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妻逢对手:老公大人惹不起
妻逢对手:老公大人惹不起

妻逢对手:老公大人惹不起

作者:黑芝麻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6:16:35

最新小说《妻逢对手:老公大人惹不起》是黑芝麻的书,主要内容为:“嗯。”何焕放开了程蔓,退后了一步,应了软软,摸了摸她的肚子,语调变得温柔了起来,“你走慢些,你现在身子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是两个人的了。”这一切看到程蔓眼里,让她感觉极其的刺眼。“好了,亲爱的,人家知道你担心人家,人家会小心。”软软笑意盎然,扫了一眼被何焕冷落的程蔓,她觉得优越感十足。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逃过她的手心。他们亲热着,哪里还有时间听她的解释,程蔓呆立在场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举步维艰。
展开全部

更加失望-黑芝麻

明明车里空调开到24度她却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凉意,声音自然而然的放低了许多。

“你心里比我清楚。”何焕的不悦的说,脑中一直在盘旋她紧紧攥着那张房卡的画面,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好了,你别在酸来酸去了,我不就不小心冤枉你了,我跟你道歉行不行,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程蔓先是大声的说了一句,说到最后越说越小声,毕竟惹了何焕生气,不是一件小事。

“你装傻充楞的功夫日益见长了。”何焕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程蔓根本没有想明白,何焕的怒火源自哪里!

车子平稳的停在了何宅,他下车时,砸车门的声音极大,吓得程蔓抖了一下,“干嘛关这么大声。”

“今天我要是不来,正好随了你去赵老板房间的意,真是多此一举。”何焕靠在车边,背着程蔓,说得云里雾里,她看不清他的表情,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我只是想……”程蔓刚想解释,还未走近他,便被打断了。

“捏着房卡,舍不得松手,你就那么饥渴,要给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何焕快步将程蔓按到了车头,她的老腰!

何焕整个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被按下去的时候,腰折了一下,她皱了皱眉头,缓过来,就要接着说,被软软的再次打断了。

“亲爱的,你回来了啊?”

软软寻声娇声走出,挽上了何焕的手臂。

“嗯。”何焕放开了程蔓,退后了一步,应了软软,摸了摸她的肚子,语调变得温柔了起来,“你走慢些,你现在身子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是两个人的了。”

这一切看到程蔓眼里,让她感觉极其的刺眼。

“好了,亲爱的,人家知道你担心人家,人家会小心。”软软笑意盎然,扫了一眼被何焕冷落的程蔓,她觉得优越感十足。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逃过她的手心。

他们亲热着,哪里还有时间听她的解释,程蔓呆立在场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举步维艰。

过了几秒,程蔓生涩的开口,本不想打破这一切,但是她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何焕,我想跟你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

何焕毒语将程蔓一顿数落,“你想解释什么?解释你没有想去赵老板房间,还是歌颂你有多么高的姿态?”

程蔓想要解释的话,瞬间都咽了下去,再也说不出了。

“原来是勾搭男人啊!”软软讥讽的话语吐出,一举一动一副看热闹的态度。

“你有几个胆子,竟敢这样胡来?”何母双手抱胸,快步走向程蔓,揪着程蔓的头发,她吃痛之际,顺势将她推倒在地。

程蔓痛呼一声,跌坐在了地上,钻心的疼,这一摔,手腕瞬间破皮流血,“妈...”

何焕听着她们言语,眼底像是附上了一层冰霜,冰凉的话吐出,“就算我不要你,也不要给我惹事非。”

“程蔓,你是阿焕的妻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就算你不要脸,他还要呢!”软软接着何焕的话讽刺程蔓。

“这样不要脸的女人,粘上我们何家,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何母一脸不悦,朝程蔓扔了一个白眼。

“我……没有。”程蔓摇头,她没做过的事情,不管面对多少反对,都不会承认。

“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吧!阿焕从来不胡说,要不是逮到了证据,他不会说凭空的话,你不要在狡辩了,阿焕供你吃供你住,给你工作,你出去勾搭男人,天生的贱丕子。”何母喋喋不休,唾沫星子飞了程蔓一脸。

“这是有原因的,何焕误会了。”程蔓努力撑起身体想要为自己辩解。

软软哪里肯给她辩解的机会,“你是在质疑阿焕吗?”

何母喊不留情的骂她,“你这哪有做妻子的样子,别人的妻子都是护着自己的老公,而你这样的人,就会给自己的老公蒙羞。”

她们一言一行像是无数个重锤朝程蔓砸来,压得她喘不过气,她咬紧牙关,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想要爬起,却没有力气,贝齿间吐出几个字来,“你们不要血口喷人!”

何焕见到程蔓这样子,心中生了一丝动容,却又想到她捏着房卡不放的样子,旋即背过身去,眼不见为净。

“瞧瞧你穿得那露骨的衣服,摆明了狐狸精去了,你真当我们瞎了吗?”何母持续推搡着她,软软借机上前,拽着她如丝的衣服一扯,瞬间春光乍泄。

“啊……”程蔓捂着衣服,与她们二人争执着,眸中泪光闪现,这是多么打的耻辱。

何焕将软软护在了怀里,生怕程蔓推倒了她。

“挡什么挡啊!现在知羞了,勾搭人的人的时候,不见你知羞。你是个什么货色,我们都有数。”何母辱着程蔓,直到见她整个人蹭了不少土,在推了两下,她才肯罢休。

“你口口声声我怎么样了,那何焕呢?他都将小三带回了家,还有什么说我我?今天的事情我做了又怎么样?我不至于将人带回家,你们还当我是何家的媳妇吗?”程蔓受辱,义正言辞的说着,双眼通红死死的盯着这一张张毒恶的嘴脸,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了。

“啪!”何焕一巴掌甩在了程蔓的脸上,清脆的响声。

程蔓趴在地上看着何焕,那一刻,疼得不是她的脸,是她的心啊!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相提并论,而你这样为了钱,不择手段勾引男人的女人,拿什么跟我的软软相提并论?”何焕捏着她的下巴,冷眸直视着她。

软软见状故作大惊失色的捂着胸口,随即火上添油,“阿焕,纵使她犯了错,但也不是不可原谅,她说不定是太饥渴了,就不择手段了,我不介意她这么说我,因为我知道阿焕你是爱我的,不被爱的女人或许就是她这个样子。”

“她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像她这样为了钱的女人,根本不配被爱。”何焕冷着脸。

听闻,程蔓凄苦的笑了两声,“你的软软才最饥渴吧!勾搭男人的人明明是她,不是我。”

软软眉间皱起,当即就憋出了眼泪,摇摇欲坠的样子,“我帮你说话,你怎么可以诬陷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程蔓声嘶力竭的吼道:“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何焕。”

又是一记耳光袭来,刺辣的疼痛,程蔓捂着脸,还未回神,何焕将她拽起来,捏着她的下巴,“你在敢说一遍!”

欺辱-黑芝麻

何焕这一用力,程蔓几乎要窒息了,憋得脸颊通红,不管她挣扎也好,掰弄也好,那双手就像是一个不断用力内扣的板斧一般,纹丝不动。

程蔓眼角流下一丝清泪来,身边的人都在笑话她,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她说一句话,她就要死在她最爱的男人手里了,就在她感觉这个世界就要理她远去的时候,何焕放开了手,她如同破败的浮萍一般,跌坐在地上,一阵猛烈的咳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一个两个,就笑吧!”

此刻的程蔓格外的凄楚,指着她们,眼里牵丝滑落。

“你还不知道错吗?”何焕再度靠近程蔓,她这一双眼睛,不管身处何处,都那么的坚定,即使到了刚才那样生命尽头的相逼,她也视死如归的样子,到底是什么给了她自信!

“我知道错了,可是不是这件事,我错在不该认识你,然后不该费尽心思嫁给你,受尽你的欺辱。”程蔓双眸通红,明明难过得要死,依旧坚定。

何焕的心在这一瞬间,忽的钝痛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加速的朝他远去,至于是什么,却说不出来,能体现的只剩下了愤怒。

“你委屈吗?求着我娶的人是你。”何焕暴怒的吼了一句。

“我以为时间可以磨平一切,让你爱上我,现在看来,终究是错了。”程蔓坐在地上,没有一点形象可言,哭得脸上的妆都花了。

“就凭你,也配让我爱上你吗?”何焕讥讽一笑,剑眉飞挑,扫了她一眼,满是不屑。

“何焕我承认我亏欠过你,这么多年,也一直在弥补你,逆来顺受着,我希望有一天得到你的眷顾,你会回过头看我一眼,可是你……从来都是那么自私的人。”程蔓撕心裂肺的说着,这些话,她第一次说,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何焕再次抡起了她的下巴,铺天盖地强大的气场席卷而来,不说话足以让人窒息,感到无比压力。

“直到今天,我才了解到,你不爱任何人,你最爱你自己。”程蔓逆流而上,迎接这他的暴怒,到了今天,还有什么顾忌吗?

程蔓知道何焕不够爱软软,她见过他爱一个人的样子,永远也忘不了,他跟软软在一起的感觉像什么呢?更像是在逢场作戏。

所以她才会无所顾忌的说他爱自己,程蔓忽的笑了,笑得凄厉惨荡。

“有野心的女人不少,你算有本事的,让我娶了你,但是你要知道,让我娶你是要付出代价的,因果轮回,你以为那件事我忘了吗?”何焕见不得程蔓这样笑,捏着她的脸,想要阻止她笑。

程蔓自然知道何焕说的是什么事情,她的心一顿,三年了,容诗的死折磨着她,也折磨着何焕,他对她不好,她忍耐,他带别的女人回来,登门入室,她也忍了,可今日之辱,她忍不了,做错了事可以认错,但是没有做错,却被诬陷,他不信她,这才是她无法忍受的事情。

“是,我是个心机深沉,恶毒的女人,为了得到你,害死了她。”程蔓粗暴的抹掉了眼泪,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挣脱了何焕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往房间奔去。

一声巨响,门关了,世界陷入了安静,她缩在自己腿里,低低抽泣,慢慢变为放肆的大哭,只有这一刻的她才敢放声去哭。

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天和地,月光照射出的影儿,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

何焕眼中被熊熊的怒火占据,周围的人都吓得不敢讲话,他并没有去追程蔓。他们之间,也许是程蔓的一直让步,让他变得不服软。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久之后,软软大着胆子上前去抚了抚何焕的胸口,娇声说道:“你不需要个她怄气。”

何焕拨开了软软的手,顺了一口气,平静了些,才说道:“软软,你身体不好,记得吃药,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先回书房了。”

软软本想追上去,却被何母拦住了,“别追了,阿焕正在气头上,你去了说不定惹他不高兴。”

何焕是何母的儿子,她的儿子,什么秉性,她最清楚了,看得上软软就阻止她犯错。

软软听懂了何母的话,没有在冲动了,不满吐槽着,“伯母,阿焕好生气的样子,都怪程蔓,每次都这么气他,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她心中隐约不安,希望那个女人不要给何焕造成影响就好,她这么费心竭力才得到了何焕的青睐,攀附上了这个权势,断断不能让人夺了。

何母掏出包里的瓜子磕着,扬了一个不屑的眼神说道:“阿焕不也把她差点掐死了吗?”

“他以前都不发这么大的脾气,那个女人真是可恶。”软软娇声嗔了一嘴。

要不是她嘴上说着这么恶毒的话,像她这样,看上去白莲花一般洁白的女人,柔柔弱弱的声音,让人怎么都不会想到她是个坏女人。

“看着阿焕对付那女人,就觉得解气,她受的罪啊!都是她咎由自取,还是你让人怎么看都喜欢。”何母挽上了软软的手臂,将她带进屋子里,大声吆喝着佣人给软软准备安胎药。

“对,她那样的人,当初是怎么嫁给阿焕的啊?”软软说到了重点,这是她一直以来好奇的事情。

何母顿了一瞬间,摇了摇头,这件事何焕下了死命令不准人提起,没有何焕的授意,她哪里敢说,当即转移了话题,“她使了心机手段呗!那时候阿焕年轻气盛,被她一时蒙骗了,不然她那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我们阿焕,我中意的人是你,以前的事情不提了,都过去了。”

听了何母的话,软软舒心了不少,对啊!那个女人怎么比得上她,说到此,她被何母绕了一圈,忘记了最初问的问题。

“伯母,还是你最疼我,遇见你这样的婆婆,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气啊!”软软柔声。

软软自然是开心的,得到了何焕的认可,何母也认可她,刚才程蔓还被何焕给教训了,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胜利。

“阿焕对你温柔的态度证明了一切,阿焕喜欢你,在看看那个程蔓,成天唯唯诺诺的样子,看上去就心烦,只要你想,阿焕会随时换掉那个女人。”何母拍着软软的手背,满心欢喜的说着。

“换了她容易,可是她给阿焕惹了这么多麻烦,我不想这么便宜了她”软软噘着嘴,与何母一唱一和的说得欢乐。

“你想怎么做?”何母脸上闪现了一丝坏笑。

“她那么心高气傲的,把她留在身边,让她照顾,看我和何焕恩爱,对她而言,就是最大的屈辱。”软软的笑容放大破碎在脸上。

何母拍了拍软软的腿,亦是堆了一脸的笑容,那种笑容似乎在夸赞软软很上道。

小说《妻逢对手:老公大人惹不起》 第11章 更加失望 试读结束。

杨柳公子点评:

作者黑芝麻的这部《妻逢对手:老公大人惹不起》,总有出奇巧妙的构思,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读起来很流畅。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期待黑芝麻宇宙大爆发!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