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皇家悍妻:殿下玩世不恭
皇家悍妻:殿下玩世不恭

皇家悍妻:殿下玩世不恭

作者:姑娘有礼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09:46:35

皇家悍妻:殿下玩世不恭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一朝穿越遇大敌,抱腿求罩免狗欺,岂料殿下心口不一,疯狂宠妻无人比,本人被撩已无力,在线求方急急急……
展开全部

6-结盟

“人是你杀的!与我何干!”楚江雪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此事处理起来确实很棘手,怎么说赫连边也是为了救自己,还需好好商量一下对策。

“如果你想让你哥哥再死一次,尽管去告诉皇后娘娘。”

赫连边很懂攻人先攻心,他知道楚江流是自己的软肋。楚江雪不愿再和他争论,瞥了他一眼便低下头不再说话。

“赫连边,你想怎么样?”旁边的楚江流有些坐不住了,他只是不愿妹妹遇到危险才出面营救,哪知妹妹所说的准备竟是赫连边,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妹妹置于未知的危险当中。

“与你们联盟。”赫连边直直的盯着兄妹二人,面上少有的严肃,“只有我们联手,才能活下去。”

“你就不怕我启奏陛下你养私兵?”楚江雪是真的想不明白,他们二人无权无势,赫连边到底是看中了什么?

“大不了本殿下起兵!但是你们兄妹二人什么后果最好是想清楚!”

楚江雪一直在观察着赫连边,毕竟前世也是侦探专家出身,看他的样子背后的势力确如他所说,实力不容小觑。现在她对这里的利益关系只是清楚了皮毛,而楚江流又是“已死之人”,联盟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好,我答应了!”

“雪儿,你不能这么做,他的野心有多大,你不清楚吗?”

“大哥,父亲被他效忠的陛下杀了!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皇上容不下功高震主之人,你若不想死,不想我死,我们只能强强联合。”

楚江流永远忘不了父亲眼角的血泪,绝望的眼神像一根利刺,生生地插在他的心口。满地的黄土被无数楚家良将的血染红,灰蒙蒙的天空弥漫着一股散不去的血腥味,满地尸骨的荒野成了秃鹫的乐园。

他气红了双眼,热泪已然浸湿了眼眶,双拳紧握,额头青筋凸起,声音颤抖却坚定:“好一个敌国破,谋臣亡。呵呵呵,还真是如此!皇帝不仁,可别怪你我不义!”

赫连边知道此事已成,语气轻缓的抚上楚江流的肩膀,轻拍两下以示安慰:“楚公子,请节哀。你的身份多有不便,本殿下先给你安排一处宅子避身。”

“多谢!”楚江流深知联盟一旦达成,便不再留有后路,唯有复仇,方可慰藉父亲及一众将士的在天之灵!

“本殿下先走了,楚小姐,接下来的戏怎么唱,就看你的了。”

坤宁宫里,皇后还在等着陆公公回来复命,却只等到了尸体。

高婉月上前掀开白布,只看了一眼,便嫌弃的甩开手:“楚江雪那个小贱蹄子呢?”

“回皇后娘娘,楚小姐受了伤,身上值钱的物件都丢了,卑职赶到时,人已经昏迷了,便抬了回来。”

堂堂宫廷第一高手,遇上几个来路不明的小毛贼,就折了?看来这个楚江雪并不像表面那样看的人畜无害!只是,这背后保护她的人是谁呢?

高婉月死死的攥着帕子,气的面色铁青,正当她要发脾气的时候,子星姑姑进来了:“皇后娘娘,刚才太医去瞧过了,说楚家小姐无碍,都是外伤,休养些时日便好了!”

话音未落,高婉月扬手打翻了递过来的茶:“你替本宫去瞧瞧这小贱蹄子!看看她在耍什么花招!”

早上杀了陆公公之后,楚江雪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来一出苦肉计。楚江流和赫连边都不愿动手,最后只好由那个美娇娘代劳。

这美娇娘是赫连边的通房丫鬟朵朵,下手可不轻,楚江雪的脸最后肿的像馒头一样,加上早上打斗时留下的痕迹,倒真有几分遇到强盗的感觉。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还手,也不知道如何与皇后对峙,索性装昏过去,倒也省事。谁知这是祸躲不过,这人还是不请自来了。

听到通传,木香立马带着笑迎了上去,福了福身小声说道:“子星姑姑,我家小姐还没醒呢,您现在进去,怕是染了晦气!”

“贱婢!”

子星姑姑甩手就给木香一记耳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

这一巴掌极其用力,恨不得把在皇后那受到的气全都发泄出来,木香的脸瞬间肿起来,跌坐在地上。

她捂着脸跪正,带着哭腔小声啜泣道:“奴婢……”

“你就在这里跪着吧,老身倒是要看看,她楚江雪葫芦里买什么药!”子星姑姑揉了揉发红的手,狠狠的瞥了木香一眼,怒气冲冲的往里屋走去。

谁知推开门才走了两步,就不知被什么绊倒了,结结实实地摔坐在了地上。刚要起身,一个铜盆带着满满一盆水正正好好砸在了她的头上!

7-赌局

一时间她只觉得眼前景象开始反转移动,摇了摇头却越晃越晕,一只手扶地才勉强支撑着身子,看起来好不狼狈。

侍卫听到声响后进来,强忍着笑意将子星姑姑扶了起来:“子星姑姑,您没事吧?”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子星姑姑一只手狠狠的把住门框,才不至于再次摔倒,狠狠的盯着扶着她的侍卫。

许是被她盯得心里直发毛,侍卫的声音越来越小,“之前楚小姐被人刺杀未遂,就自己在房间里捣鼓了这些东西,刚才木香应该拦着您的。”

子星姑姑气的面色铁青,恨得牙痒痒:“她设计这东西做什么!”

“卑职也不知道做什么用,只知道楚小姐每夜的洗脚水都不会倒掉,放在房梁上……”

“你说什么?!泼老身的是洗脚水?”木星姑姑感觉头又开始发昏了,想要发作却又忌惮楚江雪的储妃身份,憋得满脸通红,嫌弃地跺了下脚走了。

听着外面终于消停了,楚江雪睁开了眼睛,唤了一声木香。

木香紧跑两步跪在床前,眼圈微微发红,声音都带着哭腔,”小姐,你可算醒了。“

看着木香肿起来的脸,楚江雪很是心疼,拿出之前赫连边给的消肿药膏,轻轻的涂在木香脸上:“你个傻姑娘,就站着给人家打呀?”

木香的泪有些忍不住了,赶紧低下了头,“小姐,奴婢是下人,皮糙肉厚的,打两下没事的!”

“你是我的人,就算是子星姑姑,她也是下人,凭什么碰你?”楚江雪收起药膏,握住木香的手,“我会给你报仇的!”

自从楚江雪投湖被救之后,木香就觉得她不对劲了,听见让说这样的话,立马捂着她的嘴:“小姐,您莫要说这样的话了!”

楚江雪知道,木香是跟着前身逆来顺受惯了,受了委屈没有人管只得自己咽进肚子。而现在真心待自己的除了楚江流,也就只有木香了,自己定会护她周全!

子星姑姑绝不会吃哑巴亏,回去定是向高婉月添油加醋禀报一番,自己和她们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皇后眼线众多,相信自己醒来的消息不用多久便会传出去,楚江雪立马起身换了一件衣裳便往坤宁宫去了。

到坤宁宫的时候,门口的人都没进去通报,就回了楚江雪一句:“皇后娘娘已经歇下了,楚小姐还是先回去吧!”

她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也不学小说里面的烂俗桥段,转身就带着木香回了储秀宫。

这事之后,高婉月再没来找过楚江雪的茬了,宫里人听说之后,大家也觉得她不太正常,便也没一个人来看望。她又恢复了之前的生活,除了养伤,就是练自己的体能。

这一夜,楚江雪看着不请自来的赫连边,满脸的无奈。

她瞥了赫连边一眼:“有事?”

“你不是说在深宫里,要低调么?你搞出这些幺蛾子来,意欲何为?”

若不是赫连边说,楚江雪还真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炽手可热的人物。她也想低调,奈何自己是现代人,无论如何低调,都会显得与众不同。

这个赫连边,也不知道是在怎么回事,说句话都要爬到自己床上来了。楚江雪往里面挪了下屁股,一脸疏离:“臣女定当注意,赫连殿下,您还是快些走吧!”

“你是怕与本殿下相处久了,对本殿下动情?”赫连边真的是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身子越贴越近,一脸坏笑的看着楚江雪。

她已经活了三十年了,怎么会对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动心?自从心爱的人死后,她这颗心再也不会为他人而动了。

眼看着赫连边的脸越来越近,楚江雪连忙伸手抵住了他,控制住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一脸讨好。

“赫连殿下,您想的太多了,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您还是快些离开,毕竟太医说了,臣女要静养!”

赫连边伸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头,笑的宠溺,慢慢的退到床下。

这个女人以前倒是不起眼,如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对这个女人有点兴趣了!

话都说到这里了,赫连边也只好离去。楚江雪长叹了一口气,心想终于把这个瘟神送走了。不过,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娇羞是怎么回事?

从那之后,直到皇帝大寿,赫连边也未曾踏足自己房间半步。

大寿那日,中城可谓是热闹非凡,仅是待在屋里都能感受到外面欢乐的气氛。只是脚还没有迈出去,就被木香叫住:“小姐,出大事了,您快躲到屋里去!”

楚江雪被这一声吓得一愣,“躲回去干什么?青天白日的还能见鬼不成?”

“不是鬼,是赫连殿下!”木香急的直跺脚,连忙把楚江雪拽回屋里。

楚江雪强忍笑意问道:“怎么回事?”

“赫连殿下和诸国使臣还有皇子设了赌局,谁找到宫里最好的东西就是胜者!败者要为胜者做一件事!”

楚江雪听得一头雾水,这和自己有关系吗?

“这与我何干,我快要闷死了!我要出去!”

抬腿便要往出走,木香紧紧拽住她的袖子,一脸乞求的说道:

“小姐,赫连殿下说了,天下宝物,只有冰清玉洁的美人才能入眼!他正在秀女院子里乱窜呢!看见个姑娘就想拉到大殿上评选呢!”

楚江雪这下听明白了,这倒像是赫连边干的蠢事,她怎么和这么沙雕的人联盟了呢?不过想想真的不愿成为议论的话题,还是先回屋避避风头吧!

小说《皇家悍妻:殿下玩世不恭》 第6章 结盟 试读结束。

是傲霜吖点评:

《皇家悍妻:殿下玩世不恭》这本书文采不错,挺好看的,虽然结尾匆匆,但结局完美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