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聂少的千金狂妻
聂少的千金狂妻

聂少的千金狂妻

作者:徐双兔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3-05 16:47:17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聂少的千金狂妻》由徐双兔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你这叫不小心?我的脚都要被你踩碎了!”被踩的男生不满。金山光熟知许凡的性子,吊儿郎当,拿书拍了拍许凡的脑瓜。“人家一个姑娘能有多大力气,倒是你许凡,坐都坐不好,活该被踩!”楚灼唯背对着金山光,瞥了一眼许凡,冷哼一声回到座位。“咳咳,开始上课!”金山光拍了拍讲桌,拉回了大家四散的心思,开始当天的讲课。距离高考还有最后的五个月,高三也到了最后阶段的冲刺,今天金山光讲的是之前月考的试卷,楚灼唯没有参加考试,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白卷。
展开全部

聂少的千金狂妻:重返校园,恶人当道

周一

楚灼唯站在学校大门口,辉光高中的校牌在阳光下闪着金光。

上辈子,学校是楚灼唯唯一能够有片刻喘息时间的地方。

虽然在学校她也一样会被楚星辰欺负,但是相比较在家里,已经好很多了。

最多不过是被班上所有的同学孤立,偶尔的时候会是男生捉弄的对象,更多的时候都把她当做病毒般避之不及。

没有朋友,楚灼唯就拿起书本,与学习为友人。

早在初中的时候,她就已经自学了高中的学习内容,甚至她并不满足于教科书上的内容,从图书馆借书,将古今中外的书籍尽数涉猎。

现在的她到学校,就是走个过场,刷个出勤记录。

还有就是,在这里,也有她被楚星辰抢走的东西,她要亲手夺回来!

阳光灿烂,气温舒适,插上耳机,楚灼唯昂首挺胸朝校园中走去。

不曾想,楚灼唯走过之处尽是一片唏嘘之声——

“看,那边那位美女是哪个班的?好漂亮啊!”

“她是我们辉光的学生吗?我怎么没见过啊?”

也不怪其他同学不认识,从前楚灼唯在学校从来都是低着头,恨不得钻进地底下消失,头发随意披散,遮住了所有的五官,有时候被男生恶作剧,头发上还会有口香糖这类的脏东西。

至于楚灼唯的真面目,除了楚星辰之外,没人知道。

当然,楚星辰也不允许别人看到她的样子。

其中有个男生朝楚灼唯吹了个口哨,上前搭讪道,“美女!你好我是腾飞班的陆子轩,给个联系方式呗。”

前行的路被挡,楚灼唯皱眉,不耐烦地扯下耳机,语气不善,“有事?”

同陆子轩同行的几个男生见楚灼唯这样,起哄,“哟!小妞脾气还挺烈!”

陆子轩什么样的女生没见过,伸出手抢走了楚灼唯肩上的背包,然后丢给旁边的同伴。

楚灼唯要去抢书包,陆子轩就挡在她前面,嬉皮笑脸,“告诉我你是哪个班的,我就把书包给你!”

见楚灼唯不说话,陆子轩的同伴就打算拉开书包拉链要找她的学生证。

楚灼唯不悦皱眉,走上前抓住陆子轩的手腕就是一个标准的过肩摔!

“砰——”

众人哗然——

陆子轩呲牙咧嘴得从地上爬起来,怒从中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这样对我?”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楚灼唯看了眼腕表,快到上课时间了,微眯双眸语气不善,“把我的书包还给我!”

说着,朝陆子轩的同伴走了过去,陆子轩使个眼色,楚灼唯的书包就在男生间来回传递。

陆子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擦了擦脸上的灰,看着楚灼唯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挑衅,“你求我,我就还给你!”

楚灼唯懒得跟他废话,走上前抓住他的肩膀把陆子轩的肩膀给卸了,又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装了上去。

一来一回,陆子轩尝到了两倍的痛苦。

“啊——疼死我!你松手!”楚灼唯听话地松开了陆子轩。

想对她不敬,她上辈子在长安街练得架可不是白练的!

不想有人更快一步,“老大,翻到了,她是高三腾飞班的......楚灼唯!?”

一句话,所有的人都震惊地看向楚灼唯。

“什么?她是那个废物?”陆子轩拖着险些残废的手不敢置信。

那个废物,是楚灼唯在学校的外号。

有新来的学生不解,问周围的同学,“楚灼唯是谁啊?”

“你不知道啊,咱们辉光高中最有名的班级就是腾飞班,每一届腾飞班的学生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就在两年前,腾飞班进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废物!那就是楚灼唯!”

“废物?有这么严重吗?”

“门门考0分,你说是不是废物?”

“哇!那我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之前听说她出事故了,变成植物人来着,看样子是醒过来了......”

周围的同学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同为腾龙班的陆子轩更是不敢置信地搓了搓自己的双眼,

“是我瞎了吗?”

楚灼唯不说话,迈步走到抢她书包和身份证的人面前,目露狠戾,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不知为何,那人被楚灼唯的眼神吓得怔在了原地,哆哆嗦嗦地就把手里的东西悉数还给了楚灼唯。

楚灼唯检查了一下包里的东西,确定没有东西遗漏之后拉上拉链,准备离开。

她的时间宝贵,不能浪费在这些不相干的人身上。

谁知楚灼唯刚抬脚,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

“哎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废物大姐回来了啊!一年没见,你是去整容了吗?啧啧啧,去整形医院花了多少钱?这眼角开得也太大了吧!”

楚灼唯认出来,说话的这位,是腾飞班里一直跟着楚星辰的杜晓雪,从前帮着楚星辰干了不少坏事。

这其中,也包括帮楚星辰踩死楚灼唯,造谣楚灼唯带有传染病,让所有人都孤立她。

果然都不需要她动手,那些个不长眼的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楚灼唯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朝着杜晓雪走了过去,杜晓雪只当楚灼唯还是之前那个废物,正想开口说些更过分的话来和大家说道说道乐呵乐呵。

不想还没开口,就被楚灼唯揪住了下巴,动弹不得。

“楚灼唯,你疯了吗!你放开我!”

“杜晓雪,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特地请了三个月的假去整容医院装假体,垫下巴的。”楚灼唯笑眯眯。“哎呀,你这脸上怎么这么脏呀,我来帮你好好擦一擦。”

说着,楚灼唯随手从旁边一位刚打扫完卫生来看热闹的同学那里抽出脏抹布,二话不说就往杜晓雪的脸上一阵猛擦。

然后就响起了杜晓雪杀猪般的叫声,还有周围学生的哄笑声。

“我听到了什么,全校第二美的杜晓雪竟然请假去医院整容!”

“我说呢,她回来之后一直带着口罩。原来是脸上动了刀子,不能见人!”

“啧啧啧,她才多大啊就整容,也不怕手术失败,毁容咯。”

杜晓雪可从来没被这样对待过,在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中,她恨不得原地消失!

“我没有整容!我没有!都是她瞎编的!轩哥,你不要听她的!”

杜晓雪喜欢陆子轩,看到陆子轩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嫌弃,她慌了神,上前想抓住陆子轩的袖子,不想被陆子轩一把甩开,

“脏死了,你离我远一点!”

楚灼唯站在那里,随手将抹布放回原处,冷眼看着近乎疯癫的杜晓雪,好整以暇地双手环胸,语气轻松愉快,

“杜晓雪,还有三分钟上课,我劝你赶紧去厕所收拾一下,顺带检查一下下巴的假体有没有歪掉?”

杜晓雪狠狠地剜了楚灼唯一眼,用衣服遮住脸,匆忙逃出了人群。

“如果谁,还想找我的麻烦的话,尽管放马过来,我楚灼唯奉陪到底!”

丢下一句话,楚灼唯踩过地上的易拉罐,扬长而去......

聂少的千金狂妻:废物大姐,改头换面

楚灼唯赶到班级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出于礼貌,楚灼唯敲了敲门,喊了声报道。

数学老师金山光看了一眼门口的人,肯定道,“同学,你走错了班级了。”

“金老师,我是楚灼唯。”

“你是楚灼唯?”金山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睁大了老鼠眼可劲盯了好一会。

同样震惊的还有腾飞班上的同学,一个个见楚灼唯跟见了鬼一样。

“老师,我可以进去了吗?”

金山光轻咳了一声,点了点头。

楚灼唯扫了一眼教室乌泱泱的一片人,一眼就看到了楚星辰正用怨毒的眼神盯着她。

楚灼唯只当没看见,在各种不同的目光注视之下,走向了角落里的位置。

同桌许凡戳了戳陆子轩的胳膊,“轩哥,这就是把你过肩摔的那个女生?”

陆子轩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面上觉得不光彩,“闭嘴!”

“嘿嘿,不就是个姑娘吗!我来帮你教训她!”

正说着,那人在楚灼唯前面偷偷伸出了自己的脚,想绊倒楚灼唯让她出丑。

但是万万没想,楚灼唯竟然一脚踩在了他的那只脚上,随后,杀猪般的叫声传遍了教室的各个角落。

“怎么回事!”金山光走过来,楚灼唯方才挪开脚,很是抱歉道,“老师,我不小心踩到了这位同学的脚。”

“你这叫不小心?我的脚都要被你踩碎了!”被踩的男生不满。

金山光熟知许凡的性子,吊儿郎当,拿书拍了拍许凡的脑瓜。

“人家一个姑娘能有多大力气,倒是你许凡,坐都坐不好,活该被踩!”

楚灼唯背对着金山光,瞥了一眼许凡,冷哼一声回到座位。

“咳咳,开始上课!”

金山光拍了拍讲桌,拉回了大家四散的心思,开始当天的讲课。

距离高考还有最后的五个月,高三也到了最后阶段的冲刺,今天金山光讲的是之前月考的试卷,楚灼唯没有参加考试,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白卷。

看着手里的白卷,楚灼唯不禁想起之前那些尽是0分的试卷。

回想起来,还是前世刚进辉光的第一次考试,楚灼唯位列全年级第一,回家之后就被楚星辰撕碎了试卷关进了杂物间整整一天一夜。

然后,楚灼唯就再也不敢考得比楚星辰好,但是总有考得比她差的人找她撒气,后来就干脆交白卷保命。

这,也就有了腾飞班有史以来唯一的废物的称号。

“这种基础题我就不讲了,你们自己对答案!”

“别啊老师,咱们班还有一位同学没懂呢!”许凡意有所指,朝旁边的陆子轩使了个眼色。

陆子轩会意,“老师你不是说要让每一个人都听懂吗?”

“是啊是啊,楚灼唯还不懂呢!”

金山光面色不太好看,有些迟疑,“楚灼唯,这道题你懂吗?”

楚灼唯点了点头,“会。”

原本金山光就想这么过了,许凡又出声,“哟!我们班的废物大姐躺了一年开窍了,已经这么聪明了?”

“可不是吗!说不准人家现在连最后的题都会呢!”

“你开什么玩笑呢,废物就是废物,躺一年尸还是废物!”

挑衅她?

“我会。”楚灼唯站起身,指了指试卷上最后一题,“这道题,我会。”

“楚灼唯,这道题全班只有顾铭辰一个人做出来,你不会就不要强撑了。”

“哎哟!牛皮我也会吹!”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见机起哄,“对啊,对啊!”

“那就打个赌吧。”楚灼唯拿笔敲了敲桌面,“如果我把这道题做出来,许凡,你就把这张试卷从头到尾抄100遍。”

“那如果你输了呢!”许凡可不怕她。

“我输了,任凭处置。”

“好!那你就到操场上喊一百遍‘我是废物’!”

楚灼唯无声应下,默默走上台,拿起粉笔刷刷刷写满了一整块黑板还没写完。

台下有人坐不住戳了戳这次全年纪第一的顾铭辰,“顾铭辰,你看她写得对吗?”

顾铭辰也十分诧异,“是对的。而且比我的答案逻辑更完整!”

顾铭辰是唯一做出来的人,他说的话自然不假。

楚灼唯不慌不忙,将最后一步写完之后,将粉笔放回了原位。

金山光一遍又一遍地对着黑板上的过程和手里的答案,“完整无误!”

“怎么可能?”

“这楚灼唯真换了个脑子?”

“就连顾铭辰都这么说了,当然是真的了!”

楚灼唯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扫了一眼台下的许凡,“许凡同学,记得你说的话。”

其实,第一眼看到卷子上面的题目,楚灼唯就认出来这是将隔壁A市近几年几张高考模拟题拼凑而成的,只有部分题目的数据稍微做了改动。

不仅是A市的高考卷,就连周边几个区的高考卷模拟卷楚灼唯都已经尽数扫过了一遍。

下课之后。

楚星辰听杜晓雪哭哭啼啼地讲完了她是如何如何被楚灼唯欺负的,看着杜晓雪那泪流满面还带着没擦干净的脏污就一阵恶心,

“别哭了,丢不丢人!”

“呜呜呜,星辰,我都是为了你出气才去找她的......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杜晓雪急了,一想到楚灼唯竟然知道她去整容的事,她不禁怀疑起了楚星辰。

“楚星辰,我整容的事情我只告诉过你,你是楚灼唯的姐姐,是不是你告诉她的!”

“怎么可能!”楚星辰心虚,“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怎么可能会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呢!一定是楚灼唯那个小贱人,偷听我和你说话!”

事实上,是当时楚星辰知道杜晓雪去整容之后,变得更加漂亮了。她心里妒忌,回家找楚灼唯撒气,一边撒气一边说着杜晓雪的坏话,就是这样,楚灼唯被迫知道了杜晓雪整容的秘密。

“我不管,星辰,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那个贱人!”杜晓雪急了,一双眼睛肿成核桃那般大,楚星辰看着恐怖极了,忍不住拉开了与杜晓雪之间的距离。

“好了晓雪,别难过了,我已经想到对付她的办法了!”

“真的?”杜晓雪两眼放光。“什么办法?”

“你还记得,她的那本日记吗?”

“你是说......”

杜晓雪和楚灼唯交换了眼神,不约而同地笑了。

小说《聂少的千金狂妻》 第11章 重返校园,恶人当道 试读结束。

常青丶小可爱点评:

《聂少的千金狂妻》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