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
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

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

作者:叶筱筱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4:03:33

《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叶筱筱主要说的是:商成渊仰首,露出线条流畅的下颚线,“慕青此次可是下了狠手,整个背都是鞭伤。我不脱衣服,难道太子要帮我脱?” 说完,他就真的不动了,微张着双手,等着燕清槐来脱。 燕清槐瞥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怎么不早说。 “孤让太监来给你上药。” 她一溜烟的跑到门边,作势要呼唤侍从。 “若你真的唤来太监帮我上药,太子就不怕身份暴露吗?”商成渊嘴角噙着一抹笑,继续解着腰带。
展开全部

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她一定是疯了

  “这就好,”商成渊轻轻吸了口气,换来燕清槐的吹吹,“宋桓心眼实,在商兮的时候不被重用反遭误解,来了大燕是想一展宏图的。”

  “孤知道,你放心,只要他有能力必不会被埋没。”

  商成渊噙着淡淡的笑:“你若真是男儿肯定是一位明君。”

  燕清槐反道:“若你能称帝,别的不敢说,玩弄人心,帝王权术,定是一把好手。”

  “好了。”

  她将布条打了结,起身道。

  商成渊摸了摸伤口处:“多谢太子殿下了,劳累一天还要为臣操心。”

  “你想多了,孤的侍卫犯错,孤自然要承担责任。”

  燕清槐绝口不提自己欣赏人家美色,说的冠冕堂皇。

  若是真的厌烦商成渊,她大可找个丫鬟上药,不必亲自动手。

  “时辰不早了,殿下早些歇息吧,臣告退。”

  “等等,”燕清槐犹豫道,“不如你在外殿住下?别多想,孤只是怕你半夜发热没人知道。”

  商成渊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微微睁大了眼睛,许久才笑道:“也好,给殿下添麻烦了。”

  其实燕清魁邀请留在外殿他完全是出于自己内心的愧疚,又念在他身上的伤是被慕青所伤,出于本能的礼貌,她才鬼使神差提出了这样的邀请。

  但是她也没有想到,商成渊居然真的答应了,这让她一时间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那个……嗯……既然这样的话,孤便让人去……去准备一下。”

  商成渊看着她略微惊慌的憨萌模样,嘴角微勾,起了逗弄的心思。

  “现在臣真的觉得受宠若惊了。”商成渊突然开口,眼中星光点点,让燕清魁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意思?怎么就受宠若惊了?留你在一晚就受宠若惊了?”燕清魁疑惑的问道。

  商成渊随即不紧不慢的说道,“能够看到太子殿下如此可爱的模样,恐怕没有几人,臣很庆幸能够做这少数中的其中一个。”

  该死,这男人是在调戏自己吗?可是自己居然没有丝毫生气的感觉,甚至有些……羞涩,她一定是疯了。

  她平复了下自己,朗声说道。

  “你少贫嘴了,今日不过是看在你伤的份上,孤才想请你留在外殿休息,孤是怕你万一要是有个好歹,孤也逃脱不了责任,少自作多情!”

  商成渊眼眸微微闪烁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在嘴边轻轻的挂着。

  “臣还以为太子殿下是巴不得我死,现在看来,太子殿下心里倒是……很在乎臣。”

  燕清魁闻言脸色都在微微泛红,根本就架不住商成渊这样明晃晃的挑逗啊。

  她努力让自己忽略掉那句话,平复了下心绪,轻咳一声,唤来了下人。

  “来人,带他去外殿歇息,记得要安排妥当了,切不可怠慢了孤的伴读。”伴读二字她特意加重了语气。

  燕清魁还是对他存有戒备之心的,也不仅仅因为他的特殊身份,他的那双俊秀却又深邃的眼睛,燕清魁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

  待商成渊整理妥当之后,燕清魁在内殿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忙碌了一天,燕清魁也觉得身子有些乏了,刚准备要就寝,就听得外面一阵喧闹声。

  “你图谋不轨!我完全可以将你抓起来!”

  燕清魁一听这个声音便觉得大事不妙,这个声音一听就是慕青的。他们两个自幼从小一起长大,慕青的声音,她不可能听不出来。

  于是她立刻起身跑了出去。果不其然,外殿之内,慕青又挥起了他的长鞭,愤怒的看着商成渊。

  “慕青!这是东宫!你又在胡闹什么!快把你的鞭子收起来!”

  这慕青,真是让燕清魁感到无比的头疼。白天鞭打商成渊的事情,自己还没有来的及找他算账,晚上却又拿出了长鞭,竟还在自己的殿中挥舞了起来!

  “慕青,你眼里是没有孤这个太子了吗?在孤的殿中这般放肆,难道是真的想要挨板子了吗?”

  燕清魁的眼眸之中在此时散发着强烈的英气,语气坚韧刚毅,从容不迫。

  “殿下!是他对殿下图谋不轨!他居然敢在您的外殿这般放肆,属下当然要替你好好的教训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伴读!”

  “是孤让他住在孤的外殿的,你倒是说说,你是想着要教训他,还是要教训我!”

  斩钉截铁的话语有些三分秀气和七分的刚硬,燕清魁虽身为女子,却一点都不缺少男人的豪爽干练之气。

  慕青这下子傻眼了,他一回来便看见燕清魁的殿中有个男人,走近仔细一看,竟然是商成渊的身影,以为这个商国来的想要对太子有什么不良之心,便想出手教训一番。

  “太子殿下居然让这样身份的人留宿在太子殿中!这样太危险了!您这样做绝对不妥当的!”

  燕清魁真的很奇怪,之前慕青从来没有这么没分寸过,怎么这次竟然如此冒失,连规矩都不顾了,看来真的是自己平时太惯着他了。

  他确实是自己最得力的手下,也是自己除了父皇母后之外最亲近的人了。可越是这样,她也就越不能纵容他,否则人人不都得坏了规矩,那么她这个太子,还有何威严可讲。

  想到这里,她便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孤怎么做事情,孤自己心里有数,慕青侍卫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万不要僭越了才好。”

  “太子殿下,您不要糊涂!属下也都是为了您好,您万不能把这样一个有可能是敌国细作的人放在自己的身边啊!”慕青生气之下,越来越口不择言,让在场的人听了之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燕清魁顿时火冒三丈,这种话,就算在心里想着,有所怀疑,也不能这样摆到明面上来说啊!商成渊再怎么样也是商兮的皇子,慕青这样说出口的话,实在是太冒失了。

  “大胆!大殿之上,岂容你在这里胡言乱语!慕青!是不是孤平时太纵容你了,所以你就事事都想替孤做主了!孤的事情全都你说了算了?那不如孤的太子之位,让你来当?”

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误会大了

  燕清槐如此这般疾言厉色,在场的人心里便都提着一颗心,他们明白,太子很少会发这样的火,如此看来,是真的怒了。

  慕青看着燕清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慢慢的意识到自己失礼了,于是连忙跪了下来,服软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知错,是属下僭越了,请太子殿下责罚。”

  “你知错便好,记住,以后像这种没头没脑伤害两国邦交的话,给我永远都不要说,不然犯了大事,谁也救不了你,听清楚了吗?”

  慕青听着燕清槐的语气,便觉得她还是护着自己的,心里舒坦了些,拱手说道,“是,属下明白了,谢太子殿下,属下今后定当不会再犯。”

  “既然这样的话,跟孤的伴读道个歉,也是应该的吧?”燕清魁顺着话问道。

  慕青咬咬牙,狠下心,对着商成渊深深的鞠了一躬,“是属下的不对,属下失言了,属下诚恳的向太子伴读道歉,今后定当谨慎小心。”

  商成渊捂住受伤的手,脊背挺直,淡然:“此事怪不得慕侍卫,是我失礼了,要是慕侍卫不愿我在这儿,我立马就走。”

  说罢,他不等众人反应便转身离开东宫。

  微风拂过,落叶翻飞。

  他的背影显得十分孤寂落寞。

  “慕青,你先退下吧。”燕清槐额头胀痛,略带嫌弃的瞪了慕青一眼,若不是他,一大早的也不会闹这一出。

  慕青愧疚垂首,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此事是他做的不对,但他依然觉得商成渊在太子身边是居心叵测,只是暂时还没有露出马脚,等他有朝一日抓到他的把柄,必然让他滚得远远的。

  ?“皇子且慢。”燕清槐疾走两步拦住商成渊,愧疚道:“你的伤还未处理,处理完再走也不迟。还有,慕青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性子直。”

  商成渊眉梢轻挑,琥珀般的双眸似有一个漩涡把她深深的吸住,“有太子你为他求情,我又怎么会怪他呢。”

  话这么说没错,但听起来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进屋之后,宫人们自动退下。

  商成渊见燕清槐抱着药箱走来,低头解着腰带。

  “你这是做什么?”燕清槐惊讶的望着他。

  男女授受不亲,他既已经知道她是女儿身,在她面前宽衣解带是何意?

  商成渊仰首,露出线条流畅的下颚线,“慕青此次可是下了狠手,整个背都是鞭伤。我不脱衣服,难道太子要帮我脱?”

  说完,他就真的不动了,微张着双手,等着燕清槐来脱。

  燕清槐瞥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怎么不早说。

  “孤让太监来给你上药。”

  她一溜烟的跑到门边,作势要呼唤侍从。

  “若你真的唤来太监帮我上药,太子就不怕身份暴露吗?”商成渊嘴角噙着一抹笑,继续解着腰带。

  燕清槐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神色陡然变得警惕,“为什么孤唤太监来便会暴露身份?”

  话音刚落,他便把上衣褪下,露出宽大的后背与结实的胸膛,白皙的皮肤上是纵横的鞭伤,密密麻麻的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她没想到看上去孱弱的商成渊身材竟然这么好,不过,她看了一瞬便快速把目光移开,怪难为情的。

  商成渊捕捉到她眼中快速闪过的窘迫,嘴角的笑意更深,“刚才太子亲口说帮我上药,在外人看来我们同为男子,太子若是排斥,难免外人怀疑你女子的身份。”

  燕清槐思索一番,竟然觉得他说得不无道理。

  商成渊第一次见面便认出了她的女儿身,不保证会不会有旁人认出她的身份,要真是如此,她近来要更加小心才是。

  ?????她抱着药箱蹲在他身侧,动作轻柔的给他擦拭伤口,心思却飘得很远。

  有一些鞭伤的位置比较刁钻,在腹下一寸的位置,她顺着伤口把药涂下去,听见商成渊吸了口凉气,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

  她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脸一路红到耳根,着急后退,却没想到膝盖蹲久了发麻,一时站不住,身子急急往后跌去。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令她慌乱,她下意识的拽住商成渊的手臂。

  两人一同叠向软榻。

  商成渊微凉的唇落在她的额上,而燕清槐的眼盯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浓烈的男人气息带着淡淡的药香瞬间包围了她。

  她为了掩藏身份的秘密,从小到大没有与任何人亲密接触过,这一次是头一遭。

  “你……我……你快点起来!”燕清槐热得额头都沁出了汗。

  商成渊用手半撑着身子,整个人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她的身上,笑道:“腿脚不便,请太子多担待。”

  燕清槐抬手推他的胸膛,手指触碰到他温热的肌肤,触电般的收回,心跳顿时乱了节奏。

  两人离得极近,呼吸交织在一起,连带着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商成渊眼眸微眯,盯着她泛红的耳廓,觉得此刻的燕清槐就像一只猫儿,软得一塌糊涂。

  “太子哥哥,你又躲哪里去了!”门应身被人从外面推开。

  燕伊人身着粉色宫装,欢快的跑进屋,视线在屋内搜寻了一圈,最后定定的望着软榻上交叠在一起的两人。

  “你们……”

  商成渊赤裸着上身,而燕清槐被压在身下,就算燕伊人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光看这一幕便能够脑补出一场大戏。

  她伸出手指,颤抖着指着他们,哽咽道:“太子哥哥,你怎么能够和这个病秧子做……做这种事情呢!”

  燕清槐的脸色由红转白,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商成渊推开,急急的理了鬓发,粗声道:“伊人,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不是我看到的那样会是怎么样!”燕伊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爱慕的太子哥哥竟然喜欢男人,她觉得她的世界崩塌了。

  “孤从来不会骗你,刚才只是一个误会。”燕清槐柔声安抚她。

  燕伊人抹了把眼角的泪,夺门而出。

小说《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 第6章 她一定是疯了 试读结束。

邻家静欣点评:

《江山为聘:王爷宠妻世无双》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