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捡个战神去种田
捡个战神去种田

捡个战神去种田

作者:霸气丸子头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11:42:53

小说捡个战神去种田,是由作者霸气丸子头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沈忆柳见躺在地上的大柱,已经休息了好一阵,脸色也比之前好上许多,便让郁修瑾找了两个村里年轻力大的小伙儿,陪着含香一同将大柱送回了家。郁修瑾和沈忆柳便招呼起院子里的客人,原本拜了堂的新娘子,是不允许出喜房的。但是因为大柱这事儿,作为新娘的沈忆柳,被叫了出来。这会儿,新娘子都已经出来了,若是再送回喜房,也没啥意义了。索性郁修瑾也不是迂腐之人,对这样的细节,倒是没有那么在意。
展开全部

10-不一样的郁修瑾

大柱媳妇听完郁家娘子的话之后,脸色一片惨白,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嘴里不住的说着感谢的言语。

“多谢郁家娘子了,今日要是没有你,含香恐怕都不知道夫君出事儿后竟如此凶险。”颤颤的说完,含香就对着沈忆柳直接跪了下去。

大柱可是家里的独苗儿,真要是出了事儿,对她和公婆都是极大的打击。

之前是她们愚昧了,不知道夫君犯病之后,是那么凶险的一件事儿。如今得了郁家娘子的提醒,回去之后,定要把这些话转告给公婆。

手里捏着的纸张,此刻被含香小心谨慎的放在了怀里,如同稀世珍宝一般。

“快起来,别这样,大柱平日里也帮了我家相公不少,如今能够帮到他,我心里也很高兴,现在你先把大柱带回去,好生养着,有是什么事儿你尽管来寻我。”

沈忆柳见躺在地上的大柱,已经休息了好一阵,脸色也比之前好上许多,便让郁修瑾找了两个村里年轻力大的小伙儿,陪着含香一同将大柱送回了家。

郁修瑾和沈忆柳便招呼起院子里的客人,原本拜了堂的新娘子,是不允许出喜房的。

但是因为大柱这事儿,作为新娘的沈忆柳,被叫了出来。这会儿,新娘子都已经出来了,若是再送回喜房,也没啥意义了。

索性郁修瑾也不是迂腐之人,对这样的细节,倒是没有那么在意。

大家跟着热闹了一番,也就各自招呼着自己了。

喜宴一直持续到了天色黝黑时分,院子里吃酒的众人才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

郁修瑾见自家媳妇已经累了一天了,在大伙儿陆续离开之后,就让沈忆柳好好的在喜房休息。

她虽然在心底里打算的是和郁修瑾假成亲,但是毕竟这段时间两人还得在一个屋檐下相处。

那么她住在郁修瑾的家里,怎么都得机灵一点。

沈忆柳找到厨房的具体位置,她端着木盆,直接向院子的东侧而去。

郁家的院落还挺大,一眼望去,便看的一清二楚。

一阵冷风强势而来,直接吹进了沈忆柳的脖颈,冷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缩了缩脖子便快速的冲向了小厨房。

推开门,揭开锅盖,原以为还要烧水,却看到锅里有现成的热水,她直接就往木盆里盛了些,待自己洗漱完之后,又重新打了一盆从小厨房出来。

呲的一声,端着热水的沈忆柳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把打好的一盆热水,端到了郁修瑾的面前。

“你先洗,然后给我看看你的腿现在怎么样了。”沈忆柳见郁修瑾一整天都在忙前忙后,没怎么休息过,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腿伤具体是什么个情况。

答应了给人治疗,就要认真负责。

沈忆柳蹲下来给他脱鞋,那手指还不断的往上延伸。

让他身子突然绷住,全身就好像被电了一般,有种说不出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从来没有与女子有过那么近距离接触的郁修瑾。

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红晕,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今日太晚,改天再看一样。”

说完后,郁修瑾连脚都不洗了,直接端着木盆速度极快的离开,那模样就好像是身后有什么人在追一般。

不过就是想要看看他腿上的伤有没有恶化,好重新给他包扎一下,没想到对方跑的那么快,这反应着实让她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气。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想来应该是不打紧。

躺在床上,想到她之前进入的灵泉植被空间,眼睛微微的一闭,在心里默默念了几句。

“欢迎来到灵泉植被空间。”

耳边再次听到了之前熟悉的声音,音量比上一次响了不少。

沈忆柳瞪着眼前的场景,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她竟然觉得眼前的空间,比之前进来的时候,面积大了不少。

想到她今日做的事儿,沈忆柳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意外的救了大柱,才让空间变大。

弄明白了空间扩建的原因之后,沈忆柳的眼中有了一丝的亮光。

灵泉植被空间的面积虽扩大了,但前面迷雾的地方,依旧还没解锁。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药材,她还需救治更多的病人才行。

默默的在心中做了决定之后,沈忆柳便在空间转悠了一圈,从腰间取了竹筒,装了一些灵泉水,顺带着采了一些祛毒的药草。

她便动用意念从空间里出来,将带出来的药草放在了桌子上。

累了一天的她,直接就倒在床上,四仰八叉的睡了起来。

一夜的好眠,起先沈忆柳还担心,突然换了地方她会不会失眠,却意外的发现她这一觉睡的竟然比在沈家还要好。

村里的早晨,大部分的人都会在田里度过,只有少部分的人会去镇上做工。很少会有年轻男子留在家里,女子也会在家里接一些针线活来做。

沈忆柳从房间里出来之后,一眼就看到郁修瑾在院子里劈柴,那动作看着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简单的动作,在郁修瑾的身上,却莫名的有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沈忆柳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开医馆的事儿,她昨天睡在床上的时候,想了想寻思着要是想要把灵泉空间扩建,不能够一个个的人救治。

那样成效太慢,唯一能够接触到更多病人的就只有自己开医馆了。

于是她睡醒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郁修瑾商量一下开医馆的事,并没有注意到她穿了多少。

对着郁修瑾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沈忆柳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今日要去镇上一趟,我们才成亲,你现在有时间跟我一起去吗?”沈忆柳淡淡开口。

虽然她十分相信自己的医术,可是对于这个开医馆具体需要什么样的条件便不得而知。

若是不了解,便风风火火的去弄,免不了要闹出不少笑话来。

寻思之后,她决定先到镇上把具体的注意事项,摸个清楚再做打算。

虽心中不解,可倒是也没直接问出来,而是换了方式道。

“去镇上做什么。”郁修瑾黑眸中划过一丝疑惑。

11-天价草药

“就去逛逛。”她并没有想把自己的打算跟郁修瑾说,毕竟两人只是合作关系。

郁修瑾嘴唇勾起一抹淡笑,“行,那我跟你一起。”

他倒是想看看沈忆柳究竟要做什么。

两人来到村口,坐上李大伯的牛车。

前面赶车的李伯问道,“郁小子眼前这位俏丫头,就是你昨天刚刚娶回来的媳妇吧!瞅这模样,你小子眼光够毒的啊!”

李伯昨天去隔壁镇干活去了,并没有来吃酒,只是听旁人说过郁小子娶的媳妇不仅长的不错,还是一个有本事儿的主。如今看到正主了,便忍不住的叨叨了几句。

眼神往身后多瞅了几眼,对着郁修瑾连连的竖大拇指,这丫头看着就知道是一个会过日子的主。

郁修瑾眉目缓缓上扬,抿唇不语,对于李伯的评价,他没有开口反驳。

李伯平日里对他十分的照顾,想到李伯的老寒腿,郁修瑾看了一眼沈忆柳,急忙对着李伯开口。

“李伯,我娘子会一点医术,待有时间了,来我家让我娘子给你看看。”

握着绳子的李伯听到郁小子的话,骤然双眼瞪的极大,激动不已的看着郁修瑾,高兴的问道。

“郁小子,你这话说的可是真的?可莫要拿着你李伯信口开河啊!”李伯激动之余,眼底更多的是难受,当初要不是因为他的这条腿,他也不至于被……

“哎!!!”

一声轻叹从李伯的口中传了出来,如今他心里都怕了,不想又一次的失望。

他这老寒腿,看的大夫也不在少数,每次揣着满满的激动前往,然而最终的结果依旧是让人失望。

想到郁小子的一番好意,他不忍佛了,没走心的回了句。

“看了这么多年了,我这腿估计也就这样了,不过还是谢谢郁小子了,等大伯腾出时间了,就来你家一趟。”

李伯早已对自己的老寒腿,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只是不想让郁小子多想。

郁修瑾从李伯的口中,听出了他对自己的不信任,知道他说的再多,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说服他根深蒂固的想法。

但他倒也不担心,等娘子治好了自己的腿,再和李伯说说,现在红齿白牙还真是无法说的清楚。

赶路期间,沈忆柳和李伯聊了许久,时间在言语之中流逝。勒紧缰绳,只听李伯吁了一声,他们便到了镇上。

从牛车下来之后,沈忆柳不知道要在镇上耽搁多少时间,不好直接开口让李伯多等他们一会儿。

低着头从腰间的钱袋里倒出了几文银钱,交给了李伯。

“李伯,这是给您的铜钱,我们要在镇上待许久,若是到了天黑我们还没有回来,李伯您就先回去。”

李伯数了数掌心里的钱,见多了一个,准备还回去,眼前却已没了两人的踪影。

逛镇子的两人,来到周家医馆时,郁修瑾在她她耳边说道。

“这是镇上开的最良心的一家医馆,虽然周家医馆不是这镇上最好的,但是周大夫医德却最让人佩服,大部分穷人都喜欢来周家医馆看病。”

沈忆柳颠了颠背后竹筐里的药材,这是她昨晚上从空间里带出来的草药,本是想着拿来卖,但是听完了郁修瑾的话之后,她改变了主意,直接走进了周家医馆。

里面坐诊的是一个古稀的老者,摸着胡子在询问着咳嗽不停的病人。

“柳家小子,你这病不能够再拖下去了,拖下去对你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坏,这次老朽开点药,你拿回去吃几天就能缓和症状了。”周大夫把完脉,收回手正准备提着笔写方子,对方却直接站了起来。

捂着嘴不断咳嗽的年轻男子,站直身子摇手拒绝。

“不……周大夫,我的身体自己知道,就不要浪费你的药了,留给需要的人吧!若是我娘问起,您就说我已经吃过药,身体没有什么事儿。”

放下几枚铜钱,年轻男子就转身离开。

周大夫看着这般执拗的柳小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对方却依旧固执。

一旁看着的沈忆柳,将两人的对话听在了眼里,一脸的费解。

周大夫抬头,看到了在屋里转悠的两人,他习惯的喊了句。

“你们是要看病,就来这里。”周大夫看到坐下的男子,眼神往他的腿上瞅了瞅,摇着头语气满是无奈,“只是医馆里现在有的药材短缺,你这相公的腿伤,老朽恐怕暂时治不了。”

“周大夫,你们这儿有银针卖吗?我想买一套。”沈忆柳开口询问着。

“有,需要一两银子。”周大夫回答着。

“你看这些草药,你们医馆收吗?它们值多少钱。”沈忆柳将背着的竹筐,放到了周大夫的面前。

原来不是看病的,周大夫以为是村里人,随便找的冬虫夏草,便出声换来了瞌睡的药童。

“小童过来,给这对夫妻二两银子,将他们带来的药材收了。”

脑袋磕在了桌子上的药童,忍不住吃痛的叫了一声。

在听到周大夫的声音,立马用袖子胡乱蹭了蹭嘴角边的口水,迅速跑到了周大夫的面前。

“两位请跟小童往这边来。”药童态度极好的将沈忆柳和郁修瑾带到了抓药的一侧,从柜子里将二两银子取了出来,递给了郁修瑾。

“这是你们的二两银子,把草药就放在角落就可以了。”给完了银钱,药童看都没看沈忆柳的草药,随手就指了一个地方,让沈忆柳将草药放下。

看着这奇怪的做法,沈忆柳心中好奇极了,忍不住的问道。

“小哥,你们周家医馆收草药都那么随便的吗?看都不看,就直接给银子,而且还是放在那么潮湿的地方,就不怕影响了草药的药用吗?”

沈忆柳将草药按照药童说的放了过去,不过她没有靠着角落放,太潮湿了会让草药失了自身的价值。

药童误以为对方是觉得草药的银子给的太少了,才会故意找茬,面上便有些不高兴。

小说《捡个战神去种田》 第10章 不一样的郁修瑾 试读结束。

是傲霜吖点评:

最喜欢这种古代言情书,《捡个战神去种田》此书很有故事有情节,很有味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