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作者:赫连清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1 12:29:31

作者赫连清给大家带来了《侯府夫人娇宠日常》的主要情节:“医名?”福安嗤笑一声,“你开错药酿了好大祸事,自己锒铛下狱,全家问斩,眼看这一脉的庄家就要死绝了,谈什么医名!”“福公公,你如此抗拒我为冠军侯看诊,怕不是另有所图,唯恐冠军侯被人治好,才会连我这样,你认为毫无本事的草医也不敢大意吧?”庄子萱笑道,眼里却毫无笑意。“你,血口喷人!”福安可不敢担这个罪名。都是互相伤害,谁怕谁。庄子萱紧紧盯着他,继续道。
展开全部

: 将军威武

到这一步,庄子萱也豁了出去,拼着割喉也要咬断他血管。

横竖都是死,拉一个垫背好过任人宰杀。

眼见就要撞上刃口,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道将她拦腰提起,随即视野中多出一根锋锐长戟,不知何时穿透了刺客胸膛。

“才知院首长女巾帼不让须眉。”

清朗的声音响起。

庄子萱站稳,向对方看去。

入目的却是一个甲胄在身,长冠饰翎的年轻将军,剑眉意气风发的斜飞如鬓,双目凌厉有神,轮廓刚硬而俊朗,既是翩翩儿郎,又有扑面而来的英武气概。

庄子萱不认得他,但记忆却跟这人对上号——

本朝声名赫赫的骠骑将军兼冠军侯,敖霄,敖无虞。

将门世家,根正苗红。战绩辉煌,荣誉无限。年纪轻轻,万千少女梦中情人……

这都不重要。

庄子萱捉住的却是记忆里零碎的一个小细节:

据闻,敖霄有御赐的免死金牌!

对她来说,这可是唯一能先合法保下性命的机会。

虽然不知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才让原主一家被莫名问斩,不过先留得青山在最为重要,以她后世的见识,未必不能化解!

那么,当务之急,是如何让敖霄来帮这个忙?

她正思量,敖霄已经放开了她,随手一扯,那拇指粗的麻绳寸寸崩断,让她重获自由。

做完这一切,敖霄转头怒喝道:“贼子,休得猖狂!”

庄子萱抬眼望去,只见敖霄一脚踏出,好像游龙出海,长戟在他手中大开大合,舞动的如同猛虎下山,煞气锋寒似刀,在惨叫声中挑出血花朵朵,极具残酷的美感。

敢围杀过来的几个刺客,完全不是一合之敌,瞬息横尸当场!

“好一个冠军侯——今日之仇,来日当报,撤!”

领头那人一声唿哨,同行刺客也不迟疑,掉头便飞身跃下刑台奔逃。

“丧家之犬,也敢狂吠!”

敖霄冷笑一声,靴尖挑起地上落刀旋即一脚踢出,那几斤重的腰刀便如投矛一般,倏然爆射而去。

刚要混入人群的领头刺客身形豁然一滞,再看,刀尖透胸几尺,竟是穿了个透心凉!

其余刺客悚然一惊,逃得更加头也不回。

庄子萱暗道:能年纪轻轻就封侯拜将,猛,打起来是真的猛……

敖霄拎着长戟正要追击,忽然脸色一变,身形晃了晃,有点不受控的倾斜。

庄子萱,“?”

机会!

不管怎么回事,她离得近,殷勤献的也快,立刻凑了过去,让敖霄的手臂揽住她的肩膀。

表面看是敖霄怀抱佳人,实际却是佳人正咬牙切齿的撑住了他的身体加盔甲的重量。

“你……”敖霄话音未落,庄子萱已然趁这空挡切了他的脉,顿时表情有点古怪。

刚才还大杀四方威猛的不行的人……怎么血气亏空的这样厉害?换个普通人,早昏迷过去,要老参吊着命才行了。

两人对视一眼,男人眼底微微一闪,轻声道,“辛苦小姐,扶我去后面。”

懂。

他恐怕不想这个秘密暴露人前。

庄子萱点头不语,为了博得这位冠军侯好感图谋免死金牌,她也咬牙苦撑,敖霄血气大亏,这会不是有她扶着早就倒地难以动弹,指望不上他使力。

因而肩膀架着这么重的分量,走的步履维艰,东倒西歪,看上去就像热恋情侣在街边腻腻歪歪的走姿一样。

偏这会儿,还能听到那个刚就坑过她一次的倒霉继妹还在哔哔。

“爹,娘,你们看庄子萱,竟然当众和男人搂抱……不知羞耻!”

庄子萱面无表情回头看她一眼,“妹妹几岁了?可曾读过书,现吃什么药?”

现场静了静,庄子湘虽然不解其意,却也能感受到话里的阴阳怪气,恼怒道,“大庭广众和男人拉扯不清,将我庄家颜面置于何地,爹,你不管她吗!”

好一顶大帽子。好一个告家长。

庄子萱有被无语到。这小妮子大概率是嫉妒只有自己被救了起来而已,一家子还都在那跪着等杀头,偏自己好像入了冠军侯的眼,可不就是特殊待遇么。

那中年人,“她”父亲庄范缓缓开口,“多谢冠军侯方才救小女一命。”

这一下太极打的庄子湘脸色铁青,隔着空气都能感觉到庄范的偏袒。

敖霄本就强撑,还听了会庄家姐妹掐架,这会说话都有点中气不足,“保境安民是武人分内之事,院首客气。”

庄子萱不愿拖久了让敖霄有个好歹,只道,“爹,将军暗伤未愈,方才打斗牵扯到,我扶他去歇会。”

庄范便露出一副“我闺女怎会和男人拉扯不清哪怕他是冠军侯,果然是有其他缘故我才不会误会我闺女”的表情,颔首道,“且去。”

倒霉继母和倒霉继妹,“……”

庄子萱差点笑出声,只觉得这睚眦必报不容人的母女俩能摊上这么个维护长女的一家之主,居然没给活活气死,还坚持排挤她,着实有够顽强。

:一语诛心

监斩台还在乱套,刚才暴起的刺杀之中死了不少差役兵卒,剩下的逃的逃残的残。

庄子萱扶敖霄坐上官椅,好歹没有当众露了此刻他连个八岁孩子都打不过的底细。

才见桌台下的帷幕一动,钻出个狼狈的蓝色官袍男人,拱手对敖霄道,“多亏冠军侯出手相助,这些贼子胆大包天,杂家一定禀告圣上,诛他们九族!”

这尖嗓子,一听就是老宦官了。

“福公公客气。”

敖霄淡淡道,目光只追着庄子萱。

庄子萱没理他俩的场面对话,自顾自去另一边,检查倒在血泊中的官员。

试脉之后,她抬头,对上敖霄目光,摇了摇头。

“一箭正中心脏,人已经凉了。”

敖霄目色一沉,那宦官却抢先道,“大胆!李大人壮烈殉职,岂是你一个贱鄙钦犯也可亵渎的!速速滚开!”

那厢却听庄范勃然大怒的声音传来,“福安,你一条摇尾乞怜的老狗,安敢辱我女儿!”

福安脸色黑透,骂道,“庄范,断脊之犬,莫以为刺客搅扰便能停刑,杂家现在就要你狗命!”

你们古代人骂人都跟狗过不去吗?

庄子萱也知危险没有解除,单刀直入的冲敖霄道,“将军,我有法子解你旧疾。但我必须活着,才能给你治病。”

“好大口气!”

福安似乎也知敖霄情况,阴沉的看向她,“天下名医皆束手无策,你个女子何德何能在此哗众取宠,莫不是跟你爹一样,沽名钓誉,行医害人。”

这话对任何一个医者来说都是莫大的羞辱,庄子萱眼神一冷,正要怼回去,却听敖霄道。

“可。你治得好我,我在陛下面前为你家求情。若你治不好……”

他不在意当众打脸福安,只是沉沉的看着庄子萱,见额上还有薄汗,却风姿依然清丽的女人笑了。

“若治不好,无须将军求情,我愿自请凌迟而死。”

她语调颇轻,语气却不带任何玩笑之意。

这赌注之狠,让在场人纷纷变色。

敖霄眼底露出几分诧异和激赏,不由得在庄子萱坦荡无畏的目光之中走了神。

如此奇女子,这样的魄力,一些男人也拍马不及!

“胡闹!”

福安尖着嗓子叫道,“冠军侯莫要听信此女诓骗,一定是为了偷生片刻,才出此狂言,左不过是刚读完几本医经,从未听过庄家长女医术精湛的传闻,她能有什么本事?”

“冠军侯,子萱从小到大绝无一句虚言,既然她有此自信,老夫愿以我庄家世代医名为保,且让吾女一试!”那边又传来声音。

庄子萱心里微微一动。

这个爹……叫他一声爹,不亏。

她本就出身古医世家,从小让几个叔公拉扯大。深知医名对这样一个家族的珍贵,能悍然以此作保,是对她信任到了极点。

庄范虽不是她亲爹,但如此处处维护,倒让她不得不有所触动。

“医名?”

福安嗤笑一声,“你开错药酿了好大祸事,自己锒铛下狱,全家问斩,眼看这一脉的庄家就要死绝了,谈什么医名!”

“福公公,你如此抗拒我为冠军侯看诊,怕不是另有所图,唯恐冠军侯被人治好,才会连我这样,你认为毫无本事的草医也不敢大意吧?”庄子萱笑道,眼里却毫无笑意。

“你,血口喷人!”福安可不敢担这个罪名。

都是互相伤害,谁怕谁。庄子萱紧紧盯着他,继续道。

“那又何妨一试呢,你这样阻挠,落在别人眼里于你来说是好是坏?或许再追溯一下……冠军侯这旧疾,若不是先天而来,那么,是谁害的——?”

一语诛心!

现场气氛明显凝重,那福安的嘴唇都抖起来了,颤着说不出话。庄子萱眯起眼,心里若有所思。

敖霄这病,不是先天。这水,不浅啊。

话讲到这个份上,福安哪里还敢搭腔。这事儿别人不知,他伺候皇帝多年,多少知道消息:敖霄之事是敖家的逆鳞,至今都压着恨意,真牵扯到他身上,他九条命都不够死!

半晌,一直望着庄子萱的男人道,“无需多言,我信你。”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琬凝mio点评:

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侯府夫人娇宠日常》这本书,作者赫连清的文笔很好,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故事,里面的人物性格很鲜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家人,让他们相聚在一起,成为爱人,很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