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纵情
纵情

纵情

作者:江晚晚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0 14:06:52

《纵情》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情感小说,江晚晚为大家带来的故事:“拿什么说服我?”他勾着唇,一脸痞笑,不管今晚是意外还是他早就设计好的,但我明白,要我不牺牲点什么,是怎么都没法保全自己了。我深吸了口气,双手勾着他脖子,对着他的唇就印了上去。他很享用这方式,环住我的腰,收的很紧,探出舌头和我唇齿间纠缠,能在金主身边做那么久的情~妇,我当然懂点到即止这个道理。一个男人对你感兴趣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他轻易得手,就像一个人天天有东西吃,你再送上去,人家不会有感觉反而会撑,但你若吊着他,饿着他,饿极了再雪中送炭,他就会记得你味道的鲜美。
展开全部

野食-江晚晚

金主本来就是个多疑的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最不能接受跟了他的女人同时还和别人有染。

不过男人都一样,说好听是洁癖,说白了不过是他们贪婪的占有欲,既想你上了床像个鸡一样风情万种,又要你下床做个忠贞烈女,自己妻妾成群,却要求你只忠诚他一个人。

我立马靠在他怀里,抓着他的衣服,装得诚惶诚恐,“为什么要我?那你呢?你答应了吗?”

金主轻抚着我肩上的发,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我不知道陆三爷除此之外到底还跟他说了什么,但我能感觉出来他一定说了什么引导的话,让金主误会猜疑我跟他有什么了。

当晚,拍卖没结束,一通紧急电话就打了过来,说后台的拍卖品丢了。

接到电话金主匆匆离开了贵宾席,立刻安排人手封锁了现场,调看监控记录搜寻可疑的人,丢的东西并不是很值钱,但在他一局长眼皮子底下丢东西,这无疑是在挑衅打脸。

由于时间紧促,他一直在查所有到场可疑的人,忙的没时间顾及我,我在等候室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才见他出来。

我体贴的接过他手里的外套,问他偷东西的人找到了吗。

“没人偷,有人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冷哼了一声,说完揽着我大步出了会场,老陈的车已经停在门口,他先把我送了回去,然后去的警局,后面的事情我不清楚,只是后来从老陈的嘴里知道,那东西丢失跟三爷有关。

金主有个在帝都当官的老子,这么牛逼的后台保着,他接下来的仕途不用说大家都能懂,被调在这地方就是为了做出点成绩好名正言顺升上去,偏偏三爷就是这块地上的头号毒瘤,掌握了南方三省大半的黑道势力和非法产业,跟白道上的人也有勾结。

一个要升官,一个要做大,互相都是彼此路上的绊脚石,丢个东西只是开场戏,不少人都暗地里等着看这场博弈的结局。

我识趣的没有在他忙的时候凑上去打扰他,可怎么也没想到被他一晾,居然晾了半个月之久。

瑶瑶打趣说,半个月不来找我估摸着肯定有了新欢,也就我这么安分,半个月没人通下水道也不怕堵着,当晚就把我叫到了皇庭国际,陪她去打野食。

皇庭国际也是个鸭子小姐一绝的会所,提供各种指间迷情的服务,那些四五十岁,老公不碰她的富婆最喜欢光顾,其次就是情妇。

很多金主,年纪大,那玩意萎缩不说,还体虚早泄。

当情.妇的女人十几二十多都有,年轻气盛的,一个月玩不到几次,还不到五分钟就交粮了,遇到变态没力气折腾的,还就让你用嘴儿,谁能受得了,就造成了出来找野食的风气。

经历了打胎的那事,瑶瑶也是破罐子破摔,不能从良做人家老婆就打算做个没心没肺的富婆。

她点了两个头牌,进了房间,一个人用嘴,一个人用手,直接动了起来,爽的她叫个没停。

跟她们比起来,我有时候都怀疑我是那方面冷淡,一个星期七八次能接受,金主一个月不来一次我也不会主动想要。

我不爱这样的服务,也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虽然我们是闺蜜,但都光着身子的在一个房间还要看着她玩鸭,我总觉得有点心里不适应,迈不出那个坎。

每次跟她来我都是在她隔壁房间做个全身的精油SPA等她。

进了隔壁的房间,我脱完衣服趴在床上等着,以为是那天客满太忙,等了半天差点睡着才有人推门进来。

我还不满的说了一句怎么这么久,然后蹬掉了屁屁上的薄毯,让那人赶快,“先从下面开始吧,最近换季皮肤缺水。”

他没吭声,我就听着他的脚步声走到我身边,墨迹了半天,我都想问他们今天办事效率怎么这么慢的时候,一双温热的手才贴上我的臀部。

那双手很修长,两只刚好掌握住我的臀部,指尖按压力道比之前我叫过的技师都要大,但是很舒服,我眯眼享受着,过了五分钟,那双手越靠越里,若有若无的眼看着要触碰到我的敏感部位了,我猛按住了他的手,“我只做保养。”

有的鸭子就会这样,单单只做保养得话,提成少,会在按摩过程中挑逗你,好让你加套餐。

我刚说完,就听到身后一阵轻笑,“裤子都脱了还只做保养?”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性感的要命,可这样的嗓音我印象里只有一个人有。

我心想一定是我认错了,那个人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可当我回头看到那张玩世不恭的脸出现在我视线里时,浑身一怔,惊恐的瞪大了眼,“怎么是你!”

生死一线-江晚晚

他挑眉,“不是我还能有谁,这是我房间。”

“怎么可能,这是我定的,我闺蜜的房间就在……”

我裹着浴巾和他争辩,他忽然上前,一股特属于他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略带薄茧的指间触,摸到我的腰,气息滚烫的渗人,“你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我没有。”我立马否认,感觉到他的眼里的火热的欲望,我惊恐的挣扎,“放开我,要不然我喊人了。”

“是不是你们女人就喜欢这种欲拒还迎被强迫的感觉,恩?”他勾着唇,脸上的笑容愈发加深,一把扯掉了我的浴巾,“如果是这样,我满足你的愿望。”

浴巾被他甩在了地上,我想拿毯子挡,却被他忽然重重压在了床~上,他下~身紧贴着我,隔了一层布料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蓬勃的男,性~欲,望。

“陆三爷,我说了,我是跟我闺蜜一起来的,就在隔壁,如果这真是你的房间是我走错的话那我道歉,我——”我推着他,尽力让声音听上去冷静,但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人推门闯了进来。

我惊叫着出声,陆湛北比我速度更快,一把捞起床~上的薄毯披到了我身上,冷眼斜过去,“不会敲门?”

“对,对不起,三爷,今晚乔姗姐不在,我没想到您房间还会有人。”那人被陆湛北一眼神吓得不轻,连连低头道歉,直到陆湛北不耐烦的问什么事,他突然道出一句,“周局来了,说是特意来见你,见还是不见?”

听到他说周局,我浑身一颤,腿软的差点跪在地上。

金主曾经宠幸过一个刚出道的小野模一阵子,对她好的程度任谁看了都眼红,可那妹子贪心不仅要钱权还想出名,为了上~位搭上了一个导演,陪睡。

后来这事不知道怎得被捅到了金主那里,没多久我就从圈子里听到了她毁了容被扔到洗脚房一天接待十几个民工的消息。

我这样子要被金主撞到了,下场想也不敢想。

陆湛北挑起眉,一脸玩味的看我,“你说见还是不见?”

我立马摇头,“不见。”

“拿什么说服我?”

他勾着唇,一脸痞笑,不管今晚是意外还是他早就设计好的,但我明白,要我不牺牲点什么,是怎么都没法保全自己了。

我深吸了口气,双手勾着他脖子,对着他的唇就印了上去。

他很享用这方式,环住我的腰,收的很紧,探出舌头和我唇齿间纠缠,能在金主身边做那么久的情~妇,我当然懂点到即止这个道理。

一个男人对你感兴趣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他轻易得手,就像一个人天天有东西吃,你再送上去,人家不会有感觉反而会撑,但你若吊着他,饿着他,饿极了再雪中送炭,他就会记得你味道的鲜美。

我很快离开了他的唇,凑到他肩膀上,贴着他耳朵问够不够。

“你在周辰床~上也这么骚?”他捏着我的脸,眼底映着我此刻欲拒还迎时勾人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挥手让那人下去。

那个人得令,立马带上了门,我的心刚放下,还在想着要如何脱身,外面一个声音响起,我差点吓没了魂。

“我人都到门口了,三爷不请我进去坐坐?”

带着他一贯雷厉风行的风格,说话间脚步声音已经接近了房门口,我鞋子都来不及穿,光脚踩在地上想躲却发现这房间就连洗澡的地方都是透明玻璃隔的,根本没有能够藏身的地方。

最后是陆湛北抓着我的手,我整个人都慌的不行,注意力都在想着该怎么办,他忽然一用力,我完全没防备,轻而易举的就被他丢到了床~上,他手一扯,拽过毯子把我从头盖到了尾。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到门被猛地推开,金主走了进来。

“早就听闻陆三爷在这一块地头上无法无天,你正当生意怎么做我都不管,但要一家独大怎么也要懂个限,把恶意调低的价格改回去。”

“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要看是你头硬,还是我的子弹硬了。”

我躲在被窝里,看不到外面情形,枪上膛的声音让我一下想到了有一次我跟金主执行公务时,有个逃犯要开车撞过来和我们同归于尽,他立马开枪,一枪毙命时的狠厉决绝。

见识过他那一面,所以我清楚金主的手段究竟有多狠厉,我真的很怕,陆湛北再狂傲下去别让金主真开了枪,到时候连带着我一块玩完。

我大气都不敢喘,却听到陆湛北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轻笑起来,“我猜是我的头硬,除非是周局不怕青山仓的那批货出问题。”

房间里气氛顿时沉寂下来,跟在金主身边这么久,我自然也知道金主除了头上的官衔,暗地里还有好几个自己的产业,不过碍于家里的关系,都是做的幕后老板,就连我都不知道具体是哪些,没想到陆三爷这些居然都已经掌握的清清楚楚。

金主重重的把枪拍在了桌子上,声音里尽是冷意,“你阴我?”

“要说阴,我怎么也比不上周局你啊,前阵子你送我的大礼可是让我一直铭记在心,不回你一个,怎么我都过意不去。”

金主沉默了良久,大概在权衡斟酌,最终听到他沉下的语气,“货还回去,你接下来一个月内的生意,我不干预。”

“不够,再加一个条件。”

金主冷打断了他,“别得寸进尺。”

“你都不听听我要什么,怎么就知道我开的条件过分?”

房间里的气氛剑拔弩张,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偏偏这时候,该死的广告电话打了进来,我吓得立马挂掉按了静音,跟着就听到金主不悦的开口,“床~上有人?”

我浑身一震,金主的脚步声已经走到跟前,已经感觉到他手落在毛毯边缘时,我浑身汗毛都竖到了一块,只要他掀开这毯子,我的人生就全完了。

完本试读结束。

山白少女点评:

《纵情》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