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湘西邪术
湘西邪术

湘西邪术

作者:神拳

状态:已完结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12 13:38:56

《湘西邪术》的主要情节是:“你是怀疑……钟齐寿或者是钟小灵给苗小龙下了蛊?”我轻轻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冲林飞雪低声问道。“嗯,不光是给苗小龙下了蛊,你表哥恐怕也是中了他们的套了!”表哥的病跟苗小龙的确如出一辙,而且这里跟我表哥所说的地方相距不是很远,听林飞雪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怀疑了起来。这湘西密林之中很难碰到住户,表哥是否遇见过钟齐寿这个我不能判断,但他的病很有可能跟这冰蚕蛊有关系。
展开全部

月下凶影-神拳

夜色之下钟齐寿背对着昏黄的灯光,我们没太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但被一个人这么怔怔的盯着,我心底还是忍不住冒出了一丝寒意。

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我慌忙站起身来,干笑着问道:“钟师傅,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林飞雪似乎很害怕钟齐寿身上那股怪味,坐在竹凳上只是转头看着他。想起下午钟齐寿背尸体的那一幕,我也有些紧张,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面对着一个处处透着诡异的老头,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了电视里面出现的场景:一个满脸凶狠之色的杀人犯,手中提着一把血淋淋的斧头,在他的脚下躺着一片残血不堪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睡不着,出来坐坐!”

钟齐寿那阴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在这诡异的安静之中更显恐怖,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干笑着说道:“那钟师傅您坐,您坐!”

见钟齐寿拉开木门走了出来,我壮着胆子将竹凳递给了他,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刻意的多看了两眼,发现钟齐寿跟平常没什么区别,额头上布满皱纹,眼窝深陷,鬓角斑白,枯瘦的胳膊缩在灰色的外套下,跟那些风烛残年的老人没什么两样。

不经意的抽动了一下鼻子,我的确闻到了钟齐寿身上的那股怪味,连忙后退了两步跟他拉开了距离,靠在院中的枯树干上我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问道:“钟师傅,那三阳草我们已经找到了,我朋友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吧?”

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可苗小龙跟闫雅芳还在昏迷之中,他们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关系到我们是否能尽快赶到离这最近的下洼村。

钟齐寿在那竹凳上坐下,捶了下自己的肩膀淡淡的说道:“想要解冰蚕蛊不难,有了三阳草你朋友不会有什么大碍,明天应该就可以醒过来了!”

钟齐寿面色似乎有些疲惫,伸手将外套紧了紧,转头看着我问道:“你们去找三阳草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怪事?这地方能有什么怪事?”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林飞雪却抢先开口回了一句。

在坟地之中遇到僵尸的事情林飞雪可没敢跟钟齐寿讲,那两个警察看起来也格外神秘,我更是没敢提。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钟齐寿从衣服下面摸出了旱烟点上,吧嗒吧嗒抽了两口。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到周围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香味我下午闻到过,不像是香水,我也说不出名称,一边在竹凳上坐着的林飞雪似乎也闻到了这股味道,缓缓起身走到我身边打了个哈欠说道:“宁封,我有点困了!”

此时天色已晚,山中的凉风吹的我也有些发冷,看见林飞雪脸上露出了倦容,我开口对钟齐寿问道:“钟师傅,那我们先进去休息了,天有点凉,你也早点睡!”

钟齐寿轻轻点了点头,拿起旱烟指了指旁边的一间木屋说道:“我们这地方简陋,那房间里面有床,你们今天先迁就一夜吧!”

打开简陋的木门走了进去,林飞雪随手将木门给关上,搬了张木椅在后面堵住,看了一下周围后,给我要了打火机将屋内的油灯给点了起来。

这木房的确很简陋,四周连个窗户都没有,地上铺了不少稻草,除了两张木椅和布满灰尘快要散架的木桌之外,挨着墙的还有一张“棺材板”。

“天气这么冷,总要拿张被子吧!你把门给堵上干什么?”转头看向林飞雪,我没敢在那棺材板上坐下,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那钟齐寿的东西咱们可不能用!刚才在他抽烟的时候你没闻见那股怪味吗?”林飞雪压走到我身边,压低了声音警惕的说道。

“怪味?好像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能闻得到呢!原来你也闻见了啊!”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看见林飞雪脸上一片凝重之色,不由得也放低了声音。

刚来到钟齐寿房子的时候我也闻到了那股香味,只是过了没多久那香味就消失了,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所以并未对林飞雪提起过。

“咱们来的时候苗小龙还好好的,为什么刚来到钟齐寿的家里,他就中蛊了?”林飞雪直勾勾的看着我,在房间里那昏黄的灯光之下,她十分冷静的给我分析道。

“你是怀疑……钟齐寿或者是钟小灵给苗小龙下了蛊?”我轻轻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冲林飞雪低声问道。

“嗯,不光是给苗小龙下了蛊,你表哥恐怕也是中了他们的套了!”

表哥的病跟苗小龙的确如出一辙,而且这里跟我表哥所说的地方相距不是很远,听林飞雪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怀疑了起来。

这湘西密林之中很难碰到住户,表哥是否遇见过钟齐寿这个我不能判断,但他的病很有可能跟这冰蚕蛊有关系。

苗小龙也说过,方圆十多里内也只有钟齐寿这么一个可以住人的地方,如果表哥真的来这里歇过脚,那林飞雪的怀疑也不无道理。

“咱们现在先别想那么多,好好睡一觉等明天苗小龙醒了,我们就尽快离开这鬼地方!”我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铺在了那棺材板上,眼下只能在钟齐寿这里过夜,就算对他们有所怀疑,但我没得选择!

“你让我睡在这棺材板上?”

“你看……这木房里面还有能睡觉的地方吗?”我耸了耸肩,苦笑着看向林飞雪问道。

“我可睡不着!你睡上面吧,我盯着钟齐寿!”林飞雪搬来另外一张木椅,擦了一下上面的灰尘,坐在了房门旁边,隔着一条缝隙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还走了那么久的路,刚才更是在坟地里面转了一圈,我一个大男人都有些疲惫了,林飞雪却还要逞强,我实在有些不忍。将外套从棺材板上拿下给林飞雪披上,慢慢说道:“你不想睡那棺材板,就在椅子上迁就迁就吧,我来盯着就好!”

林飞雪的确有些困了,一开始还百般拒绝,但半个时辰之后,却靠在椅子上进入了睡梦之中,我背对着木门在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下,看着那泛黄的油灯,摸出一根香烟来狠狠的抽了两口,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闫雅芳被蛇咬伤可以称得上是意外,但苗小龙中蛊昏迷这件事却实在有些反常了!

林飞雪的分析不无道理,跟苗小龙一路走来,我都没发现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刚来到钟齐寿家里没多久他就中蛊了,难道真的是被钟齐寿或者是钟小灵下了套?

而且坟地里出现的那两个警察也相当“可疑”,谁会在半夜里面跑到满是棺材的坟地里查案?看见“僵尸”的时候也并未太过紧张,似乎早就有所防备一般,在我和林飞雪离开的时候他们还往禁地深处走去,这未免也有点太反常了。

刚来这里的第一天就遇到了种种怪事,淡淡的烟味刺激着我的神经,加上一阵阵倦意袭来,无边的安静之中我的脑袋一片混乱,诡异的气氛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那木桌上泛黄的油灯,我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听见了一阵响动,睁开眼之后面前一片漆黑,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紧张的想要起身,旁边却忽然伸出来了一只手掌,轻轻的摁在了我的肩头。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内,被人轻拍了一下肩膀,吓得我心脏差点跳出来,刚想失声喊叫,耳边却忽然响起了林飞雪的声音:“别说话,外面有动静!”

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我小心翼翼的转头看了林飞雪一眼,无边的黑暗之中我只能看清楚她身体的轮廓,就在我想跟她说话的时候,外面又是一阵咔嚓声响起,我慌忙转身隔着细小的缝隙朝着外面看去,发现一个人正拿着手电拖着重物准备离开小院。

“是……是钟齐寿!”我压低了声音抬头朝着林飞雪问道。

外面虽然光线也不太好,但此时却有月光透过云层露出来,钟齐寿佝偻着身体,拖拽着一个“东西”正快速移动,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安静的夜色之中显得格外恐怖。

当钟齐寿走出枯树的阴影下之后,我才看清楚他拽着的是什么……一个睁着眼睛的女子!

这女子被拽着头发,却没有一点动静,双眼空洞的睁着,虽然有一百多斤,但弯腰拽着她的钟齐寿却看起来相当的轻松,没几步就走出了院子,往下午那山洞的方向走了过去……

月色之下钟齐寿很快就没了踪影,林飞雪和我都吓得不轻,瘫在椅子上互相看了一下,林飞雪呼吸有些急促的问道:“刚才你看清了吗?”

深夜拖尸-神拳

“看清了,钟齐寿拖着的……是一个人!”

我咽了口唾沫,强迫自己从紧张之中冷静下来!刚才我甚至能够看见那女人的眼睛,被钟齐寿拽着头发,一直拖到了院外,却没有一点动静,我怀疑那个女人已经遇害了!

算上下午钟齐寿背着的那具尸体,这已经是他家里的第二具死尸了,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转头对林飞雪说道:“实在不行的话……咱们还是走吧!我背着苗小龙,你扶着闫雅芳,这地方咱们是不能再呆了!”

房间里面都是棺材板,家里还有死尸,谁知道这钟齐寿是干什么的?我担心如果再不离开,下一个遇害的可能就是我们其中一人了。

林飞雪虽然也有些紧张,但表现的还算是冷静,我把话说完之后她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拒绝道:“现在还不能走!带着昏迷的苗小龙和闫雅芳我们走不远的!”

我们对这深山老林之中的道路根本不熟悉,还带着两个昏迷不醒的人,就算能逃出去恐怕也走不了多远。

而且周围还到处都是坟地,要是再冒出“僵尸”来,我们的下场就更惨了!

“那……那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吧?”我有些不安,起身在房间里面来回的走动,刚才那被拽着头发的女人时刻在我脑海中闪过,对这个诡异的地方我是再也不想呆了。

“我们不知道那死尸是不是他杀的,也不知道他带尸体到那山洞中去到底要做什么,但有一点现在可以肯定,他还没想对我们动手!”林飞雪从紧张之中稳定了下来,压低了声音对我分析道。

如果钟齐寿真的想对我们下手,今天吃饭的时候他大可以在里面下毒,或者是给我们下蛊,而现在他一直没有动手,必定还有什么后续计划。

林飞雪说完,竟然将堵在门后面的椅子给搬到了一边,伸手像是要将房门给打开,我心惊之下慌忙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有些紧张的出声问道:“你这是要干嘛去啊?外面万一有危险呢?”

钟齐寿虽然离开了,但还有一个钟小灵在,那小丫头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也满身透着怪异,我担心林飞雪出去之后会遇到什么危险,赶忙用身子堵在了破败的木门后面。

“我们去看看那钟齐寿到底在搞什么鬼,没准那山洞中有古怪呢!”林飞雪镇定了下来后,竟然萌生了好奇心,准备冒险再去那山洞中瞧一瞧。

可我想到下午那坐在棺材中的死尸,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连忙摇了摇头拒绝道:“咱们还是别去惹麻烦了,万一再碰见僵尸了……谁救我们?”

林飞雪拗不过我,好不容易打消了她的好奇心,我安慰着对小声说道:“这地方实在是太邪门了,咱们还是尽早离开的好!你休息一下吧,天亮了我喊你!”

一夜的时间眨眼而过,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打了个哈欠刚想将空了的烟盒给扔掉,却隔着门缝看见院子外面出现了一道身影……

钟齐寿回来了,跟夜里相比走路的时候有些蹒跚,似乎相当的疲惫,身上那灰色的外套上到处都是泥土,而那女生的尸体也不见了踪影。

当他走到木门外面的时候,我慌忙蹲下了身子躲在了墙壁后面,钟齐寿没听到屋里有动静,站了一会后缓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里面心惊胆战的呆了一会,看见天色已经大亮,我叫醒了靠在椅子上睡着的林飞雪,将钟齐寿回来的事情告诉了她。

壮着胆子拉开了房门出去,我们俩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到了院子当中。钟小灵也起床了,看见我们俩之后钟小灵依旧相当的冷淡,我上前连忙问道:“我那朋友怎么样了?醒过来了没有?”

“你不会自己进去看啊!”钟小灵没好气的扫了我一眼,拿着一个木盆往外面走了出去。

我很不想进那房子中,钟齐寿就在里面,昨夜那尸体也是他从里面拖出来的,谁知道我们进去之后会不会被他给害了?

可我和林飞雪不可能抛下苗小龙跟闫雅芳,互相对视了一眼,我们两个最终还是推开了那半掩着的木门……

“昨天夜里睡的好吗?”

突兀的声音在旁边忽然响起,我和林飞雪身子猛地一抖,紧张的转头看去,发现钟齐寿的房门正大开着,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冲我们淡淡的问道。

“还……还好!”

钟齐寿虽然没看着我们,但我心中还是万分的紧张,想起昨夜他拽着那女生头发将尸体拖出小院的一幕,头皮就忍不住发麻。

“去看看你朋友吧!”钟齐寿换好了衣服抬头看了一下我们,浑浊的双眼之中似乎闪过了一抹冷光,但转瞬即逝后却又恢复了常态,我甚至都以为自己出现错觉了。

“今天我那两个朋友应该都能醒过来吧?”林飞雪显得有些镇定,一脸平静的轻声对钟齐寿问道。

“嗯,死不了!但能不能醒过来这要看他们的造化了!”钟齐寿从房间内走了出来,脸上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眼白中布满了血丝,身上还有带着那股“怪味”。

“我们先进去看看!”

不敢直视钟齐寿的双眼,我连忙说了一句,拉起林飞雪的胳膊进了苗小龙的房间……

苗小龙和闫雅芳还在那“棺材板”上躺着昏迷未醒,我上前伸出手指放在他们鼻子下面,感觉到还有呼吸,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看来钟齐寿还没对他们下手,我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回到了原位。

“放心吧!冰蚕蛊已经解了,蛇毒也被逼出来了!你这两个朋友都没事!”钟小灵端着半盆清水走了进来,冷冷的扫了我和林飞雪一眼,面无表情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由于担心钟齐寿会在饭菜里面动手脚,我跟林飞雪都没吃钟小灵煮的早餐,简单的拿之前剩下的面包应付了一下,我来到苗小龙的房间内对林飞雪压低了声音问道:“要不咱们现在就走吧,苗小龙和闫雅芳他们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到了下洼村之后咱们再找医生!”

“我刚才翻出了一些东西,你看看!”林飞雪似乎并未听进去我的话,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拿开了棺材板下面的一块方砖,露出了一个三十多厘米的暗格,里面似乎还有很大的空间。

我警惕的往外面瞅了一眼,也蹲下身子朝着那暗格之中看了过去,发现里面竟然有好几个旅行包,里面似乎还装着不少东西。

钟齐寿说这里很少有人来,他跟钟小灵也不太喜欢出去,但在他家里面却有这么多旅行包,实在是太可疑了!

我担心钟小灵或者是钟齐寿会忽然进来,慌忙用那方砖将暗格给堵上,仔细的考虑了一会对林飞雪问道:“你说这些东西……会不会是遇害的那些人留下的?”

“有可能!当初你表哥来的时候还有其他人随行吗?”林飞雪轻轻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冲我问道。

“应该没有,你在怀疑什么?”我有些跟不上林飞雪的思路,心中好奇她为什么会将这些旅行包跟我表哥联系起来。

虽然我表哥和苗小龙的病情一样,似乎都像是中了冰蚕蛊,可他当初是只身一人来的湘西,并未听他提起过有朋友随行!

而且我表哥作为一个奇谈记者编辑,经常外出去做一些采访,每次回来都会写一些在当地的见闻,旅行的时候也有做笔记的习惯,在他的笔记当中除了记载了一些湘西的风土人情之外,就没有其他奇怪的地方了。

“我怀疑昨天夜里被钟齐寿拖走的尸体……就是的这些旅行包的主人!”林飞雪很是冷静的对我说了一句,脸上的表情相当凝重。

“咳!”

正当我和林飞雪说话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咳嗽声,我们俩忽然一愣,慌忙转头朝着房门处看去,只见钟齐寿拿着旱烟,正站在门框旁边冷冷的盯着我们……

“钟……钟师傅!”我不知道钟齐寿有没有听到我们刚才的谈话,干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

林飞雪有些紧张退到了我的身边,看着钟齐寿小声的问道:“钟师傅,有事吗?”

“我来看看你们朋友怎么样了!”钟齐寿声音有些嘶哑,吧嗒吧嗒抽了两口旱烟,缓步走了进来……

空气中顿时又弥漫起了那股怪异的香味,林飞雪轻轻皱起秀眉本想出去,可刚刚走出两步,身子忽然不自觉的摇晃了起来,而我也感觉到有些头晕,想要过去将她给扶住,但迈出两步之后,却也慢慢瘫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悠悠转醒,还是在那简陋的木房之中,只是棺材板上已经没有了苗小龙和闫雅芳的身影,林飞雪也不在旁边,整个房间内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窗帘已经被拉上,昏黄的灯光在不断摇曳,整个木房之中安静的可怕。

我挣扎着坐起身来,看见了钟齐寿正坐在木房角落之中,双眼冷冷的盯着我……

小说《湘西邪术》 第8章 月下凶影 试读结束。

天罡酱吖点评:

《湘西邪术》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神拳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