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报告王爷:你的王妃漏电了
报告王爷:你的王妃漏电了

报告王爷:你的王妃漏电了

作者:南宫素素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22 16:41:57

《报告王爷:你的王妃漏电了》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南宫素素是怎么讲的:“谁料什么!”陆侯爷语气加重。“谁料她不仅抓伤我,还将我推到,正巧被下人撞见,女儿真是没法见人了!”陆瑶哭着,还将袖子挽起来,胳膊处的确有被抓青紫的痕迹。“这种野蛮粗俗的丫头,也敢冒充我陆家嫡长女,亏得王爷辨出她是冒充的,她扰乱王爷侧妃大选,又欺骗我们陆家,定要严惩才是。”唐氏在一侧愤声道。“既然她是冒充,那真正的陆家嫡长女为何没来?”
展开全部

计中计

“你!”贾莲玉气的牙根都痒,一张脸又青又紫,像个丑妇一般,扬起手就又要朝陆寻脸上打去。

手还未落下,就被人狠狠攥住。

花祭夜握着贾莲玉的胳膊,分外用力,贾莲玉不敢出声,只能忍着痛意,暗下咬牙,冷汗之冒。

陆寻没想到花祭夜会帮她拦下,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镇定。

“本王想知道,陆姑娘如何进的王府?”花祭夜星眸轻抬看着陆寻,妖孽的让人不可自拔。

陆寻咽了口口水,低下头。

“臣女翻墙而入。”

“原来如此。”花祭夜轻笑一声,手上一用力将贾莲玉甩到一侧。

“乡村野女也妄想做王妃?来人!把这误闯王府的村女丢回陆府,等候发落!”

陆寻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花祭夜!

他刚刚不是还相信她的吗?

陆寻被送到陆侯爷府后,直接押进了柴房无人问津,关了一天一夜。

她动了动酸痛的腰肢,想不通花祭夜明明看的出她才是真正的陆寻,为何要帮贾莲玉?

莫非,这件事是他安排的?

咣!

门被人猛的踹开,陆寻看过去,见一粉衣女子手拿短鞭,眸中迸发着凶狠,咬着牙向她怒气冲冲的走过来,而后面正是颇为小心的贾莲玉。

“你这个贱人!今日本是正妃大选,却因为你的出现让怡亲王嫌弃我们陆家,取消了我选妃的资格!我今日就要打死你!”

陆瑶举起短鞭,狠咬着牙用力挥下!

陆寻眸光一凛,面色瞬间阴鸷,她迅速伸出手,陆瑶还未反应过来,短鞭就以握在陆寻手里。

“你!”陆瑶的面色瞬间白了,陆寻稍用力一拉,陆瑶身体前倾一个跄踉差点摔在杂草堆上。

贾莲玉心中一惊,不由倒退几步靠在墙上。

“正妃大选?你就是我那妹妹陆瑶?”陆寻面色阴寒,二人看到她这幅样子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

“谁是你妹妹!你……你不过就是个乡下长大的贱人罢了!”陆瑶虽对她有些害怕,但总不能让贾莲玉看了她笑话吧。

“我倒真是奇怪,你应该清楚我才是你的姐姐,我们一母同胞,你为何要帮一个奶娘的女儿?莫非,你们有什么阴谋不成?”

对上陆寻疑惑的眸子,陆瑶的害怕也减弱了几分,她呵呵笑了两声。

“没错,陆寻,你是我姐姐,可那又如何?你从小不养在府中,我们对你也没什么感情,再说了……”

陆瑶凑近,看着她那精致的五官,满目的妒忌嘲讽。

“若你去参加侧妃大选,我们陆家但凡有人被王爷选中,那我便不能参加正妃大选了,我怎么能冒这个险!”

“原来如此。”陆寻勾唇淡笑着,可她越这幅样子,陆瑶心里就越有些忐忑。

“所以你让奶娘的女儿代替我的身份去参加侧妃大选,你就不怕父亲和母亲知道,你犯了欺君之罪吗?”

“陆寻!你别想拿欺君之罪吓唬我们!”陆瑶还未说话,贾莲玉倒先开口了,只是底气不足,躲得还是远远的。

“这……这件事是主母安排的,只要她认我是陆家女儿,你便没有机会翻身!”

听到这,陆瑶也扬起唇角,她有什么可怕的?陆寻不过是个阶下囚而已。

“母亲安排?”陆寻皱了皱眉,便听陆瑶讽刺炫耀道。

“没错,母亲怎么能让你一个卑贱之人挡住我的大好前程?这的确都是母亲安排的,今日我来就是为了处置你,母亲说过,想要做上等人,首先得学会心狠!”

怎么会!陆寻大脑瞬间复杂凌乱起来,这时一道声音又突然响起。

【充电宝系统提醒宿主,你与陆家夫人不是亲生母女。】

什么!记忆里原主并没有另外一个母亲的记忆了!

不行,眼下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那这么说,怡亲王也与你们串通了?”陆寻眸光泛寒盯着二人。

“怡亲王?”陆瑶与贾莲玉看似疑惑。

陆寻笑了笑,她明白了,怡亲王有什么理由帮她们?若想娶陆瑶直接请旨赐婚就好了。

“你笑什么!死到临头还如此猖狂!你赶紧去给我叫人!”

贾莲玉得到命令,心里一阵得意,立刻要出门叫人。

“谁敢动我!”

凌厉的嗓音吓的二人身体一颤,陆瑶瞪大眼睛,看着陆寻紧咬着牙扬起手臂就要甩过去。

“你算个……”

这次,陆寻依旧很快抓住她的手臂,分外用力的捏着,陆瑶早忘了方才进门那一幕,先下想起来,心里又腾起一股恐惧。

贾莲玉吓的缩在角落,昨日陆寻打她的一巴掌,她到现在还能隐隐作痛。

“我从不相信奶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做这种事,所以背后一定有主使,但我万没想到,主使竟然会是我的母亲与妹妹!”

陆寻清冷的声音如同刀刃,陆瑶眼中露出惊恐,牙齿禁不住的打颤。

“你!你要干什么!”

陆寻冷笑两声,凑近她。

“你也不用你那猪脑子想想,我既从奶娘那逃了出来,为何不先到陆候府寻求庇护,反而偷溜进了怡亲王府在侧妃大选上面捣乱。”

“为何?”贾莲玉不由自主出口。

“因为这事只要闹到怡亲王府,就会得到很多人的关注,各家小姐极其亲眷大多都在王府,此番事件定能传扬到宫中,若贾莲玉是假的陆家嫡女,那便是欺君之罪。”

陆瑶面色瞬间青了下来,贾莲玉身子一软摊在地上,回过神又嚷道。

“不对!主母认定我是陆家嫡女!那我便一定是!你才是那个扰乱王府侧妃大选的罪人!”

陆瑶也回过神,指着她骂道:“就你这点本事还想吓住我们!你算什么东西!”

陆寻并未理陆瑶,看着贾莲玉讽刺道。

“贾莲玉啊,你才是真正的死到临头,被人玩弄股掌还不知晓,你觉得,陆家主母狠下心连我都能害死,会允许你一个乡下奶娘的女儿占着陆家嫡女的位置?”

贾莲玉回味着这话,脸上逐渐越发惊恐。

“待我真被这母女二人处置了,你便也断了活路,不仅是你,连你娘也难逃一死!”

陆寻话罢,贾莲玉早已软在门槛,指尖微不可觉的颤着,她扶住墙壁颤颤巍巍起身,看到陆瑶脸上那抹不自然,她便明白陆寻说的是真的。

“来人……来人!”陆瑶知道此刻多费口舌无用,赶紧叫人。

“陆瑶,你现在找人杀了我等于自寻死路。”

陆瑶盯着陆寻那双寒星似的眸子,脚步不自觉后退,声音也带着颤意。

真假明辨

“自寻……自寻死路?”

陆寻扯了扯嘴角,再次向她缓步走近,她每走一步,陆瑶便忍不住后退一步。

“若我没猜错的话,皇上今日就会派人调查真相,这事现下早已闹的京城人人皆知了吧?若我死了,会不会是陆侯爷府毁尸灭迹呢?”

听到这,陆瑶脚下一拌竟直接从门槛摔了出去,她刚抬起头,便见一个下人急匆匆跑来。

下人看到摔在地上一身狼狈的陆瑶,又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一身粗衣却神色十足的陆寻,竟一时忘了说什么。

“额……那个……二小姐,怡亲王来府里了。”

什么!怡亲王怎会来了?

陆瑶面上有些错愕,很快起身,后又想到什么眸中闪过一丝狡诈,对下人嘱咐道。

“你马上派人把这两个给我看严了!没有我和娘的命令绝不能放她们出来!”

下人应了一声是,陆瑶愤愤的看了陆寻一眼,急步朝前院走去。

前院,怡亲王正与陆侯爷在前堂内喝茶。

陆夫人唐氏则扶着刚刚从佛寺接回来的老夫人进前堂,看到陆瑶万分委屈的朝她走来,衣服上还带着脏渍,她皱了皱眉,让老夫人先进去。

“让你去收拾那个丫头,怎得搞成这般模样!”语气虽有不悦,唐氏还是帮女儿整了整衣衫。

“娘……”陆瑶委屈的掉下两滴泪珠,在唐氏耳边嘀咕了几句。

“一个乡下丫头,竟如此无法无天!”唐氏眸中露出狠厉,勾了勾唇角,在陆瑶耳边嘱咐了几句。

唐氏先进了前堂,随后陆瑶微低着头,哽咽着进门。

“陆瑶给怡亲王,父亲,母亲,祖母请安。”

陆瑶规矩行礼,看似很有大家风范。

“瑶儿,今日怡亲王亲临,你这是什么模样?”老夫人不悦道。

怡亲王似看戏般的眯起眸子,唇角斜勾着一抹笑意。

“我与长姐去看那个乡下丫头,她冒充我长姐,让陆家丢了脸面,我不过训斥了她几句,谁料……谁料……”

陆瑶说着,便哭的厉害起来,不住的去擦眼泪。

“谁料什么!”陆侯爷语气加重。

“谁料她不仅抓伤我,还将我推到,正巧被下人撞见,女儿真是没法见人了!”

陆瑶哭着,还将袖子挽起来,胳膊处的确有被抓青紫的痕迹。

“这种野蛮粗俗的丫头,也敢冒充我陆家嫡长女,亏得王爷辨出她是冒充的,她扰乱王爷侧妃大选,又欺骗我们陆家,定要严惩才是。”唐氏在一侧愤声道。

“既然她是冒充,那真正的陆家嫡长女为何没来?”

花祭夜淡然的吹着热茶,陆瑶抬头看了一眼他那绝美的俊颜,瞬间羞涩的低下头。

“姐姐她吓着了,回房休息了。”

“今日王爷来就是要审问那粗蛮的乡下丫头,这事皇上大怒,京城人人皆知,定要审出个结果才好。”

老夫人面色威怒,从佛堂清净了一个月,刚回府就碰上这等扰人的事情。

陆侯爷下令将人带过来,不一会,陆寻与畏畏缩缩的贾莲玉便带到了前堂。

陆寻依旧一身粗衣,面色清冷,仿佛任何人和事都不放在眼中。

有意思,他花祭夜就喜欢这种傲睨一切的女子,他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丹凤眸中带起玩味之意,妖孽的容颜却十分淡然。

“老夫人,本王怎么觉得,你们口中这个冒充的,她的气质要比另一个出尘的多,这眉目之间,也多与老夫人相似呢?”

贾莲玉身子一僵,表情瞬间呆滞。

花祭夜这么一说,老夫人与陆侯爷细看起来,倒真觉得那么回事。

“哎呀,她要不仗着有那么几分模样,哪敢来咱们陆侯爷府骗人,她母亲不过就是我们陆家一个奴才,再说了,我女儿身上有什么印纪,我能不知道吗。”

唐氏立刻道,暗下又给贾莲玉使了一个眼色。

“是是是……”贾莲玉慌张磕了一个头,回道:“我在乡下常受到奶娘和她对我的毒打,方才二小姐还是被她打了呢!”

陆寻讽刺笑了笑:“贾莲玉,你在王府时就差点脱口而出我的名字陆寻,如今称自己的妹妹为二小姐,来府这么些日子还没习惯?还有方才柴房内我说的话你没记住?”

贾莲玉想到陆寻的话,唐氏和陆瑶必会要她的性命,心中顿时忐忑起来,面色也越发慌张。

“姐姐,你胳膊上有胎记,你就是陆家嫡女,若不是奶娘苛待于你,我们也会让她们母女安然终老,如今做了这种事,自然怪不得谁了!”

陆瑶故意说道,眼角夹着狠意撇了一眼贾莲玉,贾莲玉自然明白她何意,她身子一软,鼻子忍不住酸起来,哭道。

“是,我胳膊上有胎记,是母亲亲自验证过得。”贾莲玉说着就要挽起袖子。

“系统,我要用一张体验卷,让贾莲玉胳膊上的胎记消失。”

【好的宿主。】

“胎记呢?”贾莲玉挽开袖子,发现胳膊上根本没有胎记,瞬间慌了,仔细去看,胳膊上连个红印都没有。

唐氏与陆瑶也颇为一惊,但还是强装着镇定。

花祭夜眸中闪过一丝疑惑,最终将目光放到陆寻身上,陆寻淡笑着,不经意对上花祭夜的眸光,笑意顿时僵住。

“什么胎记!事情还未查清楚就胡说八道!我怎不记得寻儿身上有什么胎记!你这事是怎么办的!”

老夫人瞬时怒了,盯着唐氏斥道。

“这……”这好好的胎记,怎就突然没有了?“娘,我的确验过,这孩子身上的确有胎记,寻儿生下来,身上有个一模一样的。”

“这胎记总不能自己消失了吧?陆侯爷,你们连真正的血脉都没搞清楚,就送去选侧妃,这可是欺君之罪!”

花祭夜面色忽然阴鸷下来,陆侯爷紧忙跪下。

“王爷,臣有负圣恩,但凭责罚!”

一屋子除了老夫人都跪了下来,陆寻抬眼看着花祭夜,此人怎得说变就变?昨日不还认为她才是假冒的吗?

这时,一个侍卫匆匆前来,在花祭夜耳边说了什么。

花祭夜听完面色缓和了些,他原也是故意装的。

“好了,都起来吧。”花祭夜拂了拂手,又随手端起茶盏饮下一口。

“本王昨日已派人调查此事,方才那些村民已全数招了,人已都带过来。”

花祭夜话罢,便有侍卫拉拽着几个遍体鳞伤的村民到了前堂。

完本试读结束。

德水大叔点评:

看过很多书,这《报告王爷:你的王妃漏电了》是唯一一个一边看一边哭的书,心莫名的很疼,情节真的很打动人。笔芯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