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复仇总裁,诱爱入局
复仇总裁,诱爱入局

复仇总裁,诱爱入局

作者:檬檬2017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5:40:11

最新小说《复仇总裁,诱爱入局》是檬檬2017的书,主要内容为:显然顾卓然对她的安排很满意,没说什么便上场打得热火朝天,宛晴天坐在边角的凳子上观战。 技术真的没的说,顾卓然和何瑞不愧是臭味相投,配合默契程度一流,打遍场上无敌手。 有别的部门过来挑战,皆被打得落花流水。不一会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好多年轻女子开始围观,宛晴天已经看不到流氓兔的影子了,前方都被一条条细长腿给堵死了。 “艾,你看,那是信息处新来的主任吧,好年轻啊。”
展开全部

失了心

  建模大赛是东大的特色,每年举办一次,主要是为了壮大信息相关专业的发展,当然奖项也是诱人的,第一名的团队可以获得美国三所知名学校研究生期间的全额奖学金,再不济的第二、第三名团队也可以获得本校保研的资格。

  但是大赛有个很不公正的地方,就是全校不分年级可以同时报名,团队五人必须是同一年级,更可恨的是,获奖的团队只要不毕业就得年年参与。

  聂风云当然知道学校的狡猾之处,其实他大可以不必理会,因为他的财力足够他去任何一个学校读到天荒地老,他也不必年年去获个冠军来遭人恨的,可是校长已经私下跟他打过招呼了,说什么招的学生一年不如一年,为了学校的前景一定要他拼尽全力赴赛。

  唯一这一次,其实他还蛮期待的,因为有个不屑他的女孩参赛了,他还记得她大言不惭说的话。

  有我晴天在,岂容得下风云肆虐。

  不知不觉脸上挂着笑容,聂风云走入赛场,是学校最大的阶梯教室,十支队伍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当他往位置上走的时候,目光齐刷刷地向他看来,包括那个小丫头的,他都能想象的出她那晶亮不服气的眼神,心底不由一笑。

  三毛请每个组的组长上台拿试题。聂风云很奇怪大一新生组居然是她走出来,因为组长担负的任务很重,几乎是整个赛事的演算,她一个非信息专业的新生,居然担此大任?

  她走得很快,但是三毛显然故意把她晾一边,吆喝道:“新生组别急,看老生拿到试题是怎么分配任务的,也好学习学习。比赛有一周时间,不差这么一会半会的。我强调一下,建模的关键是演算,最后与实际最吻合的模型将夺冠,到时候电脑会将每个模型与实际的吻合度精确到小数点以后十位。”三毛极其耐心地解释,把比赛的规则内容说道了一遍。

  她倒是乖巧地站在一边仔细地想着什么,聂风云站在她的身后,感觉有菊花的清甜味一阵一阵地扑鼻而来,骚得心痒痒的,他知道这小丫头表面温顺,骨子里可是骄傲得很,那句话还是萦绕在耳边,忍不住乘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戏谑回去:“小数点后十位是对实力相当的人准备的,至少我参加的三年根本就用不上小数点就分出胜负了,输得太惨可别哭鼻子。”

  她明艳的眼眸一沉,看来是全听清楚了。侧头朝四周扫了一眼,好似是确认是不是在对她说话,之后,以更低的声音飞快道:“听说过有句老话叫光脚不怕穿鞋的吗,聂学长才应该小心为妙,男人哭可不好看哦。”

  一向知道她没这么听话,那犀利娇嗔的言语还是让他怔了怔,两手佯装闲闲地插在口袋里,其实他很想在结果出来的一天打上她的小屁股,看她还能不能这么猖狂。

  试题就两张纸,一张上写了模型建立的要求,另一张是一组供参考的数据。发试题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其中却闹出了个小插曲。

  她刚接到试题,一个眼尖的男生叫道:“宛晴天的试题有猫腻。”

  聂风云皱眉,这三毛,不会猴急地把情书这会子塞进来吧,其实这种比赛很难有猫腻,试题都是美国**大学当天发过来的,一周后实际案例的所有数据也是美方当场发布,但所有比赛都有一条规矩,有造假和怀疑造假都要取消资格,永不得参赛,即便有成绩也会取消。

  果然是三毛情急了,忙赶着人走:“什么猫腻,都统一打印的,拿了快回去布置任务。快走快走。”

  那男生不依不饶,“我看见宛晴天的试题背面还有字的。”在底下坐着的参赛者听到也站起来,有质疑声传过来。

  小丫头倒是一脸从容,把试题接在手中,回头对着男生,清晰道:“学长,试题都是一样的,既然你怀疑我的试卷有猫腻,而且也是你先发现的,喏,给你,我们交换试卷。”

  男生倒也不推辞,接过来,反面朝上,大声念了起来:“在一个个漫漫长夜,思念象千万只蚂蚁一样啃噬着我的身体……"

  底下笑成一团。

  来监管的教导主任发话了:"胡闹!聂风云,你身为主席也不管管。"

  聂风云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终于下了死手:"三毛退出大赛评审团,上缴手机,宿舍停网一周,大赛期间不得入食堂以外的公共场所。"他这样做当然是存了私心的。

  三毛也知道犯了错,垂头丧气的。大家拿了试卷,分配完任务就各自准备去了。

  之后一周,各支队伍的人基本在图书馆里面熬,每队包下一个桌面,书和笔记本堆了一桌。他的邻桌回回都有其他队伍抢座,他看过的书要看第二遍就找不到了。

  第三天夜里,图书馆很安静,基本这个时候大致模型该出来了,因为后面需要大量的时间找数据求证、演算和修正,直到精确为止。

  图书馆为了配合大赛,彻夜不关。

  聂风云矮着身寻了一排书架,终于在尾巴处找到那本《美国经济年刊》,书是大封面,很厚的一本。他伸手去拿,正好与另一只对面伸过来的手抓了个正着,巧合度达到100%。两人同时透过书架的间隔望过去。

  四目相对,是她。

  她见到他也是一愣,不过随即,她梨涡浅笑地勾唇、眨眼、嘟嘴。书架下排的光线很微弱,她整个脸活色生香地在眼前,仿佛盛开了千树万树的梨花。

  他稍稍一走神,对方就把那本书给收走了。末了,抱着书冲他浅笑提醒:"学长,所有的书都有电子版哦,我就不客气啦。"说完转身便走。

  他无所谓地点点头,电子版,只不过是需要多费点神罢了。终于看到她窝的地方,是书架倒数几排,上面有个数字七。五个人的团队,三个睡觉,一个吃东西,就剩她在专心翻书,抱着一条薄毯,大有熬夜的打算。

  后半夜,他终于把模型弄出来了,明天开始可以进行正式的演算。伸伸懒腰舒口气,不知不觉走到了她的座位,见她抱着薄毯趴在桌上睡得香甜,不由嘲笑,是他多虑了,这么个小丫头,哪能真当回事。何况长这么漂亮,即便穿得朴素低调,也掩饰不了那张随时都会绽放出花的脸蛋。

  这种女孩,每天应付追求者恐怕都忙不过来了吧。

  他到底怎么回事,对仅仅见过一面的女孩就产生了不合实际的期望。

  位子最末的天窗未关,半夜来风,脸有点凉,他走到末排,站到高高的桌子上把窗户给关了。跳下来的时候正好踩上一张草稿纸,上面写得密密麻麻,若不是他翻看过那本《经济学年刊》肯定不知道上面的数字是哪里来的。

  没有结果,但是唯一可以看出来的是,几个横向的数据和纵向数据都是通过演算出来的,和年刊上的数据基本一致了。过程很详细,加减乘除微积分都标的一清二楚。

  小丫头还是有两下子的,他不厚道地朝她电脑望去,显示正在休眠。粉红气泡屏保把她的小脸衬得红彤彤的,像极了娇艳的花骨朵,惹人上去亲一口。

  他懊恼怎么老是走神,外面夜很深,他想是困了才产生的幻觉,把那张纸压在她的书下,顺便替她掖好薄毯,看她把整个小脸儿缩入毯里,才意犹未尽地离去。

  第四个夜里,她没在图书馆,连她的团队都消失了,他窃喜她是不是打退堂鼓了。

  第五天和第六天,她和她的团队依然没有来。

  第七天指定时间,他走入赛场,习惯性到最后一刻再交答卷。

  所有队长坐在第一排,等待美方的实验数据,他坐在她旁边,问道:“我以为你不来了。”

  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声音很软:“学长的眼圈好黑哦,我可不会错过看大熊猫。”

  他笑笑,熬夜了四天,平均每天睡三四个小时,当然黑了。再看她的眸子,清晰明亮,正调皮地冲他眨眼。宛晴天,看谁笑到最后。

  教导主任开始报汇总结果,“大一宛晴天队,123个小时后上交模型,大三**队,168个小时后上交模型……大三聂风云队,168个小时后上交模型。”所有上交模型按照时间顺序汇报美方学校。

  她居然在第五天就交出模型了,聂风云撇撇嘴,还不承认自动放弃?看来她还不错,知道早点认输可以挽回点面子的道理。

  大屏幕显示美方发来的十组实验数据,用各队模型进行演算,演算结果列表构成三维图形,最后出吻合度数据。

  全程只花了两分钟时间。

  当所有队伍的吻合度呈现在大屏幕上时,座位下哗然。

  他眯着眼盯着大屏幕的数字,不可否认,心中的算盘告诉他,他输了。

  他只比她在小数点的第九位上多出一个点,若是按照上交的时间顺序,那可是差了足足两天。

  “聂学长,你赢了。”她笑着恭喜他,他皱皱眉,第一次觉得胜得很没面子。

  当时他23,她17,他花了7天,她花了5天。

  他是赢了,却输了整个心。

你有没有找过我?

  第二天照例去校长办公室汇报结果,他正不知道如何开口,没想到校长倒是很开心,一见他就笑呵呵地道:“遇到对手了吧?”

  聂风云坦诚道:“是啊,多花了两天,就比小丫头精确了千万分之一,按照国际计量单位,我们的数据是一致的,若是按她交卷的第123个小时来看,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小丫头?”校长用手点点他,脸上笑开了花:“除了年龄以外,她可不是小丫头,当时她转校来的时候,我都很为难,没想到是引进了个人才。”

  聂风云脸沉了沉,让校长为难而进来的学生,可是来头不小?

  “这社会新闻老是爆料富二代官二代如何如何,你看,你们两个不就是反驳的很好例子嘛。等你一毕业,我们东大估计在建模上都没有是她对手的。”校长继续骄傲地絮叨。

  “富二代官二代?”聂风云疑道。难道她是官员的女儿?

  “是啊,女儿这么出色,父亲当然来头不小了,喏,逸夫楼的余款都是她父亲争取来的。”

  聂风云哦一声,心里泛起惊涛骇浪,他听爷爷说过,本市空降了几个大领导,他一向记忆惊人,姓宛的并不多,爷爷最常挂嘴边的好像是,宛市长?

  宛市长!

  顾卓然没由来地心中一直忐忑,他把宛晴天扔车后座的时候见她脸色苍白,嘴里还神神叨叨不知道念着什么,算算时间,该是到家了。

  他从浴室出来,来不及擦干头发便拿起床上的电话,刚拨上宛晴天的号随即又按了挂断,想了想,索性又换成司机老王的电话。

  “顾主任,有什么事吗?”转眼,老王接通了。

  “宛晴天到家了吗?”他脱口问。

  “宛小姐半路被一个男人接走了。”老王如实道。

  “什么?”顾卓然在听筒里面吼:“我让你送她回去,你怎么能把她醉醺醺地交给别的男人,出了事……”他突然不敢想会出什么事。

  老王被他吓得直哆嗦:“我当时也这么想得,可是宛小姐好像认识那人,还叫他名字……”顾卓然悬着的心一松,接着又因为老王的话被提到嗓子眼,“宛小姐叫那人,风,云……”

  “风云?”他暴跳如雷:“她在年会上还叫我风云呢。”

  叭叽一声挂了,心情莫名紧张,他要是不存在偏见地送送她,也许不至于被别的男人接走,若是出了什么事,作为上司,他是有直接责任的。

  何况,那女人长得这么漂亮,是男人都抵挡不住,他不敢想,猛地按住“宛晴天”的号。

  手机响了半天,他胡思乱想,脑海里忽而是她泪眼婆娑的小模样,忽而是她说他流氓兔时的娇俏模样,又忽而是瞪视着与他针锋相对时的不服气,搅得他阵阵楸心。

  电话进入无限制地重播,终于在不知道第几回时拨通了。

  他脾气瞬间暴涨:“宛晴天,你不想干了是不是,我的电话都不接。”

  对方没说话,安静无声,有种诡异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男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她睡了。”

  惜字如金!

  “你是她什么人?”顾卓然说完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有立场问这个问题,其实对方也没有听到,因为男人说完那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不甘心地再拨过去,还未听到嘟嘟声,他便自己按了挂断键。心烦气躁地躺在床上,浓密的短发湿漉漉地冒着气儿,他不知道如果通了自己还能说什么,人家都已经说了,她睡了。

  可恨,这女人果然有金主。

  聂风云紧紧捏着宛晴天的手机,拨打自己的电话,再拨回她的,歌词响起来:

  Whenyoukissedmeonthatstreet,Ikissedyouback(当你在那条街吻我,我吻回你)

  Youheldmeinyourarms,Iheldyouinmine(你我彼此拥入怀中。)

  Youpickedmeuptolaymedown(你把我收入怀中就是为了把我放下。)

  WhenIlookyoureyes(当我凝视你的眼,)

  IcanhearyoucryfalittlebitmeofyouI(我能听到你的哭泣,不止因为你和我。)

  I’mdrenchedinyourlove(我沉浸在你的爱。)

  I’mnolongerabletoholditback(可是,我再也不能找回你。)

  听了无数遍,床上的女人睡得恬然,他的眼眸沉在暗夜里,越来越黑。

  很想叫醒她,问一问:宛晴天,你有没有找过我?

  *****************

  第二天宛晴天还差一分钟进入办公室,屁股刚坐稳了便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机关单位本没有企业那样严格的考勤制度,可是她就知道流氓兔BOSS对她有偏见,随时都在找机会给她穿小鞋。

  可不是,她刚进入信息办的楼层时,就看见顾卓然在楼道里抽烟,好像在等什么人,见她一进来便掐了烟看手腕。

  艾玛,抬头望向时钟,9点的上班时间刚刚好,差一点就被捏住把柄了。

  收拾好包包,打开电脑,扫荡式浏览,网页没有任何差错。

  桌上的电话响了,盯一眼,是主任内线。

  “喂……顾主任。”她口上恭敬,其实心里早在埋怨,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她神奇的第六感告诉她,今天准没好事。

  “年会过了,定个场地下班后打球。”对方念念不忘打球,还好意提醒她年会已过。

  “是,我这就给综合部打电话。”

  连挂电话都是小心翼翼,一副小奴婢谨小慎微的样子。定场地,召集人,发邮件,一切完毕,宛晴天发现正事还没有开始干,不由怨气滔天,难怪飞飞姐查到怀孕就休假啊,这老妈子的活可不好干。

  下了班,给云娜电话,让她别等自己先吃饭。

  提前一点去球馆查看,她第一次做这种事务,当然要小心着点儿。以前飞飞姐在的时候,她什么活动都不参加,现在却要为这些琐事鞍前马后,还要为各种可能的出错担惊受怕。

  还好,综合部早就划好了场地,一切都在靠谱的预期中。

  半点过后,顾卓然和他的球友准时赶了过来。其中有个人她很熟悉了,是何瑞。也许是厌屋及乌吧,她都没什么好感,躲得远远的。

  显然顾卓然对她的安排很满意,没说什么便上场打得热火朝天,宛晴天坐在边角的凳子上观战。

  技术真的没的说,顾卓然和何瑞不愧是臭味相投,配合默契程度一流,打遍场上无敌手。

  有别的部门过来挑战,皆被打得落花流水。不一会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好多年轻女子开始围观,宛晴天已经看不到流氓兔的影子了,前方都被一条条细长腿给堵死了。

  “艾,你看,那是信息处新来的主任吧,好年轻啊。”

  “是啊是啊,真帅啊,身材那么好,倒三角的。”

  年青女子的说话声传来,宛晴天小嘴儿抽搐了一下,倒三角?我看是三角的心眼还差不多。原来顾卓然在女人的眼中形象还不是一般的好,她怎么就觉得他这么可恨呢。

  捶捶腿,直直腰,下了班还要在这干吃力的活可不好受,她是切身体会到飞飞姐当时的难处了,正无聊着,忽然听到有人喊她名字。

  “晴天啊……”管理运动场的王大在老远跟她打招呼。

  “王大,是你啊。”宛晴天站起来回应,接过他递来的矿泉水,咕噜咕噜下肚,下了班就来运动场核实场地,才发现一口水都未顾得上喝。

  “慢点喝,看你急得。”王大笑眯眯地和她站一块儿,说道:“晴天啊,谢谢你,我女儿现在的英语可是顶呱呱的。”自从宛晴天给女儿小西辅导功课后,那成绩就一直保持着前茅,他脸上也有光彩。

  “小事一桩,我不也趁机温习一下嘛,在国外可不是白白待的。”对于宛晴天来说,国外待了5年,那小学英语还不简单地跟喝凉白开一样。

  但是王大还是非常感激她,见了她就说谢谢。说起这事,也是她无意间碰上的。有一次,她去休息室打开水,看见一个小女孩在座位上咬笔头,好似对着作业要哭的样子,她就走过去瞧了一眼,是一张不合格的英语试卷,上面的大红叉叉数都数不过来,小女孩对着试卷眼泪直滴,就是不知道错在哪里。

  她坐过去,跟她一题一题地纠正,后来她爸爸来了,她就觉得眼熟,还是王大先喊出了她的名字。王大告诉她,小西妈妈很早就去世了,他要上班养家很少能顾得上她的功课,小西成绩很差,老是受到老师的批评,连带着小朋友都嘲笑她,他也是恨铁不成钢。她听到的时候当场眼泪就掉下来了,她自己也是单亲家庭,妈妈长什么她都没见过,只能从一些老照片想想妈妈的容貌。

  大概是同病相怜,她当场就决定帮小西辅导功课,没想到两人很投缘,她也很听话,辅导了一个月,英语成绩就上去了。其实单亲家庭的孩子成绩不好并非是智商的原因,有时候恰恰是缺少关爱和自信,她也有过那么凄惨的一段日子,所以特别能够体会。

  “晴天啊。”老王有点吞吞吐吐,看了她老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小西马上中考了,你看能不能有时间帮她辅导冲刺一下,也能报个好学校。”他本来不想提的,面前的女孩人长得好,心眼也好,但是与他毕竟非亲非故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小西谁的话都不听,就听宛晴天的,为了女儿,他也只能厚着脸皮开口。

  “没问题啊,我晚上也是闲着无聊,正好找小西陪陪我。”宛晴天一口答应了。她确实还挺乐意接这个活的,她是真的无所事事,每到那个时候就胡思乱想,有人陪她也是帮了她。

  “不用每天的,一周有两天就行了。”王大脸上笑开了花。

  两人正聊得欢呢,宛晴天没有意识到会成为别人口中的话题。

完本试读结束。

光霁小姐姐点评:

首先感谢作者檬檬2017让我们免费看完一本完整的小说!其次我想说,作者是一位描写虐恋的高手,尤其是看前半部分的时候,虐得我整天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开心不起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好在故事情节设计的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