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平生最苦是相思
平生最苦是相思

平生最苦是相思

作者:碎碎冰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10:18:35

《平生最苦是相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碎碎冰,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卿尘哥哥?”“闭嘴,不要这样叫我!”他厌恶地看着她,“回到你的房里去。”崔云菲被这样的他吓得够呛,可心中的爱意占了上风,大着胆子继续说:“王爷您的手受伤了,需要包扎,妾身帮您。”这才是女人该有的乖顺模样。奕卿尘这样想道,绷起的下颌渐渐缓和,只是双唇仍被抿成一道冷硬的线。崔云菲惯会察言观色,见此,知道自己有戏,连忙爬起来扶着他走进房里。
展开全部

这个端王府一切都是假的-碎碎冰

绝情的话从崔茜如颤抖的双唇中吐出,斩钉截铁。

她已经彻底熄灭了心中不可实现的火焰。

她再也不是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单纯少女,再也不用过着望乞他怜悯的可怜生活。

她的孩子没了,她清楚地感受到了孩子正在她的腹中一点点流逝。

这个孩子来的方式不对,也不合时宜,就这样走吧,也好过带他来人间受苦。

只是可怜他还没有到这世上看上一眼……

宛若被抽掉了力气,崔茜如向地上倒去,晕了。

血染红了地上的白雪,冰天雪天里,她像是一朵盛开的曼陀罗。

小莲赶快扑了过来,用自己的外衣遮住她:“王妃您醒醒!醒醒啊王妃!”

奕卿尘紧绷着下颌,薄唇微抿,正准备发话,崔云菲立刻道:“王爷救救姐姐吧,她看着是真的昏过去了,不像是装的。”

这话让他醍醐灌顶,她向来会装,都到这会儿了还跟他玩这一套!

“取一桶冰水来!”

刺骨的冰水兜头而下,崔茜如被刺激的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有一瞬间的迷茫。

她正回溯意识,就听到比冰水还要寒凉的声音传来:“要死别死在菲儿这里,脏。滚回你的窝去!来人,把她拖走!”

崔茜如最后看了他一眼,挣扎着爬起,声音颤抖嘶哑:“不劳诸位大驾,我崔茜如从此与端王府再无瓜葛。”

说完,她用不知哪来的力气甩掉了上前架住她的人,扶着小莲的手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可她的鞋子已经不知所踪,双足通红,冻得僵住了,没走几步就软了下来,跪到了地上。

老管家看不下去想去搀扶,却被奕卿尘拦住:“让她自己来,爬也得给我爬回去!”

身上沾了冰水,很快就结成了冰碴,崔茜如就像什么也感受不到一样,当真一点点往外爬。

她行动迟缓,每动一下都仿佛要咽气了一样,可她却依旧咬着牙,不停地爬着。

奕卿尘看着雪地上迤逦的血痕,还有那个逐渐远去的倔强背影,不知为何,心头涌上一阵莫名的恐慌,难以言喻。

这样的感觉让他郁燥,他回头去看那些麻木的下人,疯了一般大吼:“都愣着干什么!滚呐!”

他的声音震下了枯枝上的雪,簌簌的雪落在崔茜如眼前,她以为是天上落下的,伸手去接,发现是假的,嘴角浮起自嘲的笑。

这个端王府一切都是假的,她的少女美梦,她的卿尘哥哥,都……是假的。

她的身体越来越僵硬,可她却不想停。她该走了,去找病逝的母亲,像儿时受了委屈一般,窝在她温软的怀里撒娇,偷吃她桌上放着的蜜饯。

周围的奴仆都远远围观,没有人上前伸出援手,她不怪他们。小莲的哭声渐渐杳远,她想让她不要哭了,却没有力气再出声。

血流似乎也被冻住了,她双眸染上哀色,孩子的掉落,也带走了她对奕卿尘最后的一丝留恋。

永远离开了他-碎碎冰

崔茜如一下一下地爬着,像是被碾碎头颅的蝼蚁拼命要爬回蚁巢一样,决不放弃。

奕卿尘之于她,再也不是年少伴着花香而入梦的少年郎,也不是她心心念念偷偷约会的情哥哥,更不是她甜蜜出嫁时心中所想的夫婿郎君……

她的爱在这个刺骨的冬日被彻底终结,今日的耻辱将烙刻进她的魂魄。

若有来生,她愿一开始便不再与他相遇,她一定要告诉自己:

那是一个心肠狠毒的豺狼,他会撕开你的皮肉,挖出你的真心,再在你眼前亲手撕成碎片,还能笑着对别的女人说:“看,她的真心好践。”

崔茜如已经爬回了自己破败的小院,在小莲的帮助下坐在了椅子上。

小莲抱着去仓房偷来的下等煤炭生起了炉子,在呛人的烟气中掉着眼泪:“王妃,您去躺着休息休息,暖一暖。”

崔茜如忽然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原本沉重的身体轻盈了许多,她知道,或许这就是回光返照。

“小莲,给我梳妆好吗?”

此刻,崔云菲的院落。

下人们不敢再在王爷面前碍眼,院子里只剩了奕卿尘和崔云菲。

夜凉似水,月光晦暗,只有廊下的大红灯笼还发着光。

奕卿尘看着地面上染了血迹的白雪,异常刺目。他双手握拳,蓦地一拳打在旁边的树干上。

“卿尘哥哥!你流血了!”

崔云菲赶紧上来给他吹着伤口,却被他一个闪身躲开了,眼看着她扑倒在地。

“卿尘哥哥?”

“闭嘴,不要这样叫我!”他厌恶地看着她,“回到你的房里去。”

崔云菲被这样的他吓得够呛,可心中的爱意占了上风,大着胆子继续说:“王爷您的手受伤了,需要包扎,妾身帮您。”

这才是女人该有的乖顺模样。

奕卿尘这样想道,绷起的下颌渐渐缓和,只是双唇仍被抿成一道冷硬的线。

崔云菲惯会察言观色,见此,知道自己有戏,连忙爬起来扶着他走进房里。

伤口被包扎完毕,崔云菲还想留奕卿尘宿在这里,只是尚未开口,就听到老管家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

“不好啦!王妃不见了!”

奕卿尘猛地起身,绣墩被带得掀翻在地。

他来不及多想,就循声奔了出去。

小莲抱着一个手炉茫然无措地边跑边哭,奕卿尘拉住她,怒吼:“崔茜如人呢!”

“王妃说自己冷,支开我去给她找个手炉,没想到就不见了踪影……”

这时老管家指着门口的方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有人看见王妃跑出府了,像是往青莲山方向去了!”

奕卿尘脸色一变,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跑了出去。

青莲山,是他们年少时过上巳节一起踏青的地方,山顶有他们互换定情信物的回忆。

此时天蒙蒙亮,雪映得周遭清明可见。

远远的,他看见一袭红衣的崔茜如站在断崖边,北风烈烈,将她的裙角吹起,似绚烂的曼陀罗。她脸上上了妆,一如出嫁那日明艳倾城。

“你回来!”奕卿尘心头说不出的复杂烦躁,一边往她所在的方向跑,一边大吼,“我让你回来,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山顶积雪很厚,崔茜如没有动,就那么看着奕卿尘深一脚浅一脚向她赶来,她唇角扬着笑,若三月桃花,妖妖灼人。

就在他即将走到她身边时,她突然收了所有的笑,就那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随即,她猛地往后一退,红衣翻飞。

“不要!!!”

奕卿尘的心猛然收紧,他飞身往前一扑,手指穿过她的裙角轻纱,却什么也没能抓住。

“崔茜如!”他惊恐嘶吼,浑身发抖。

已经飞身悬崖的崔茜如听到他的声音,微微转过头来,却连一句话都没有留给他。

最后一眼是她那一双黑眸,澄澈清明,无悲无喜,无挂无碍。

完本试读结束。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平生最苦是相思》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