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绝色炼丹师:妖孽冷王缠上身
绝色炼丹师:妖孽冷王缠上身

绝色炼丹师:妖孽冷王缠上身

作者:木三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6:37:50

绝色炼丹师:妖孽冷王缠上身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她是二十三世纪的冷血女王,再一次任务中与敌人同归于尽,等到她再次真开眼睛的时候,竟然穿越成幻灵大陆上天元国的国公府废柴嫡女五小姐的身上。说她是废物,搞笑,一出手亮瞎你们的眼,神器在手,神兽在怀,就连最珍贵的丹药也是一袋一袋的送出去。看她如何暴打绿茶姬,手撕白莲花,狂虐渣渣男,打怪升级走上人生巅峰。只是她什么时候惹上了某个冷王,不过某个冷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某冷王一脸娇羞的看着她:“夕夕,求抱抱!”她头上乌鸦飞过,“你的人设好像不这样啊。”
展开全部

上门问罪

定国公府,金轩阁内。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不断传来。

“痛,痛死我了!”

“你这个庸医!”

颜黎若的母亲赵氏—赵依秀,看自己的女儿疼痛难耐,看着府医呵斥道。

“二小姐都疼成这样了,你动作还不快点。”

原本就胆战心惊的府医,听见赵依秀这番话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双手颤抖。

但又不得不加快手上的速度,赶快将颜黎若的断了的双手接上。

开了几服药,跟服侍的丫鬟交代了一下用药的方法,瞬间逃离了这个地方。

颜黎若因为疼痛原本娇美的面庞变得十分扭曲硬生生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来。

“小贱人,竟然敢折断我的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赵依秀轻轻抚上颜黎若断了的双手,双眼寒光渐露。

“若儿,放心,娘亲定不会让那小贱人好过!”

听见自己的母亲如此说道,颜黎若的脸上慢慢浮出来一丝得意的笑意。

心里暗想,小贱人,这次我就不信你还能逃的了!

颜冷夕早早的起床在药田里采摘着草药,拿着手中的草药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刚进屋就看见冬菱将沐浴的水早早的备好,等待着她。

这小丫头真是贴心。

颜冷夕坐在洗澡的木桶里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

苦笑,真是太干瘪了!

几乎可以用飞机场来形容啊!

“不过我有丹药啊,嗯?丰胸丸怎么炼来着?是芝晶草和什么来着……”

就在颜冷夕想着丰胸丸怎么炼化的时候,冬菱端着一盆热水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小姐,不好了,赵夫人带着一群人朝咱们院子里来了。”

颜冷夕嘴角轻笑,没想到这赵夫人来的还真快!

“小姐,是赵夫人,是赵夫人来我们的院子了!”冬菱看着自己小姐像是没听见一样又重复的说了一遍。

“小姐……”

看着心急如焚的冬菱,颜冷夕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小姐今天是怎么了啊,怎么听见赵夫人来了还能笑出来,赵夫人来了可绝对没什么好事。

想着以前赵夫人对待她们主仆二人的种种,越想心里越害怕,冬菱竟然身子颤抖了起来。

颜冷夕拍了拍冬菱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有本小姐在,怕什么,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颜冷夕踏出浴桶穿上干净的衣服,原本脏兮兮的女子,经过洗礼露出了原本的绝代光彩。

冬菱看着自己小姐看的有些失神,她知道小姐很美,但是感觉今天小姐浑身散发迷人的魅力,就像是九天玄女下凡,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她感觉家小姐似乎不一样了,不像之前胆小,唯唯诺诺,现在更多的是随性和豁达。

看着自己家小姐淡定的模样,既然小姐都不怕,她也不会怕。

“颜冷夕,你出来给我说清楚,小小年纪,为什么竟然如此狠毒!”

颜冷夕冷哼一声,这顶狠毒的帽子扣得可真好!

将房门推来,慢慢的从屋内走了出来。

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道。

“不知道赵姨娘,我颜冷夕怎么就狠毒了?”

这一声赵姨娘叫的赵依秀脸色铁青,不可否认,她这个名义上的赵夫人的确是妾室,真正的嫡夫人是眼前这个小贱人已故的母亲月落。

赵依秀的身份在虽然是妾,也没有被抬为平妻,但是在国公府掌权多年,底下的奴才们都将赵依秀当做当家主母一般。

就连定国公也没多说什么,不管宫内宫外的各大宴席也是将赵依秀带在身边,将她作为主母一样看待。

都尊称她国公夫人。

看着眼前与月落有几分相似的面孔,又想到老爷就是因为月落才一直以来没有将她在真正的名义上变成国公夫人,本来就在处于盛怒的赵依秀恨不得将眼前这张撕碎。

指着颜冷夕的大声喝道。

“颜冷夕你叫我什么!不管我身份如何,名义上我已经是这个家的主母,不管怎么你都要称我一声母亲,你竟然这么不知道礼数,今天我就替月落好好教训你一下!”

“真是可笑至极,说到礼数,难道赵姨娘就礼数就符合规矩吗?一个姨娘竟然在嫡女面前口出狂言,别说出去让我定国公府蒙羞。至于我母亲的名讳启是你这小小姨娘能直呼。”

“好,好,好。”赵依秀气的浑身颤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颜冷夕你心肠歹毒,阴险狡诈,重伤你二姐,还对长辈出言不逊,这两项已经犯了国公府的大忌,你是自行请罪,还是要我请出家法,治你的罪!”

颜冷夕冷笑,“我怎么不知这两项是国公府的大忌,莫非是赵姨娘自己瞎找出来的借口,想要逼迫我这个嫡女认罪?”

姨娘,姨娘。又是姨娘,赵依秀这辈子想尽任何办法总也摆脱不了的身份。

“来人呐!颜冷夕拒罪不认,家法伺候!”

赵依秀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将颜冷夕就地正法。

颜冷夕双眸中冷意闪过。

“难道,赵姨娘是想屈打成招?”

赵依秀咬牙切齿道。

“是又如何?”

颜冷夕转身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也得看你赵姨娘有没有本事了。”

赵依秀面色冷黑对着身后的嬷嬷们命令道。

“你们还不快上,将她给我拿下!”

“是,主子。”

赵依秀身后的五名嬷嬷们竟然个个都是武者三级。一个个的朝着颜冷夕奔来。

颜冷夕看着其中一个嬷嬷朝向自己凌厉的掌风,周身寒意四起。

这赵依秀怕不是来问罪的吧,是想让自己从今以后就不能开口说话吧!

“既然这样,那本小姐就陪你们玩玩吧。”

只见颜冷夕左脚微抬,一个转身,瞬间出现在正要攻击自己的嬷嬷身下。

一个漂亮的侧踢,动作快、准、狠,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拉,一脚踢在了这个嬷嬷的肚子上。

因为颜冷夕的动作十分迅速,这个嬷嬷根本没有时间来反映,就瞬间变成了一道抛物线远远地飞了出去。

熔了你的大招

颜冷夕冷笑,她从前使用的可都是找找毙命的精准杀手技巧。

面对眼前这些嬷嬷,就算没有武者之力,她也能精确的找出这些人的致命的破绽。

赵依秀有些惊讶,她竟然没有看清颜冷夕是如何瞬间移动到嬷嬷身下的。

赵依秀凤眼微眯,看向颜冷夕,这丫头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武者之力。

她可不相信一个废物,一夜之间就能变得如此厉害,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古怪。

“颜冷夕,抗罪不认,你们几个,全都给我上,把她拿下,就地正法。”赵依秀指了指身后的四名嬷嬷,冷声道。

“是,夫人。”

四名婆婆应声喝道,朝着颜冷夕的四周走去,步伐十分诡异,将颜冷夕团团围住。

“五小姐,我看你还是乖乖跪下受罚,不然可别怪老奴的棍棒不长眼睛啊。”

颜冷夕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感觉,仿佛深入囫囵险境的人不是她一般。

缓缓开口道:“我到不这么认为,恐怕是嬷嬷先跪下向我认错呢!”

四名婆婆互相看了一下点头示意,变换着诡异的步伐朝着颜冷夕走去。

看着眼前的情况,赵依秀嘴角冷笑,颜冷夕我就不信你能逃得出去这四名婆子的囚笼阵法。

“只要有我在,我就不许你们欺负我家小姐!”

不知什么时候,冬菱突然出现,紧紧地环住了其中一名嬷嬷的腰部。

“冬菱!”颜冷夕惊呼,以冬菱的身手对付这个嬷嬷,冬菱必败无疑。

但惊讶的并不只是颜冷夕一人,还有赵依秀。

四名婆婆已经摆好的阵法,就这样被一个不起眼的小贱婢给毁了。

赵依秀双拳紧握,可见气得不轻。

“快,快杀了她,杀了那个贱婢!”

此刻,被禁锢住的嬷嬷已经挣脱来了冬菱,高高举的左手上面已经充斥着武者之力,这一掌下去,冬菱不死也是重伤。

“该死!”看到这边情况的颜冷夕双目赤红,飞快的冲向冬菱。

砰!

颜冷夕一脚踢在了这个嬷嬷的脑袋上,这一脚她用上了十分的力气,这个婆子便狠狠的撞到了墙壁上,七窍流血的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可是……

看着冬菱嘴角流淌着的鲜血,就知道刚刚那名嬷嬷武者之力还是有一部分伤到了冬菱。

“冬菱,你有没有事?”颜冷夕转头看向冬菱。

“小……姐……我,我没事”冬菱强压着要上涌的血气,艰难的说出让颜冷夕安心的话。

刚刚她家小姐一脚踢飞那个嬷嬷,真的是太帅气了,小姐变得这么酷炫,她十分开心,小姐是真的不一样了。

虽然冬菱这么说,但是她知道冬菱伤的一定不清。

颜冷夕从身后拿出一个但要塞进冬菱的嘴巴里面,这颗参丹丸可以保证冬菱的伤势不在蔓延下去。

但眼下应该解决掉这些人,赶快给冬菱疗伤。

颜冷夕眼中杀机闪现,身形化作了一阵风,飞速地扑向那三个婆子。

“敢动我的人!杀,无赦!”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而冬菱现在就是她的那道逆鳞。

砰!砰!砰!

颜冷夕像踢皮球一样,将这三个嬷嬷一脚一个的踢了出去。

赵依秀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六个婆子,脸色阴沉可怕。

“全都是一群废物!”

“颜冷夕,我就不信今天我就治不了你?”

虽然是有为纲章的事情,但是赵依秀想着她的若儿被折断的双手,若不惩罚一下这个眼前长个和月落一样的小贱人,她难消心头之恨。

从前倾城绝代的月落在她手里都插翅难飞,除掉她这个女儿又有什么的难的。

赵依秀,双掌合拢,酝酿武者之力……

颜冷夕看向赵依秀脚下的武者文脉,竟然是武者五阶。

这个阶位在大陆上已经算是中上的强者了。

赵依秀飞身而起,酝酿武力的双掌张开,朝向颜冷夕袭来。

颜冷夕瞬间有种被海水淹没的感觉,竟然有些喘不上气。

颜冷夕想转身躲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武者五阶的赵依秀,速度快得像一阵风一样,即使拥有瞬间移动技巧的颜冷夕也来不及躲开。

事已至此,只有堵上一把!

顶着强大的压力双手迅速的解开封印,“凤凰神鼎,封印开!”

砰!

强大的力量使得空气震动!

赵依秀看向颜冷夕之前的站位,已经连个人影都没有,高兴的笑道。

“哈哈,哈哈哈,小贱人,竟然被我一掌打的连渣都没有,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跟你母亲一样下贱!”

最后一句赵依秀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赵姨娘,在自言自语什么呢?莫不是疯了吧!”

颜冷夕左手拿着凤凰神鼎看向前方的赵依秀,嘴角含笑,她真的赌对了!

凤凰神鼎果真可以熔掉武者之力。

赵依秀转身看向颜冷夕,颜冷夕竟然一点事也没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刚刚用了十成的功力,这个小贱人到底用了什么妖法逃出来了。

赵依秀露出了恐怖的微笑,竟然一次打不死他,那就多来几次。

“我就不信今天我打不死你!”

一次又一次提起力量打向颜冷夕,可是就在刚要接触到颜冷夕的时候,赵依秀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被颜冷夕手中红色的小方鼎一点点的熔化。

周围的丫鬟婆子都傻了,夫人的攻击竟然都没有伤到这丫头一丝一毫!

这是怎么回事!

“颜冷夕,你手中拿的是什么邪物,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力量会被它熔化?”赵依秀终于感觉不对,对颜冷夕怒吼。

颜冷夕也不开口,安静的看着凤凰神鼎,她感觉刚刚抵消掉赵依秀的力量还在鼎内,但是她怎么就找不到呢?

赵依秀看向颜冷夕,心中虽然想将她碎尸万段,但是眼下自己却不能伤他一丝一毫,只能换一个计策,随后用了三成的功力将自己的右肩打伤。

对着身后的丫鬟们下令。

“五小姐被妖物侵体,将我打成重伤,速速通知老爷过来,将这妖物处死!”

小说《绝色炼丹师:妖孽冷王缠上身》 第3章 上门问罪 试读结束。

庚子小娘子点评:

《绝色炼丹师:妖孽冷王缠上身》的内容丰富,情节精彩,生动有趣,我这么没有耐心的人的看下来了。不得不说是一本好书。推荐观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