可以。”

  “为什么?”

  “你只是个卖的。”说完,陆迦南在她的身体里释放,然后毫不犹豫地抽离,翻身下床。

  你只是个卖的。

  夏溪觉得他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带着刺尖,毫不留情地刺在她的胸口,让她再也感觉不到身体刚刚跟人欢爱过后的疼痛。

  穿好衣服的陆迦南二话没说,从包里拿出一沓钱,一千块,甩在了她身边。

  夏溪没有动,只拉过薄被盖住满身痕迹的自己。

  “怎么,嫌少了?”陆迦南面无表情的脸上闪着一丝嘲讽。

  夏溪却仰头望着他,只道:“先生,刚才的服务,没让你满意,你要不再来一次吧?”

  陆迦南简直想笑了,他有没有听错?

  她是变相向他要钱吗?

  这女人穷疯了?!

  “我是第一次,能多给些吗?”夏溪又有些怯怯地开口。

  虽然她喜欢他,心甘情愿将初夜给他,可她……

  也需要钱。

  若不是被人拿下把柄,她也不会愿意到酒吧工作,不仅要陪人喝酒唱歌,还要忍受别人对她上下其手,甚至尊严扫地。

  “呵。”陆迦南冷冷一笑,然后目光落在了那洁白的床单上,语气里尽是嘲弄,“第一次?你当我瞎吗?”

  “可我真的是第一次!”夏溪急急地向他解释道,他那充满了不信任的眼神,让她的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异常难受。

  可陆迦南却只是嫌恶地转过头,再也没多看她一眼,只说了一个字:“滚。”

你欠我-瑞雪兆丰年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夏溪都没有再在酒吧里见过陆迦南,直到这天下午,她在学校后门右侧的树荫下等车。

  因为天气太热,树下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等了半晌,没等来车,却等来了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是夏溪之前陪过的一个客人,一直说她长得像他的已经去世的老婆,对她更是纠缠不休,没有想到,居然还纠缠到学校里来了。

  “到底要多少钱,你才肯跟我?你开口,只要我有,都给你。”男人说着,便来拉夏溪的手。

  夏溪挣扎不开,只能不耐地拒绝:“我不做人情妇!你如果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中年男人这才无法,脸色难堪地走了。

  等了半晌,还是没有车,夏溪看到路边不远处停了辆极不显眼的黑色轿车,便走过去,弯腰冲车里喊了一句:“师傅,走吗?”

  车窗按下,夏溪在看到里面的人时,震惊得脸色大变。

  “是你!”

  心跳有一刻的失控,随后,她有些尴尬地向陆迦南道歉:“对不起,我把你当顺风车司机了。”

  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因为她?

  但很快,陆迦南的话,却一下子将她打入谷底:“夏小姐大白天也这么饥渴,忍不住要找男人?”

  夏溪的脸色顿时发白,刚才的那男人来纠缠他,被他看到了!

  “不是!”她毫不犹豫地否认,“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我……”面对着他对她的误会,她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陆迦南却是冷笑了一声:“不用解释,你本就是个出来卖的,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什么人都接!”

  说完,他按上车窗,命人开车。

  夏溪的目光依旧牢牢地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她知道他瞧不起她。

  也对,能指望嫖客对她有什么好印象呢?

  明明烈日炎炎夏溪却感到钻心的凉。

  ……

  很快,“地震”酒吧里的人发现夏溪有些变了,虽然依旧不陪睡,但作风却胆大了很多,她本就长得清纯,再做出一副妖媚的举动,迷得一群男人都非她不可。

  这日,又有一个有钱的男人点名要夏溪作陪,出手十分大方,就在她弯腰用嘴巴叼起男人吸剩的烟哄他开心时,有人突然推门而入。

  竟是陆迦南。

  夏溪的身子突然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和拥着她的男人调笑,但没看到他,可是却始终有一道目光紧紧地落在她的身上,似要将她灼伤一般。

  终于,她忍不住找了个借口逃离了包厢,怕再继续下去,会让她喘不过气来。

  却不想刚出洗手间,迎面却撞上了陆迦南,他一个反手将她逼了回去,牢牢按在墙上,强迫她与他对视。

  “为了钱,你真的可以下贱到这种地步?”

  不知是后背传来生硬的疼痛太明显,还是陆迦南的话太尖锐,夏溪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随后,她妖媚地笑了起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一句话,彻底地激怒了陆迦南,他失去耐心,起手伸到夏溪的领口处,“嘶”地一声,将她胸前的衣服硬生生撕扯成两半。

  “因为你还欠我个‘再来一次’!”

小说《去你心里怎么走》 第2章 你只是个卖的 试读结束。

山白少女点评:

作者瑞雪兆丰年写的《去你心里怎么走》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