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冷情前夫太缠人
冷情前夫太缠人

冷情前夫太缠人

作者:盼盼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3:10:08

小说冷情前夫太缠人,是由作者盼盼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夏诉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她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的,明明只是跟傅宁阎说了几句话,却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辛苦。“诉,诉姐,你没事吧?”小庄看到夏诉胸口起伏着狠狠喘气,加上刚才两人的对话里信息量太大,让她莫名有些紧张。“我没事,雨下大了,你快回去吧。”夏诉出门看了一眼,盆栽已经搬完了,她只需要关门就行。小庄不放心的点点头,虽然有些担心,可她知道夏诉的事情她是帮不上忙的。
展开全部

粗暴

他知道夏诉性子倔,她认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可是他想跟傅宁晗在一起,最希望的就是得到夏诉的支持跟祝福。

如果夏诉不同意,他跟夏诉之间可能永远都会这么僵持着,一边是他心爱的女人,一边是疼爱的女儿,他两者都想要,可夏诉却偏偏逼他做出选择。

“川哥,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傅宁晗出声,打断了夏志川的思绪。

夏志川回过神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没事,你们吃饭了吗?我给你买了些你喜欢吃的东西,你饿了可以吃。”

“我跟阎出去吃了回来的。”傅宁晗笑着回道,刚才看夏志川进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的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她心里暖暖的。

夏志川对她一向这么体贴周到,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你们出去了?你的腿……”夏志川立刻就紧张起来。

“没事的川哥,早就跟你说了只是扭伤而已,是你们非要小事化大。”傅宁晗这话可是把一旁的傅宁阎也包含了的。

就因为她左腿上有旧疾,现在受了一点轻伤,这两个男人就跟她腿又断了一样,有点风吹草动就担心得要命。

“那晗姐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江舒墨本来也只是来看一眼,跟傅宁晗也不熟,既然人没事儿,他也该走了。

“走吧,我送你。”傅宁阎说完,不等傅宁晗跟夏志川再说什么,直接就拽着江舒墨出了病房。

“喂,这么粗暴*干什么?我又没得罪你!”江舒墨毫无形象的被拽出病房,好在走廊上没什么人,不然就太丢人了。

傅宁阎放了他,也不说话,就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江舒墨一边跟着他,一边整理自己被傅宁阎拽乱的衣服,“我说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啊?那个老男人是谁?你跟夏诉又是什么关系?”

这些问题他没理由问夏诉,却是可以毫无顾忌的问傅宁阎。

“你什么时候跟夏诉这么熟的?”想到餐厅里两人坐在一起的画面,傅宁阎停下脚步,问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江舒墨挑挑眉,一副“就不告诉你”的欠揍模样。

“那你问的那些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傅宁阎抬步就走。

“等等等一下,是不是我跟你说了,你就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江舒墨无赖的拦住傅宁阎的去路。

两个长相出色的男人在公共场所拉拉扯扯的,这场面还是很有看点的,过往的女性都忍不住把视线黏在两人身上,舍不得拔下来。

傅宁阎俊脸一沉,快步朝外面走去,“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他可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医院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江舒墨点头道:“那行,就去刚才那家餐厅吧,你不是正好没吃午饭么?”最重要的是离夏诉的花店近,一会儿谈完还能去跟夏诉道个别。

“夏诉是我的前妻。”两人在餐厅坐下后,傅宁阎毫不隐瞒的说出了他跟夏诉的关系。

傅宁阎说这话的时候,江舒墨正好在喝水,接着他“噗哧”一声,一口水全部贡献给了面前的桌子。

“你说什么?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江舒墨抽了餐巾纸,胡乱的抹了一下嘴巴,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觉得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大学毕业一年后,那时候你在国外。”傅宁阎说完,淡定的喝了一口水,说到自己结婚的事情,跟刚才点菜一样随意。

“所以你跟夏诉在几年前结了婚,并且已经离婚了?”江舒墨样子很傻的消化了半天才把傅宁阎说的话理清楚。

傅宁阎点头,“是的。”

他告诉江舒墨这些,为的就是宣示所有权,让对方离夏诉远点,虽然他跟夏诉已经离婚了,却也不会有江舒墨什么事儿就对了。

江舒墨兀自唏嘘了一阵,“难怪你会那么积极的代替我去相亲!”说完,他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那你姐姐跟夏诉有什么过节?她该不会是误会你跟你姐姐之间有什么吧?”

江舒墨这纯粹是随口胡诌,却没想到他一说完,傅宁阎的脸色却变了。

“你刚才说什么?”他有些心不在意,根本没注意江舒墨在说些什么,可江舒墨最后一句话他确实听清了。

在他记忆中,夏诉想来温婉有礼,即便她不愿意傅宁晗跟夏志川在一起,也不至于对傅宁晗有那么重的敌意。

难不成夏诉真的以为他跟傅宁晗有什么,所以才那么不待见她的?

傅宁阎一瞬间想了很多,心里却恍恍惚惚的找不到一个准确的答案,他觉得必须要找夏诉好好谈谈。

“喂……你饭还没吃呢?你要去哪里?”江舒墨见傅宁阎脸色一变,随即就起身往外走,整个人跟魔症了似的,让他茫然无比。

“去找我前妻。”傅宁阎头也没回的说道。

得,人都说去找他前妻了,江舒墨还想去跟夏诉道别的计划,自然要取消了。

夏诉的心情就跟此刻的天气一样,瞬间阴转多云,分分钟就能下起雨来,她站在花店门口望着天空,一脸郁闷的呼出一口浊气。

“诉姐,你进去吧,我先把这些盆栽搬进去。”小庄从店内走出来,看到突然变得灰蒙蒙的天气后,提醒了夏诉一句,就自顾自的劳动起来。

夏诉应了一声后,转身看着门口摆着的盆栽,她看着自己满是伤疤的右手手心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挑了一盆比较小的兰花抱起来。

只是她还没站直,右手突然脱力,左手没办法掌握一盆装满土的盆栽的力道,她便本能的倾身上去,想用右手手臂的力量去稳住花盆,可她动作太快,导致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朝右边偏去,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了。

这一幕正好被从餐厅赶过来的傅宁阎看到,他两步上前,左臂拦住夏诉的身子,右手接过她手里的花盆。

她几乎用尽全身力气都没稳住的一盆花,傅宁阎却轻巧的拿在手中。

“谢谢。”看到来人是傅宁阎,夏诉一惊,立刻跟他拉开距离。

手怎么了

双手背到身后,左手不定的揉着右手,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刚才拿花引发了旧患,她觉得右手传来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

“你的手怎么了?”傅宁阎刚才看的很清楚,夏诉是因为右手使不上力来,才因为一盆花险些摔倒的。

他的话音刚落,小庄就听到声响从店里跑出来,她显示惊喜的看了外表出色的傅宁阎一眼,这才关切的问夏诉,“诉姐,是不是因为变天,你的手又开始疼了?”

“她说的什么意思?为什么变天你会手疼,你的手到底怎么了?”傅宁阎脸色阴沉得可怕,他寒气森森的声音一响起,小庄就吓得默默的退开了一步。

傅宁阎想把夏诉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却被夏诉坚决的躲开,“谢谢关心,我没什么事。”说完就绕开他进了店里。

傅宁阎抬起的手顿在本空中,随即紧紧的捏成拳头,骨节泛白。

夏诉之前是见到他就躲,现在是干脆把他当陌生人了吗?这么生疏而冷漠的语气,怕是连陌生人都不如吧?

小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应该请傅宁阎进去呢,还是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小庄,把盆栽搬进来就关门吧。”夏诉的声音传来,帮她做了决定。

“好嘞!”小庄应了一声后,红着脸对傅宁阎说道:“先生,您先随便看看!”说完,不等傅宁阎回应,就跑去忙自己的了。

“诉姐,那位先生是谁啊?好帅啊!”小庄抱着盆栽进店里,专门跑到夏诉身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她刚说完,傅宁阎就进了花店,他径直走到夏诉旁边,想要查看她的手。

“傅先生,请您放尊重一点!”夏诉毫不客气的拍开傅宁阎的手,不愿意被他碰到。

夏诉现在一看到傅宁阎,她就想起之前在饭店里,他抱着傅宁晗离开时那冰冷的眼神,既然傅宁阎要跟装作跟她互不相识,那现在又何必假惺惺的来关心她?

“给我看看你的手。”傅宁阎气势吓人,夏诉退一步他就进一步,一点也不妥协。

小庄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傅宁阎长得是很好看,可他现在模样却想要吃人一样,让她大气都不敢喘。

“凭什么?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很可笑吗?在餐厅里是你自己装作不认识我的,我很乐意你这么做,我们就当从未认识过,今后的事情也互不相干。”夏诉将自己的右手藏得好好的,她是绝对不可能让傅宁阎看到的。

这是她永远不会让傅宁阎知道的事情,也是她永远不愿意再提起的伤痛。

“谁说我们不认识的?夏诉,你别忘了,我们可是结过婚的。”傅宁阎说完,直接欺身而上,抓住了夏诉藏在背后的手。

“傅宁阎,你放开我,我们也是结过婚,不过也离婚了!”夏诉一边说一边挣扎,但是她的力气没有傅宁阎大,很快就被他把手拉了出来。

“诉姐,小心啊!”小庄这时候大叫一声,语气中带着惊恐。

原来是夏诉退到了放盆栽的架子下面,她刚才的挣扎碰到后面的架子,放在顶上的盆栽摇摇欲坠,马上就要落下来了。

听到小庄的声音,傅宁阎反应极快的拉了夏诉一把,将她带进自己怀中,然后往旁边闪开,盆栽刚好在这时候掉下来,在夏诉站的地方摔得粉碎。

夏诉根本不在意,傅宁阎心中却升起一阵后怕。

趁着傅宁阎愣神之际,夏诉从他手中挣脱,“傅先生,我想我们没必要那么熟,请你摆正自己的态度,不要对我动手动脚,那样我会很困扰。”

夏诉是真的生气了,傅宁阎不考虑她的感受强迫她,这算是犯了她的大忌,尤其是他想要查看她的右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我不勉强你,那你告诉我你的手到底怎么了?”夏诉的反应太过激烈,他担心真的伤到她,只能妥协。

他知道夏诉重视她的手胜过重视她的生命,可他刚才在外面看到,她那双拉天生用来拉大提琴的手,却连一个中型的盆栽都拿不稳!

“谢谢关心,我的手没事。”夏诉还是不肯多说一句。

傅宁阎突然有些挫败,他知道夏诉倔强的个性,她认定的事情,别人几乎是无法让她更改的,她现在铁了心的不告诉他,他再怎么问也于事无补。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雷声轰隆而过,接着是雨水落下的声音。

“下雨了,我要关门的,傅先生请回吧。”夏诉语气冷漠的下逐客令。

傅宁阎好看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看得出他现在心情非常烦闷,可他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了。

夏诉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她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的,明明只是跟傅宁阎说了几句话,却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辛苦。

“诉,诉姐,你没事吧?”小庄看到夏诉胸口起伏着狠狠喘气,加上刚才两人的对话里信息量太大,让她莫名有些紧张。

“我没事,雨下大了,你快回去吧。”夏诉出门看了一眼,盆栽已经搬完了,她只需要关门就行。

小庄不放心的点点头,虽然有些担心,可她知道夏诉的事情她是帮不上忙的。

两人住的地方相反,关上店门道别后,她们一左一右的离开,只是夏诉伸手招了出租车,小庄却选择走路。

小庄住的地方就在附近,她不需要打车,走几步就到了,只是她刚转过路透的时候,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是你啊?你有什么事吗?”小庄被吓得退了一步,看清是傅宁阎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傅宁阎整个人冷冰冰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接触,但他的形象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坏人。

傅宁阎会干脆的离开花店,只是做给夏诉看的,他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即便夏诉不愿意说,他也会从其他方面了解。他拦住小庄,就是为了询问夏诉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完本试读结束。

永嘉mm丶点评:

《冷情前夫太缠人》此书我看过很多遍了,内容十分精彩人物形象生动有特色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