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
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

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

作者:桃夕夕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3 16:24:28

《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主要说的是程佑翔苏语棠的事情,看看桃夕夕是怎么讲的:想到邵御铭说的话,苏语棠不知道是为了吓唬王彪还是真的要剁了他的手,低头小声埋怨道:“就算给他教训,也不用剁了他的手啊!”虽然邵御铭是因为她才这样做的,可她只是个普通女孩,这种事怎么坦然接受?如果王彪真的因为她失去了一只手,让她怎么安心?“什么剁手?”邵御铭反问。“你不是说要重整吗?还让人将王彪摁到了桌子上,就算他打了我,也不用把他的手剁了吧”苏语棠看到邵御铭有听她说话,一鼓作气把话都抖了出来:“他好像也不是软柿子,你今天这样对他,真的没有关系吗?我在酒吧唱歌这么久,发现很多人对他都避而远之,很少有人真的去得罪他的。”
展开全部

还说不是担心-桃夕夕

“王彪,长能耐了!”邵御铭邪气一笑,眼神冰冷。

王彪被这话惊的浑身颤抖:“御少,御少,我没看到是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绕了我这次吧。”

虽然不知道这位爷怎么会来坏他的好事,但此刻不低头指不定以后会不会没活路。

邵御铭的狠劲儿在圈子里可是很有名气的,别看他是龙啸财团的CEO,年纪轻轻能坐到这个位置背后的势力可想而知,大家不求能得与他和睦相处,只求不做他的敌人。

凡是遇到跟龙啸有利益冲突的事,很多人都明智的放弃自身利益。

因为就算不主动放弃,邵御铭有的是招数达到自己的目的,既然这样,不如主动示好,说不定能出现在龙啸的白名单上面。

邵御铭将苏语棠捞到自己怀里。

女孩子白皙的肌肤上手指印特别的明显,半张脸泛着青紫肿了起来,可想而知当时王彪用了多大的力气。

心疼让邵御铭愤怒不已,狠戾的目光射向王彪。

苏语棠意识模糊,看不太懂邵御铭的怒火从哪里来,只觉得在他怀里很有安全感,靠着他的肩膀,缓缓闭上眼睛。

接到邵御铭的示意,两个人上去将王彪架起来,左右开弓连续扇了王彪十几个耳光,直打的他嘴角流血才停手。

王彪脸上火辣辣的疼,满嘴都是血腥味,朝地上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两腿一弯跪到了地上。

他暗暗叫苦,这女的不会是邵御铭看上的人吧?如果是的话自己的小命今儿个不就得交待到这了吗?

很快,他的猜测就是得到了证实。

邵御铭看着跪地的王彪并没有解气,狠狠一踢,王彪略微肥胖的身体卷着一阵风就撞开了包房的门倒了进去。

他搂着苏语棠走到王彪跟前,皮鞋踩着他的手,用力的碾着,吐字清晰:“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啊——啊!”王彪疼的五脏内腑都揪到一起,他都能听到骨头碎掉的声音,强撑着扯出一个笑脸:“御少,真是对不起,我这眼神不好没认出来原来是未来的邵夫人,我还以为她是那个每天晚上唱歌的酒吧女呢,喝太多了,呵呵,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回?”

苏语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仰头看着邵御铭棱角分明的侧颜,下意识的抬手想要去摸。

这一刻的邵御铭,很温暖,让她如死海般的心,掀起涟漪。

邵御铭起身,如同王者斜睨着地上的王彪,冷漠的吐出两个字:“重整。”

苏语棠眨眨眼睛:“重整?”

重整什么?她怎么听不明白了?扭头就看到邵御铭的人将王彪的手放到了台子上,苏语棠的眼睛蓦地睁大,酒劲儿都被她吓到没有了,反手抓着邵御铭的手连连摇头。

不会是因为他的手打了自己,所以邵御铭决定给剁了他的真手给他重新安个假手吧?

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只是给他个教训。”邵御铭被苏语棠的反应逗笑了,搂着她转身离开。

苏语棠松了一口气,扭头看着包房的门缓缓关上,合上的刹那看到的是王彪怨毒的眼神。

“还疼吗?”邵御铭难得很温柔,轻轻的捧着苏语棠的脸,手指不敢真碰。

他应该早点来的,在苏语棠走的时候就该追上去,竟然等了那么久才来酒吧找他,如果不是他安排的人看到了苏语棠,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邵御铭望进苏语棠的眼睛,做出了承诺。

苏语棠觉得自己的脑回路不够用了,一个超级大帅哥不仅英雄救美,还替她出气做了承诺。明明之前还看她不顺眼将她丢到浴缸里喝洗澡水,怎么才半天过去,就将她捧在手心里了?

“你……是不是……”苏语棠想问他是不是没吃药,可看到那双妖娆的凤眼,下意识的换成:“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啊?”

说完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还不如问他是不是没吃药呢。

果然,邵御铭脸色变得有点怪异,他重新搂着苏语棠的腰,沉声道:“我送你回家。”

“不用那么麻烦,我和朋友一起回去就好。”苏语棠连连摆手,红着脸从邵御铭的怀里出来:“那个,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邵御铭皱眉将苏语棠搂的更加的紧了。

他很不喜欢被拒绝的感觉,尤其是被这个女人拒绝!

“你朋友我已经让人送回去了,我送你。”邵御铭不给苏语棠拒绝的机会,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酒吧中有不少人认出了邵御铭,暗自猜测他怀里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一直到车上,苏语棠脸上的温度都没有退下去,她坐在后座的一角,和邵御铭拉开很大一段距离。

大大的眼睛无措的看着窗外,此刻的邵御铭,有种让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想到邵御铭说的话,苏语棠不知道是为了吓唬王彪还是真的要剁了他的手,低头小声埋怨道:“就算给他教训,也不用剁了他的手啊!”

虽然邵御铭是因为她才这样做的,可她只是个普通女孩,这种事怎么坦然接受?

如果王彪真的因为她失去了一只手,让她怎么安心?

“什么剁手?”邵御铭反问。

“你不是说要重整吗?还让人将王彪摁到了桌子上,就算他打了我,也不用把他的手剁了吧”苏语棠看到邵御铭有听她说话,一鼓作气把话都抖了出来:“他好像也不是软柿子,你今天这样对他,真的没有关系吗?我在酒吧唱歌这么久,发现很多人对他都避而远之,很少有人真的去得罪他的。”

“你怕他报复我?”邵御铭烦闷的感觉很快消失了,他心情极好,伸手就将苏语棠抱在了怀里,下巴蹭着她的头顶反问:“你这是在担心我。”

苏语棠的脸又烧了起来,她告诉自己以后一点少喝酒,太上脸,这才多大会功夫,脸一会儿一烧的。

扭着身子试着从邵御铭怀里出来,苏语棠反驳道:“谁担心你了,我只是觉得你那样做太过分了,他是人哎,人家要告你怎么办?”

“还说不是担心?”邵御铭低低笑出声,单手抬起苏语棠的下巴,缓缓凑了上去。

昏厥-桃夕夕

宽敞的劳斯莱斯,邵御铭将苏语棠半压在后座上,女孩子忐忑犹豫的眼神担心的语气让他很是受用。

比着最初见到她炸毛的小模样,现在的她就像温顺的小猫咪,令他忍不住去逗弄。

苏语棠的眼睛睁得很大,看着逐渐靠过来的俊颜,下意识的身体向后靠。

邵御铭的唇瓣一扫,移到了苏语棠的下巴,唇,顺着光滑的肌肤开始下移。

苏语棠的身体颤抖着,她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内心很矛盾,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拒绝。

没有王彪触碰自己时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绝望,也没有与程佑翔亲密时的甜蜜,她睁着眼睛,努力远离邵御铭的触碰,更没有想到用手去推他。

蓦地,邵御铭的动作一顿,修长的手指扶上苏语棠的脖颈:“这是他弄的?”

夜晚光线不好,如果不是他离得近,又凑巧路灯的光束扫了过来,他是看不到这里也有伤。

苏语棠反应过来,用手去摸自己的脖子点点头又摇摇头,轻声道:“没事的,不疼。”

王彪用手掐她脖子时可是发了狠的,当时她真的有种自己会这样被掐死的感觉,好在最后他收了手,可见自己的运气不错。

邵御铭很是冒火,刚才就不该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阴沉着脸掏出手机,他一字一句吐出四个字:“彻底击垮!”

苏语棠大惊,不管不顾的抱住邵御铭的胳膊焦急的劝阻着:“你别这样,真的没有事了。”

邵御铭帮她这么多,她都不知道怎么还了。

她跟邵御铭的关系往多了说他们是上下级或者他是她的客人,在她看来他们就是萍水相逢,以后不会再有交集。

这次王彪的事她很感谢他,王彪被打也受到了警告,够了。

她希望所有的事情到此为止,不想以后都被邵御铭庇佑着,这样的庇护伞最不牢靠。

邵御铭没有再说话,单手搂着苏语棠的腰身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他能感觉到苏语棠对他的排斥,这种抵触让他很不舒服,也知道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她将他当外人!

苏语棠挣脱不开,折腾了这么久是真的累了,知道邵御铭没有恶意,就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睡着的女孩子呼吸均匀,秀气的眉毛皱起细微的褶皱,嘴角微微下拉,眼睫毛沾着湿湿的泪水,不是会用贝齿咬下唇。

梦里都是满满的委屈和悲伤,邵御铭的心又突地一疼,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让她睡的安稳。

司机一言不发,将车开到了邵御铭的私人公寓。

邵御铭看着还在熟睡的苏语棠,将她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下了车。

到了家,邵御铭将苏语棠放到了床上,女孩子脸上的巴掌印更加的明显,乌青一片。

他抿着唇拿出医药箱,用棉签沾了药水轻轻的给她涂抹着。

苏语棠觉得脸上痒痒的想要去抓,邵御铭皱眉捂住她的手,低声斥责:“别乱动。”

女孩子嘟了下嘴,不知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邵御铭失笑,涂好药后从冰箱中拿出冰块,用毛巾包好,犹豫了片刻,他轻轻的将冰块放到了女孩子的脸上。

“嘶——”苏语棠抽了一口凉气,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是邵御铭放大的妖艳俊颜,他的手里还拿着将她冰醒的罪魁祸首。

看到苏语棠醒了,邵御铭勾唇一笑:“已经涂过药了,用冰块敷敷,消肿快一点。”

苏语棠的话想要吼人的话哽在了喉咙,鼻子有点酸,这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差点就哭出来。

以前只有在程佑翔身边的时候,她才感受到那种温暖,可当她亲眼看到了程佑翔的背叛后,唯一的阳光离她而去,她次次想起都如同坠入冰窖之中,冷入骨髓。

眼前这个遥不可及的男人,白天跟她冷眼相对,却在她危险的时候将她解救了出来,屈尊为她拿冰块敷脸。

她很茫然,不懂邵御铭是什么意思。

邵御铭看着苏语棠迷离呆滞的眼睛,那种望不见自己的可怜模样使得他突然有些暴怒。

“你想起谁了?”邵御铭手上力度加重。

“嘶——疼!”苏语棠畏缩的躲了下身体,茫然的摇头。

不肯再让他给自己敷脸,将冰块从他手中夺过来,蜷起双腿自己冰敷。

“是不是又在想程佑翔?”邵御铭眸光幽深,抬起苏语棠的下巴不让她避开自己的眼睛。

明明自己在他跟前跟她关爱,为什么她的眼睛看不到自己?

“阿翔?他怎么了?你怎么会知道他!”苏语棠目露警惕,难道邵御铭是因为程佑翔才对自己态度温和?

邵御铭笑容冷漠,逼视着苏语棠:“你果然到现在还在关心他!”

苏语棠不懂邵御铭的怒气从哪里来的,那冷漠讽刺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邵御铭冷冷一笑,起身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房门被他狠狠地关上。

苏语棠咬着下唇,感觉到冰块的寒意从脸颊透到了心里。

果然那种温暖的感觉一点也不适合她,苏语棠垂下眼睛,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走出卧室。

黑沉沉的天如同她此刻的内心,她不知道几点,在门口找到自己的鞋子后换上,打开了房门。

“你要去哪?”邵御铭抽着烟冷冷的问。

“我回家。”苏语棠低下头,小声的说着。

邵御铭将烟丢在地上用脚碾了碾,朝苏语棠走去:“回家?如果我没有记错,苏大小姐一直是在住校吧。”

苏语棠的心颤了颤,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学校都有门禁,苏大小姐是想要回前男友的家里渡过慢慢长夜吗?”

“你!”苏语棠的眼中盛满屈辱的眼泪,她倔强的看着邵御铭:“就算是,跟你有关系吗?”

“你还真是不自重!”邵御铭咒骂着狠狠地吻了上去。

他这个吻很粗暴,完全没有技巧,只是用牙齿去咬的唇。

唇齿纠缠间血腥味漫延了整个口腔,苏语棠胃里很不舒服,太阳穴突突的疼,浑身的力气都似被抽干了,一口气没有呼吸上来,眼一黑,昏了过去。

程佑翔,苏语棠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是由桃夕夕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