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
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

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

作者:发财小叮当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1:10:36

最新小说《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是发财小叮当的书,主要内容为:“轻瑶,嗯,你做主就好,婚礼的一切都交给你了,乖,我忙完就回去陪你,别墅现在的女主人是你,你想怎么布置都行,至于那个女人的东西就随便你处置。”沈至骁对着手机讲起电话,对象应该是安轻瑶。那表情柔情万丈,声音宠溺入骨,他真的是爱惨了安轻瑶呢!我略微有些无奈的想着,只是这些跟化为一缕幽魂的我没有关系了。思及此,心口疏散开。沈至骁终是没能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带着愤怒以及不甘下楼,而我也被他带进了车里。
展开全部

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极尽悲凉

我一直以为,死亡与我而言应该是场解脱,却没料到或许生前这场执拗让我罪大恶极,一睁开眼,我竟变成了灵魂禁锢在了沈至骁身边。

我发现我与他的距离最多不超过十米,想走,却无处可逃。

看着曾是我跟沈至骁的家,没了欣喜,只有无奈与苦涩。

突然,巨大的眩晕侵袭了我,以至于我有些固定不住自己的身子,等到再次回神,已经坐在了车里,而沈至骁就在我身旁。

透过车窗我意识到这是去往沈爷爷别墅的路。

“少爷,您来了。”耳畔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我怔了一下才想起这是沈爷爷别墅管家的声音。

“嗯,我来收拾爷爷的遗物。”沈至骁的声音依旧冷漠。

语毕,沈至骁便径自上楼去了拐角的书房,而我只能被迫跟去,像个旁观者静静看着。

他在书架里翻找了很久,最后颓然坐在了沈爷爷常坐的转椅里。

这时,管家的身影出现在书房门口,沈至骁也看到了他,忍不住问他:“有事?”

管家沉思了一下,接着走出书房,再回来手里多了一封信,双手颤抖着捧到沈至骁面前。

沈至骁轻扫了一眼便接过打开,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把信狠狠揉成纸团捏在手里:“贱人,她到底给爷爷灌了什么迷幻药!”

我怔怔听着,意识到那封信的内容许是跟我有关,可沈至骁已经把它撕得粉碎!

“少爷,老爷说少夫人是个好孩子,要你好好对待她,还说如果你执意要娶安小姐入门他就当从没有过你这个孙子。”管家一字一句道,像是在模仿沈爷爷的语气。

一丝温暖滑过心口,沈爷爷他对我是真的好!

“不可能,我已经对不起轻瑶一次,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辜负她,爷爷他就是被那个女人给骗了,等我找到她一定要把她碎尸万段!”沈至骁语气满满的怒气,像是恨不得现在就把我碾死。

管家还想再说些什么,手机铃声就把他的话堵了回去,沈至骁快扫了他一眼然后径自摸出手机接听起来。

“轻瑶,嗯,你做主就好,婚礼的一切都交给你了,乖,我忙完就回去陪你,别墅现在的女主人是你,你想怎么布置都行,至于那个女人的东西就随便你处置。”沈至骁对着手机讲起电话,对象应该是安轻瑶。

那表情柔情万丈,声音宠溺入骨,他真的是爱惨了安轻瑶呢!

我略微有些无奈的想着,只是这些跟化为一缕幽魂的我没有关系了。

思及此,心口疏散开。

沈至骁终是没能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带着愤怒以及不甘下楼,而我也被他带进了车里。

转眼间车子已经驶出去好远,是去沈氏集团的方向,路上他接了通电话,像是跟人讨论着什么,他面色很差,我不禁严重自嘲。

人都死了,还替他担心什么?生前他就不稀罕,此时此刻,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愚蠢!

于是我不再管他,扭身看向窗外,再回神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下,我跟着他下了车,进了沈氏大楼,不禁有些忐忑。

之前也来过却从未真正见到过处于工作状态时候的他,今天却莫名其妙以近距离的观摩。

沈至骁工作时候的样子果然很专注,同时也很吓人,但很快我便意识到他今天火气如此大跟我不无关系。

“沈总,合作公司那边说还是请沈总先拿回公司的控股权,再谈合作的事情……”一位经理打扮的人突然开口,可话说到一半便被沈至骁脸上的阴沉吓到闭了嘴。

沈至骁没有动,眼神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他惯常这样。

“对方还说沈老才去世不久,您就跟他钟爱的孙媳妇离婚还打算另娶安小姐……”那位经理壮着胆子说到一半,但是后面的话再也不敢说出口。

气氛陡然凝重起来,沈至骁有一下没一下的瞟着那位经理,那位经理明显惴惴不安,旁边的人也紧张的捏了一把汗。

“说下去,怎么不说了!”沈至骁的声音不重,可是落在寂静无声的会议室里却还是掷地有声。

“沈总,不是我说的!是合作公司代表说的!”那位经理低着头回了一句,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有轻微的颤抖。

“砰!”沈至骁手里的金笔被折断!他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以前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他,可却从未真的凑效过,以前我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现在才明白是人不对,他要的从来都不是我的安抚啊……

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开,安轻瑶脸带笑意走了进来。

人人均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沈至骁跟她对视了一眼,只是一眼而已,我却从沈至骁眼里看到了自己从未见到过的温度。

“至骁,何必生气?天下又不是只有那一家企业,只要项目前景好何愁没人肯合作。”安轻瑶主动攀上他的胳膊,又滑到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沈至骁淡淡看了她一眼,紧锁的眉心竟然一点点开始舒展,然后说:“好,听你的。”

那声音真的是柔情似水,我的心还是被刺了一下。

以为死了便不会再疼了,没想到却全是枉然。

其他人见状很识趣的离开了,适才还剑拔弩张火药味四射的会议室转眼便成了他们二人柔情肆意的地方。

“你还没有许姐姐的消息?”安轻瑶突然从沈至骁的怀里起身,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声。

“提她做什么?”沈至骁脸色很嫌弃,像是被什么东西恶心到一般,那个表情,一瞬间让我无地自容。

可他总归是不知道我在这儿,不用跟我对视,对我而言好了许多。

“许姐姐已经好多天不见人了,就算你不关心她,那也是要找一找的,毕竟爷爷活着的时候最紧张的就是她。”

我讶然,安轻瑶明知道沈至骁才因为我的缘故发了火,这个时候提起爷爷在意我不是火上浇油吗?

沈至骁的脸色果然大变,阴沉的就像是暴雨将至的天空!

“至骁,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句话说错了?”安轻瑶眼底透着得意,语气却是那样的小心翼翼。

“跟你没关系,我只是不想听到那个女人的消息罢了!”沈至骁漠然道,然后自顾自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安轻瑶愣了一下,旋即抬头往空中扫了一眼才匆匆忙忙跟上。

我惊住,难道安轻瑶看得见我?

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我后悔了

为了证实心中的想法,我也匆忙跟上了他们的步伐,只见沈至骁头也不回的要乘坐电梯离开,安轻遥还是上前伸手拦下了他。

“至骁,我这么说也是为你好,你就不要生气了……”

沈至骁阴沉的脸色还未散去,电话铃声就在此时急不可耐的响了起来,他只好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我来到安轻遥的面前,想要知道她到底能不能看见我,只见她咬牙切齿的望着某一处,愤愤不甘的说,“都是因为你许知夏!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

那样憎恶的眼神,仿佛要将我碎尸万段。

就在我想告诉她都是咎由自取时,后面的沈至骁突然在电话里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我心一惊,差点以为他是在叫正站在这里的自己。

“许知夏从医院逃了?”沈至骁先是有些惊讶,继而眯了眯眼,却掩藏不住其中透露的冷漠,“抱歉,我和许知夏已经离婚,找不到她人是你们的责任,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听到这边的动静,安轻遥也走了过来,无辜的眼神望着沈至骁,小心翼翼的说,“怎么了?知夏姐姐是不是回来了,不然你还是先去找她吧。”

看着安轻遥将自己的委屈演绎得淋漓尽致,仿佛她才是那一个被抛弃的人,她不去当演员可真是可惜了呢!

可是沈至骁却很吃她这一套,心疼的一把握住她的手,冲着电话里冷酷的说道,“她的生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再联系我。”

生怕对方还会纠缠,沈至骁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挂断了电话,丝毫再也不想与我沾上任何关系。

我可笑的望着这一切,忽然想到顾寞曾对我说过,在我生死未卜之际,他从来寻过我,如此看来,他非但没有担心我,甚至和安轻遥一样,都恨不得我死。

仿佛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那个多余的存在……

看到沈至骁的决心,安轻遥几乎要笑出声来,但还是掩下心中的喜悦,挽着沈至骁的手臂,略表遗憾的说,“知夏姐姐也真是的,生病了还到处乱跑,害得医院的人还要来叨扰你。”

沈至骁没说话,只是将手机捏紧了几分。

明明我只是一缕魂魄,为什么我的心仿佛被沈至骁捅出了一个大窟窿,此时正不停的往里面灌着冷风,同时我也心疼从前的自己,为了爱沈至骁,自己卑微到了尘埃中,沈至骁不但看不见,反而还一脚把我踩到脚底。

我捂着胸口慢慢蹲下,眼泪穿透了我自己,最终不知掉落去了哪里,我想要抬手擦一擦,但是我的身子却又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穿越这座城市的喧嚣,最终来到了沈至骁的面前。

也不知道为什么,沈至骁在哪里,我的身体就会不受控制的出现在他身边,难道变成了魂魄的自己,也始终放不下他吗?

这时的沈至骁和安轻遥正在婚纱店挑选他们婚礼的婚纱,这是一家著名的高端婚纱定制设计店,看得出来沈至骁对她的宠爱,难得有耐心的在陪她一款一款的试着婚纱。

“沈先生,其实以安小姐的身材,穿什么都是极其漂亮的,如果说不喜欢我们店里现有的款式,也是可以让我们的设计师根据你们的要求重新定制的,请问你们的婚礼是在什么时候呢?”店员当然知道沈至骁的身份,不禁拍起了马屁。

安轻遥身穿一袭洁白的婚纱,幸福的拉着沈至骁的手说,“就在三个月后,我们就要举行属于我们自己的婚礼了,想到这我的心就好激动,我们的婚礼,一定要最隆重,最盛大!”

沈至骁温柔的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对着店员说,“款式不重要,只要我妻子喜欢就够了。”

妻子……我却从未记得沈至骁对我这么称呼过。

安轻遥笑着靠在了沈至骁的肩膀上,柔声的说,“至骁,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我有些崩溃望着互相依偎的两人,沈至骁怎么可以如此,爷爷过世没有多久,沈家上下甚至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沈至骁却不管不顾,马上就要与安轻遥举行婚礼,他明明知道爷爷最讨厌的就是她了,难道是故意想让他走不安心吗!

我接受他不爱我,接受我们之间婚姻的破灭,但是看到两人穿着婚纱与西装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心里一痛。

三个月后,全市都会知道沈至骁将会与安轻遥举行盛大的婚礼,届时将会有无数媒体出席,各家新闻的头条也离不开他们……

可是沈至骁却不知道,安轻遥才会害死沈爷爷的真正凶手!她害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对我好的亲人,唯一护我周全的人!

可最终,她却得到了幸福!

安轻遥所得到的一切,都是踩着尸体才爬上来的,果真是天堂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我甚至能想象到时候的婚礼现场,他们会幸福的交换戒指,结为夫妻,说不定,沈至骁还会在众人的祝福下拥吻他的新娘……

想到这,我疯了一般抓住沈至骁的领子,大叫着让他清醒一些,他要结婚的对象,就是一个蛇蝎女人,她害死了你的亲人!

可是我的手却只能穿透了他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抓住,他也听不见我到底说了些什么,还以为是一阵微风吹过。

我又转身想推开靠在沈至骁身上的安轻遥,告诉她这个凶手该下地狱,不配得到幸福,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她依旧开心的笑着,而作为魂魄的我,明知真相,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离婚,才有了安轻遥上位的机会,或许我再坚持一下,会是不同的结局……

实在看不下去两人恩爱的画面,我本想转身离开,可是刚走出婚纱店的门口,外面强烈的阳光就照得我睁不开眼,眼前顿时黑暗了下来。

小说《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 第16章 极尽悲凉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作者发财小叮当的《豪门掠爱,亿万前妻不好惹》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