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裴少宠婚纪要
裴少宠婚纪要

裴少宠婚纪要

作者:择恩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15:24:38

小说裴少宠婚纪要,是由作者择恩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又过了几年,生性风流的裴盛先开始频频爆出桃色新闻。外界都觉得苏清雅成了豪门弃妇,十有八九会为了裴太太的位置委曲求全,装聋作哑……可她偏生剑走偏锋,果决地做出了离婚的决定。也不知道是念旧情,或者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裴盛先不仅答应了她要带着儿子的要求,离婚安抚费也给的很大方。不仅有房产地产,还有让她代为保管到裴尚予成年的百分之十的公司股份!
展开全部

6-查家谱

入夜,B城夜景璀璨。

裴尚予新买的公寓在中心区位置最好的地段,透过书房大大的落地窗,能看到整个市中心最金碧辉煌的夜景,和一夜之后朝日初升时那抹最安静纯粹的曦光。

此时裴尚予正穿着宽松的睡袍,躺靠在宽大的椅子靠背上,耳机里传来的是路斯卡精准又有条理的汇报。

“……至臻集团内部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更确切的深层消息我会继续差人着手调查。B城各大财团家族的信息资料也在梳理整合当中,确保在你需要的时候能立即调用。另外还有……”

“我之前让你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裴尚予揉着眉心,冷不丁一句。

电话那头的路斯卡愣了愣——正儿八经的工作事项还没说完,老大这种跑题的行为可不符合他一贯严谨的作风。

“可是我还没说完咱们……”

“简如琢,我让你查她的详细资料,查的怎么样了?”

裴尚予修长的手指按压着眉心,内心一直萦绕着一股莫名的烦躁。

那个女人跑的倒是挺快,连张字条都不留,请问把他当什么了?!饶他还想着帮她出一口恶气,现在倒是把自己气得不轻。

真的是……岂有此理。

“查完了。”作为最得力的下属,自然是老板问什么他就答什么,“简如琢,现年25岁,毕业于A大传媒专业,后一直就职于A城商报,上月辞职。有一个交往多年的男朋友齐远瞻,如今在B城做健身教练……”

“已经分手了。”裴尚予不耐地打断,“说重点。”

“哈?”

路斯卡被噎了一下,老板刚刚说的啥?

“我说简如琢跟齐远瞻已经分手了,你的消息怎么还不如我的灵通?还有别的吗?她的家庭背景,社会关系之类,捡着重要的说。”

这可值得玩味了啊……

电话那头路斯卡嗅到了一种八卦的气息,老板刚回B城第二天,就突然对一个女人感兴趣,还知道人家的感情状态,难不成是……

想到这里,他默默地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老神在在地继续说道:“根据我们目前的调查,她就是土生土长的A城人,父母双亡,被寄养在舅舅家。A城简家是出了名的书香门第,简如琢的舅舅简岳生是当代有名的国学大儒,目前在A大任教。”

裴尚予眸生异色,这倒是让他很意外了,毕竟怎么看那个小哭包也不像书香门第出来的丫头。

“她的舅妈阮岚宜是嘉实集团阮老爷子的二女儿,据说当年为了嫁给简岳生,直接放弃了嘉实集团的继承权。”

嘉实集团,裴尚予不陌生。早年阮老爷子就把家族企业重心转移到了海外,跟至臻集团也存在业务往来。

“这对夫妻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简不谦,是国内颇有名气的金牌律师,主打离婚官司。二儿子简不让,自己办了个游戏工作室。业务能力不错,就是性格有点奇葩……”

“怎么,你认识?”裴尚予顺口一问。

“是认识。”现在想起那个家伙,路斯卡还觉得自己牙根发痒,“去年我们寻找国内合作方,收到过简不让工作室的意向。他技术能力还过得去,就是嘴欠又事儿妈,最后被我拒了。”

然后他居然……

路斯卡把拳头攥的嘎嘣乱响,内心愤愤难平。

裴尚予应了一声,也没再多问。这到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以为简如琢十有八九是个出身平平的丫头,可这么一看,身份背景虽不璀璨,但也算出众。

“那她现在在哪儿?”

这是他目前为止最想知道的事情。

“还在B城,她跟严家那位千金的关系很好。另外,”路斯卡翻了翻手中的资料,“她还收到了至臻集团的面试通知。”

听到这里,裴尚予的心里倏然升起了一团小火苗。

“……但是被她拒绝了。”

火苗熄了。

她拒绝个鬼啊!

为了一个男人辞掉之前的工作来另外一个城市,如今又因为这个男人拒绝一个特别好的工作机会选择回家。

她的人生就不能为自己考虑一下吗?就这么没有计划没有主见吗?

“老板,老板?”

“有屁就放。”

裴尚予的语气极其不好。

路斯卡愣了愣,他被凶了?他莫名其妙地被凶了?

老板生气了?老板莫名其妙地生气了?

就因为那个叫简如琢的女人拒绝了他们家公司的面试,老板就生气了?

老板原来那么容易生气吗?

“所以这个简小姐……到底是什么人?”路斯卡内心的好奇心终于压制不住。

“关你屁事。”

裴尚予的回答言简意赅,他觉得今天的路斯卡尤其聒噪,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废话那么多?

……

刚挂掉跟路斯卡的语音通话,裴尚予的手机就切进来另外一通视频对话的邀约。

裴少皱着眉头盯着屏幕,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认命地点开了接听键。

下一刻,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她在看到裴尚予的一瞬间表情欣喜,但紧接着就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捏着嗓子娇滴滴控诉道:“宝贝,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接我的视频?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裴尚予的脑门上隐约垂下三条黑线,饶是习惯了这种戏份,可还是觉得无言以对。

“妈,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见状,屏幕那头的女人秒变脸,哼道:“无趣。”

苏清雅是个传奇的女人。

她年轻时原本是个护士,却意外被就诊的知名导演一眼相中,出演第一部电影就一炮而红,从此踏足演艺圈。

在演艺圈里起起伏伏,苏清雅因为直率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终于有一天成了过气的女明星。结果没过几天,她居然奉子成婚,嫁入豪门裴家,成了裴盛先明媒正娶的第二任裴家太太!

在这之后,她顺顺利利地生下了裴尚予这个儿子,也是裴家老太太的长孙。虽然乱七八糟的风言风语不在少数,可裴老太太对这个孙子很是看重,做母亲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

又过了几年,生性风流的裴盛先开始频频爆出桃色新闻。外界都觉得苏清雅成了豪门弃妇,十有八九会为了裴太太的位置委曲求全,装聋作哑……可她偏生剑走偏锋,果决地做出了离婚的决定。

也不知道是念旧情,或者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裴盛先不仅答应了她要带着儿子的要求,离婚安抚费也给的很大方。不仅有房产地产,还有让她代为保管到裴尚予成年的百分之十的公司股份!

原本按照外界的普遍猜测,裴家能让苏清雅把孩子带走,极有可能是因为裴尚予并非裴盛先的儿子。

可这百分之十的裴家股份一给,又狠狠地给了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一记响亮的耳光。

总之离婚之后,苏清雅就带着年仅十岁的裴尚予出国定居,一走就是十七年,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偶尔传出新闻,大多都是她又换了个小奶狗男友这一类,让人酸溜溜地挤兑,可也让人羡慕。

裴尚予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然后踱步到窗前,看着B城的夜景。

“这次度假玩的挺开心吧?跟你新的男朋友。”

听她这么一说,苏清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只有在你让人监视我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像是你妈。除此之外,我……”

“除此之外,你在跟奶奶联手设计我的时候,也把母亲这个角色诠释得很优秀。”

裴尚予意味深长地抬眼看着屏幕,皮笑肉不笑。

苏清雅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语气强行轻描淡写:“话可不能这么说,第一,我作为一个母亲一直很优秀。第二,我只是推你那么一把,让你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怎么能叫设计呢?”

“属于我的东西?”裴尚予轻蔑地勾了勾唇角,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下,“它们属于我,我就一定得要?我如果不想要呢?”

这种被人强行绑架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那你……”

苏清雅还想说点什么,但直接被儿子打断。

“行了妈,我既然回来了,那就只能把事情处理完了再走。但是我能力有限,我不保证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的。”

裴尚予挑了挑眉,把丑话说在了前面。

“妈知道,你这么多年不回B城,不接触企业管理,肯定有些事情做不来。所以我跟你奶奶商量了一个好办法,”苏清雅顿时喜笑颜开,“你想,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如两个人……”

裴尚予一怔,在明确了母亲的意思之后,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很冷冽:“我劝你们最好别搞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苏清雅佯装无奈地耸了耸肩:“这可不是我说了就能作数的,听说你奶奶已经帮你物色好了订婚对象,等她从国外回来就会提上议程。”

这可真是个让人猝不及防的意外。

7-盛洛河

至臻集团的大楼坐落在B城中心商务区最显眼的位置,恢弘气派,彰显着一个超级财团无与伦比的势力和财力。

虽然这些年至臻集团外设了不少分公司,但最中枢仍旧集中在这一幢大楼里——包括简如琢小同学今天来面试的,NG传媒。

NG传媒在至臻集团宏大版图中并不起眼,但却是业界出了名的金字招牌。无论是娱乐电视或者出版网媒,NG都有绝对拿得出手的硬货。

尽管近些年来,NG公司内部问题频生,加之外界很多传媒公司竞争力增强,它开始稍有弱势,但总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起码,比简如琢在A城的那家小报社高出太多。

一进门,简如琢环顾四周忍不住感慨,真是大公司的气魄啊!

看这装潢,这面积,这水晶吊灯……够得上至臻集团的盛名。

简如琢看够了回过神来,小跑两步到前台,柔声问道:“小姐您好,请问NG传媒的面试怎么走?”

小姐?

盛洛河放下手里的报纸,循声抬头。就算他用报纸挡着脸,可这身西装革履也不像是女人的打扮吧?

被人叫小姐哎……这在他三十七年的璀璨生涯中可是头一回。

看清楚接待台里的人脸之后,简如琢也是猛然一愣,两颊瞬间蹿红!

这这这……这至臻集团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别人家的前台接待部都是美女,到这儿怎么安排了一个大叔?

虽然这个大叔……非常帅,五官深邃,帅的别具一格,很有味道。

“你叫我吗?”

“对不起对不起!”简如琢一个鞠躬,脑门差点碰到台面,“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没看清楚,抱歉抱歉,对不住了大爷!哎呀不是大爷……”

天呐……她在嘴瓢说什么啊!

简如琢绝望地闭上了眼,感觉自己流年不顺,这一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噗——”

盛洛河差点没被口水呛死,这个丫头也太有趣了点吧?又是小姐又是大爷,都是他迄今为止从来没听过的称呼。

再看看她那张看起来乖巧讨喜软嫩嫩的脸,让人忍不住就萌生出想逗逗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刻,盛洛河站起身来猛然趴到简如琢面前的台子上,冲她眨眼笑道:“你没叫错,就是个大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看,大爷我一个人在这儿挺无聊的,你要不要跟我聊一会儿?我保准你聊了这次,还想聊下一次。”

“……”

简如琢确定自己被逗弄了。

所以,至臻集团的员工还能这么玩?不会被投诉吗?还是她看起来比较好欺负?

简如琢是个一张小脸藏不住事儿的人,她的一切心思变化都被盛洛河看在眼里。

啧啧啧,真是个单纯的丫头啊。

盛洛河勾了勾唇角,突然觉得等那个不守时的家伙的这段时间,好像也不算太亏。

就在他心思飞转,准备接着发散自己恶趣味的时候,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偏头瞥了一眼屏幕上的三个字,旋即无奈地撇了撇嘴。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扫兴。

“右手边电梯上十一楼,左转第三间办公室人力资源部。”盛洛河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把电话挂断,同时确认了一下时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距面试开始还有两分钟。虽然你长得很可爱,但也不能不守时哦。祝你好运,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

说完,盛洛河冲着这个刚见面两分钟不到的迷糊丫头摆了摆手,转身离开办正事。

真是可惜,现在的年轻小姑娘好像都对娱乐版更感兴趣。

哪像他们商务部昨天的面试,清一色的大老爷们和已婚熟女,让人一点期待都没有。

……

等简如琢气喘吁吁地跑到人力资源部门口,时间已经过了几分。

在这种大公司工作的缺点就有这么一条,那就是无时无刻都要等电梯。运气好每隔三层停一下,运气不好每一层都得停。

她今天就是运气不好的那一个。

“对不起,我是今天来面试的,我叫简如琢。”

门口安排面试女人闻声皱眉:“你迟到了。”

“抱歉抱歉。”

她不是纯新的职场菜鸟,以前也做过HR的工作,所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辩解都没有意义。

只是希望她们能稍微宽容一点点,要不然就白费了严楚潼帮她托关系的一番辛苦。

“按照我们的规定,面试迟到等同于放弃面试,所以……”

“等等。”还没等她把话说完,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简如琢。”

她怔了怔,难道还有转机?

“进来吧,下不为例。”

说完,门内的女人冲她点头示意。简如琢的心情倏然柳暗花明,吐了吐舌头道了声谢,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

“凯丽姐,这不是不符合公司规定吗?”

先前拦住简如琢的女人眼睁睁地看着简如琢进去面试,满脸不解。

“规定是规定,你做的很好。但谁让人家能找到超出规定的人情关系?”

凯丽撇了撇嘴,饶是司空见惯的事,可归根到底还是看不惯。

……

至臻集团地下停车场,盛洛河轻车熟路地找到一辆黑色宾利,招呼也没打一声直接拉开了副驾驶车门。

“你越来越不守时了,裴少。”他白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男人,“我的时间虽然没有你的金贵,可也是时间,对不对?”

“不好意思,老师。”

轻描淡写的回应,明显是敷衍。

对裴尚予这种态度,盛洛河显然习惯了。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他就以玩世不恭性格散漫闻名。

“可不敢让裴少这么跟我道歉。”盛洛河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轻笑道,“现在你可是我老板,我得调整好自己的态度,免得砸了饭碗。”

得知NG传媒所属的分管上司是昔日学生的时候,盛洛河是完全意外的。毕竟他对裴尚予的印象,尚且停留在国外读书的校园时代。

他当年二十六,毕业后留校做助教。裴尚予十六,以天才之姿考上名校……混日子。

在得过且过的领域,裴尚予是绝对的行家。

能不上课就不上课,能玩就玩能浪就浪,打着校纪校规的擦边球,聪明劲儿一点都不用在学习上。可偏生最后的成绩总能一鸣惊人,气死一票挑灯夜读到凌晨的同学。

因为都是中国人,又很对脾气,两个人之间的私交还不错。时不时一起吃饭,谈天说地聊聊人生之类。

只可惜后来盛洛河辞职回国,这才跟裴尚予弱了联系。

“说正经的,我可记得你当初的人生规划里,没有任何一种回国接手家族企业的可能性。”

完本试读结束。

邻家怡和点评:

《裴少宠婚纪要》是由择恩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