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医妃在上:夫君,别放肆
医妃在上:夫君,别放肆

医妃在上:夫君,别放肆

作者:蓉筝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24 14:07:04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医妃在上:夫君,别放肆》由蓉筝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她声音凌厉,语气冰冷渗透人心,妇人脸色苍白了一些,看了一眼突然寂静下来的四周人群,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姜昭月变了。两个月不见,就变得伶牙俐齿,条理清晰,今日她怕是白来了。姜昭月话中已经说的很明白,若是让她借钱可以,姜家所有人都要借才行,明明是没有根据的一件事,偏偏让她弄的合情合理,如今让她进退两难,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下手。小六突然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后,低头,在姜昭月耳边说了一句话。
展开全部

11-你要给谁找个好人家

她声音凌厉,语气冰冷渗透人心,妇人脸色苍白了一些,看了一眼突然寂静下来的四周人群,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姜昭月变了。

两个月不见,就变得伶牙俐齿,条理清晰,今日她怕是白来了。

姜昭月话中已经说的很明白,若是让她借钱可以,姜家所有人都要借才行,明明是没有根据的一件事,偏偏让她弄的合情合理,如今让她进退两难,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下手。

小六突然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后,低头,在姜昭月耳边说了一句话。

姜昭月抬起头,面色凝重的看向一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四周看热闹的人群被迫散开了一些,几个身影出现在江家门口。

姜母一直都站在门口搂着姜云聪,母子两人低着头,看上去分外可怜。

妇人一见到来人,立刻嚎哭起来:“爹,您看看这丫头,现在嫁入了将军府简直无法无天了,当年我和老爷对她多好,什么好吃的都想着她,现在不过是管她借点银子都难上加难……”

如此不讲理的口吻,让姜母变了脸色。

刘兰芝上前一步,想要将姜昭月拉回来,抬头对着远远赶来那老者道:“爹,此事和月儿无关,月儿好不容易回来娘家一趟,正巧遇到大嫂来我这里借银子,您知道的,这银子我当真一分没留。”

虽然姜家的几个兄弟都分了家,可是姜老太爷住的却并不远。

为了照顾老爷子,每个兄弟家都轮出一个月时间来尽心照顾,为了让姜老太爷颐养天年。

而现在这时候,老爷子正好就住在了姜家大哥家,所以才会如此巧合的赶过来。

姜老太爷虽然上了年纪,可也是一家之主,他身子骨硬朗,说话中气十足,虽是白须百发,却看上去比寻常老人更结实。

老爷子皱了皱眉道:“刘氏,你大哥一家艰难,如今你大侄子又要娶一个官家小姐为妻,如今家里实在有些紧迫,谁家没点难处,管你借点儿银子你还推三阻四的,谁不知道朝廷给你们家发了足足六万两银子,你们母子两个又能花的了多少,还口口声声撒谎说给你女儿带到了婆家,谁信?”

姜老太爷的偏心是显而易见的。

而这姜家五个儿子当中,他从来就没对她爹好过。

可姜潭还活着的时候,战功赫赫,没人敢欺负到他们家头上,然而现在她爹死了,这些狼,看来是要将他们母子三人活活拆了。

姜母被质问的哑口无言,明知道对方在胡搅蛮缠,却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她这一不还口,更让姜老爷子觉得自己说的没错:“还不快将银子拿出来!”

姜昭月眉宇轻蹙,推开姜母挡在面前的身影:“难不成,我不借你们还打算抢?”

姜老爷子眉眼凌厉,被姜昭月这话气的胡子都要飞起来:“抢?我老头子辛辛苦苦将你爹拉扯大,难不成要他一点东西还叫抢?别忘了那是我儿子!”

他还真是好大的脸。

当年分家的时候,姜父净身出户,从未从姜家带走任何东西,这老爷子却经常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她家作威作福,每一次姜老爷子来到将军府,她娘人都会被磨搓的瘦一圈。

姜家那位大伯母见状,委屈的抹眼泪:“爹,您看着丫头,简直是一直铁公鸡,对自己的亲人都见死不救,难怪会被夫家嫌弃,你今天光秃秃的回来什么都没带,怕不是被夫家给休了吧!”

她这话一出口,顿是引起了周围不少看好戏的目光。

姜昭月两个月未归家,将军两月未与其圆房的消息,早就从楚家传出去了,有些人说是那楚将军有方面不行,可是人家家里还有个美妾日日春宵,经过几番传播,姜昭月的名声便更臭了。

姜老爷子一愣,也想到了这一方面,他摸了摸胡子笑道:“这被休了的女子,若是回了娘家可不吉利,你还有个弟弟,难不成你要他被你耽误的将来娶不到媳妇?”

常春惊声道:“我家夫人才没有被休,你们不要血口喷人。”

那妇人看到小丫鬟瑕疵欲裂的模样,心里对此猜测更加笃定:“哼,那你家将军呢?一趟娘家都没回过,看来也是根本不将你当回事。”

常春气的浑身发抖,可是她也知道自家夫人在王府过的什么日子。

那简直不比被休了好多少。

见到小丫鬟连话都没法辩解,姜老爷子一双细小的眼睛里闪过精光:“既然被休了,那当初拿过去的嫁妆也应该带回来了,银子呢?”

对面姜老爷子带来的几个家丁虎视眈眈,姜大伯母死死的盯着姜昭月的一举一动,四面八方议论纷纷,流言如潮水一般要将姜昭月淹没。

随着时间的推移,围绕聚集在此处的百姓越来越多,就连一些路过的千金贵妇,也都开始忍不住看起了热闹。

一瞧见被围在中间的是姜家那个出了名丢人的女儿,一个个幸灾乐祸,全都等着看一场好戏。

这京城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这种热闹。

姜昭月缓缓勾起一侧的唇角:“大伯母,你无凭无据就说我被休了,对我的名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那妇人忍不住笑出声:“姜昭月,你别摆出那一幅强撑的样子,被休了就直说,将银子交出来,我们也不会为难与你,若是你将来找不到好人家,大伯母会帮你找个安身之所。”

姜大伯母的眼睛里全是算计,看着如今姜昭月的模样极为标志,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将来要把姜昭月卖多少银子。

原本父亲大丧,至少要守孝三年才可嫁娶,可姜昭月父亲深得皇上信任,再加上他临死前的托付许多将士都听到了,所以姜昭月是被特例赐婚。

如此大的荣宠背后,等着姜昭月的也是各种人言可畏。

姜昭月听到妇人的话,缓缓扬起眉梢,她声音没有丝毫温度:“大伯母,你所说的这件事,还要问我夫君答应不答应。”

她话音刚落,一旁的人群,被人强行开出一条道路。

马蹄声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阳光浅浅萦绕,银色铠甲银光闪烁,在刺眼的阳光下投射出一道浅浅的虚影。

清冷磁性的声音响起,震荡着所有人的耳膜:“你要给谁找个好人家?”

12-老爷子死了!

谁不知道楚宸霄是当今皇上最最重视的一品大将军。

不管是在皇宫之内,还是在百姓之中,楚宸霄威望极高。

那些百姓一看到楚家军的人出来,立刻自主的让道,一个个翘首以望,只想瞻仰一下楚将军的真颜。

男人的面容没有丝毫女气,却俊秀的不似真人,眉如远山凤眸狭长,一双黝黑,好似不见底深潭的眸子,让人望而生畏。

眼角眉梢的火焰伤痕,好似图腾一样,带着一种让人感觉神圣的象征。

长发高束入法冠,其余发丝更是一丝不苟的被拢起,英气逼人,仿佛银甲战神。

姜大伯母顿时傻了眼。

她毕竟只是一介夫人,虽然借了江家几个兄弟的光,见过不少达官贵人,可是看见高头大马的男人,还是忍不住腿肚子打转。

一时间后悔万分,偏偏要赶着今天来找姜家的麻烦。

姜老太爷好歹见过一些市面,到底还是镇定住了,被一旁的下人扶着上前走了两步,却变了一幅嘴脸:“久仰楚将军大名,老朽是月儿的祖父。”

直接将自己的身份抬出来,他扬着下巴,仿佛在等着楚宸霄给他低头行礼。

四周的百姓跪了一地,唯独他显得最为突出。

姜昭月半眯着双眼看着踏着所有崇拜目光而来的楚宸霄。

若是能加特效,这人估计浑身都带着一层佛光。

觉得有些刺眼,姜昭月将视线收回来不去看他,身后小六站定,低声说道:“夫人,将军来了。”

早在姜老太爷来的时候,姜昭月就已经将小六安排出去去找楚宸霄,就让小六告诉楚宸霄一句话。

若是不想他楚宸霄变成人人喊打,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就过来。

这话对于楚宸霄来说,本没有任何威胁,可是难得姜昭月在不理他之后主动一次,他直接丢下那些还在训练的士兵,带着几个心腹赶过来。

楚宸霄歪着头,一拉缰绳,十分帅气的从马背上跳下来。

他没有理会姜老太爷,大跨步走到姜昭月面前:“月儿,这些人可是欺负你了?”

姜昭月挑眉,指了指被吓的面无血色的姜大伯母:“那倒没有,只是有人说你将我休了,我需要你做个证。”

楚宸霄嘴角抽了抽,眼神凌厉的扫了一圈,他声音森然可怕:“谁说的。”

姜大伯母整个人都慌了,她连声喊道:“不是我,我只是在和月儿开玩笑,我这就走,这就走……”

她敢欺负姜昭月母子三人,就是仗着这家里没个能说话的男人,姜昭月好似和传言一样不受夫家宠爱,可是如今楚宸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好似宝贝一样的将姜昭月护在身后的模样,到底是让她惊的魂飞魄散。

都听闻得罪了这位杀神的人死的奇惨无比,楚家这位将军让人又敬又怕。

楚宸霄一摆手,身后两个侍卫直接拦住姜大伯母的脚步。

姜大伯母腿一软,这次当真坐在了地上。

干净的裙摆沾染了一地的灰尘,姜大伯母顿时大声哀嚎起来:“姜昭月,你这是翅膀硬了要欺负死我吗,我到底是你伯母,你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姜昭月平静的站在她身侧,压低声音对她道:“我不光心狠,我还恶毒,谁惹了我,我会让将军将其砍掉脑袋当凳子坐,听我夫君说,这人若是死无全尸,那魂魄就会留在脑袋的位置许久不散,每天受尽折磨,就连死都不会安宁!”

她一呲牙,露出一抹漂亮到极点的笑来。

坐在地上的姜大伯母翻了翻白眼,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极低,因为周围被清空了一块,能够听到的只有姜大伯母和站在姜昭月身后不远的楚宸霄。

楚宸霄将她的一字一句听的一清二楚,不由得仔细思考了一下她口中这种事的可能性。

姜老太爷没有得到楚宸霄应有的尊敬,一张老脸有些过不去,完全忘记了刚刚他对姜昭月说过什么,他看到姜昭月刚一过去姜大伯母就晕了,厉声道:“姜昭月,你将你伯母怎么了?”

姜昭月垂眸缓缓开口:“不过是被吓晕过去了,谁来将其抬回去,工钱找他们家要,不给钱不放人!”

一听到姜昭月连要钱的招数都给他们想好了,人群之中立刻自告奋勇跑过来两个大汉,一前一后将地上的姜大伯母拖了起来。

眼见着人就要被抬走了,姜老爷子气的火冒三丈,他浑身忽然颤抖起来,眼睛泛着浑浊之色,一口气像是被堵在嗓子眼没上来。

“老爷子!”

一旁的下人惊声高呼,有人试探了一下姜老太爷的鼻息,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姜老爷子面色青白,面如死灰,显然没气了。

姜母被这一幕吓傻了。

今日的一切给了她太多震惊,不管是楚宸霄能够来江家,还是姜昭月如此言辞犀利的让姜大伯母打了退堂鼓,最后还有被气死在家门前的姜老太爷,都让刘兰芝招架不住。

看到居然死了人,不少百姓都后退了些,免得沾上官司,有人已经偷偷跑去官府报信,整个姜府门前安静下来,只能听到那几个下人的呼喊声。

楚宸霄也没想到这么一点小事也会出人命,当即让人率先将最近的大夫请过来,其余的人把姜老太爷抬入姜府。

刘兰芝眼圈发红,一双手紧紧攥着姜云聪,她声音颤抖对姜昭月道:“月儿,你快走,这不关你的事儿,一会儿就算你那些叔伯都来了,也有娘担着。”

姜昭月一愣,捏着银针的手逐渐紧了紧。

这样的话,她从未听有人对她说过。

上辈子她见惯了人情冷暖,人心薄凉,就连那些流淌着和她一样血脉的亲人,也都将她视为争权夺利的工具。

门外混乱不堪,众多人围堵在姜府门外,而门内却十分安宁,楚宸霄将一切吩咐好以后皱着精致浓墨一样的长眉,淡然自若的站在姜昭月身边:“可吓坏了?”

小说《医妃在上:夫君,别放肆》 第11章 你要给谁找个好人家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蓉筝的文笔很好,《医妃在上:夫君,别放肆》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