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盛宠之下是完虐
盛宠之下是完虐

盛宠之下是完虐

作者:那里有朵火折子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6:01:17

那里有朵火折子的书《盛宠之下是完虐》主要讲述了:她低下头朝着绵绵宽心的笑了笑:“姐姐会用筷子。”继续夹……她夹不住豆腐的历史由来已久,罗西柚放弃:“绵绵,咱们吃面好吗,你吃虾仁炒面吗?”“他不吃,他从小就不喜欢吃面食。”凤容正在悠闲的吃扇贝,插嘴回答她。“是吗?”她低头看着怀里的绵绵:“馒头也不吃吗,馒头很好吃啊。”绵绵很坚决的摇头:“馒头也不吃,馒头不好吃。”罗西柚再试一次,又糟蹋了一块豆腐。
展开全部

第11章

【十一】

“我也不会照顾孩子。”她推辞。

“那你觉得我会?”

“可他是你侄儿啊。”

“送你,现在是你侄儿。”

“我有,我不要。”

罗西柚忘记了凤容长的美,其实性子好像是蛮恶劣的。

其实她并不了解凤容,有时候看他就是个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和乔琛他们插科打诨没个正经,不说话的时候又有几分冷意傲气,气场很大。

绵绵看着自己被两个大人推来推去,有些难过,撅着小嘴就哭起来:“没人要绵绵,没人要绵绵,妈妈不要绵绵,舅舅也不要,姐姐也不要……呜呜呜。”

罗西柚听见小孩子哭就心软了,尤其是小孩子叫了她姐姐。

一般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都已经叫她阿姨了。

罗西柚不再和凤容斗嘴,她伸手摸了摸绵绵的脑袋,小孩子长的其实非常可爱,软嘟嘟的。

罗西柚看了眼餐桌。

“绵绵吃豆腐吗?”

“吃!”绵绵重重的点头,说话还不利索,撒娇倒是把好手,他短胖短胖的小胳膊朝罗西柚张开:“姐姐抱~~”

小奶音彻底让罗西柚打发的心思没了,她伸手抱起小孩子,放在自己腿上,给他倒了些果汁,喂了两口之后,拿起了筷子:“绵绵要吃豆腐是吧,豆腐……豆腐……”

夹了几次没夹起来,好好的一块豆腐被她筷子夹成碎糊。

罗西柚有些难堪,尤其是凤容还在旁边凉飕飕的看着。

绵绵也在她怀里抬起一颗小脑袋看着她,深沉又感同身受的说:“姐姐慢慢来,绵绵也不太会用筷子呢!”

她低下头朝着绵绵宽心的笑了笑:“姐姐会用筷子。”

继续夹……她夹不住豆腐的历史由来已久,罗西柚放弃:“绵绵,咱们吃面好吗,你吃虾仁炒面吗?”

“他不吃,他从小就不喜欢吃面食。”凤容正在悠闲的吃扇贝,插嘴回答她。

“是吗?”她低头看着怀里的绵绵:“馒头也不吃吗,馒头很好吃啊。”

绵绵很坚决的摇头:“馒头也不吃,馒头不好吃。”

罗西柚再试一次,又糟蹋了一块豆腐。

凤容嘴角勾着笑:“筷功不好嫁不出去的。”

罗西柚看着他,沉默之后开口:“你能夹一块给他吗?”

凤容瞥一眼绵绵:“以后在家里还敢不敢和我作对了?”

绵绵很委屈:“舅舅这么大一个人了,为什么要和绵绵抢东西呢?”

“那坦克模型是我的还是你的,你自己说?”

“老舅舅说可以给我的!”

“谁跟你说的你找谁……”

“你夹豆腐吧。”

凤容话还没说完,被罗西柚打断,凤容愣了一下,抬眼看她,罗西柚一脸纯良无害。

“绵绵还是个孩子,和小孩子计较什么?”

凤容嘁了一声,拿起筷子夹了豆腐送到绵绵嘴边去,绵绵不张嘴。

“你还有脾气了,嗯?”

眼瞅着凤容和小孩子置气,罗西柚也是无奈:“他还这么小,你夹一半喂他。”

“又不是我儿子!”

看来凤容是真的挺在意自己的坦克模型的。

找服务员要了一个勺子,罗西柚干脆拿勺子舀着喂绵绵,绵绵吃的很高兴。她也不敢给小孩子乱吃海鲜,点了一份玉米粥,也算是给他吃了顿饭。

“姐姐我喜欢你,我要送你我的奥特曼!”

“谢谢你噢。”

半个多小时以后,凤容的表姐回来了,绵绵正吃的肚子饱饱的在罗西柚腿上很乖的坐着。

“是西柚啊,宋阿姨的女儿吧,之前在爷爷家咱们见过的,你可能不记得了,我是凤容的姐姐阮玉。”

罗西柚很乖的起来握手。

“绵绵来,辛苦姐姐了,谢谢姐姐。”

“谢谢姐姐!”绵绵在罗西柚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像阮玉告状:“舅舅坏蛋,他要卖了我,我要回家报警,让警察叔叔抓走他!”

阮玉捏他的鼻子:“警察叔叔都是你舅舅扛把子,咱们哪惹得起,以后舅舅说的话得听知道吗!”

“哦……”绵绵难过的垂下头,很悲伤。

罗西柚看着疼爱,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手。

绵绵又恢复过来:“西柚姐姐要来我家玩,我会把我的奥特曼给你的!”

“嗯好。”

阮玉和绵绵走了,一桌子菜也早凉了,罗西柚有些怅惘,到底还是浪费了。

终于想起乔琛,她问凤容:“乔琛呢?”

“见初恋情人去了。”

凤容站起来,把外套穿上:“走吧,去吃饭。”

“呃……”她看了一眼饭桌,他们这难道不是刚吃完吗?

“你吃饱了?”

“……”

凤容也实在,找了家烤肉自助,香味窜进鼻子里,勾起了食欲。

她很识时务的拿着长筷负责烤,凤容被伺候的很习惯。

吃到一半,凤容接到了乔琛的电话,没几分钟,乔琛就苦着一张脸赶过来了。

“初恋情人不搭理你啊?”

“三哥,我现在很受伤,你不要招惹我,我很认真的跟你说,我会打人的。”

罗西柚把烤好的牛肉夹给凤容,凤容夹起来送进嘴里:“还有五花肉吗,我要吃五花肉。”

然后头也不抬的对着很受伤的乔琛说:“你随意,我随时奉陪。”

乔琛噎了一下,更受伤了。

“上过军校的人说话就是硬气,”他翻了个白眼:“早知道当初我也去当兵了,毕业直接进军区当个小长官,多好,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兵哥哥。”

“当初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的未来,真是年轻不懂事,三哥我当初要一直跟着你多好啊,人就是要理智啊,三哥你说……西柚姐,你说是不是?”眼见着凤容不愿意搭理他,乔琛只好把满心的情怀抒发给罗西柚。

“嗯。”罗西柚正在专心的把肉片夹在烤炉上,连眼皮都没抬,嗯的倒是真心实意听起来很温柔的样子。

凤容说:“你是不是有强迫症,肉摆这么整齐?”

“没有,这样不是省空间吗。”

“哦,你还要孜然吗?”

“还有。”

乔琛听着凤容和罗西柚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话家常,活生生的无视一个遍体鳞伤急需安慰的他,简直悲伤的要哭了。

“你俩能不能了,西柚姐,你不安慰安慰我吗?”

罗西柚把新烤好的一片五花肉夹起来:“要吗?”

乔琛吸了吸鼻子:“要。”

乔琛化悲愤为食欲,吃的风卷残云,凤容抢了几轮也累了。罗西柚自然不参与,起身去拿蛋挞和糕点吃。

她端着一个空盘子在面点区站着,凤容拿着盘子在身后出现:“在等什么?”

“小兔子。”

“嗯?”

“一个面点,阿姨说新蒸出来的快好了,让我等等。”

凤容在她身后站着,罗西柚忍不住回头看他:“你为什么站在这?”

“无聊,不想回去看着乔琛。”

“他为什么忽然要去找初恋?”

“闲的没事干。”

“噢。”

“小姑娘,出锅了,给你拿两个,还热乎着呢,来!”

“谢谢阿姨!”

她回头看他:“你要吗?”

他把盘子伸出来给她。

罗西柚又去拿了蛋挞和一些莜面,凤容就跟着她,路过的时候拿些看得上眼的。回去的时候乔琛说:“西柚姐你真好,人难过的时候就是要吃甜食!这小兔子真可爱,谢谢西柚姐。”

罗西柚正要放盘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她回头对着凤容,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你快给他吧,乔琛今天很难过。”

凤容:“……”

乔琛喝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酒,走的时候醉的七倒八歪,凤容去把车开过来,罗西柚勉强的扶着烂泥一滩的乔琛,乔琛醉了还不安分,一会儿要去当兵了,一会儿要去国外深造了,一会儿骂他上司不是人压榨百姓了,反正不消停。

“乔琛……”

她惊呼一声,身体已经没有平衡了,眼瞅着就要被乔琛拖的向后栽倒。

其实她已经倒了,只是倒在了凤容身上,才没有摔倒在地。脑袋磕在凤容的下巴上,她听见身后的人嘶了一声。没来得及回头,凤容已经将她的身子扶正,顺带扯着乔琛的领子把人扔到车上去了。

“上车,一会儿送你回去。”

罗西柚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轻软的笑容来:“一个朋友来F市了,我去接他。”

罗西柚回到家的时候有些晚,罗曦茵手里拿着一张红殷殷的请柬,朝她笑的开心:“姐你看,中午的时候看到别人求婚,下午请柬就发到手上了!”

许念念,许氏财团的千金大小姐,下周日结婚,男方是军三代,也是声名显赫。

“明明日子都定了,怎么今天还在求婚?”罗西柚好奇。

“人家男朋友贴心呗,说当初在家里随便的就求婚了,念念姐还答应了他,非要补给她一场惊喜。”

宋青蓉端了一盘自己做的酥饼过来,又招呼佣人倒了茶:“念念和西柚的年纪一样大,这都嫁人了,我们西柚也该找个男朋友了。”

罗西柚对这种话题没得应付,推说明天要去公司熟悉业务,早早回房间休息了。

在曲奇手底下做事的确是轻松,罗西柚还真的是每天泡泡咖啡,整整资料,把开会的消息通知一下各部门,然后就是坐着。

她也没烦,罗西柚第一次进公司实习,热忱和初心还在,何况办公室里坐着的还是祁森远。

祁森远有时候会加班到很晚,曲奇习以为常,自己的工作完成就会下班,罗西柚也学着他,不多过问祁森远。

晚上十点多,她送了咖啡进去,祁森远看见她,盯着电脑的视线松动了,他伸了个懒腰:“辛苦吗?”

“辛苦的是你啊,我基本都在发呆。”

“发呆是要扣工资的,你刚来,很多事情不熟悉,曲奇的性格你也了解二三,他不放心你做事,你勤快点,多做事,少出错,他会提拔锻炼你的。”

“嗯。”

“西柚最近在做什么,还在玩?”

“这两天经常去逛街,许家小姐不是要结婚了吗?”

“别人结婚,她瞎兴奋,从小就这样。”祁森远揉了揉眼睛:“你也下班吧。”

“或者等我一起?”

罗西柚愣了一下,继而有些苦涩,他让她等,从来不是为了和她多相处一会儿。

“不了,我先回去。”她还是轻笑着。

祁森远叹气:“没良心,我还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想顺路送你。”

“没事,我先走了。”

他哪里顺路。

再顺路,也只是顺路去见罗曦茵。

第12章

【十二】许念念的婚礼迫近,罗曦茵一颗心都在办置自己的出席衣服上。

姚茜也难得闲下来,叫了他们几个人出来见个面。

“三哥有事,说咱们先玩。”

“玩你大爷,老娘像是出来玩的吗!”姚茜看着乔琛,翻了个白眼,又说:“太子爷都退役了,有什么好忙的!”

“三哥军功在身,退役了也是香饽饽,就凭他的XX军区第一狙击手的身份,公安武警前几天还给他伸橄榄枝了呢。”

“那他准备去哪,上面应该会给安排工作吧?”

“可不是,上头说可以把他调回F市军区,当个连长,每天嗑嗑瓜子训练训练新兵,三哥不太感兴趣,不知道他到底想鼓捣啥。他今年才刚退役,老爷子还由着他闹呢。”

“西柚呢,西柚怎么也没来?”

“我姐姐最近也很忙,见不着人。”罗曦茵感叹了一句:“我想找她逛街她都没时间。”

“祁森远这么压榨员工?”

此时,凤容正在酒吧,原本是找人谈事情,没想到看见了罗西柚。

她坐在吧台,身边坐着一位清秀的男人,栗色的短发,皮肤很白,穿着牛仔裤和简单的撞色T恤,他似乎和罗西柚很熟络,搭着她的肩膀,不住的在说话,罗西柚很耐心的听着,脸上一直带着温软的笑意。

许念念婚礼那天,几乎罗西柚在这个圈子认识的见过的人都出席了,可见对方身份之重。

凤容跟着孟雁淑来的,穿的一身黑色西装,简单不失庄重。凤容肩宽腿长,又因为常年的军队训练,身形比一般人更加挺拔高大,穿起衣服来特别好看,加上模样又好,倒比新郎还招人侧目。

孟雁淑还是很喜欢罗西柚:“你妈妈说你已经工作了,辛不辛苦?”

“不辛苦。”罗西柚在长辈面前一直一副乖巧内敛的模样。

孟雁淑走了,凤容才在她耳边轻笑:“和男人约会,当然不辛苦了。”

罗西柚一惊,抬头看他:“我?没有。”

“是吗?”

“姐,三哥?”罗曦茵走了过来,看着他俩:“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凤爷爷过来了,”

凤容皱眉:“老爷子,他怎么来了?”

罗曦茵回头:“三哥你这话就不对了,凤爷爷好不容易愿意出来走动走动。”

“老爷子这几天忙着种菜呢,一般可不愿意出来走动。”他扫了一眼人群:“也不知道两位老爷子谁先服的软。”

凤老爷子和新郎的爷爷是老战友,但年轻时候就不对头,一个看不上另一个,并肩战斗了大半辈子,老了也不消停,下个棋也能闹僵。

但老爷子来了总归是好事,两个老头见面虽然嘴硬,但小辈们围上去问好,一时倒先热闹起来,再说今天两位新人面子大,什么恩怨都得靠后。

许念念是很温善的女孩子,长相有种江南婉约的柔美,穿着婚纱的样子楚楚动人,新郎李熙也一表人才,年少有成。两家家长都乐开了花,典礼完成,按习俗,新郎新娘要给长辈和平辈敬酒,凤老爷子虽然看不对李老头,对李熙倒是很疼爱,给了一个大红包。

婚礼结束之后,两位新人直接坐飞机飞塞班岛开始新婚蜜月之旅。

李老头呵呵的笑着,挂了孙子的电话:“马上就上飞机了,哎,我家熙儿也长大成人了,娶媳妇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指望抱个曾孙儿呢!”

凤老爷子也挺开心的,嘿嘿嘿的笑,笑了一会儿看见凤容,就不笑了,他觉得自己有小情绪了。

李老头说:“凤容也二十五了吧,比李熙大一岁我记得,什么时候娶媳妇啊?”

凤容听见这话有些头疼,想着晚上找什么理由不回家,省的被老爷子骂。

二十五岁结婚,不觉得太早了吗。

其实论成就,凤容甩李熙一条街。他在抗灾前线拼死拼活,参与武警反暴行动,被某市合作组zhi峰会、APEC会议指定为安保人员和1号狙击手的时候,李熙还在军校玩泥巴呢。

但一生戎马的老头子们现在并不关注这个。

“三儿啊,这段时间我和雁淑一直在物色,想找个吉利的日子,和姑娘家商量下先把婚定了。”

这话说出来,除了孟雁淑和几个熟识的夫人们,大家都挺惊讶,惊讶之外就是好奇,笑着询问是哪家姑娘有这个福气。罗西柚和罗曦茵在隔壁桌,自然也听得见,罗西柚看了一眼凤容,正好看见他被喝进嘴里的白酒呛了一下。

“天啊,三哥不会真的要订婚吧。”罗曦茵眼睛往邻桌瞅着,嘴里说出的话,三分好奇,三分焦急。

罗西柚一时不知道她到底什么心思了。

乔琛窜过来说:“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老爷子早想把三哥打发出去了,三哥那破性子多难对付啊,真心疼我我未来嫂子。”

“滚边去吧哪都有你。”

老爷子抿了口小酒,笑呵呵的:“小宋的外孙女。”

这话一出,罗西柚也愣了。

她和罗曦茵对视一眼,不知道这小宋的外孙女是指哪个。

凤容也看了一眼罗西柚和罗曦茵。

“老爷子……”

他的话音并没有被重视,孟雁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朝着李老爷子敬酒:“李伯伯,我可忍不住要说一句,这就是您的不对了。”

李老头心情大好,正让自己儿媳妇指指“小宋的外孙女”给他看呢,听着孟雁淑这一开口,笑盈盈的又把注意力放回来。

“您家娶了新媳妇儿自然高兴,我这看着的确眼馋。可你这一炫耀,我家老爷子坐不住了,凤容的婚事我们虽然已经张罗了一个个月,不过这八字还没一撇,姑娘家我们还没沟通好呢,今天就被老爷子说破了,到时间万一人家那边不同意,我们这以后多尴尬啊。”

李老头哈哈大笑:“三儿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凤家的男人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大丈夫,我和你家老爷子虽然不对头,但我这个人公私分明,你儿子当初在部队还是新兵蛋子的时候就招小丫头喜欢!”

“那是。”凤老爷子兴起,一撩眼皮看见凤容黑着个脸,忽然有些理亏,默默地转了个头。

孟雁淑知道体恤,坐到宋青蓉身边悄悄说了几句,虽然之前她闲话家常里和宋青蓉通过气儿,探了探口风,但毕竟宋青蓉没有正面回答,这次实在唐突。

“孟姨,”乔琛探头探脑:“罗家可是有两个女儿。”

孟雁淑敲了一下乔琛的脑门,佯怒:“你这孩子,当然是西柚了,曦茵才多大啊,还在读书呢!”

孟雁淑这一锤定音,彻底锤在了罗西柚心尖上,锤的她手都颤了一下。

宋青蓉在桌底下握了握她的手,笑的大度:“虽说是玩笑话,但能得老爷子赏识那是我们西柚的福分。”

老爷子听着这话很高兴,笑着小酌了一杯:“我这把糟老头子,打了半辈子仗,没什么拿的出手的,就两点,一是射击,六百米开外不是问题,这点凤容这小兔崽子那是跟了我!二就是看人,就没看差过眼!”

“青蓉啊,我和你父亲也是老战友了,这个面子你给不给?”

这话说的,宋青蓉也不好接,承认吧就是顺了老爷子的意思,否认吧……就是拂了老人家面子。

罗曦茵偷偷的看罗西柚,低声说:“姐,你要和三哥定娃娃亲了!”

老爷子说:“西柚呢,来,西柚坐我跟前儿来!”

罗西柚只能坐过去,原本在老爷子身边坐着的凤容只能往边挪。

坐下的时候,凤容跟她低声耳语:“别放在心上,老头子说风就是雨。”

“呦,这还说起悄悄话了,我们这堆长辈还坐着呢!”李老头哈哈大笑,拍着凤老爷子的肩膀:“不错,不错,你老小子眼力劲儿还在!”

罗西柚:“……”

骑虎难下,罗西柚只能装乖,凑到老爷子耳朵边:“老爷子,您这样一说,我多为难啊!”

声音一如她在人前的温和知礼,又带了几分小女儿家的娇嗔。

老爷子很吃这一套,笑着点头:“西柚害羞了!”

“三哥要早点找女朋友了,不然我们这几个都得被老爷子盯着。”罗西柚轻笑,不动声色:“不过我们也不经常在一块儿玩,有些事老爷子其实问问乔琛的意见更好点。”

这话说的有意思了,老爷子眉毛一挑,看了凤容一眼:“乔家那小子呢,过来!”

乔琛一脸迷惑。

他知道什么呀,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说嘛,凤公子哪里是用得着家里相亲的人,念书的时候,身边的小姑娘不就没断过吗。只是高中毕业读了军校,又当了几年特种兵,不然这会儿老爷子您曾孙子都快能抱上了!”

凤容摇着手里的高脚杯,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罗西柚。

她倒独善其身了,把麻烦都留给他了。

乔琛被老爷子点名:“问我什么呀,我知道啥,三哥今年才回来。”

“那可不一定,回来也已经有几个月了!”罗曦茵插嘴,一脸八卦。

“你个小丫头,边儿去,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你别给我凶曦茵,我问问你,西柚的话是什么意思?”老爷子开口问了。

乔琛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罗西柚,那眼神就是赤裸裸的怨念。西柚姐,我懂你想脱身,那你把事儿都推给三哥多好啊,我多无辜呀,我还是个孩子!

“您想问什么?”他颤颤巍巍的。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你别看你三哥,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我给你撑腰!”

乔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假笑,心道,老爷子您护的了我几分钟啊。三哥可是练过的,三哥的散打可是蝉联三年的冠军,噢,当初说只是玩玩的跆拳道也拿到黑带了吧。

“三哥,我能说点啥?”

凤容笑的风华绝代,自退役后,他在军校的血性和霸气收敛的毫无踪迹,就像个养尊处优不务正业的公子哥:“有什么说什么。”

“那我要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呢?”最近几年的事他不清楚,以前凤容的小破事他可是一清二楚。

凤容弯着头慵懒极了的样子:“你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老爷子你看看三哥,这是我能说话的样子吗,我得申请加入证人保护计划!”

老爷子听着他们耍嘴,也没想心思再追问,拿拐杖假敲了一下乔琛的腿:“能指望你们谁!”

罗西柚兀自坐着,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心想以后看见凤容免不得又是一桩尴尬。

小说《盛宠之下是完虐》 第11章 第11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琬凝mio点评:

《盛宠之下是完虐》是由那里有朵火折子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现代言情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