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傅少宠妻甜如蜜
傅少宠妻甜如蜜

傅少宠妻甜如蜜

作者:侧耳聆听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11:35:11

《傅少宠妻甜如蜜》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扭头,看着傅唯西,“唯西,你不要难过。你叔叔只是担心你,他是为你好的。” 傅唯西心里本就难过,听着秦桑宛若傅丞渊妻子的姿态,和她说这样的话,心里就更不痛快。 脱口而出,“为我好,就不要阻止我。龙希尧,走了!” “哦,好。” 龙希尧倒是一派轻松,跟上傅唯西的脚步。 傅丞渊要下去堵人,秦桑却拦住。 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丞渊,这么多佣人,你要下去了,那些佣人该怎么说唯西?”
展开全部

:脸色阴沉得厉害

      秦桑见傅丞渊脸色有些变,急忙又说,“不过没关系,有你把关,给她选一个良人,到时候好好照顾她。”

  傅丞渊没有回应,只觉得心里极其的不痛快。

  但这不痛快的源头,傅丞渊找不到。

  “我去洗澡,等会还有个视频会议。”

  傍晚时,龙希尧来傅家了。

  当时傅丞渊在书房开会,秦桑正在厨房忙碌,说是要为爷爷和傅丞渊,以及生病的傅唯西做晚饭。

  龙希尧跟爷爷打了招呼,就上楼去了。

  一脚,直接把门踹开了。

  “病秧子,你又生病了。”一开口就没好话。

  傅唯西半躺在床上玩游戏,一看到龙希尧那张扬的样子,就没好脸色。

  拿过旁边的枕头朝他丢了过去,“不是把我拉黑了么,还出现在我面前做什么?”

  龙希尧准确的接住,嬉皮笑脸的凑过来,“拉黑了么?我怎么不知道?可能是手机出现故障了。”

  他厚脸皮的凑过来,歪头,看了看傅唯西苍白的脸色,连连摇头。

  “真是可怜。”

  “话说,你跟我回家啊,趁着这次你叔叔订婚,你跟我一起订婚啊。跟我回家保证好好照顾你。”龙希尧拿了旁边的葡萄,正要送到傅唯西嘴里,最后直接塞到了自己嘴里。

  傅唯西:……

  挥手,直接就揍他,“就你这样天天出去泡妹子,我要真跟你有什么,那我以后的生活不是灭小三,就是铲小四!我人生大好青春,就这么糟蹋吗?”

  “那可不一定啊。”龙希尧又拿了葡萄,刚要塞嘴里,就被傅唯西给抢了过去。

  傅唯西不解气,又挥手,揍了他好几下。

  龙希尧一边怪叫,一边又在那边笑,做出的表情,直接把傅唯西逗乐。

  门口。

  傅丞渊从龙希尧上来开始,就停了工作,走过来。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打闹的样子,脸色阴沉的厉害。

  他正要进去,手臂却被人抓住。

  回头,是秦桑。

  傅丞渊脸色不太好看,但秦桑坚持把人拉到隔壁房间,随后把门关上。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痛快。我只是觉得,如果你去阻止了,那以后唯西跟龙少爷更会牵扯不清。”

  傅丞渊眯眼,“我不会让她跟那个小子在一起!”

  “我知道,但……人都是有逆反心里的,越是阻止,就越想要。你现在如果激起了唯西的逆反心里,那么就算她也觉得龙少爷不怎样,为了赌气,她还是会硬着头皮跟他一起的,岂不是害了她?”

  傅丞渊没有回应,因为秦桑的话并非没有道理。

  傅唯西从小被骄纵,要什么没有?

  越是不让她得到,她心里肯定不平衡。

  秦桑见傅丞渊脸色有些缓和,试探性问,“你觉得云家怎样?”

  “嗯?”傅丞渊不解。

  云家,在南城也是有地位资产的家族。

  “云家小儿子,年龄跟唯西相仿,性子又和龙少爷差不多。他只有一个姐姐,已经嫁到加拿大,以后云家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我觉得,他跟唯西还是满配的,你觉得呢?”

“不行。”傅丞渊想也不想就拒绝。

  “那人我见过,爱玩,不稳重。”

  “像唯西这个年纪都总是有点爱玩的……”秦桑轻声说,但看着傅丞渊蹙眉,也不好继续说什么。

  傅唯西房间。

  “你病怏怏的样子,我实在看的难受。怎样,晚上带你出去兜风?”龙希尧给傅唯西削苹果。

  弄成一块一块的,放在盘子里。

  傅唯西一块块的吃,咔嚓咔嚓都是声音。

  脸色明显是比之前都好多了。

  “我累,不想去。”她拒绝。

  “可我听说,今晚的晚餐是秦桑在做……”

  “你出去,我换衣服。”

  傅唯西歪头,直接丢了一句。

  龙希尧明显“奸计”得逞,立马放下苹果和刀,“遵命!”

  转身,便离开傅唯西的房间。

  傅唯西下床,人有些晕,但也没有到了不能走的地步,就是有点虚脱。

  简单的换好了衣服,傅唯西就开了门。

  巧合的是,傅丞渊和秦桑也从隔壁房间走出来。

  傅丞渊看着傅唯西不仅下床,还换了外出的服装,立马蹙眉,脸色难看,“谁让你下床了?”

  “我要带她出去走走。”

  龙希尧上前一步,挡在了傅唯西的面前。

  “她现在在生病。”傅丞渊回答。

  两个人对峙,剑拔弩张,气氛很严肃。

  龙希尧歪头,“她在床上很闷,我带她出去走走。”

  傅丞渊目光朝背后的傅唯西看去,直接命令,“傅唯西,过来。”

  他一命令,傅唯西下意识就抬头想朝他走去,但被龙希尧阻止。

  同时,傅唯西也清楚看到,站在傅丞渊旁边的秦桑。

  最后……

  傅唯西放弃了走过去的念想。

  “我让你过来,当我的话是耳边风?”

  傅丞渊脸色黑沉的厉害,俯身,要去抓傅唯西,却被龙希尧阻止。

  他笑,“叔叔,小唯一现在要跟我出门走走,你这样阻止,似乎不近人情?”

  傅丞渊犀利的扫过一眼,“与你何干?”

  “小唯一是我女朋友,您觉得呢?”

  傅丞渊甩开龙希尧的手,眼神凌厉,“你不够格。”

  龙希尧不爽,正要反驳,傅唯西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

  她急忙接起来,当场脸色变了——

  那通电话是婚纱店打来的,火急火燎,是关于“烟兮之梦”婚纱破损的事。

  傅唯西挂断了电话,朝秦桑质问去,“你把婚纱毁了?”

:傅丞渊凶起来,她害怕

       秦桑表现的莫名,“什么?我没动过那婚纱。送来时我人还在医院,我让家里的人原封不动的送回去了。”

  “最好是这样!”

  电话里员工没说清楚,傅唯西只有亲自去看,才能知道情况。

  “我要去婚纱店。”

  龙希尧立马回应,“我送你过去。”

  “不需要。”傅丞渊直接拒绝,把傅唯西从龙希尧背后拉了出来。

  “我送你过去。”

  拽着她就往楼下走。

  “小叔……”傅唯西有些挣扎,回头,看着站在那边的秦桑。

  在楼梯口时,傅唯西坚持不走,“叔叔,让龙希尧送我去吧。现在……”

  她顿住了下,压低了声音,“不是特别合适。”

  毕竟他的未婚妻就在这里。

  “有什么不合适?”傅丞渊反问,态度严肃,“你现在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翅膀硬了,所以跟我犟了是不是?”

  傅唯西低着头,傅丞渊凶起来,她会害怕。

  成长的路上,傅丞渊对她凶的次数是极少的,除非是她真的任性过头,彻底把他惹毛了。

  而每次傅丞渊凶起来,傅唯西都低着头不说话,就跟犯错的孩子一样无辜。

  事实上……

  看着傅唯西这个样子,傅丞渊心里也不好受,心疼。

  但他的确非常生气。

  南城豪门圈子里,多少优秀的企业二代任由她挑选,但她偏偏就选一个,他最不满意的。

  存心气他么!

  “丞渊。”秦桑此时适当的开口,走了过去,拍了下傅丞渊的手臂,“你干嘛这样凶孩子?”

  扭头,看着傅唯西,“唯西,你不要难过。你叔叔只是担心你,他是为你好的。”

  傅唯西心里本就难过,听着秦桑宛若傅丞渊妻子的姿态,和她说这样的话,心里就更不痛快。

  脱口而出,“为我好,就不要阻止我。龙希尧,走了!”

  “哦,好。”

  龙希尧倒是一派轻松,跟上傅唯西的脚步。

  傅丞渊要下去堵人,秦桑却拦住。

  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丞渊,这么多佣人,你要下去了,那些佣人该怎么说唯西?”

  傅丞渊没有回应,但脚步已经停顿。

  “唯西,要吃饭了,这是去哪里?”

  楼下,爷爷看到傅唯西表情严肃,有些担心。

  “爷爷,婚纱店里出了事情,我要去看看。”一看到爷爷,傅唯西都是非常乖巧的。

  如果说,人活在这个世界里,有那么一个是不可以辜负的人。

  那么傅唯西的世界,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爷爷!

  “可你刚生病……”爷爷蹙眉,显然是担心傅唯西。

  这丫头从小身体就不好。

  “爷爷,您放心,这不是有我,我会看着她的。”旁边的龙希尧拍胸脯保证。

  他知道爷爷对傅唯西的重要,所以对爷爷自然是收起平日玩世不恭的态度。

  爷爷看了看龙希尧,又抬头,看了一眼楼上脸色难看的傅丞渊……

关于龙希尧与傅唯西的事情,傅丞渊跟傅爷爷谈论过。

  傅丞渊的意思是,龙希尧只是龙家的私生子,得不到龙家的实权。

  更何况,龙家的那位大少爷也不是个善茬,等到龙老先生退下来,这龙家大少爷,第一个动作就是铲除龙希尧。

  傅唯西如果真的跟龙希尧有什么牵扯,只会遭受牵连。

  不过……

  这是傅丞渊的想法,对于傅爷爷来说,豪门恩怨、家族内斗,都没有自己的宝贝孙女的开心来的重要。

  如果她跟龙希尧在一起是最开心的,那么傅爷爷自然是全力支持。

  到时候,龙希尧背后有整个傅家,龙大少爷再厉害,也斗不过!

  “嗯,去吧。”傅爷爷慈爱的笑起来,摸了摸傅唯西的脸蛋。

  等到龙希尧带着傅唯西离开后,傅丞渊才下楼。

  他脸色并不好。

  秦桑见爷爷似乎有话要跟傅丞渊说的样子,她知趣的找一个理由离开,“我去厨房看看。”

  爷爷朝沙发那边走去,开始熟稔的泡茶。

  傅丞渊走过去,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昨天的事情,我都听佣人说了。”爷爷淡淡的开口,抬头表情有些严肃,“你怎么就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你忘了,小唯一现在长大了,你还当着佣人的面,要去脱她的衣服,你让别人怎么议论她?”

  “习惯了。”傅丞渊回答的简单。

  傅爷爷皱眉,“那你以后要多注意。小唯一毕竟长大了,不比小时候了。这叔叔和侄女之间没有个分寸,传出去了,对你对小唯一的名声都不好。更何况……”

  爷爷顿了下,朝厨房看了一眼,“让你未婚妻听到,更是不妥。”

  傅丞渊没有回答,脸色阴沉的厉害。

  他不耐烦的扯着领带,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让自己稍微喘个气。

  小唯一毕竟长大了……

  长大!

  又是这个词!

  不管是龙希尧还是秦桑又或者是傅唯西本人,一直跟他强调,她已经长大!已经长大!

  长大又能如何!?

  长大了,就改变的了,她是他一手带大的事实?

  傅唯西一到店里,就让员工带她去看婚纱。

  看到那破损的婚纱,当下一秒,傅唯西有杀人的冲动!

  洁白的婚纱,此时大大小小沾染了不少的灰尘、污垢,还有根本洗不掉的红酒印!

  裙摆的好几个地方都被撕了,这边缺一块,那边缺一块的,很多钻石也没了。

  简直惨不忍睹!

  旁边的员工见傅唯西脸色难看,急忙解释,“婚纱送来时就这个样子了。”

  她们也很诧异,明明完好无损的送出去,竟然会这样回来。

  “秦桑!”

  这是意外吗!?

  这根本就是有人故意弄的!

  傅唯西气的要命,双手拳头紧握着,指关节都泛白了。

  她一定要去问清楚,让秦桑给一个交代!

  傅唯西转身,怒气冲冲就要杀去找秦桑,问清楚!

小说《傅少宠妻甜如蜜》 第9章 :脸色阴沉得厉害 试读结束。

凡霜mio点评:

《傅少宠妻甜如蜜》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