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警妻难训:老公,立正靠边站!
警妻难训:老公,立正靠边站!

警妻难训:老公,立正靠边站!

作者:冰烟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1:45:17

作者冰烟给大家带来了《警妻难训:老公,立正靠边站!》的主要情节:听他们的话,这段经历好像确实是有,那难不成这就是他对自己有兴趣的原因?他想找一个警察圆自己多年以来的心愿所以对自己纠缠不休?可这也太牵强了点,正常不是应该找到当初的恩人然后以身相许吗?说起来,自己这也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婉儿?秦婉儿?”“啊?”秦婉儿回神,看到傅北城正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她摸摸脸,“怎么了?”“爸在问你话。”“哦。”她转过头去道歉,“不好意思爸,我刚刚在想事情。”
展开全部

15-也太能胡扯了

傅北城把话接过去,“羽书,爸妈说你你多听着点,别总顶嘴。”

“是!我的好哥哥,你整天就会帮爸妈教训我,看我回头怎么跟你算账!”

陆衍笑着拉住她的手,“好了羽书,少说两句。”

傅羽书歪着头,“好吧,听你的。”

由于有傅羽书在中间活跃,气氛轻松了一点。

傅擎天转头过去打量了一下秦婉儿,“听说你是在警局上班?”

“是。”

“哪个警局?总队还是分队?直属还是下辖?”

秦婉儿一五一十的回答,“晋安市东城区分局,属于直属部门。”

傅擎天把手里的茶杯放下,继续问她,“那你在里面做什么职位?”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警察,非要说的话,担任过上次行动的小组长,兼卧底……”

听她这么说,傅擎天停顿了一下,鹰目一动,“也就是说,你没什么职位了?”

“是的。”

傅擎天沉吟了一下,转头把管家招呼过来,伸手指了指秦婉儿,“一会去跟警局的老周说一下,吩咐下去把秦婉儿安排个一官半职的,别让她失了我们傅家的脸面。”

管家低头答应,“是,老爷。”

“不用不用!”秦婉儿听的连连摆手,“伯……爸,千万别。”

傅擎天不解,“怎么了?”

“我现在还在这工作没多久,突然提职不好,何况我也不想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什么好处。”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简直无语极了。

这怎么自己只是见个家长就要给她这么大的“福利”,她要是答应了,岂不是成了讨饭吃了?

傅擎天皱了皱眉,“在警局分局里升职就是一句话的事,你确定不要?”

“真不用了。”

“好,我不勉强。”他又挥手让管家离开之后,重新拿起茶杯喝了起来。

秦婉儿有点不明所以的看向傅北城,后者只是不着痕迹的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安定。

“父亲,抱歉我和婉儿的事情没提前跟你们说,只是事出有因,你们别介意。”

傅北城面对别人向来有条不紊,就连跟自己父母道歉也一点不低姿态。

白玉摆了摆手,“这件事过去就别提了,我们能跟你计较什么?”

“……”

“张妈。”白玉抬头喊了一声保姆,等她过来后问,“饭什么时候好?快要过了早餐时间了。”

张妈连忙说,“马上好了,大家可以去餐厅落座了。”

白玉率先起身,“那就去吃饭吧。”

……

餐桌上,秦婉儿一万个不自在。

傅北城时不时的给她夹点东西,可她也没什么胃口。

白玉注意到她的状态,主动问她,“婉儿,我们初次见面还没什么了解,也没问问你多大年纪了,属什么的?”

秦婉儿放下筷子抬头,“93年的,属鸡。”

“那不是就比羽书大一岁?”

秦婉儿也不知道傅羽书多大,听她这么说才知道原来她们两人才差一岁。

“是吗……”

“以后你们好好相处,北城不太体贴,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没事跟我聊聊,大家住的也不远。”

“知道了妈。”

傅擎天轻咳了一声,插话进来,“说起来,你和北城是怎么认识的?前天打电话问他也不肯说。”

一听他提起这个,秦婉儿有点心虚。

她下意识转头看了身旁的傅北城一眼,好在他自然而然的接过了话题。

“她救过我。”

“哦?”一听到这,傅擎天才算来了兴趣,“什么时候?”

“五年前,我中枪的那一次。”

傅擎天愣了一下,“你是说……我们和金家那次?”

“是。”

“原来是这样,那你不早说。”他把视线重新投到秦婉儿身上,这一次却终于带上了一点重视,“没想到原来那个救他的人是你。”

秦婉儿干笑,“没什么,呵呵,举手之劳。”

暗地里却一头雾水。

这个傅北城,也太能胡扯了。

她知道他担心自己不被傅家长辈接受,想找点什么能让他们接受的点。

可临时编出这样一段故事,有必要吗……

但这些话她只能自己在心里想想,搭好的台还是万万不能拆的。

只是……

她再次转头打量着傅北城。

听他们的话,这段经历好像确实是有,那难不成这就是他对自己有兴趣的原因?

他想找一个警察圆自己多年以来的心愿所以对自己纠缠不休?

可这也太牵强了点,正常不是应该找到当初的恩人然后以身相许吗?

说起来,自己这也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

“婉儿?秦婉儿?”

“啊?”秦婉儿回神,看到傅北城正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她摸摸脸,“怎么了?”

“爸在问你话。”

“哦。”她转过头去道歉,“不好意思爸,我刚刚在想事情。”

傅擎天倒是没太在意,又重新问了一遍,“我刚才是在问你,你当时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救下北城之后完好离开的?”

“什么?”

秦婉儿脑袋“嗡”的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怎么离开的?她哪知道啊……

她本想着眼看着自己为难,傅北城应该会再帮自己圆场,可等了半分钟了,他哪里有要说话的意思?

傅擎天还在一边看着自己,秦婉儿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也,也没怎么,当时是正好我一个熟人路过,我们之前上学的时候无聊有研究过一些暗号,当时正好用上,也算是机缘巧合吧。”

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只好拿出当初陆衍救自己的事情出来搪塞。

这句话说完,傅北城黑眸里一抹光芒闪过,又被他快速敛去。

傅擎天点了点头,“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谢谢您的夸奖。”只是她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一提到这,她下意识的扫到陆衍的方向,只见他正和傅羽书认真的听着他们谈话,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

秦婉儿一阵失望,收回了目光。

……

饭后,陆衍陪着傅擎天下棋,白玉拉着儿子和儿媳聊天。

“婉儿,进了傅家门之后你也就是我们家人了,作为傅家的一员除了认真工作意外,也要记得自己最重要的责任啊。”

16-催生

秦婉儿有点没明白,“什么责任?”

一旁的傅北城眉峰蹙起,低声提醒,“妈,进展太快了。”

“快?快什么?”白玉嗔怪的瞪了儿子一眼,“我身边这些朋友同事的哪个不抱孙子了?也就你,这么多年一直让我操心。”

说完后,她又把脸转回去,“直白的说吧,你们既然结婚了,我希望你跟北城能尽快要个孩子,傅家这么多年人丁不旺,北城的爷爷也一直盼着能看到再下一代,所以你们要抓紧了。”

秦婉儿听的愣住,“要孩子。”

“是。”

她看着面前优雅女人的脸,简直尴尬癌都犯了。

“妈,真是抱歉,我们现在工作都忙,实在是没有精力去想这个。”

白玉顿了一下,明显是没想到会听到这样拒绝的话。

这么多年围绕在她儿子身边的莺莺燕燕,每个都想能怀上孩子坐稳位置。

可面前这女孩家世地位都没有,怎么还敢拒绝自己这个提议。

她轻咳了一声,探手抚上秦婉儿的手背。

“婉儿,你是个好姑娘,从刚才见面我也觉得你挺明事理的,要知道,孩子生下来,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婉儿深深的看着面前穿着旗袍优雅的妇人,被握着的手逐渐收紧。

她知道,白玉对自己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豪门,看中的无非就是那几点,财产,地位,子嗣。

只是她现在根本没准备踏足这个漩涡,不止是现在,以后她也没这个打算。

“抱歉,这件事,您让我考虑考虑。”

正当白玉和善的面色逐渐消失的时候,傅羽书适时开口。

“哎呀妈!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就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在这催生怎么跟我们大学老师的丈母娘一样。”

白玉皱眉看着女儿,略带呵责的说,“你懂什么?子嗣这件事在你爷爷那一直很重要,我们又不重男轻女,只要求有一个后代就行,这要求也不高。”

傅羽书嘟了嘟嘴,拿起一颗葡萄塞进嘴里。

“那你还着什么急?孩子嘛,早晚是要生的,你非得跟着操心,累不累啊。”

听到这句话白玉正要发火,傅羽书忽然靠前拉住她的手,语气变软。

“妈,你也不想想我哥和嫂子现在才多大,二十多岁的年纪,生孩子做什么?当累赘啊?”

白玉不愿意和女儿生气,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就你最能说会道!”

“还不是因为你宠我?”

她叹了口气摇摇头,“行了行了,我不跟你计较了,一会跟你嫂子去收拾一下你没带走的东西,别的以后再说吧。”

“好,谢谢妈妈!”

事情搞定,傅羽书满意的朝着秦婉儿眨眨眼。

后者实在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个小丫头,还真有办法。

……

“嫂子,刚刚我妈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傅羽书站在二楼的房间门口,一边看着她收拾东西,一边帮母亲解围。

秦婉儿揉了揉腰直起身,轻笑着摇头,“我没介意,长辈都这样,我能理解。”

“对了嫂子。”傅羽书几步上前拉住她的胳膊,“一会这里面的生活用品你整理好后,我那还有几件从来没穿过的衣服和首饰,等一会我爸妈走了,我给你拿过来。”

秦婉儿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洗漱用品连忙拒绝,“谢谢你羽书,可我用不上那些,你自己留着就好了。”

“哎你不用跟我客气,我的衣服都是穿不完的穿,我看我们身材差不多,那些我没穿过的你都正好能用。”

秦婉儿继续推脱,“真不用了,我平时都是穿工装制服,一年都没有几次穿便装的时候,放在我这也都是压箱底了。”

不要她的东西,倒不是秦婉儿嫌弃什么。

只是她现在实在是无法坦然的把自己当成傅家人,接受陆衍现任的赠与。

尽管傅羽书是好心,可她心里还是有一个抹不平的疙瘩。

见她态度坚持,傅羽书有点伤心,“嫂子,你不会是真生我妈妈的气了吧?其实她也没什么恶意,你真的别介意……”

“你想多了。”秦婉儿拉着她的手笑笑,“道理我都懂,我说的也是实话,你看过哪个警察平时穿便装的吗?”

傅羽书想了想,似乎真没有。

半晌,她幽幽叹了口气。

“那好吧,那我也不强迫你,至于我妈那边,要是有什么事你就随时跟我说,我能帮忙的地方会尽力帮你解决的。”

“谢谢你。”

“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整理完傅羽书的东西后,两人叫上佣人把这些包裹都带到外面停着的车上。

傅擎天和白玉不到十一点就离开了,临走还嘱咐两人要好好过日子。

听到这些话,秦婉儿一阵哭笑不得。

要是这两人知道她根本就没打算跟傅北城在一起,不得气的回来打自己。

“想什么呢?”

他们走后,傅北城走到门边。

秦婉儿扫了他一眼,之后从他身边绕过去,“什么也没想。”

傅北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高大的身躯逐渐靠近,右手抚上她的头发,“刚刚你为什么不答应她?”

“嗯?谁?傅羽书?”秦婉儿还以为他是在说傅羽书要把衣服给自己的事,“我为什么要要她的东西?”

“我说的是生孩子的事。”

她忍不住嗤笑一声,“……这种事我答应了才有问题好吧?我又不是真的和你在一起。”

秦婉儿翻了个白眼躲开他,回身往楼上走。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

听见他的话,秦婉儿正上楼的身形一顿,忍不住回头看他。

身后的傅北城微眯着眼睛,黑眸深深,叫人看不出情绪。

她忍不住皱眉,心里越发纳闷。

这男人神经没问题吧?

他们不过是睡了一次,她一个女人都没要他负责,他怎么就缠着自己不放了?

“你……”

秦婉儿正要再跟他理论,手机忽然“嗡嗡”响起,拿起来一看,打电话来的是张队。

她连忙接听,“喂,张队。”

电话里张队的声音有点急切,“秦婉儿,你来上班了吗?”

小说《警妻难训:老公,立正靠边站!》 第15章 也太能胡扯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警妻难训:老公,立正靠边站!》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冰烟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